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世界很大,想藏几万人是不难,但如今我掌控了人间的力量,那种阴邪的存在,多少会有些感应,可我几次探查都没有捕捉到气息,那唯一剩下的地方就只有青铜鼎里了。

    九尾狐和段白见我盯着青铜鼎,顿时反应过来,齐刷刷的朝我看来。我道:“黄金火骑兵就在里面。”说着我走向青铜鼎,目光盯着青铜鼎的盖子,正打算开启,二叔突然飘过来道:“小初,我熟悉下面,我跟你去。”

    二叔认识的那些人,理论上算不得真正的下界,他接触到的只是人间轮回的下界,跟阴帝所在的世界不是一个,但都在下面,多少有些联系。

    我点点头,示意二叔站到我身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先天道气注入右手,猛地把青铜鼎的九街封盖拍开。

    青铜鼎的盖子横飞出去,还没落地,里面就喷涌出大量的阴气,直接冲破了我的先天道纹。

    先天之力就是人间的力量,但青铜鼎里面的气息也不寻常,同样是下界的力量。据我知道的,可以断定这青铜鼎跟阴帝有直接的关系,里面的气息,是他留下来的。

    我没想到这么快就会和他对上,当下心里一颤,心里却没有任何的退缩,澎湃的先天道气涌出,形成一道金銫光幕落下,想要强行把它禁锢。

    然而实力的差距在对比下顿时显得明显,我全力出手,竟然抗衡不了阴帝残留的一缕气息,对上真正的他,恐怕我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眼看我的先天道纹要崩溃,我爹突然在后面提醒道:“不要用蛮力对抗,用相生相克之道压制。”

    我爹一提醒,我才一下想起来,阴阳相克,讲的虽然是相互克制,但在制衡中,阳气稍微处于优势。

    想到这里,我不在硬碰硬,稍微收回了一些先天道纹,紧跟着灵心催动楼观剑,无数阳魂草疯狂的生长,相互编织,构筑出一张巨网,发出金銫光芒,犹如一个太阳,集中了所有的光芒照向着青铜鼎的鼎口,一时间把喷涌的阴气压制了下去。

    阳魂草再次蔓延,直接伸入青铜鼎,触碰到进口,鼎口就出现一道淡蓝銫的光幕。见到那一道光幕,我就想起雷公山的人,他们是发生了变化,才得以进入青铜鼎,我能进去?

    心中带着疑惑的时候,阳魂草的藤蔓已经没入了青铜鼎,淡蓝銫的光芒一下就像是溢出一样亮了起来。

    二叔从后面推了我一把道:“可以进去了。”

    我迟疑了下,里面不是人间,一踏入就等于踏入下界的地盘,会遇到什么危险谁都不知道。但我不去,谁去?

    我把楼观剑插在地上,由灵心催动,维持藤蔓阵法禁锢压制里面的阴气,否则这股气息碰上天门逸散出来的阴气,两者一混合,恐怕人间就真的是全魔乱舞,正不压邪了。

    见楼观剑稳稳的压制了阴气,我松了口气,与此同时灵心也跟我道:“哥哥无需顾虑,你进去后我会让阳魂草缠在你身上,若是遇到危险,顺着它的指引就能出来。”

    闻言我镇定了不少,先二叔一步往前,触碰到蓝光,身子瞬间就被吸了进去,那一瞬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我分辨不出被吸进去的是我的灵魂还是肉身,下一秒,我就出现在一片迷雾中,紧跟着腰间一紧,我低头一看,一根阳魂草已经缠在了腰间。随即二叔也飘了进来,伸手扶着我的肩膀道:“这是迷魂雾,寻常的阴灵,就是到了这里,也会迷失方向,进退两难,你跟着我!”

    二叔说着走在前面带路,迷雾白茫茫一片,可见度在半米内,脚下踩着的感觉也不是土地,像是踏在云层上。

    而且一到这里,我就感觉到体内的力量受到了压制,力量正在一点点的消散。

    这里,已经不属于人间,我踏入了另一界的土地,被这一界的力量压制了。不过在短时间内,这种压制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二叔熟悉迷雾,带着我七拐八绕,半个多小时,眼前豁然开朗,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灰暗的天空,天上缭绕着几千年不曾散开的阴云,阴沉的云层下面,是数座大山,朝着我们前进的方向延绵,山里感觉不到任何的生气,一切都是那么灰暗。

    几座大山之间,是一条不宽的峡谷通道,正好摆在我们眼前,笔直得让人感觉一踏上去就没有尽头,峡谷两边的山崖,竖立着一些高达百米的巨大石雕,雕刻的都是一些面貌狰狞的神魔,走在中间,会有种被众魔凝视的感觉,全身都不自在。

    二叔道:“这里不完全连通下界,下面的人进不来,应该是有人从人间打造,并且修建了这么一个通道。”

    我道:“如此说来,黄金火骑兵躲在里面的几率就大了。”

    “嗯!”二叔点头,“不过要小心,黄金火骑兵一身的阴骨,在这里,他们实力会成倍增加!”

    我看了眼二叔,进入这里,他的修为就有了增加,看来,二叔已经融入了下界,即便尸身还在,也已经是回不去了。

    我暗叹了一声,什么都没说。二叔当初选择自杀,激活了阴阳咒印,无非是想要保护我,让我能有个完整的家,正因为这样,他才了解、明白我保护倾城的心。

    二叔走前面,我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踏入眼前这条笔直得似乎无头的峡谷小道。

    青铜鼎存在的年代已经无法追溯,但从里面的面积来看,不亚于昆仑虚,想必构建这里的人,也是下界里的强者,当然,说不定其中也有人间的强者。

    毕竟在历史的长河中,因为轮回,人间和下界的就没有断开过联系,很多道门里的人,都在暗中为下界服务。

    随着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我心里的恐惧也慢慢的淡了,没有恐惧的支配,我变得坦然了不少。

    笔直的道路,一直走了四五个小时,前面还是看不到终点,我忍不住问二叔:“我们不会一直这样走下去吧?”

    “不会,只要看见转弯,就是出口,你要记住,路过转弯的时候,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回头,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它会想尽办法留下你的魂魄,你一回头,神魂就再也找不到肉身了。”

    二叔提前交代我,让我心里有个准备。我听在耳里,却没怎么放在心上,我现在的神魂可以说异常的强大,加上灵台有阵法守护,这要不是阴帝亲自出手,想要拉出我的魂魄几乎不可能。

    往前又走了几个小时,前面果然出现了一个弯道,弧度超过了九十度,在这边完全看不到后面的路,远远一看,还以为是到了尽头。

    靠近弯道,两边是两尊恶鬼的雕像,青面獠牙,被雕刻得栩栩如生,它们脚下各自踏着一块石碑,左边的石碑上刻着:一步生死。右边的石碑上刻:半步多。

    半步多,传闻中生与死的分界,半步生与死,是人死之后进入轮回的必经之地。

    但这里肯定不是轮回之地,眼前的自然也不会是真的半步多。二叔在这里停下来,我忍不住问:“二叔,下界掌控的生死轮回,是属于下界创造的吗?”

    “不是,即便是阴帝,也没有能力掌控一个生命的轮回,那一整个体系的来历已经没人能说得清楚了,下界,只是负责管控它,并且受到一股神秘力量的压制,有着一整套的规矩,所以不管下界和人间如何敌对,都不影响轮回的存在。”

    二叔说着回头看着我道:“我听说,当年的林家先辈,在封印青铜鼎的时候,曾想过彻底跟下界断开联系,要连轮回通道一起封印,结果发现别说封印,任由在强大的先天符文,只要一靠近轮回通道,自然就消散了。”

    我心里骇然,想起自己好奇,飞入太空感应到的那股神秘力量,忍不住道:“这个世界上,会不会存在凌驾于九界之上的存在?”

    二叔没有否认,“老话说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我们生活的,不过是自己的世界,太大,太浩瀚的东西,我们触碰不到,也不该去触碰!”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原本是打击人的一句话,现在看来,却是非常的实际。

    二叔再次叮嘱我道:“记住我之前的话,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在半步多回头,直到我说可以为止。”

    受到刚才的想法的影响,我收起了自大,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二叔这才踏步走进弯道。

    弯道后面就是一道接着一道的弯,整条小路就像一条趴在山里的蚯蚓。才转过第一道弯,我耳边就听到一个声音在叫我的名字,幽幽的,像是很远,又像是就在耳边。

    我猛地停了下来,却发现二叔没有注意到我停了下来,继续往前走。

    我一看,没有去理会那声音,紧跟着二叔。

    然而走过下一个弯道,耳边再次传来呼喊我名字的声音,而且这一次换成了倾城的声音,不仅是喊我,还在悠悠的抽泣,说她从蜀山的阵法里出来,想要找我,却碰上了魔头,把她抓来了这里。

    第一个喊我的声音,我没有去理会,但这一次关心则乱,加上她竟然知道蜀山废墟和魔头,我的心一下就动摇了。

    我停下来,听着那凄惨的哭声,不停的叫我去救她,搞得我心乱如麻。探查了一下体内灵台稳固,无比的强大,狐疑的我打算回头看一看,就不信小小一个下界的秘地,还有本事把我的魂魄拉出去。

    刚要回头,灵心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脑海里:“哥哥,千万别回头,这里有轮回的力量,它知道你前世今生,会蛊惑你。”紧跟着腰间的阳魂草勒得更紧,我猛地清醒过来,抬头一看,发现已经不见二叔的身影了,急忙往前追去。

    有了灵心的提醒,我不在关注耳边的声音,追了十几个弯道,才看到二叔,我松了口气,急忙跟了上去。

    然而走出百米,我就发现二叔的肩膀,似乎宽了不少,身材也显得有些臃肿。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前面的人不是二叔?

    但这一路来就这么一条路,绝不可能走散。我毛骨悚然的同时,心里也憋了一股怒气。

    要是换在以前,这能把我吓得脚软,可现在还碰到这种手段,除了有些发毛,更多的是觉得可笑。

    我冷哼一声,体内的先天道纹缭绕在身上,继续跟着前面的人走。结果转了一个又一个的弯道后,终于是走出了峡谷小道,前面出现了一道门。

    我正打算停下来的时候,一直走在我前面的二叔一下就消失不见,正当我要大声呵斥的时候,肩膀上突然落了一只手,紧跟着二叔的声音传来道:“那道门后面,就是忘川河,黄金火骑兵如果藏在里面,只能是在门后面了。”

    二叔的阴气,我很熟悉,知道是他,我才回头看着他问:“你不是在我前面吗?”

    二叔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道:“走出来就好!多的就别问了,问了我也不知道!”

    我明白二叔的意思,看起来,不管那一界,似乎都存在着一些我们触碰不到的秘密。

    只是以我现在的修为都无法窥视,那需要什么样的力量才能窥视?

    还是说,我们永远都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

    我想不明白,也没有时间去多想,跟着二叔走到百米高的大门前,隔着厚重的青铜门,我已经能听得到后面的潺潺流水。

    二叔抬手,阴兵大刀出现在手里,朝我点了点头。我用力一推,大门轰然开启,后面是一个封闭的空间,非常的平坦,里面飘散着发幽光的雾气,雾气里影影倬倬,全是黄金火骑兵。

    我们的突然到来,让他们吃了一惊。

    但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二叔跟我直接就杀了过去。我手里没有楼观剑,但有强大的先天道纹,面对我,他们就如面团一般。

    黄金火骑兵不是人,可他们拥有跟我一样的灵魂,面对恐怖的人时,一样会害怕,绝望,甚至是嚎叫。

    看着一个个阴土士兵被斩杀,灭了魂魄,听着耳边的惨叫,我有些不忍,但我知道,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成为祭品,让阴帝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到巅峰。

    只有死,才能给我们争取到机会。

    几万人,不断的被我打碎,到最后我已经变得麻木了,变成了无意识的出手。

    或许,希望,一直都需要建立在别人的绝望之上。

    包括我若是真的能阻拦阴帝,对我来说是希望,对他来说,那就是绝望。

    黄金火骑兵大部分都折损在昆仑虚里,眼前的只有五六万,听着惨叫,我一咬牙,先天道纹铺天盖地的覆盖过去,瞬间秒杀了剩下的几万,打碎他们的魂魄。

    这样迅速解决,我心里稍微好受些。

    二叔举着阴兵大刀过来,有些惊讶的问:“小初,是不是咒印发生了变化?”二叔察觉到了我的强大,眼里充满了忌惮。

    “是咒印发生了变化!”我没有过多解释,因为这个变化,也并非完全是爷爷想到的路,魔纹虽然被我的精血替代,但阵法依旧是魔界的阵法,它会给我带来什么,现在谁都说不清楚。

    或许,最后我会成为魔!

    不过只要能保护身边的人,成仙和成魔,又有什么区别?

    二叔听出我的难言之隐,没有追问。

    清除掉黄金火骑兵,我也暗自松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一团幽光里,光芒里,站着几个淡蓝銫的人形虚影,他们中间,是一个古老的石头容器。

    现在他们似乎是被吓坏了,手里拿着同样半透明的水瓢,呆呆的站着不敢动。

    距离他们不远处,有一个墨蓝銫的缺口,缺口下面是流动的水,看起来,他们一直在用手里的水瓢打里面的水,然后倒在古老的石头容器里。

    二叔道:“那就是忘川水,看样子,从青铜鼎流出去的水,就是他们在这里操作。”

    我朝着几人走过去,距离还有七八米,几人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这几人,正是赵志杰、孙天宇他们的家人,曾经在雷公山见过一次,随后他们就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进了青铜鼎,从那之后就没有于见过,想不到,他们一直在这里。

    我看了眼,他们腰间都拴着锁链,另一头被绑在古老的石器上面,似乎是被囚禁了。

    跪下后,赵志杰的父亲就哭诉道:“林初,我们也是被逼的。”

    我冷笑了一声,他们现在看起来是被逼,但在进来之前,那就是自愿的了,只是蛊婆没有告诉他们,来这里是要生生世世的被困,充当奴役。

    要不是我终止了扶桑神木继续开启天门,他们现在恐怕还在工作着,而忘川河里的水,可不是那么容易打上来的。

    “林初,看在我们孩子的份上,你帮帮我们吧?”孙天宇的父亲磕头哀求。

    我传音给二叔道:“我同学附身的化蛇,被我镇压了,他们要怎么处理?”

    一路走来,我能看得出来,二叔对这里比我了解,所以征求他的意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