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青铜鼎代表的是下界,上面的气息极度的阴寒,触碰的瞬间就直冲我的灵窍。

    我在第一时间催动先天道纹,在灵窍内狙击,同时注入大量道气,构筑先天道纹,镇压青铜鼎的本身,数分钟后,那股阴寒才从我体内退出,青铜鼎也平静下来,被先天道纹包裹,被我放在了地上。

    我爹这时才阴沉着脸过来,“你这是做什么?青铜鼎来历非凡,跟下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出了问题你担待得起?难不成,你想要害死全天下的人,你才安心?”

    不见我爹,最怕的就是听到这样的话。

    我可以克服自己的内心,却无法克服来自外界,来自道德大义的压力。但好在,最后看到倾城酣睡的样子,坚定了我的决心。冷冷的怼了一句道:“天下人与我何干?”

    “你”我爹被我气得说不出话,抬起手就要打我,“我打死你这个孽子!”

    我修为压过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我爹,但他是我爹。他要打我,我只能站着不动。

    二叔从后面飘上来,一把抓住我爹的手,对着我吼道:“你个混小子,看你干的好事!”二叔说着轻轻的踢了我一脚,给我试了个眼銫,话锋一转就道:“臭小子,翅膀硬了,这么多长辈在这里,你做什么事不能先说一说,免得让人误会!”

    二叔提醒,我才恍然,人情世故,我的确不懂。以我现在的实力,可以忽略所有人的想法,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我也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

    但我爹不同,他代表的是林家,他也更在乎别人对林家的看法,不想在这一代让林家背负骂名。

    我暗叹了一声,自从我选择保护倾城的那一刻开始,身后的虚名早就不在乎了。先祖们的魂魄都已经飞散,我也不怕他们找上来质问。

    我看了我爹一眼,开口道:“青铜鼎跟下界有着紧密的联系,可以说里面是一条通道,现在下界在轰击天门,青铜大鼎里面未必就平静,我打算一探究竟,消除隐患。”

    说出这番话,我有种被逼迫的感觉,心里说不出的委屈。本来是解释一下,稳住我爹就算了,但忍不住面向所有人道:“天门开启,并非我们林家一家的事,是人间所有修道之人的事,我们林家是有封印天门的能力,可并不是有能力就要为天下人去付出。”

    来这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愿意付出的,但支撑他们的,都是大义,跟我的目的大相庭径。所以我这番话说出来,周围顿时一片哗然,虽不敢公开批评,但窃窃私语中,不乏质疑和批评的声音。

    我深吸了一口气,“我不是英雄,我今天站在这里,并不是为了天下人”

    “混蛋,孽子!林家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畜生!”本来已经平静下去的我爹,听到这话,老实守旧的他根本就接受不了,当场就暴跳如雷。

    我没有理会他,继续道:“我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我身后有我要保护的亲人、朋友!”

    我爹听到这里,一下消停了下来,眼里已经有了泪花。

    “你们也有亲人,甚至是子女,没有人希望他们成为下界的祭品,也不希望成为上界用来出气的奴役。所以我来了,你们也来了!”憋了很久的不快,现在吐出来,我整个人都轻松了。

    但即便这样,大义,道德的帽子还是会压在我身上,只是当我都不在乎的时候,声名也就不值一提了。

    我扫视一圈道:“所以,我不会,也不允许让自己的妻子去镇压天门。但我来这里,会跟诸位同生共死!”

    这话说出来,场中才安静了下来。

    我也没有于去理会,该说的说了,他们要怎么去想,怎么告诉后人我们林家做了什么,是骂名还是赞扬都无所谓了。

    我回头跟九尾狐和段白道:“两位前辈,我稍后会进入青铜鼎,希望你们为我护道。”我担心外面会发生变故,只有他们两人,能够镇住全场。

    段白和九尾狐两人互不搭理,不过有共同的目标,算是做出了无声的妥协,同时点了点头。这时黑姑妈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魁梧的黑姑妈,不管走在什么地方都是非常显眼,除非是在黑暗里,否则一举一动都是非常瞩目。

    她走到我身边,拍着胸脯道:“小侄,你放心的去,谁想动你,先问过我!”

    “谢谢姑妈!”我压低声音问:“我妈怎么样了?”

    “还在阴山!”黑姑妈拉过我的手拍了拍,“好孩子,你做的已经够多了,你妈妈让我告诉你,做自己该做,要做的事就行,不要在乎别的!”

    我嗯了声,心一阵阵的酸,我妈虽然没走下过阴山,但知儿莫若母,她始终是最了解我的人。

    黑姑妈直接守在了青铜鼎的另一侧,和段白九尾狐形成一个三角形,当世没人能破。

    此时九曲黄河阵浮现,一大股阴气扑面而来,撞向四周的阵法。我冷哼一声,灵窍内的魂魄一动,铺天盖地的先天道气释放,覆盖了数千公里,硬生生的把阴气压了回去。

    “这”有人大惊,失声问道:“林初,你是踏入仙境了吗?”

    我回头看着他,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因为激动,身体有些微微的发抖。我道:“这不是仙界的力量,是属于我们人间的力量,我们自己的力量。”

    说完,我喊来夏天,“你统计一下我们在这里的有多少人。”

    随即又问张萌萌,“古前辈”

    涉及到藏身的地方,我没有把话问全。张萌萌道:“除了他们进去的人,外面的没有一个知道他们的位置。”

    古赞不愧是神算子,做事缜密,不留任何后患。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毕竟来这里的并不是整个道门的人,有些门派家族恐怕会成为汉堅。

    任何时代,我们都不能排除这样的人的存在。我拍了拍两人的肩膀道:“既然来了,我也不说什么了,你们统计一下人数,以阵法为主,安排下去!”

    我怕周围的人不服,回头问道:“奇门遁甲的门主,有没有资格带领你们?”

    来这里的人,都是心怀大义的人,只是道门内守旧的思想根深蒂固,习惯了排资论辈。好在张萌萌有个掌门的身份,夏天也是半仙修为,足已服众。

    我话音才落,上官老家伙就站出来道:“我们上官家听从张门主的安排。”

    上官家的来头,跟当初的嬴家不相上下,有下界背景的赢家都不敢惹,可以说地位远在覆灭的昆仑之上。众人一看,全都安静了下来,算是默认。

    我扫了一眼,比较满意,也比较心安。毕竟我分身乏术,不少的事还要其他人来管理,所以这些东西不得不在乎。

    外面的事安排好,我转过身正对段白和九尾狐,问出了一直担心的一个问题道:“两位前辈这段时间里可曾发现隐匿的黄金火骑兵的踪迹?”

    段白和九尾狐都摇头,这事没有谁吩咐谁,但我和倾城离开后,他们就肩负了调查的重任。九尾狐道:“古赞都无法推演出来,看来他们藏身的地方极为隐秘!”

    人间大不大?

    可以说很大,想要藏匿几万人,只要他们不活动,想要找到可以说比登天还能。

    段白道:“黄金火骑兵是祭品,我估计阴帝到这里的时候会非常虚弱,如果没有祭品,他不能在短时间内回复,如果能找到黄金火骑兵灭掉,以你现在的能力来看,我们机会还是很大!”

    九尾狐冷哼一声道:“道理谁都懂,但要是能找到,也不用你在这里说!”

    两人争论的时候,我目光集中于了青铜鼎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