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上官清浅原本是担忧的看着我,也被张萌萌逗得笑出声来,回头瞪了张萌萌一眼,回头才跟我说:“现在倾城不在,能不能跟我们说个实话?”

    “实话就是我体内的问题解决了,现在的我也能掌控人间的力量,只是这股力量太过庞大,无法完全融入本体”我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分身,无奈的笑了笑。

    上官清浅从我眼神里看出了答案,安慰我道:“尽力就行,没必要过分的逼自己。”

    “我知道!”看着满地的分身,我就是逼自己也无用。

    身体的修复,让我有更多的精力解决后面的事,三天的时间,我才把破损的灵窍修复。

    修复灵窍只是第一步,我没指望它会出现奇迹,然而灵窍完整修复的一瞬间,还是给我带来了惊喜,因为咒印的完全融合,先天道纹完全的覆盖了整个灵窍,然后才跟灵台上的精血阵法联动,完成的一瞬间,直接就融合了五十个分身。

    灵台内的神识强大了一倍有余,这让我看到了希望,不断的强化阵法,用阵法内流转的精血洗练身体,每一次洗练,都能让我的身体和灵魂变得强大几分,差不多两次左右就可以融合一个分身。

    发现这个途径,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洗练筋骨,不断的融合分身。

    转眼间,十天就过去了,地面上还有两百个分身没有融合,而就在这一天,天封大阵在虚空闪烁,忽隐忽现。

    察觉到天封大阵有变,我一下就着急了,阵法的这种波动,证明下界的通道内的力量已经大量的逸散了出来,开始不断的冲击阵法,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根据感应到的气息来看,最多还有十天天封大阵就会崩碎,失去天封大阵,凡人的世界都会被波及。

    不过就在阵法发生了五次波动,我就感觉到九尾狐段白他们的气息靠近了天封大阵,有他们在,我还能有十天左右的时间。

    陈欧他们也看到了大阵的波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本来有段白和九尾狐他们出手,我打算继续安下心来,但是看到张萌萌和上官清浅后,我忙传音给张萌萌,让他现在就把倾城和小红龙送去地下蜀山废墟,然后回奇门遁甲,带上门中的人过去昆仑山,看看能不能修复或是加固天封大阵。

    奇门遁甲对阵法研究极深,但只靠他们一门,作用不大。我随即又给上官清浅传音:“你和上官鹏飞现在就回去,尽可能的动员你爷爷,希望他把九曲黄河阵搬到昆仑,拖延一些天封大阵破开的时间。”

    我吩咐完这些,心里也是懊悔不已,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在魔头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只怪当时想的太过简单,单纯的以为只要能吸收这股力量,一切就能迎刃而解,现在看来,这个愿望根本就不现实。

    我担心上官清浅说服不了上官老狗,又给上官鹏飞传音道:“你们回去,尽可能的把我现在的情况说了,告诉他们,大势已定,不要在对我爷爷的计划抱有希望,现在,我爷爷都在支持我,林家印记内的魂魄已经全部散尽,我若是死,人间再无希望。”

    上官鹏飞因为上官清浅的事,跟我不是特别合得来,不过后面我做的几件事,比较合他的意,对我的看法有了一些改观,加上我的情况他一直看着,给我传音道:“我会尽力,希望你也别让我们失望!”

    上官鹏飞和上官清浅当场就离开,张萌萌却有些难,他和夏天商议,他先过去蜀山废墟布阵,弄好后再由陈欧把倾城她们引过去,最后肯定是需要夏天强行出手压制。

    他们商议都让我听到,我听完觉得没有更好的办法,点头同意下来,只是叮嘱夏天压制的时候尽可能的不要伤到倾城。

    应了声,他们也分开行动。我继续洗练身体,随着体内的力量增强,洗练一次的时间也在大幅的缩短。每天的能融合三五个分身。

    然而我这边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夏天他们却不顺畅,倾城和小红龙被骗了过去,夏天强行压制,把两人困在了阵法里,但接下来倾城和小红龙就暴怒了,不停的撞击阵法,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夏天来通知我的时候,情况有些严重了,我不敢迟疑,第一时间过去,张萌萌的阵法里融合了夏天的半仙符纹,对现在的倾城和小红龙来说足够坚固。

    我才进山洞,就听到砰砰的撞击声,到剑锋,远远的就看到倾城和小红龙发疯似的,一下一下的撞阵,都已经撞得头破血流。我一阵心疼,瞬间移动到阵法外面。

    见到我来,倾城和小红龙才停下来,他们不会说话,只是把脸紧紧的贴着阵法,嘴里发出呜呜的哀鸣。

    长痛不如短痛,我心如刀割,却没有进去,只是把手放在阵法的光幕上,没有贴到她,倾城却呜呜的用头在磨蹭光幕,像是触碰到我的手一样。

    我怕自己的声音会梗咽,咳了一声才让声音正常的道:“倾城,你听我说。”我一开口,她就安静了下来,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

    我不敢跟她对视,生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因为这一别,也许就是永别。

    陈欧他们见我有话要说,都先退了出去。我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挤出笑容才道:“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这里并不安全,所以只能让你们在这里等我了,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回来!”

    倾城眨巴了下大眼睛,意思是问我真的吗。

    我笑了笑:“肯定是真的,不过我走的这段时间,没人给你们东西吃,这样的话你们在里面就不能乱动,更不能发脾气,乖乖睡觉,一觉睡醒,我就回来了。”

    她们是神兽,即便没有长大,也有了辟谷的能力,只是人间的灵气很稀薄,我担心维持不了她们的身体需求,唯一的办法就是睡觉。

    小红龙也凑了过来,我也伸出一只手,隔着阵法让她的头来磨蹭,只有这样,她们才能静下心。

    倾城听了我的话,眼神变得很困惑,不太相信的碰了碰阵法,意思是让我打开。

    看着她那不舍和我分别的眼神,我急忙背过身,瞬间就把掉出眼眶的眼泪蒸发,回过头依旧是一脸的笑意,“要听话,这阵法是用来保护你们的,等你们一觉睡醒,这阵法一下就能撞开,要是我没有回来,你们就可以来找我了。”

    我说着用手压了一下,阵法抖动,差点崩溃,见状倾城才放心下来。

    用头碰了碰小红龙,意思是让她回去睡觉,见她们两憨憨的要回去睡觉,心里一酸,急忙喊道:“等等。”倾城和小红龙听见我喊她们,还以为是我要放她们出来,欢喜的又折了回来。

    我忍着眼泪道:“倾城,你要记住,我不是你的朋友,我是你的丈夫,丈夫,记住了吗?”

    倾城对这个词汇不是很理解,我交代了两边,她用心的记下才点点头。

    我这才挥挥手道:“你们乖乖的去睡觉,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们!”

    我说着盘膝坐下,倾城和小红龙一步三回头,努力的爬到剑峰中间的一个平台上,趴在上面,头看着我。我笑了笑,摆摆手,意思是我还在,随即分出两百道魂气,勉强控制着所有的分身进入洞窟,排列于外面。

    陈欧他们见状挤了进来,张萌萌传音给我说:“阵法外严内松,出来的话只要弟妹化形就能出来,但从外面进去,没有半仙的实力破不开。”张萌萌说着指了几个地方传音继续道:“这几个地方你补上先天符文,放眼当下,九尾狐来了也破不开。”

    张萌萌他们办事考虑的还是周全,这也正是我想要的,听完点点头传音道:“你们都离开吧,道门应该找到了藏身的地方,你们去找古赞,跟着人群躲一躲。”

    神算子古云没来,应该是被古赞抓去了。那老家伙能算到很多东西,应该能带着不少人避开这次劫难。

    陈欧没说话,算是默认,毕竟他的修为,到时候来了也没用。夏天和张萌萌都传音给我:“昆仑山再见!”

    “再见!保重!”

    他们已经做出选择,我也没必要说什么,何况他们两人的实力,到时候能帮上忙。

    陈欧他们走后,整个山洞就安静了下来,我感应了下,倾城眼睛虽然闭着,但没有睡着,隔上几分钟,它就会睁开眼睛看我一眼,生怕我离开。

    我现在不能在跟她说话,只能装作不知道,继续融合分身,如此持续了五天,倾城还是一直没睡,到第六天的时候,我的分身还剩八十多,但天封阵的波动也越来越强烈,就算上官家已经出手,恐怕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而这时,倾城也放下心,认为我不会走了,安心的睡着了。她只要一进入休眠,在醒来就是十几天之后了,这十几天的时间,足以让她长大很多。

    外面阵法闪烁,有强大的阴气泄露了出来,不出去我都能感觉到外面的世界变了,鬼魅横行,就连这边都变得不安宁起来,但蜀山方圆几十里,应该是魔头的存在,还算安静,没有鬼魅来打扰,但这样下去,整个人间都会变成炼狱一样的存在。

    我又等了一天,确定倾城和小红龙不会醒来,这才把剩下的分身移进来,堵在洞口,随后加固了张萌萌的阵法,在外面有简单的布设了一个阵法,免得在我离开之后,有鬼魅进来,占据我的分身。

    做完这些,我从兜里掏出几块残破的灵璧石,这些石头,还是几年前,我第一次进大殿,从倾城的大椅子上敲下来的,想想,那时的自己还真的是顽皮,要不是倾城的关爱,我也活不到现在。

    我拿出其中一颗,打入神识,在里面留下了一些叮嘱倾城的话,但没有提及即将发生的事,虽然她出去后也能知道,不过她打听到,没有我留下遗言来得伤感。

    留下信息,我把四颗灵璧石全部打入阵法,留在剑峰下面显眼的位置,看到剑峰上密密麻麻的长剑,想起来倾城手里一直没有趁手的武器,我本来打算把楼观剑留下来给她,想到过几天要用到,最后把蜀山的剑留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我站在阵法外面,隔着光幕一直盯着倾城看,这一看就是一个多小时,直到天封阵法发出雷鸣般的响声才把我惊醒。我不舍的伸手,隔着阵法,遥遥的伸手,最终还是没有碰到倾城,嘴里呢喃的道:“再见!”

    声音还在回荡,我人已经出现到了外面。

    我定位了昆仑的方向,正打算御空离开的时候,察觉到魔头的气息,一回头,发现他站在远处一座独峰上,遥遥的看着我,隔空传音道:“我来给你送行!”

    “前辈,我妻子和她朋友在这里,劳烦你看护!”我也隔空传音过去。

    魔头简洁的道:“尽我所能!”

    我笑了笑,遥遥的挥了挥手道:“再见!”

    “保重!”

    我深吸一口气,体内彭拜的力量涌动,这一刻,我感觉整个人间都在自己的掌控中,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强大,至少现在对上九尾狐,我有把握一击镇他,而且都不带动用术法。

    只是这种强大并没有给我信心,反而让我越发的担忧,上界的仙帝,下界的天帝,只会比现在的我要强。人间根本无力无抗衡这种力量。

    他们的到来,恐怕就是古赞的藏身之地也不会成为安全的地方。

    下一秒,山川在我脚下越来越小,我没有瞬移离开,而是朝着虚空飞去,越飞越高。

    我没有做过飞机,但在课本上,见过飞机,见过宇航员,见过太空。对那辽阔的空间,我从小就充满了向往。

    现在自己实力已经达到,就算是在临死前,满足一下自己小小的愿望。

    一直到地球在我脚下变成一个蓝星,我已经身处遥远的太空中,只是当我还想在往外面飞的时候,虚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可怕的力量,这股力量是我从未感应到过的了,强大到让人窒息,强行把我打了回来。

    放眼望去,外面依旧是繁星点点,浩瀚无垠。

    我停下来,小心的触碰那一个界限,结果这次直接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意志,瞬间就让我冷汗直流,产生了莫大的恐惧。

    “上界,下界,他们是这个宇宙中的一颗星球?还是一个独立的空间?”惊骇之余,我也产生了一些想法。

    我没有第三次去触碰,因为心里承受不了那种极端的恐惧,看来这宇宙里的秘密,远飞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宇宙长河中,上界、下界、人间,包括九界,似乎都只是沧海一粟,在这之外,还有我们永远都无法触及的东西。

    眼前这股禁锢我神识,不让我离开的神秘力量,也一样是我此生都无法触及的存在。

    这一刻,我才理解一句话:我们对宇宙了解得越多,越会觉得自己渺小。

    我想这句话,放在我们修士身上,同样适用。

    想不到,我一时的好奇,竟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只是想要解开这个秘密,恐怕就不是几千年,几万年能解开的了。

    我感叹了一声,回过头,朝着脚下蓝星挥手,虚空出现一道裂缝,我踏步走进去,再出现已经到了昆仑山,直接进了天封阵法。

    神木还在,参天而立,大阵之上,九曲黄河宛若一条黄龙,盘踞虚空,横跨千里万里,水浪滔天,正在抵抗来自天门里的力量。

    我出现数分钟,段白等人就赶了过来。上官家的人也来了,不过在人群里没有见到上官鹏飞和上官清浅。紧跟着,张萌萌带着奇门遁甲的百多个老者过来。

    他们之后,是我想见又害怕见的人,我爹。

    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但都看着我,没有一人说话。

    我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我的固执和自私造成的,他们心里都有庸言。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回头看到扶桑神木,凌空伸手,朝着它轻轻一压。

    扶桑神木发光,光圈散开,想要抗衡我的力量。

    但林家先祖都有压制封印它的能力,我更不在话下,随着一声清响,扶桑神木的光圈崩碎,神木摇曳抖动,最后一缕光芒撑住了我的压制,只是抖动中根部的阵法纷纷崩碎,青铜鼎内不再流出忘川水。

    不过我也发现,想要摧毁扶桑神木,我现在的力量还不够。不由叹了一声道:“不愧是能击穿天门的神物,拥有无穷的力量。”

    我露这一手,一是想在众人没有声讨之前,堵住他们的嘴。二是扶桑神木下的青铜鼎。倾城说过,那是一个通往下界的一个小通道,现在它的存在,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潜在的危险。

    压制了扶桑神木,我才探手一把抓住青铜鼎,触碰到青铜鼎的瞬间,一股冰冷直入我灵窍,撼动了灵台上的神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