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咒印可以给我极强的力量,它本身就不弱,只是从魔纹阵法构筑开始,它就没有全力的帮我,而是在为自己选择后路。

    而我之前说的话,似乎是刺激到他们了。而事实也是如此,每一代人,想的都只是退路,那脚下的路,永远都是退路。

    见咒印的力量完全释放,散开在我灵窍内,原本已经放弃挣扎的我再次大起精神,丹田内的气旋跟咒印的力量完全融合,咒印的力量再次增强,原本已经枯竭的血海再次翻腾起来,这一刻,我体内每一滴精血都集中到了灵窍内,全都朝着灵台涌来,不断的修复着灵窍。

    只是如此一来,我的精气折损得非常快,即便是血肉崩碎,看不到老态,可我自己都感觉到身体的衰弱,这种衰弱直接表现在气血和灵窍上,气血翻腾中,少了那种刚猛的锐气,血浪扑打,显得很绵柔。

    任由这样衰老下去,恐怕不用天魔解体,寿元耗尽,我也就自然死亡了。

    即便如此,我还是不认命,咒印帮我分担了大部分的压力,我再次琢磨起阵法,打算让自己解体,以此来稀释魂魄容纳的力量。

    随着我的参悟,短时间内还真让我看出了一些端倪,情急之下,也没有多余的时间让我去推演,只是看出端倪,我立刻尝试控制阵法。

    之前完全不受我控制的阵法,在我的血气大量融入进去后,阵法跟我也有了联系,控制后我立刻把里面的血气分出一部分,打入阵法的中间。

    血气才进去,阵法就启动,所有的纹路都在发光,无数的丝线融入到血气里,血气翻腾,迅速构筑出血肉之躯。

    外面,魔头喜道:“他掌控了阵法,如此就可以施展解体之法,不断的构筑新的肉身来分担本体的压力。”

    新的血肉之躯构筑,灵台内的力量就开始转移进去一部分,紧跟着,在我本体旁边,一个全新的我出现,阵法的力量迅速塑造出新的骨血,经络。

    我心里一松,准备这一个分离完成,紧跟着就分离第二个,只要压力减弱,我就有时间去推演,彻底解决问题。

    然而我脑海里刚有这个想法,旁边刚凝聚完成的分身砰的一声炸开,化作一团血肉。分散出去的力量,又蜂拥进入我体内。

    魔头失声道:“他的魂魄无法承受分身的存在。”几乎是同时,我也察觉到这个问题,可魂魄的本质是固定的,那怕我吸收再多的力量,它只是变强,本质上一个三魂七魄,只能让一具肉身保持生气。

    这一点,我不知道魔头如何解决,但他本身就是以能量体的方式存在,我就算知道方法,恐怕也无法做到跟他一样。

    眼看着咒印的力量都无法禁锢膨胀的灵台,崩碎就在眨眼之间的时候,我突然在灵窍里看见了爷爷的身影,在他旁边,还站着数十个虚影,每一个都很虚,不真实,但确实是真的出现在了我的灵窍里。

    这是他们留在咒印里的意识吗?

    我呢喃,不知道他们此时出现是想要帮我,还是卷着咒印离开,给下一代人留下希望。

    但只要他们放弃,我必死无疑,面对死亡,我心里也忐忑起来。就在这时,爷爷突然开口道:“林家的列位先祖,不孝儿孙林狗在这里恳求各位出手,助我孙儿一臂之力。”

    爷爷的意识开口,旁边的一个意识就道:“若是失败,我们林家愧对苍生,无法对后人交代!”

    “太冒险了!”

    “我们还有机会,天门开启,不可能把人间的生灵屠戮一空,只要还活着一人,一千年,一万年,即便不在我们林家,其余的人里也会出现能继承咒印的体质。”

    爷爷听着先祖的话,回头看着我正在灵台上膨胀,分解的神魂,满脸的着急。

    我虽然想过咒印是林家历代先祖的意识凝聚,但没想过,他们的意识会还在,不仅在,还能显化在我灵窍内。只是这群老家伙的意识出现,说明情况已经失控了,他们准备收回咒印,与此同时,我的意识也会被吸入一部分封存在咒印里,等待下一个能够继承的人。

    血脉的传承是人类一直无法解开的谜,正如他们说的,就算林家绝了后,但千年,万年之后,人类这个族群里,也会出现跟我相似的血脉。

    “放弃!”

    有个威严的声音响起,算是下了定论。

    眼看着他们的意识要收回咒印,爷爷一步站了出来,拦在众人面前道:“一千年,一万年,这期间,谁知道人间还存不存在,你们留下的不是希望,而是让一代一代人前仆后继的送死。你,你,你,还有你,你们所有人,包括我,何尝不是如此?但我们都不会成功,因为我们只会害怕,只会保留……现在,我选择相信我的孙子,相信他会让这一切画上一个句号。”

    以我对爷爷的了解,包括他留下的后手,我都很难想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此时说出这样的话,犹如当头一棒,震慑了人的心灵。

    不过我不怪他们求稳守旧的思想,因为在他们的时代,每一个人都如履薄冰,生怕成为罪人。但在他们的时代,天门没有开,他们有停下来的求稳的机会。

    可我不行,天门开启在即,若是退后,后果从我个人还是从大局来看,都是我们承受不起的。

    爷爷说完,转身就朝着我的灵窍里漂了过来,声音也出现在我耳边道:“小初,乖孙子,你在尝试一次,爷爷来帮你承迂分身!”

    “爷爷!”我哽咽的喊了一声,因为我知道,他若是承受不住,我分身再次崩碎,他留在这世上最后一缕神魂都会跟着烟消云散。

    “傻孩子,爷爷相信你,就算爷爷不行,至少给你争取一些时间,来吧,别耽搁了!”爷爷的神识说着,直接飞进了阵法。外面,我的肉身喊着眼泪,但始终没有滴落下来,而是在灵窍内,再次控制阵法,解体构筑分身。

    爷爷的神识第一时间入主,联通我的魂气,想要强行把新分出来的肉身稳住,然而任由我和爷爷在努力,终归都是做不到,第三具分身刚分出,爷爷入主的分身一声巨响,化作一团血肉烟消云散。

    我来不及悲伤,咬着牙,打算自己入主第三具分身,只有把时间争取到,我才有希望。然而就在我准备分出第三具的时候,远处传来一声轻叹,随即一道白影没入阵法,代我掌控新的肉身。

    第四具,第五具

    那些先祖,一个个前仆后继,在这之前,他们还为了这事争吵,但一个个进入我的分身的时候,他们没有任何人说一句话,一个个,像是排好了队,默默无声的进去。

    刚开始的时候,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接一个的分身炸开,但随着魔纹阵法不断的被我的魂血替换,加上越往后,他们的神识也越强,木屋外面的空地上,也能维持到三个分身。

    但十七八个先祖的神识,也只剩下五六个,但他们给我争取了时间,魔纹已经被我的精血替换了百分之九十五,再有半分钟时间,整个阵法都能在我掌控之中。

    如此变化,我相信魔头都没有想过,这也算是被逼出来的一个奇迹。但能做到用精血替换掉阵法,少不了先天道纹的帮助,那是一界内的顶级力量,能压制魔纹阵法。

    另外一个,就是我爷爷他们给我争取了时间,若是没有他们,我撑不到现在,更别提去替换魔纹。

    剩下的几个先祖也在我身上看到了希望,继续以牺牲自己来给我换取时间。

    最后一个,也是辈分最高的一个,应该是我祖爷爷的祖爷爷级别的老者,他的魂魄历经岁月沧桑,依旧比其他人要强大,临行前,他严肃的道:“林小子,我们要的不是希望,而是百分百的成功。”话音落,他最后一个进入我的一个分身。

    然而阵法魔纹的替换需要时间,这段时间里,好不容易分解出去的分身都撑不住了,一个接着一个炸开,我的压力再次增加。

    最后一个炸开的时候,最后一道魔纹也刚好被替换,几乎是一瞬间,阵法闪烁,跟我融为一体,无需再强行控制,它就自动的吸收灵窍里的血气,而且不在是吞噬消耗,而是形成一个循环,以此维持生机,几乎是阵法被我完全掌控的瞬间,几十个分身自动分解出去,带走了很多的力量。

    压力骤然减弱,我暗自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敢大意,在分身自动分解的同时,我控制着循环之后的血气,开始修复灵窍。

    这个过程里,我惊奇的发现,咒印的力量增强了,完全融进了我的灵窍和丹田,失去了束缚,真正的成了我的力量。

    高兴之余,我也忍不住难过。咒印融进我体内,证明里面的先祖神识全都消散了,我若是死亡,咒印也无法离开我的身体重新构筑,而是会随着我的死亡,彻底的烟消云散。

    此时此刻,我才理解最后一个先祖离开的时候,为何会说那样的话。

    天魔解体在阵法的催动下,短时间内就分解出上百个分身,把湖边都坐满了。如此多的力量被分出去,我不在有压力,只是我的灵窍依旧像是一个不受控制的漩涡,还在疯狂的吸收人间的力量。

    我非常渴望自己变强,但面对如此庞大,且无穷无尽的力量的时候,我心里也产生了恐惧,不堵住这个窟窿,恐怕一百个分身一千个分身都无法承迂。

    找出问题最严重的存在,我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开始研究天魔解体阵法,其中复杂,不亚于鸡蛋里挑骨头,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断的尝试。

    完全掌控阵法后,我也有了在不改变阵法主结构和作用的前提下让它不断的变化,上千次的尝试,终于被我试出了方法,阵法封闭的瞬间,蜂拥而来的力量一下撞在我的本体上,形成了巨大的爆炸,力量的冲击波一圈接着一圈散开,好在这股力量似乎不是跟我的本体在同一个空间,影响不到外面,只是神魂看到的世界,一瞬间就被摧毁。

    紧跟着,我数百个分身同时吐血,共同承受了冲击。

    一波冲击过后,余下的力量四处散开,飘洒在天地间,不曾消失,但也不在疯狂的进入我体内。

    这时我才睁开眼睛,对着虚空中的人招了招手,魔头这才带着众人落下,魔头看着满地的分身,眉头紧锁。

    他的担忧,我已经感觉出来了,我原以为只要能吸收人间的力量,就能拥有抗衡上界和下界的能力。然而,那只是一厢情愿。

    我几百个分身,每个分身存在一部分力量,就算我能让所有分身都能动起来,真正战斗的时候,却也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道理。

    面对顶尖的强者,力量分散下,别说几百,就是几千几万,那也承受不住对方一根手指的点杀。

    也就是说,如果无法集中力量,我所做的一切依旧是白费。同时我还意识到一个问题,现在的我虽然可以看到这个世界的力量,也能吸收,然而容纳的体量有限,如果无法完全吸收,我就算有能力收回数百个分身,恐怕也是于事无补。

    魔头还没开口,我就道:“不管如何,我都迈出了第一步,只有走好现在的路,才能走下一步的路!”

    “如此甚好,剩下的事就是你自己的事了,我留在这里无用,就不打扰了。”魔头辞别。

    我急忙道谢,让夏天送一送。魔头走后,我让陈欧去准备一些供品,祭祀我的先祖,还有我爷爷。

    陈欧点点头,转身去了山里,不多时找来一些野果,简陋的摆了一个供台,用草木秸秆替代香火,简单祭祀。

    我现在还不能起身活动,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念了几句祭词,让他们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

    魂飞魄散的祭祀,祭祀的就已经不是消亡的人,只是减缓一些我心里面的难过,同时立下誓言,以此来激励自己。

    若是平时,这是无用的东西,但现在,它变得非常的有必要,会成为支撑我走下去的精神。

    完成祭祀,倾城和小红龙就表情怪异的跑了过来,她们没有到我本体这里,而是眨巴着大眼睛,绕着十几个分身转圈,最后还是找到我这里,想要用脑袋来蹭我,可我血肉被毁,如今灵窍正在修复,身体也才开始缓慢的恢复。

    情况是稳住了,可我精气消耗太大,肉身恢复后不知道是不是变老了。

    “没事了,都过去了。去吧,我让夏天带你们去玩。”即便成功了,可我还是不希望让倾城看着我现在的样子。

    夏天送走魔头回来,听到我的话急忙过来,但任由他哄骗,倾城和小红龙都不愿意离开,她们在我身边找了一块空地,躺了下来,抬着头,眼珠子都不敢挪开的盯着我。

    见喊不走,夏天也没有勉强,回头问我:“林初,你现在的情况?”

    “没什么大问题,身体天亮之前就能恢复!这是这天魔解体”我本来是想说解决不了根本,想想还是没说,改口道:“这天魔解体跟我想的不太一样,有些地方,还要继续,接下来几天,你要多费心了。”

    上官鹏飞和上官清浅在我心里,他们只能算是客人,只有和陈欧夏天我们,才能不去计较太多的相处。

    当然,上官清浅心里,也许早就把我当成了自家人,只是有些东西

    我没有于想下去,分别回答了他们一些问题,简单交流了几句,再次闭上眼睛,神识进入灵窍,调动先天道纹,配合灵台的天魔解体阵法,迅速分解血肉,开始修复身体。

    疼痛我可以忍受,陈欧他们看着也无所谓,但倾城在一旁,我不忍心让她看着我血肉模糊的样子。

    黎明时分,我身体恢复,模样没有变,但血气不在方刚,显现出了老态,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见我恢复,倾城才从地上站起来,不停的用头来磨蹭我,我搂着她的脖子,安抚道:“没事了,现在都好了,你们不用守着我了,去玩儿吧!”

    现在的倾城,就是七八岁儿童的智商,能在这里寸步不离的守护一个晚上,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见我身上是是真的没有伤了,两个憋坏了的小家伙这才欢快起来,在我的分身群里面跑了一圈,盯着陈欧带他们去玩了。

    倾城他们离开,上官清浅才过来,她心智都是大人,知道我不可能真的一下就好,问我道:“麻烦都能解决么?”

    张萌萌从后面摸出来,打趣道:“上官师姐,现在好了,以后不用争了,几百个,你随便挑一个就行,我看过了,都是喘气的!”

    大难过后,喜悦是有,只是大家都是明白人,知道问题没那么简单,刚才倾城在一旁,他们都没问,现在也装在心里,包括我在内,情绪都比较低沉,结果张萌萌这话一出来,我都忍不住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