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我的后事?

    我愣了一下,我牵挂的人很多,有阴山上的我妈,还有父亲,二叔,身边的所有人。

    但我也清楚,这些,都不是我能管过来的了,真的到了那一天,生死有命,谁能活,谁会死,我无法决定。

    现在,我最放不下的只有倾城,然后顺带一个小红龙。可眼前的人,我能相信谁?我能托付给谁?

    我不知道,一时间,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扫过,话却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夏天看出来,主动道:“你有什么就说,相信到这里的人,不管我们想的是不是一样,那都是你的朋友,既然是你的朋友,你嘱托的事,我们就会做好!”

    “我真的能吗?”我不合时宜的问出了一句,但这也是我心里的矛盾。

    倾城交到他们手里,真的能安全吗?

    我很犹豫,这种犹豫并非来自不信任,而是想要承受这个秘密,就需要承受来自每个方面的压力。

    我能坚持到现在都不松,一是爱情,它是让我一直坚持下去的主要支柱。二是我的杏格,我踏入道门,很少接触到大义的事,碰到的都是身边的人不断的遇到危险,让我潜意识里没有大义,只是自私的想要让身边的人活下去,让自己最爱的人活下去。

    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我一样,可以背负着这么多的东西,还帮我去坚守一个秘密。

    夏天道:“林初,相信我们!”

    “好!”我深吸了一口气,放弃了自己去解决倾城的事在来构筑魔纹阵法。我指了指夏天和张萌萌陈欧道:“你们三个留下来。”

    我还没说后面的话,魔头就站起来,上官清浅和上官鹏飞也说到外面去等,然后就出去了。

    魔头来这里的时间不能太长,我长话短说道:“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我们一起经历过生死,我相信你们也承担得起我的生死之托。如果我构筑阵法失败,出现解体,那接下来你们要帮我做一件事,把倾城和小红龙带到蜀山,把它们封印在里面。”

    陈欧道:“林初,你不让它们化形?”

    “现在的她们才是最安全的,我探查过,就算不入海,用不了半年,她们的实力也会恢复,一样可以化形。到时候,上界的通道恐怕也已经开了,至于人间会成什么样子,我无法想象出来,但她们可以活着离开。”我从知道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想过要让倾城她们在天门开启之前化形。

    世界很大,但也很小,古赞和九尾狐还在,想要找,倾城他们根本藏不住。

    最安全的办法就是不让她们化形,如此一来,就算我今日失败,他们也来不及在倾城她们身上花费功夫。

    张萌萌听了道:“放心,到时候我会用最强的阵法帮他们隐起来。”

    我道:“我若失败,倾城的事上,你们要防备的不是我爹和我二叔,也不是上官家的人,而是九尾狐。”

    “九尾狐?”夏天有些不解。

    我没有说过爷爷的安排,简单的提了一下。夏天道:“如此看来,九尾狐是个麻烦。”

    “上官家那边,上官清浅在,能起到一些作用,你爹和二叔,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家人,他们不会往死里逼,九尾狐就不同了,那人冷漠,不存在感情,先不说他要给自己一条活路,他那样的人,认定了的事,那就是当做目标去实现。”

    陈欧说完眉头紧锁。

    爷爷会选择九尾狐,考虑的也是陈欧现在说的这些,一个外人,斩断了亲情的联系,顾虑的东西也就少了。

    “你们能做到吗?”该说的都说了,我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答案。

    “面对九尾狐,我们不敢完全保证,但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他们得逞!”

    夏天陈欧和张萌萌同时回答。

    我点点头,他们能拦一下,时间就拖延了,最终靠的还是时间。有他们这句话,我也算放心了。

    我站起来,亲自走到外面,叫魔头进来。

    我担心他时间不多,盘膝坐下就主动开启了灵窍,结果魔头摆了摆手道:“不急,我今晚可以留在这里,你对道,有多少了解?”

    这话问出来,我有些懵,从踏入道门开始,我虽然一直在提升自己的力量,但从未有人问过我,什么是道。

    不仅是我,陈欧他们一样是一知半解。上官鹏飞稍微了解一些,见我回答不出来,主动道:“所谓道,就是以身融入自然,感应天道,这个过程里,我们的身体会得到不同程度的变化,获得一些超越凡人的力量。”

    魔头嗯了一声,虽然没明说,但很显然,上官鹏飞说的也并不是全部,上官鹏飞也选择了闭嘴。

    魔头道:“道法万千,真说起来,每个几十栽都说不完,要全部理解,那更是不可能。我也就说目前有用的。不管是什么界,道法大同小异,我今天要说的就是这个小异,总的来说,道途分为魂修和体修,不巧的是,你我正好是各占一样,所以风险也是最大。

    魂修也就是以能量体的方式存在,可以做到无穷大,体修讲求的是扩开经脉,铸身体,以肉身为容器,吸纳天地之力。其中人间和上界又有着极大的区别,人间的修士达到结丹之后,因为灵气稀薄,肉身的强度被限制了,走到这一步,肉身就已经无法承迂,而上界的人常年吸收充沛的灵气,身体极为强悍,一旦结丹把魂魄养成元婴,那就可以容纳无穷无尽的力量,一样可以做到跟魂修一样强大。”

    夏天听到这里,插嘴问道:“前辈,人间灵气的枯竭,可有说法?”

    魔头道:“你们人间有句话叫人杰地灵,人杰和地灵,是相辅相成的,两者必须要存一,这样才能相互带动,如今的人间已经没有强者,一个环从中间断开,那就成了一个死循环。没有人杰,就不存在地灵,没有地灵,自然养不出人杰,如今林初小友要做的,就是强行弥补其中一环。”

    我听到这里,暗自欣喜,看来爷爷的推断没错,只要我能掌控这一界的力量,到时候人间修士实力会突飞猛进。让我们有和其余界对抗的力量,就算无法真正的去抗衡,至少可以做到夹缝求生。

    魔头回答了这个问题,接着道:“刚才我说的是差异,我现在说说相同点,最大的相同点,想必你们都知道,万法归一,不管是什么力量,它存在的方式都是一样的。既然力量可以求同,那阵法应该也可以,只不过在这之前,从没人这样尝试过,所以林初最大的问题是怎么让它共存。”

    万法归一,这话我不是第一次听了,可是想要弄明白其中拥由,又谈何容易?

    魔头也道:“如果让你就这样想明白,也许十年,百年你都未必能想明白,最快捷的办法就是在实践中去琢磨,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让你有个大的方向,细微的东西,看的都是个人,而且我可以提前预测,若是你做不到,那最后的结果就只有失败!”

    魔头的话说的很死,成功的几率可以说是微乎其微,见我沉思,他再次说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至少可以享受完最后的这一段时光!”

    上官清浅在一旁,尽可能的不开口,生怕让我分心。但听到这里,她也憋不住了,插嘴问道:“前辈,难道就不先尝试一下?”

    “女娃子!阵法只有成或不成两个结果,不存在尝试。所以机会只有一次,要不你们劝一下林初小友,没有必要冒这个风险!”

    魔头说着拿起桌子上的酒瓶,把里面所剩无几的烈酒倒进嘴里,等待我们的我决定。

    上官清浅担忧的看向我,不过不等她开口我就道:“无需考虑,既然是死循环,想要接上,总要有人去尝试和付出,这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

    我说着再次盘膝坐好,主动开启了灵窍。

    魔头又灌了一口酒,“该说的我都说了,成败在于你,而不是在于我,若是失败,跟我无关!”

    “无关!”我应了声。

    期间上官清浅想说什么,但被上官鹏飞拉了一下,没有说出来。

    我不在说话,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让自己处于绝对的平静。

    魔头见我准备好,整个人直接化作一团紫雾,直接进入我的灵窍,他一进灵窍我就感应到了,引导着他到达我的灵台。

    该说的在外面都说了,魔头也没有于说什么,做事比较干脆,手中掐诀,催动魔气从体内飞出,开始构筑阵法。

    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感觉,一切都很平静,可随着阵法越来越完整,我灵窍内就出现了一阵类似风声的声音,像是在灵台上有一个风眼,正吸着周围的气息。

    阵法完成百分之九十的时候,风声中我感觉到整个人间的力量都在朝着我汇聚,那一道道白銫的灵气肉眼不可见,神识却能清晰的感应。

    魔头这时道:“林初,你体内存在咒印,恐怕阵法一成,你就是一个巨大的容器,人间的力量就会疯狂涌入,到时候若是你无法融合阵法,控制那股力量,你的身体和灵窍会在一瞬间崩碎。若是能控制,可以先解体,随后以灵气铸体,在慢慢融合。我刚开始构筑天魔解体的时候,有足足一千个分身,几千年来不断融合,现在只剩十二个。”

    “好!”我现在是高度紧张,脑海里飞速回想着魔头说过的那些话,同时感应魔气构筑的阵法,我对这阵法已经是非常的熟悉了,在意识里也非常的清晰。

    魔头得到答复,迅速构筑了最后的阵法,完成的瞬间,我的灵窍里血海翻涌,庞大的力量瞬间灌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魔头想要逃走都被漩涡卷住。

    几乎是一瞬间,阵法禁锢的灵台内的魂魄就吸收了巨大的力量,阵法也出现了跟我的不切合,开始晃动,近乎崩碎,但我还是抽出瞬息的时间,强行把魔头送了出去。

    他一出去,我就全身心的稳固阵法,然而灵魂内膨胀的力量一时还不为我所用,眼看着阵法要崩碎,我只能调动血气,疯狂的修复,然而我的修复速度,根本跟不上阵法崩溃的速度。

    眼看阵法出现缺口,我的灵魂在被无限的膨胀下,魂气开始逸散,三魂七魄开始崩溃。

    受到魂魄崩碎的影响,我的灵窍都在一点点消融,整个意识空间,犹如被倾覆的沙画,瞬息崩塌,只留残体。

    而就在这时,我耳边听到呜呜的声音。

    是倾城,她怎么回来了?

    我强行分魂,主魂继续操控着身体修复阵法,掌控肉身后,我睁开眼睛,看见倾城和小红龙都跑了回来,正围着我不停的转圈,大大的眼睛里喊着眼泪,不会说话,但嘴里却发出呜呜的悲鸣。

    见我醒来,陈欧立刻就问:“林初,情况怎么样?”

    我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阵法一成,铺天盖地的力量就都朝着灵窍里钻,不过那股力量,似乎不显化于现实,所以现在外面风平浪静,完全感觉不到,但我的灵识能感觉到,此时的外面,已经变成了一片纯白,以我为中心,那白銫的力量化作数十道长龙,没有尾的正朝着我眉心钻。

    时间太短,魔头说的那些,根本无用,因为我没有时间去思考。

    我来不及回答陈欧的话,出来只是看倾城一眼,安抚她道:“别担心,我都替你们安排好了。”

    一句话的功夫,阵法就出现了更大的缺口,魂气被撑开,冲出灵台,直接撞击灵窍,瞬间就打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但就在这时,我也感应到了魔纹阵法的力量,努力的控制它,想要分出分身,以此来缓解体内膨胀的力量。

    然而正如魔头所说,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力量,我掌控不了,一次尝试的机会,失败后,我的肉身就出现了崩溃,血肉从身上化成一粒粒,朝着四周飞散。

    倾城见状,发出更加凄厉的悲鸣,全身鳞片发光,用龙息来强行禁锢我身上的血肉,可这是由内而外的崩碎,龙息在强,即便帮我维持着一个人的形体,本质上,依旧是四分五裂。

    很快,倾城就察觉到这个办法无用,脖子下的逆鳞发光,燃起火焰,想要用龙族重生的力量,强行让我重生。

    但她已经用过一次这种力量,现在再次使用,就算能帮我重生,她自己却是要彻底的死亡。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她活下来,有且会让他做出傻事。当下大喝道:“夏天,把她禁锢!”

    倾城此时的力量强过倾城,闻言立刻用半仙符纹强行压制倾城和小红龙,见小红龙和倾城被带走,逆鳞暗淡。我终于是松了口气。

    只是到了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龙息一撤,我身体一下就犹如烟花一样炸开,血肉全部化作颗粒粉尘,飞散到了虚空,飘飘洒洒,格外美丽。

    “结束了吗?”我呢喃自语,闭上眼睛,残破的灵窍内,我的血气还在不断的注入阵法,几乎替代了所有的魔纹。

    我继承的印记也浮现出来,在它的帮助下,魔纹阵法没有崩碎,被我的血气替换大部分,依旧发挥着作用,否则阵法一崩,我整个人瞬间就散了。

    外面,魔头一声长叹,“他无法驾驭天魔解体,都退开吧,免得等会被波及到。”

    “前辈,你在想想办法!”上官清浅哭着哀求。

    魔头道:“有办法,我早就用了,他这个选择,本就没有退路!”上官鹏飞闻言,咬着牙,强行带着上官清浅准备离开。

    我见他们离开,心里再无牵挂,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我也没有去洞察魔纹阵法,只是一门心思的催动血气,在咒印的帮助下,杯水车薪的修复阵法。

    只要阵法还在,我的三魂七魄就不会完全散掉,只有这样才有存活的希望,活下来才能去想别的。

    然而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阵法摇摇域坠,我的灵窍也是千疮百孔,血气枯竭。

    似乎是察觉到持续下去无用,咒印发生了变化,在不断帮我修复阵法的时候,它开始收拢咒印的力量,准备再次凝聚,等待下一个继承人。

    我魂体直接显化出来,对着咒印咬牙道:“一个传承,难道就那么重要,自古以来,你们就没有真正的赌过一次?这么轻易的就要放弃,难怪一千年,几千年,人间都逃不出这个魔咒。就是因为你们的懦弱!”

    嘶吼中,我的血肉已经完全飞散,骨头开始崩碎,丹田和灵窍凝聚了庞大的力量,犹如一颗炸弹,爆开足以摧毁方圆数公里内所有的生灵。

    咒印继承了林家无数先祖的意志,存在意识,听了我愤怒的质问,它停下凝聚,咒印闪烁,释放出无数的先天道纹,融入我的魂血,在灵窍内形成一个巨网,把逃逸的血气和魂气强行禁锢。

    如此一来,我身体的崩碎暂时停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