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魔头的话铿锵有力,当下我也没在说别的,把陈欧和他都叫于一起,说了下我的要求。同时也让他们做个沟通。

    听说要用罗盘来构筑阵法,魔头愣了一下,“我用来禁锢灵台的阵法,在我们魔界有一个可怕的名字,天魔解体。听这个名字,你们也该知道,这并非是一个可以常用的阵法,除了在承受的力量达到极限后,会让你的肉身分裂出新的肉身,这种阵法也只能在灵窍里构筑,罗盘这种东西,恐怕带不进去!”

    张萌萌一听,一拍脑门,自责道:“我怎么就那么蠢。”

    阵法要构筑在灵台,这事我是说过的,只是我们几人都太在乎能否成功,反而是忽略了这个重点。

    外面和灵窍,那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是理论上物质,却有复杂到人类无法完整了解的世界,而灵台,那纯粹就是一个精神世界,存在于我们的意识里,实际存在的实物,根本就不可能带进去。

    魔头看着我们的计划似乎是乱了,跟我道:“我离开不能太久,若是你们暂时定不下来,我先回去,改天在来?”

    我当场就道:“不用,直接在我灵台里构阵就行!”

    夏天急忙按住我的肩膀道:“林初,这事既然前辈同意帮忙,做起来也就是几个小时的时间,你用不着如此着急,我们在细细的盘算一下。

    夏天说着的时候,陈欧就拉着魔头站了起来:“前辈,今天就麻烦你了,明天这个时候,还要麻烦你在来一趟,到时候不管想不想得出办法,都做了。”陈欧说着,抓起石桌上的两瓶酒,塞到魔头手里,把人送了出去。

    我有些生气,陈欧一回来就发脾气的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明知道不可能有解决的办法,还非要浪费时间?”

    我吼出来的时候,张萌萌拍了拍我的肩膀,朝着木屋门口使了个眼銫,我回头看过去,发现倾城不知道什么时候睡醒了,正探出一颗圆圆的,可爱的小脑袋,眼睛大大的看着我,显然是在偷听我们说话。

    一瞬间,我心里的火气一下就消了,笑盈盈的跟她说:“没事,你赶紧会去睡觉!”

    倾城眨巴了下大眼睛,显然不相信我的话,歪了歪脑袋,不过在我再三的要求下,她还是乖乖的回去了。

    我长叹了一声,心里酸楚不已。

    避开了道门的纷乱,放下了一屁股的事,带着她来到这里,本来是想安静的度过后面的时光。但只要看到了希望,我肯定是不会放弃,结果平静也成了表面上的平静。

    夏天压低声音道:“我知道我们是不可能改变什么,但刚才倾城一直在偷看,我不想你在她面前出事!”

    夏天这话,有些找借口安抚我的意思。

    陈欧直接道:“两眼摸黑,你就敢把自己的灵台交给那魔头,反正我是不敢,你没听他说那阵法叫什么天魔解体?山洞里那十二个人,恐怕就是他分解出来的。”

    顿了下,陈欧道:“我不知道弟妹怎么想,反正作为哥们,我肯定不愿意每天都对着一个陌生的你。而且人家是魔,能天魔解体,你是人,不同的族类,你这一解体,指不定就成一堆碎肉了?”

    他们说的,我又何尝不知,几日来,我那一天不是所有的问题都一个劲的在我脑海里轰炸?

    我的年纪,承迂不了如此多的压力,就算能,它也会达到临界点。

    现在夏天和陈欧,张萌萌一人一句,把我内心压抑的烦躁都给点了起来。当下就看着三人问:“这样不行,那样不行,那你们说我要怎么做才行?是就在这里等死,还是合了你们的意,让倾城去封印天门?”

    不由自主去忽略和回避的事,往往是最在意的事。他们的到来,我是非常高兴,但在我心里,也害怕他们在提爷爷的计划。

    就算他们不提,现在这种时候,我还是不由自主的朝着哪方面去想了。

    陈欧和夏天,还有张萌萌三人一下就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空气,似乎凝固了。

    四人就这样看着对方,谁都说不出话来。

    过了很久,夏天才道:“我们过来,是以朋友的身份过来,目的只是陪陪你!若是想要说服你,我们不会在这里停留那么久?”

    “呵!”我冷笑一声。

    陈欧道:“林初,以你现在的实力,也没人能逼得了我!”

    “呵!”我依旧是一声冷笑,顿了下才道:“如果真的有人来逼我,我心里会比现在还要舒坦,但最可怕的逼迫,往往不是言语上的逼迫,你们懂吗?”

    我面临选择的时候,逼迫我的就不在是人了,是亲情,是友情、大义、是道德。

    而我一直坚守的,只有爱情。

    可它在上面说的那些面前,显得是那么的乏力。唯一支撑它的,就是我的信念。

    但在这些信念之下,是没日没夜,萦绕在我脑海里的自我折磨。

    这些,谁能体会,谁能知道?

    夏天见我情绪波动太大,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别想这些了,我们的想法不同,但我们都支持你的选择,并不会给你施加压力。”

    张萌萌也道:“你是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不说这些了,我去弄些吃的,今晚不醉不归。醒来,就是新的一天!”

    我情绪慢慢平复,可有些东西,别人在怎么理解,都不如自己。

    我如此迫切的想要得到魔纹阵法,为的不仅是让自己,让身边的人活下来,其中已经掺杂着一种救赎的想法。

    只有自己努力的去做了,到最后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对世人的交代。

    人活一世,我也想洒脱自如,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和评价,可真的到了这个位置,我无法真的做到不在乎评价和目光,更无法去不在乎那无数的生灵。

    在这里的时日,我内心也曾动摇过,但只要一看到倾城,所有的动摇就不复存在了。

    我知道内心这些话,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诉说出来,不管夏天他们是理解还是不理解,都注定只能憋在心里。

    我长长的吐了口气,站起来回了木屋。我的动作很轻,可一进去,倾城就翘着小短腿爬了起来,用天真的大眼睛看着我。

    她有智慧,不是什么都不懂。只是现在的她跟我们七八岁的年纪一样,很多的害怕和担忧,都会在一梦之后变得烟消云散。

    倾城难得的不调皮,我坐下后,她就把脑袋放在了我膝盖上,仰着头,看着我,轻轻的用小爪子摩挲着我的手,似乎是在安慰我。

    “没事!”我柔声说,手轻轻触碰她脖子下的逆鳞,刚开始的时候,她有点抗拒,不过还是接受了。

    龙有逆鳞,触之即怒。倾城同意我触碰,可见我在她心里的位置,依旧是最重要的哪一个。

    手指触碰,鳞片光滑冰凉,与此同时,我也感觉到了上面汹涌澎湃的力量,就算不入海,相信用不了半年,她也能恢复到成人的智力,化形了。

    探查过后,我轻轻给她抓挠着脑袋,不知不觉,倾城就有些犯困了,大眼睛眨巴了几下,慢慢的闭了上去。

    这一夜,我没有修炼,也没有出去吃东西,就一直坐在床边,陪着倾城。直到天亮小红龙醒来,看见我陪着倾城,有些争宠的也把小脑袋往我身上靠。

    我对小红龙说不上讨厌,但也说不上喜欢,毕竟在昆仑虚里,很多人都因为她而死,可在这些天里,我对她也很好。

    过去的事,那就是过去了,现在的它,也算是得到了新生。我也尝试用手去触碰她脖子下的逆鳞,她一骨碌就翻爬起来,戒备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看出我并没有恶意,她也不避让了,让我碰到了逆鳞。

    我微微一笑,看来小红龙是彻底的改变了,她对我的信任,都块赶上倾城了,我轻轻碰了一下,然后就把手收了回来,正好这时倾城也醒了过来。

    出门,看见不远处的湖边,夏天、陈欧和张萌萌都是宿醉刚醒,三人到湖边洗了把脸,陈欧过来就道:“今天我们去玩,要很晚才回来。”说着看了眼倾城和小红龙,隐晦的道:“记得等我回来,一起吃饭!”

    我知道他的意思,正如之前说的,这件事上,我们别无选择,也无从选择,路只有一条,已经摆在我们面前了,陈欧只是想在我走这条路的时候,不给倾城看到。

    这样我若是出了意外,倾城将来也不会迁怒谁。

    毕竟儿时的记忆,永远是主导一个人一生如何选择的重要节点。

    陈欧说完,开始带着倾城和下红龙在湖边玩耍,太阳初升的时候,他带着兴致高涨的倾城和小红龙离开,进入了森林。

    夏天过来拍了下我的肩膀道:“别担心,陈欧身上带着萌萌的阵法,遇到危险能挡住一阵子,我们也来得及过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坚定的道:“弄一桌好菜,吃一顿。”

    整个中午,我们都在捣鼓食材,三人都静下心,一人做了几个菜,摆了满满的一桌子。眼看着要开饭的时候,虚空突然有波动,我放下筷子,第一时间站了起来,紧跟着天空出现一道光,闪烁过后段白带着几人出现在虚空。

    我眼力极佳,第一时间就认出了段白后面跟着的是上官鹏飞和上官清浅。

    段白在虚空就道:“好香,看来我们来的正是时候!”

    他说着,压落道纹落下,带着上官鹏飞和上官清浅走了过来,我迎上去,心里有些担心。

    上官家是爷爷坚定的维护者,现在和段白一起过来,是想要给我施压?

    可能是看出我脸上表情不好,上官清浅急忙道:“林初,你别误会,段白前辈是我请他送我来的。”

    上官鹏飞依旧不待见我,但也怕我误会,冷冷的道:“我只是不放心清浅,跟过来看看!”

    段白面銫有些发白,多次出天封棺,对一个早该死了,却还在苟延残喘的人来说,算得上致命的消耗。

    夏天见我不说话,站出来邀请道:“段白前辈,难得来一次,里面请!”

    段白道:“我送人过来,也该回去了!”

    他气血衰弱得很厉害,夏天也不敢挽留。段白都已经御空飞起了,突然又停下来问:“林初,你想好了?”

    我知道他问的是什么,点了点头。段白也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化作一道光消失不见。

    上官清浅见到我,似乎是有很多的话要说,只是碍于人多,加上上官鹏飞一直形影不离,无法说出口,到最后只是问了一句:你还好吗?

    我笑了笑道:“还好。”

    上官清浅四处看了看,问道:“怎么不见倾城?她还没有回复?”

    “出了些问题,不过一直跟我生活在一起,你们来之前,刚被陈欧带出去玩了。”接受魔纹阵法在即,我不太想说这些,如果成功了,到时候可以有大把的时间来说,如果失败,我留下来的越少越好。

    夏天看出我不想谈论这些,招呼上官鹏飞和上官清浅道:“正好赶上饭点,吃过在聊!”

    上官清浅的出现,让我的情绪稍微有些波动,饭吃到一半,我突然道:“你不该来!”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说出这话,但我说出来的目的,绝非是要说她真的不应该来,只是现在这个时候,她真不该出现在这里。

    上官清浅听了这话,手里的筷子一下就停了下来,眼圈有些发红。

    我看在眼里,心里也难受,但晚上魔头就要过来,我不想让她在一旁跟着担忧,接着道:“吃完饭,你们就走吧!”

    上官鹏飞非常的反对我和上官清浅来往,但见上官清浅受委屈,站起来,愤怒的质问我道:“林初,你什么意思?我妹妹大老远的过来找你,你知道废了多少工夫?结果你刚到你就赶我们走?”

    “哥!”上官清浅拉了拉上官鹏飞,意思是让她别说了。然后眼里含着眼泪,回头对我道:“我们吃完饭,陪你一会就走!”

    我放着碗筷,没有说话。我知道,他们请到段白送他们过来,不会那么容易。

    夏天见气氛压抑,打圆场道:“先吃,吃完在说这些。”

    我放了碗筷,转身就回了木屋。夏天和张萌萌在外面,也许会提到我要融合魔纹阵法的事,这样的话,以我对上官清浅的了解,她绝不会走。

    想到了这点,但我却没有阻拦的意思。其实在我心里深处,还是希望上官清浅留下来,身边有个陪伴。

    他们在饭桌上聊到了下午,而我在房间里,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处于一个良好的状态,免得情绪波动,到时候出问题。

    下午的时候,上官清浅过来敲门,我没开。上官清浅站在门口呆了会,轻声说:“我知道现在不该来打扰你,但我是真的想见你,林初,我现在就走,但你要答应我,活下来!”

    声音落,外面就没了动静,我心莫名的一下就慌了起来。忍不住站起来,拉开门。

    上官清浅没走。

    见到她,我再也忍不住,沙哑的道:“我让你走,只是不希望你看到失败的一幕,今天倾城也被陈欧带走!”

    “我知道,但我想陪着你,不管结果!”

    上官清浅刚才的话,应该是想引我出来,只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倾城正在成长,而且她是上界的龙族,我有把握让她活下来,所以有些事是不能让她看到的,上官清浅则不同。

    我点点头,同意了。上官清浅脸上这才露出笑容,高兴的道:“我去帮忙收拾碗筷!”

    我嗯了声,目送她过去。这时上官鹏飞突然从旁边闪出来,不过我现在的实力,他过来的第一时间我就知道了,不像以前会被吓得猛的一跳,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上官鹏飞跟我对视了数秒,语气不在是怼我的那种,平和的道:“好小子,不管你如何选择,现在的你,都称得上男人了。给我挺住,别给我们上官家丢脸!”

    “额!”我楞了一下,什么叫不要给上官家丢脸?我又不是他们家的人。

    如果是,上官家的来历,也的确够资格说这话。我正要问,天际魔气浮现,紫銫虬髯的魔头从虚空落下,见小院子里多了外人,顿时戒备起来。

    我急忙迎上去,把上官鹏飞和上官清浅叫过来,介绍道:“这是魔前辈,来自魔界,在这里隐居了几千年,是蜀山掌门的朋友。”随即又介绍上官鹏飞和上官清浅道:“这都是我的亲人,前辈请放心。”

    魔盯着上官清浅看了几眼,似乎能看穿人的内心一样,回头就道:“林小友,铸天魔解体阵,心不能乱,一乱就注定失败!”

    上官清浅听出魔头的意思,急忙道:“前辈请放心,我不会影响到他。”

    魔头道:“如此最好,我无法保证成功,你有什么后事,交代一下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