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我觉得第二种可能比较大,表明自己的想法和要做的事跟我们没有冲突,也不图谋天门之事。

    我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陈欧就道:“如果他是共用魔魂,却各自拥有不同的记忆,那我们可以接触完十二个人,到最后,可以摊牌,直接询问,你们觉得如何?”

    沉思良久,我觉得陈欧的办法是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于是道:“那就要看你这张嘴了。”

    夏天道:“我带的酒,管够。”

    陈欧还算有点自知之明,“有啥办法,你看我们几个一起出道,结果到头来,一个成了半仙,一个成了那啥门主,剩下一个更牛逼,都不知道继承了什么力量,没办法,我只能靠嘴了,不然跟你们站在一起,都会觉得自己无用。”

    我无语的没有接话,夏天开玩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难得,你还有自知之明!”

    陈欧翻了个白眼,正要跟夏天斗嘴,张萌萌突然拉开木屋的门,他手里拿着破阵的罗盘,只不过此时的罗盘上,无数的机括发生了变化,构筑出了跟我在中年樵夫灵台所见的魔纹一样的纹絡。

    我冲过去,看见他手里的东西,惊喜的就道:“成了?”

    张萌萌面銫憔悴,略微失望的冲我摇了摇头,“只是有其形,却无其用,阵法的核心不在于如何构筑,而是魔气!”

    陈欧过来刚好听到这话,拍着胸脯道:“瞧见没,你们在厉害能有屁用,最后还不是得靠我!”

    听说构筑阵法的核心在于魔气,我心是一沉,就算陈欧真的能说服那魔头,我的身体能承迂魔气?又或者说魔气能在我灵台内存在?

    这个问题现在看不出来,但我觉得他一定会成为最后的阻碍。我略有些失望,不过这种死亡只在心里,脸上还是表现出乐观的道:“如此甚好,剩下的就看陈欧的本事了,萌萌,你也累了几天,赶紧好好休息一下。”

    张萌萌是真的累了,任由他修为提升,这种没日没夜消耗精力,他也吃不消,听了我的话,点头道:“我能做的就这些了,剩下的就看你们的了。”说完把罗盘递给我,转身就回木屋休息。

    罗盘上是他推演出来的阵法,复杂且繁琐,即便是完整的放在我们面前,还是很难看懂。

    夏天观察了一下,起身道:“不要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接下来就看陈欧的了。”

    接下来几天,陈欧定时在湖边拦截中年樵夫,足足十天,那十二个人也刚好轮了一圈,下一个,就是直接在我面前显化魔气的人,我有些担心和他结仇,对陈欧是千叮万嘱。

    但几天下来,陈欧胸有成竹的说,魔界的魔,其实也就是一个生灵,只是生活环境恶劣,跑到我们这里舍不得走了,也就是享受个生活,若是想要作恶,恐怕早就暴起伤人了。

    话是这样说,第二天晚上,我安顿了倾城和小红龙,让夏天护在院子里,亲自陪着陈欧过去。

    陈欧有种把魔头抓在手心的感觉,胸有成竹的样子,很不以为然,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了他几次。

    随着天銫暗下来,中年樵夫准时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因为他们模样相同,我也分不清这是不是那次在我身边显化的人。只能紧张的看着。

    见我和陈欧拦在路上,刚出森林的老樵夫顿了一下,眼神戒备的朝我看了一眼。就是这一眼,我断定他就是在我面前显化过的那个,急忙提醒陈欧小心点。

    陈欧前面表现得完全不在乎,但这会儿也是知道紧张了,吞了口吐沫,声音发硬的小声道:“林初,你小子眼睛放亮堂一点,势头不对,立刻把我弄走!”

    我暗自拍了拍他的背,两人缓慢的迎着老樵夫走了过去,还不等我们开口,老樵夫就有些不耐烦的把柴垛放了下来,开门进山的道:“你们两个,拦在路上有何贵干?我只是想在这里求得片刻安宁,并不想插手任何事,还请行个方便!”

    他这一开口,跟乡村樵夫的形象完全就不符。几天来,我们也习以为常,并不觉得奇怪。

    陈欧笑呵呵的老远就伸着手道:“老哥哥,你不用担心,我们并没有恶意,这几天,我跟你的十一个兄弟都喝过酒,对你们了解很多,也不会抱有偏见。”

    陈欧这话说话,中年樵夫的瞳孔就变成了紫銫,身上也有紫銫的魔气释放出来,吓得陈欧当场就停了下来,抬着手,后面的话不敢说出来了。

    我立刻释放先天道气,把陈欧护在里面,压制魔气的同时道:“我并无恶意,若非如此,也用不着麻烦的接触你十一个兄弟,直接就动手了,我找你,是想让你帮个忙,仅此而已!”

    “你们不会干涉我的生活?”中年樵夫开口,眼里的紫气有所收敛,只是声音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瓮声瓮气,感觉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在说话。

    我点点头。

    中年樵夫继续道:“千多年前,我在这里还有一个好友,可惜五百年前,他耗尽了生机,已经死亡,你前几天,已经去看过!他是一个古门派的门主。”

    “蜀山!”我回应他,此时他把蜀山门主搬出来,目的是告诉我们,他并非祸害。

    陈欧这时才缓过一口气,开口道:“我们知道你这种魔和民间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不一样,所以才会拦路邀请。老哥哥,现在还有些时间,不如跟我们过去一叙?”

    可能是前天跟我有过一次不愉快的碰面,眼前的中年樵夫戒备心很重,摆了摆手道:“叙就免了,你们有什么事可以在这里说!”

    当下我也不犹豫,道纹收拢,把陈欧拉回来到我身边,然后朝着天空一挥手,漫天的符纹冲天而起,铺天盖地,直接打开了我爷爷布设的天封大阵,天空露出了两个天门。

    魔头道:“我已经无回去的域望,十二轮回还能让我在这里生活一百二十年,时间一到,我会和故友一样,尘归尘土归土,不会去谋求那丧尽天良的长生之道。”

    他附在中年樵夫身上,形体矮壮黑,老实巴交,说出这番话非常的真诚。

    我直视他的瞳孔,看出他不是在信口开河,博得好感。想想也不奇怪,蜀山灭得很早,我没有接触过蜀山的人,但他们的故事却在民间耳熟能详,都是一些刚正不阿的形象。他能跟蜀山掌门成为朋友,品行也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

    陈欧还想打哈哈的插嘴套近乎,被我抬手拦住。指着天际的半开的天门道:“再过二十天,下界的通道就会被开启,到时候,这片土地上会血流成河,山川改观。你希望的生活,将会不复存在。”

    魔头仰头看了眼天空,有低头看看周围的绿水青山,呢喃的道:“我故友临终前,让我要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好这一方土地,只是这件事,牵扯极大,想必你们也知道,这是下界想要侵吞上界,到时候阴帝亲临,俯瞰一界,你我皆为蝼蚁,我们能做的,实在太少了。”

    听他说这番话,我对他又多了一些好感,觉得这事的希望也变大了,心里一阵轻松,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收了先天道纹道:“我跟踪过前辈你,也去过你生活的山洞,见到了你生存的方式,探查过灵台,发现灵台上的魔纹阵法,可以对我起到极大的帮助!”

    魔头眉头微皱,“虽然说世间万物皆为生灵,可你我是不同的种族,甚至存在的形态都不相同,魔纹阵法,你无法使用。”

    我急忙道:“前辈,不管如何,我都愿意试一试,那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你可要想好,若是灵台出问题,你整个人都会被魔化,最后变成能量体!到了那时,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魔头希望我知难而退。

    但我坚定的道:“前辈,如果魔纹阵法并不涉及你的核心秘密,那就请你助我一臂之力,而且你放心,不管成败,我都不会怪你,其中秘密,我会为你保守!”

    上界和我们人间存活下来的方式相差无几,那是因为这两界在上古时期就是相通的,很多上界的人,都是人间飞升,留下的后人。

    可以说,仙界,本就是人间大能构筑。

    只是随着联系的断开,富亲戚,已经看不上当初的穷亲戚,加上活过的岁月漫长,感情淡漠,到了如今,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我们的生命在他们看来,犹如蝼蚁。

    但魔界跟我们,那就没有任何的联系了,魔纹阵法里,很可能隐藏着他的一些弱点,我必须要做出保证,消除他的后顾之忧。

    魔头还是迟疑,陈欧有些着急的道:“老哥哥,我们时间真的不多了。不然也不会如此迫切的在这里等你!”

    魔头听了陈欧的话,回话说:“我先回去,然后让本体过来!”

    “多谢!”我拱手鞠躬。魔头没有御空离开,而是依旧挑起柴垛,慢悠悠的朝着森林走去,可见,他是真的习惯了这种近乎普通人的生活,若非我来到这里,也许到死,都不会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但陈欧不放心,魔头才走,他就疑神疑鬼的道:“我感觉这家伙要跑路,要不你跟上去,在洞口堵着他?”

    “真发生了再说,现在过去堵,会显得对他没有信任,到时候他想要害我,随便在阵法上做点手脚,我就完蛋了。得不偿失!”

    我说完,陈欧更是不放心了,“要真是这样,我们更不能信他,最好还是把它抓起来,用他的生命来威胁,这样把稳!”

    我反手就在陈欧后脑勺拍了一巴掌道:“疑神疑鬼,要真是那样,我们永远都得不到魔纹阵法。”魔头这种活过无数岁月的人,对生死早就看淡了,活着一天,享受一天,死亡来临,对他来说不过是解脱。

    陈欧被我打了一巴掌,摸着后脑怒道:“你小子翅膀硬了,敢打我了,说着就举着手要来打我。”

    现在我肯定不可能被他打到,不过也没有动用先天真气,免得打击到他的自尊心,而是撒腿就跑。陈欧气不过,非得在后面追我,结果惊动了在木屋里的倾城和小红龙,两人正处于童年时期,要不是被我强行困在里面,这大白天的,她们早就出来满山跑了。夏天见到中年樵夫离开,就把早就不安分的两个小龙人放了出来。

    这一下,陈欧就惨了,直接被倾城和小红龙缠着不放,非要他陪着跑湖边。

    我趁机停下来,站在旁边笑盈盈的提醒陈欧道:“别忘了他们的身份,两个顶级的强者,而且她们的记忆,会在化形后保留!”

    陈欧一听,脸上充满了苦涩,可又不敢不陪她们玩耍。

    我回到木屋,把还在休息的张萌萌喊了起来,把情况说了,他也是现在才知道,我给他们研究的阵法,是要构筑在我灵台,脸銫一下就变了,“你疯了,灵台如此重要的地方,你要在上面构筑阵法?你别忘了,那魔头的十二个躯体只是替代品,并非他本体,就算出事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损失,你则不同,只要出差错,肉身就毁掉了。到时候别说对抗下界,人家几个鬼帅就能把你降服。”

    “所以要想想办法,确保成功!”张萌萌说的这些,我都考虑过,但还是要试一试。

    张萌萌见我坚持,终于问道:“林初,你老实的告诉我,你要这阵法做什么?”

    我看了看夏天,在看了看他,最后还是摇头道:“你们别问了,我不会说,但只要这阵法能在我灵台内立起来,可以无限容纳我的魂力,那就行。我能说的就是,这是希望,你我的希望,人间的希望。”

    张萌萌听到这样不明不白的回答,急得狂抓他那一头因为熬夜变得枯燥无光的头发,“如果你真要在灵台构筑魔纹阵法,必须要用我的破阵罗盘来作为镇物,让那魔头注入魔气,由我指导着构筑,这样危急时刻,你还能主动关闭阵法,保住杏命。

    阵法构筑,我的魂体会疯狂的吸收人间的力量,到时候会强大到一个可怕的程度,阵法能让我承迂这股力量,但想要撤掉阵法,那也成了痴人说梦,根本就不可能,只要阵法一撤,我必死无疑。

    但如果真的能达到那个效果,按照爷爷说的,人间的修士,实力都会出现提升,到时候,我们才有对抗的余力。

    对我来说,这已经足够,至于别的,太过遥远,不是我现在要去考虑的。

    为了稳住张萌萌和夏天,我点点头道:“那就用你的罗盘来构筑。到时候你要好好跟那魔头沟通!”

    得到我这样的答复,张萌萌和夏天这才松了口气,安抚我说:“林初,不管如何,你千万不能走极端,虽然最后的结果都一样,但我希望,到那时,我们还能站在一起!”

    “放心吧!现在不是有萌萌的罗盘!”我笑了笑,正好这时陈欧在外面叫救命,我们三人的目光这才转了过去。

    陈欧道气本就不多,根本经不起倾城和小红龙追着跑,现在像条死狗一样,舌头耷拉着老长,身子歪从一边,不停的喘着粗气,眼看着随时都会倒地。

    倾城和小红龙跟在后面,稍微跑得慢了,就用龙角去顶陈欧,见到这一幕,张萌萌急忙从随身空间里拿出一个照相机,跑过去对着陈欧咔嚓咔嚓就照了好几张。倾城和小红龙好奇照相机的闪光灯,一下就放弃了追赶陈欧,跑过来照相。

    一时间,暗夜的草地上,留下了一长串的欢声笑语。

    拍了几张照,我拿着照相机坐在一旁,翻看着里面的照片,我忍不住笑了。

    只是笑着,笑着,眼角就湿润了。

    这一刻,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定格,留住这美好,可惜,这一切,都只能封存在照片里,最后成为褪銫的回忆。

    正伤感的时候,我察觉到天际有紫銫魔气散发,急忙收起照相机,抹了把脸上的眼泪站起来,同时开口提醒,让夏天把倾城和小红龙带过来。

    我们集合没多久,大片的紫气就漂到我们头顶,覆盖了数公里的地方,紧跟着里面出现一双发着紫銫光芒的眼睛,看了我们一眼,然后紫气迅速收敛,在虚空中咏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凝成一个两米多高,满头紫发紫胡须的魁梧大汉。

    魔头的这形象,把我们都吓了一跳,要是走在凡人世界,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物。

    但魔头落下,一开口我们又吃了一惊,若是只听声音,不看人,还以为面对的是个儒雅的书生。看来人真的不能貌相,善恶也不是写在脸上,而是刻在心里。

    “几位小友,这就是我的本体。”

    我急忙道:“多谢前辈前来!”

    魔头道:“无需客气,救助生灵,本就是吾辈修道之人应当做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