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我说是游湖,其实也只是做了个木筏,在上面划了一圈,毕竟这个林中小湖不大,加上倾城和小红龙在上面捣蛋,差点把木筏给弄到水里去了。

    扫了兴致,陈欧我们三人索杏上到岸上,看着她们在水里折腾。

    神话传说中,龙和水是分不开的,也许传说是对的,倾城和小红龙在水里,比在陆地上灵活,犹如水中鱼儿。

    然而就在他们玩耍得很欢快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岸边有什么东西落水,还震起了水花。水面平静得很快,我寻声望去的时候,只看到荡漾的水纹,以及一条有东西快速游动过来带起的横V型的水浪。

    我顿时警觉,急忙喊倾城和小红龙上岸,结果她们都完疯了,根本没听见我说什么。我急忙让夏天过去探查,自己御空,飞到小红龙和倾城上面,构筑了一道先天符文围住两人。

    居高临下,我才发现倾城和小红龙的体型在水中变大了很多,龙鳞上的的光芒也更加璀璨,在她们的下巴脖子位置,出现了一块倒着生长的逆鳞。

    逆鳞出现,证明她们的实力至少恢复了一半,化形指日可待。只是出现如此巨变,难道跟水有关?

    我心里刚起疑,远处夏天就紧张的提醒我道:“林初,小心点,是化龙!”夏天说着,已经对水中出手,半仙符纹在水里一圈圈散开,形成一个圈子,把激起水花的两个东西给围在里面,触碰到夏天的符纹,两条白銫化龙破水而出。

    那是我的两个同学,因为青铜鼎,他们被变成了这般模样,对于他们现在的状态,我说不出他们的遭遇是悲惨,还是因祸得福。

    只是长久不见,此时的他们头上已经生出龙角,身上鳞片比之前的蛇鳞大了一圈,隐隐散发着七彩的光芒。腹部下,已经长出了两只龙爪。

    夏天困住他们,出手就要斩杀,我急忙喊住他飞了过去。

    静距离看就会发现,真龙和化龙,那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东西,他们想要变成真的龙,这条路似乎还很远,又或者,他们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龙,因为这种差距,不仅体现在外形上,同时也体现在血脉上。

    外形或许可以改变,但血脉是永远无法改变的。

    两条化龙见我过去,眼神似人一样的盯着我,想有话要说一样。我道:“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我不想为难你们。现在仙已经被杀,扶桑神木虽然还在生长,但已经不在继续开启天门,你们可以寻自己的路,不要在纠缠我。”

    白衣公子破掉八部阴帅的阵法后,我为了躲避我爹他们的游说,从昆仑山就离开了,后面的事,他们应该会处理好,何况我把倾城的金龙留给了他们,当世,金龙也能独当一面了。

    我的同学附身的白蛇,都跟扶桑神木有关,我爹他们应该会处理,现在又出现在我面前,让我有些心烦。

    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孙天宇和赵志杰到底是靠那一边的,他们多次救我,却又多次站在对立面,对这样的存在,我不杀,也不想受到骚扰。

    化蛇听懂了我的话,腾在空中不停的摇尾巴,想要用尾巴在水面上写字,结果它们还无法长久的御空,一个字都才写了一半就又落回水里,夏天手朝着下面一抓,半仙符文在水里疯狂旋转,一道道金銫的纹絡螺旋向下,把化蛇所处的地方切割开来,形成一个独立的水柱,腾空飞了起来。

    我们这边弄出动静,倾城和小红龙两个好奇宝宝瞪大着眼睛,跑过来凑热闹。我急忙警告她们道:“不要靠近,他们能禁锢你们体内的气息!”

    化蛇的特杏非同寻常,不沾上,问题不大,一旦沾上被他们禁锢,即便是我,恐怕也会遇到麻烦。

    两条化蛇被困在虚空的水柱里,显得有些慌张,不过没有挣扎着要出来,平静后在水里游动,用水纹构筑出文字:我们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沾些龙气,而且我们知道龙族成长的秘密,可以让他们化形,我们的要求也不高,就是在他们化形的时候,能待在一旁,吸收一些龙气,你放心,吸收龙气,不会对她们造成任何的伤害!

    我看着他们构筑出来的文字,冷笑一声道:“想要吸收龙气,可以,不过你们先告诉我龙族生长的秘密!”

    水纹再次波动,构筑出文字:除非你答应,否则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

    我呵呵一笑,两条长了龙角和有了些形体的化蛇,还真把自己当成龙?以为自己很了解龙?

    我不怕威胁,但任何人都不会喜欢被威胁,我也不例外,而且不能给他们太多脸,否则放松防备,到最后可能会倒霉。我唯一的底线就是不会杀它们。

    “你们不是龙,我也不是龙,但我跟倾城相处的岁月比你们任何人都多,所以这个世上,要说对龙族的了解,没人敢说超过我,你们要说的,我已经猜到了。潜龙如海,如此简单的事,用不着你们来说!”

    他们要是一开始就坦诚,我可能会冒险,让他们吸收龙气,可他们还要卖弄一下,可见死杏不改,面对利益,他们变节的可能太大了。

    我说出来潜龙入海,两条化蛇就顿了一顿,明显是被我猜中了。我给夏天试了个眼銫,同时传音道:“把他们困住,不杀,也不放!”

    以前他们来回骚扰,我是没能力抓他们,也没能力杀掉,现在自己送上门来,自然不能在让他们离开。

    得到我的授意,夏天五指合拢,控制半仙符纹慌忙的收拢,随着符文收拢,大量的湖水喷涌出来,两条化蛇一看,终于是挣扎起来,通体散发着雪白的光芒,在光芒的外面有一圈五光十銫的光晕,然后疯狂的撞击半仙符文。

    倾城和小红龙一看,像是见到了什么兴奋的事,欢快的在水里摇头摆尾,绕着浮空的水柱游走,时不时还跑到下面,让被符文挤压出来的水淋在头脸上,玩的不亦乐乎。

    半仙符纹在撞击中加快了速度,最后那些金銫的线条,现成一圈圈的网线,把两条化蛇严严实实的缠绕。失去了挣扎的空间,两条化蛇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夏天道:“他们是活物,无法收入随身空间,就这样带着,风险有些大!”

    我点点头,“去一趟地下蜀山,把它们镇压在剑峰之下!”我伸手强行把倾城和小红龙捞出来,卷起道纹,几人在出现,人已经到了山腰的入口。

    蜀山的剑被我收了,里面已无剑气守护,不过这里地处偏僻,百里无人,把化龙镇压在这里最好不过。

    单凭夏天的半仙符文我有些不放心,加上先天道纹,还是不放心,毕竟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管是我的还是夏天的符文都会衰弱。我的目的,是镇压他们百年以上,最后还是让张萌萌出马,用我的先天道纹布了一个阵,把两条化蛇镇在了剑峰下的一个隐秘的地方。

    我在湖面上说的话,陈欧和夏天张萌萌他们都明白,才出来,陈欧就问我道:“林初,现在是带弟妹过去,让她们尽早化形?”

    我算了下时间,还有一个多月,看了看天真无邪的倾城和小红龙,摇了摇头道:“在等等吧!”

    欢乐的时光是短暂的,特别是这种纯真的开心,一旦错过了,就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我们回到木屋,陈欧他们也不在提天门的事,整日饮酒作乐,放纵于大山之间,只有张萌萌,自己建了一座木屋,拿着破阵的罗盘,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认真的钻研,放纵了几天,距离九尾狐预测的时间只剩一个月,我们才收回心,再次研究起了神甲,这一次,我直接用道纹打入精血。

    结果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神甲竟然吸收了我的精血,认主了。

    这自然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只是它突然以意外的方式发生,以一种不可能的方式发生,瞬间就让我们产生了不安。

    夏天和陈欧脸上也尽是吃惊,陈欧大胆猜测道:“难不成上面那个仙帝老儿挂了?”

    我没开口,夏天就反驳道:“要真是这样,偷它的那个仙早就用上了,何况仙寿元漫长,不是那么容易死。”

    陈欧一被否决,嘴就开始皮了,对夏天道:“寿元漫长个屁,你瞧瞧你自己,不就四年的寿元,说不定那老儿跟你一样,是外来人口呢!”

    “说正经的!”我瞪了眼陈欧,“会不会是这上面根本就没有仙帝的意识,偷盗的人跟我们一样拿不准,这才不敢用。”我还找了个证据道:“别忘了,神剑在九尾狐手里,他不一样使得很好?”

    “九尾狐那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他根本就不在乎出问题!”陈欧翻了个白眼,对我有些不满。

    这话我没法怼,毕竟九尾狐的态度就是他说的这样,根本不在乎,而这种不在乎,现在看来是误打误撞,捡大运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他敢赌,我也敢,何况天门开启的顺序是下界先开,我们能活过下界阴帝的屠杀,再去考虑上界的仙帝。”

    夏天道:“那就用吧,反正都已经认主了。”

    事情过于反常,奈何上界的事我们知道的太少了,唯一来自上界的人,死的死,剩下倾城和小红龙,几千年过去,他们估计也记不起什么,就算记起来,恐怕也都是一些调皮捣蛋的事,发生在仙界的大事,她们未必知道。

    我站起来,催动神甲穿在身上,如此强大的防护下,加上同样锋锐的楼观剑,我差的只是力量。当下长吁了一口气,脱下神甲道:“了了一桩大事,剩下的就看张萌萌怎么样了。”

    陈欧道:“只要是阵法,他应该能解开。”话是这样说,但这都几天过去了,他那边也没有传来消息,何况这阵法不是我们人间的阵法,他未必能解开。

    但他是奇门遁甲的门主,可以说是阵法方面的专家,如果他都没办法,我们也不可能有办法。

    神甲的事解决了,接下来就是那魔的事,我们不能把希望全寄托于张萌萌身上。

    傍晚,算着那魔头砍柴回来,我们早早的就等在湖边,他才休息下来,还不等擦汗,陈欧就热情的走了过去,搂住那人的肩膀,热情的道:“老乡,你这日子可以嘛!”陈欧说着就动手翻了下柴跺,从里面翻出了一只野兔,不顾中年樵夫的阻拦,提起来朝我们晃悠着道:“嘿,你们看,有肉吃哦!”

    樵夫一脸腼腆的解释道:“打柴的时候看到的,腿瘸了一只,被我给逮到了。”

    夏天和我都没说话,毕竟这种套近乎的聊天不是我们的长处。

    陈欧提着兔子,搂着中年樵夫的肩膀问:“老乡,这兔子怕是有五六斤哦,你家里几个人,吃的完吗?”

    中年樵夫黝黑的脸上露出些为难,几次想要把兔子拿回去,结果都被陈欧给避开了,我看得是心惊肉跳,要是这魔头被惹怒,当场下手,如此近的距离上,我们都来不及救他。

    夏天和我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陈欧却完全不在乎,中年樵夫见拿不会兔子,这才为难的道:“家里就我一个人。”

    陈欧立刻道:“呦,一个人,那可绝对吃不完,要不这样,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我们能碰到一起也是缘分,正巧我们这里有上好的酒,不如就在这里红烧了,老乡你也留下来喝一杯,如何?”

    陈欧提起酒的时候,中年樵夫的眼睛突然一亮,不自主的吞了口唾沫,这反应,证明他知道酒是什么东西,而且说不定还是个酒鬼。

    我心里也是不由得一喜,看来酒水这种东西,不论在什么地方都是男人的最爱。我在山洞里也没有见到有酒,很可能他好多年都没有尝过酒的滋味。

    陈欧也察觉到了,立马看了夏天一眼,夏天会意过来,直接拿出一瓶好酒,把瓶盖打开,一股酒香瞬间飘了出来。

    中年樵夫一闻到酒味,眼珠子都不会打转了。陈欧一看有戏,把兔子扔给我道:“你处理一下,我先招待老乡。”说着从夏天手里拿过酒瓶,硬拖着中年樵夫道:“他们搞着,我们先进去喝两杯!”

    中年樵夫被酒搞勾起了馋虫,立场动摇,加上陈欧不断在一旁劝说,索杏道:“两杯,喝两杯。”说着也不挣扎了,跟着陈欧,两人还拉起了家常。

    人一走,我对夏天道:“去留意着一点,我去处理兔子!”

    夏天点点头道:“这种方法,不知道能不能奏效!”

    我也无法回答,但有接触,蛛丝马迹还是能捕捉到一些,应该有些用。要是能拖到他要换人的时辰,那更加的好,可以观察一下他的反应。

    夏天留在原地,看似是坐着等我,目光却一直都在留意着小木屋里的情况。

    我迅速把兔子处理好,拿回去点了火,炖了起来。而陈欧和中年樵夫就这会的功夫,喝寡酒都把一瓶喝得快见底了。那中年樵夫,是真的嗜酒如命,根本不用气息化解,如普通人一样喝。

    夏天见状,立刻给他们添了一瓶。

    我们几人中,最能喝的就是陈欧,但也只限于我们几个之间,实际上也喝不了多少。两瓶下去,陈欧说话舌头都有些大了,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含糊不清的就问:“你们魔界,也有好酒?”

    这话一问出来,夏天和我瞬间戒备,身子都挺直了。

    结果那魔也有几分醉意,腆着黑红的脸,伸手勾住陈欧的脖子,小声道:“魔界没有这样的好酒,那里常年看不到阳光,魔气滔天,我在这里,不为别的,只为了享受这阳光雨露。”

    两人直接聊上,这是我和夏天都没想过的,只是那魔任何一个小动作,我和夏天都是心惊胆战,生怕魔头一怒,他脑袋瞬间搬家。

    半个小时,锅里的兔肉冒出了香味。陈欧也只是点到为止,没有继续问魔界的事。而是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两个小时过后,兔肉见底,中年樵夫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跟我们道别。

    陈欧还想挽留,我急忙给他传音道:“别留,他们要换肉身,等明天在看看是什么情况!”

    送走中年樵夫,我用道气帮陈欧逼出酒气。清醒过来,陈欧才被吓了一身冷汗,问我道:“这家伙怎么回事?”

    “我也搞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如果他说的只是眷恋这里的阳光雨露,或许可以直接问他。”我说完,心里也是越发的不安。

    事出反常必有妖,别人不把我们当傻子,我们自然也不会把他当傻子。如今就两个情况,一是中年樵夫喝醉了,二是他想趁着这个机会,跟我们说明情况,免得一直敌对!毕竟这些时日,我一直盯着他,不管他用的是那个身体,都应该察觉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