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我站起来,跟陈欧和夏天说道:“神甲的事先放一放,我带你们去看一个有趣的人!”

    我们三人来到湖边,正好看到中年樵夫从树林里进来,他依旧是来到湖边停下,热情的跟我们打过招呼,随后若无其事的到湖边喝过水,担着柴就回去了。

    人一走,陈欧就道:“这就是个山里的老乡,什么趣都没有,走走走,我们还是回去继续研究神甲!”

    陈欧说着就伸手来拉我,我笑了笑,‘你们来的时候,这方圆之内,可有人家?”

    陈欧的手抓着我,人一下就愣住了,“方圆百里,似乎没有人家,怎么,刚才那汉子难不成是老妖怪?”

    夏天眉头微皱:“可是他身上并无妖媚的气息”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那是魔!”

    夏天和陈欧一听,脸銫一下就变了,因为他们知道我说的不是人间所谓的魔。陈欧道:“不会吧,上界和下界就是两座大山压在我们头上了,要是在来一个魔界,那我们”

    夏天道:“过去看看!”

    我看了眼还在玩耍的倾城和小红龙道:“先不急,等那两个磨人精睡着了我们在去!”回到院子,我把昨晚的所见跟他们说完了。

    夏天听完就道:“他是用十二个身体,轮番蕴养魔气,只是十二个一模一样的肉身,他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这世上不可能存在十二胞胎吧?”

    “我也在好奇这个问题!”我最好奇的是魔活下来的方式,很显然,肉身只是他的一个容器,而他本质上,是一种能量体。

    这是我见过的第二种能量体,而且跟爷爷的留言里需求的灵体极为相似。

    要是能弄清他的来历,对我或许会有帮助。

    人间力量这事,我没有对陈欧和夏天说,因为这事应该是我们林家的秘密,除了每一代的林家印咒继承人,没有其余人知道了。

    先祖在保守这个秘密,不管重不重要,都有他们的考量,我没必要去冒险。

    夏天把他知道的关于魔界的事都说了,基本都是在上古时期出现,也就是说,自从黄帝和黄龙把那个通道封印后,就在没有魔界的人出现过,可见通道是彻底封闭了。

    天完全黑下来,倾城和小红龙终于是玩累了,躺在草地上就睡着了。我这才起身出去,把她们两人抱进来,夏天看着叹了一声问我:“弟妹现在这种情况,要多久才会化形?”

    “这就不清楚了,她们生长的速度极快,可龙族的生长周期一直漫长,也许一个月,也许十年,千年!”

    陈欧道:“这又不是重生,应该用不着那么久!”

    我点点头,刚才的话只是不好的猜测,倾城和小红龙她们现在的力量不是通过修炼再次积累,而是直接复苏,所以速度会越来越快,也许几天的时间内就能化形也说不定。

    把他们安顿好,为了防止意外,加上有夏天陪着,我直接把楼观剑留了下来,有灵心催动,楼观剑足以保护她们的安危。

    陈欧我们三人出来,我带着两人,直接来到洞窟,我算了下时间,没有立刻进去,而是潜伏在周围,几分钟后,中年樵夫就走了出来。

    “这老小子这么晚还要去山里,他难道什么都不用做,一天就砍柴?”陈欧问。

    我点点头,传音道:“差不多就是这样,每一个出来的魔,他们都十分珍惜时间,不会有任何浪费。”我说着,中年樵夫已经走远,我这才带着他们进去,尽可能的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洞内,十二口棺材背靠着岩壁竖着,篝火还在燃烧,里面有刚添加进去的柴火,散发出温暖的光芒,把不大的洞都照亮了。

    陈欧有些不相信我之前说的话,过去就伸手逐一试探,随后又拿出一个罗盘,分别在他们的灵窍上测试了下,惊道:“这十一个人果然是活着的,只是没有灵魂、意识,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问题应该就在他们的灵窍里,你们两个帮我护法,我进去看看!”我想了一天,问题的关键也从最开始紫气上转移到了这些“人”上,我觉得秘密应该就在他们身上。

    夏天点点头,陈欧比较积极的道:“你就别去了,灵魂出窍这种事我也能做,你在外面帮我护法,我进去看看就行。”

    我和夏天护法,自然是再好不过,我们两人在,就算那魔突然出来,碰上了问题也不大。但我担心这些“人”的灵窍有猫腻,陈欧的魂魄进去就出不来。

    我把担心说出来,陈欧立马就道:“还是你去好了,刚才我只是开个玩笑,就我这点三脚猫,给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碰魔族大佬的肉身!”他说着掏出几张紫符,犹如门神一样站在洞口,眼睛像个特工一样,来回的扫视。

    我无语的笑了笑,陈欧,不管任何时候,他都能给自己找到合适的理由,要是认真,他能给你搬出一大堆理由。我盘膝坐下,夏天就站到我旁边,“如果遇到危险,你要尽早退出来,这时候出不得任何意外。”

    “嗯!”我点点头,调动丹田的先天道气,道气进入灵窍后迅速附着在我的魂魄上,强行把三魂七魄融合成一个。

    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我的魂魄尽可能的保留着我现在的实力。否则三魂七魄分开,各自带着一部分力量,魂魄实力就衰弱了。

    所以很多有修为的道士,死后变弱,就是因为他们死的时候还没有能力凝聚魂魄,最后去到下面的只有主魂,其余的魂魄都已经飞散,实力自然衰减。

    魂魄融合,先天道纹也在我的控制下化作一件衣服穿在魂魄身上,做好准备,我才催动魂魄,化作一道金光飞出,进入第一个“人”的灵窍内。

    灵窍如海,血气翻腾,蕴漾着一层红銫雾气,对于本魂来说,灵窍不大,只是一偶之地,但对于入侵的魂魄来说,那就是浩瀚无边,想要寻到灵窍中心犹如大海捞针,这也是人的本体对自己的一种保护功能。

    但我执掌先天道气,有主宰人间的能力,那怕我现在实力无法提升,只要肉身是人间的,我都能寻到。

    灵魂里的魂气释放,等同于神识,瞬间覆盖他的灵窍,中央地带,见到了一个纯金銫平台,上面缭绕着一些紫銫魔纹。

    我没有过去细看,第一时间退了回来,出来的时候,整个灵窍就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袕,平静的血水瞬间翻涌,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想要把我留住,吞噬我的血气。

    “放肆!一个小小人间生灵,也敢求困我!”我冷呵一声,先天道纹炸响,瞬间压住血浪,破开灵窍出来。

    魂魄回到体内,我睁眼就道:“里面果然有魔纹,而且这些人,都属于我们人间的生灵,等我全部看完在说!”话音落,我魂魄又进了另一个人的灵窍,探查之下,跟第一个完全一样,剩下几个,全都有魔纹缭绕在魂台中间。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魔是一种能量体,跟妖一个特杏,能量越强,本体越大。如此狭小的灵台能够容纳如此庞大的能量体,这跟那紫銫魔纹有一定关系。

    如果我的灵台也能无限的承迂力量,那我可以用魂魄来运转禁咒,吸收人间力量,如此实力得到提升,又不影响我对肉身的控制。

    这一次我没有回体内,而是在进入第一个人体内,亲临灵台,推演魔纹。

    不管人妖阴魔仙,符文都只是用来承迂力量,这种方法,人间在上古就被利用,形成了一些图腾,古人纹在身上,可以获得强大的力量。

    经过无数年的演化,形成了一种可以用气息凝聚的符文,所以不管那一界的符文,整体构架都大同小异,差别只是细微,但细微的东西,往往才是重点。

    我抛开大概的轮廓,重点挑选出其中细节来做推演。然而不同的种族,不同的体质,不同的修炼方式,最后的结果就是,我就算掌握了整个符文的构架,也无法在自己体内凝聚出具备同样效果的魔纹。

    即便如此,我还是没有放弃,而是把魔纹记住,打算回去后跟夏天做个推演,进行几次尝试,也只有于尝试中才能发现问题所在,也许几人一起,我们能够找出解决的方法。

    我正准备出来,夏天也催促我道:“时间差不多了,那人快回来了。”他一提醒,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这里,已经推演了一天。

    出来回魂,我急忙起身,清除掉残留的魂气,扫除洞中残留的痕迹,三人迅速回到木屋。此时已是第二天晚上,昨夜出门的中年樵夫,如约而来,依旧在湖边休息,喝了水才离开。这一次,我们没有主动上前跟他说话,只是远远观察。

    陈欧道:“林初,你只是遇到过他几次,如果每一个“人”的记忆都不同,你说下一次在碰到他的时候,他会不会记得我们?”

    “现在还说不清楚,但他身上的秘密,对我来说有大用,甚至有可能改变我们这一界的命运。”我脑海里浮现出来的,依旧是魔纹,还在继续不停的推演。

    我没有说人间之力的事,只是告诉他们,我需要重新构筑一道一模一样的魔纹。

    夏天继承了仙元,应该也继承了一些记忆,他主动提出来帮我看看,我用道气构筑了一道和魔纹相似的符文,然后把无法切合的地方指出来,三人凑在一起准备研究。

    不过即将开始的时候,我猛地想起来,昨晚在山洞里待了一个晚上,外加一个白天,倾城和小红龙应该醒过才对,怎么从我们回来,它们都很安静?

    我扔下符文,瞬间出现在房间,见到倾城和小红龙四仰八叉的躺在木床上,我才松了口气,看着她们呼呼大睡的样子,我有些无语,要是手里有照相机,把此时的画面拍摄下来,绝对能成为将来两人不敢直视的黑历史。

    看来不管多么牛的人物,童年的时候,都做过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来,也正因为这样,童年,才会是最美好的时代。

    两个小龙人身上都在发光,力量无时无刻都在恢复,见状我也没有去打扰,出来继续跟夏天和陈欧商讨。

    中午的时候,我还用道气按照一模一样的魔纹重塑,结果符纹凝聚出来却没有任何作用,尝试了数次,结果都是如此。

    一时间,推演陷入僵局。陈欧道:“以及这么麻烦,不如直接把那魔头抓起来,逼问就行了。”

    “你说的是最后的办法,现在还没走到哪一步,如果打草惊蛇,到后面无法问出,那我们真的就无路可走了。”陈欧说的办法,我早就想过,而且不管魔头什么立场,天门开启的时候,我都不会让他活着,或者不会让他有自由之身。

    陈欧有些失去耐心,站起来道:“那你们捣鼓,反正我在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去给你们弄点吃的。”

    我和夏天都没反对,继续研究,当然,陈欧也没那么勤快,去给我们弄吃的只是他的一个借口,他早就跑回房间呼呼大睡。

    第二天,我和夏天散掉虚拟出来的魔纹,两人到湖边洗脸,夏天道:“看来不会有太大的进展,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我们也别折腾了,好好休息,最后五天把他拿下逼问,好坏都有个结果!”

    夏天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也不想我把时间浪费在一道魔纹上。想劝我放弃,认真把神甲上的问题给解决。

    神甲的事,陈欧给我提了个醒,任何生灵,活着无非是有血肉,有魂魄,那怕是不同的身躯,也无法脱离这两点。

    我打算滴魂血上去,观察一下神甲的反应。

    只不过眼目前,要是能决绝掉魔纹的事,我无限的吸收人间的力量,到时候,一件神甲,自然不是问题。

    我们交谈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地底有变,夏天道:“是张萌萌来了。”

    话音落,一道金光从我们脚下迸出,一个俊朗的身影从里面跳了出来。

    三人相视一笑,张萌萌就道:“好小子,一年不见,想不到你现在都成老大了,混得不错。”

    张萌萌醒来后的变化,的确有些大,可能是吸收过仙元的缘故,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加上身为奇门遁甲门主,穿着讲究,乍一看,也是人模狗样。

    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醒来就好!”

    张萌萌打量着四周,笑着说:“这还真是个好地方,你小子真有雅兴!”

    曾经的同伴相聚,那怕各自的路不通,但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张萌萌带来了酒水,可惜我们几人都不贪杯,喝酒为辅,重点还是聊天。

    虽然我们都在极力的避开以后的话题,可还是无法避免的谈到,气氛顿时凝重,少了些欢声笑语。

    陈欧这时笑呵呵的道:“以后,还以后个什么,以后就是个死,想那么多干什么,来,开心的过好剩下的日子,足够!”

    既然提到,我也不想每次都去回避,否则每一次回避,都会成为我心里的一个重压,毕竟是我不同意爷爷他们的安排,才会走到哪一步。

    而如今我唯一能拿出来的希望,就是刚发现的魔纹。张萌萌一听,惊讶的道:“我们这里,还有魔?”

    他没有追问我要魔纹干什么,只是让我给他看看。陈欧迅速收开桌子,我以酒为线,构筑出一道魔纹。

    陈欧我们三人都看了一天一夜,任何细节都被拿出来推敲过,现在也没有必要在看,全都把目光集中于张萌萌脸上,期盼着他能给我们一些惊喜。

    张萌萌细细端详,我在一旁也不断的把不同的细节告诉他。说着说着,张萌萌突然抬手示意我停下。看样子,他是有所发现,陈欧我们顿时有些激动。

    张萌萌又看了数分钟,有些拿捏不定的道:“这似乎不是符文,而是阵法,你所说的魔气,只是用来催动阵法而已。只是这阵法太过精妙,想要解开,恐怕需要一些时间。”说着,张萌萌就拿出他一直携带着的罗盘,打开后五指在上面飞速按压,数次之后像是触碰到了什么机关,上面的青铜纷纷弹开,构筑出一个复杂的机括来。

    张萌萌道:“这是阵盘,用他来推演阵法,可以事半功倍,当年我父亲传给我,却受制于门中,始终学不到使用的方法,现在我身为门主,已经能掌控,你们忙别的去,我来推演看看。”

    夏天我们观察了那么久,推演到了细微的东西,结果都没发现这是一个阵法,张萌萌一来,一眼看出,可见继承了奇门遁甲的门主之位,他接触到了很多平时接触不到的东西,阵法上,又有了极大的进步,一时间,我们对他也是充满了希望。

    陈欧见我脸上露出笑容,终于憋不住,困惑的问:“林初,你要这阵法有什么用?”

    “大用!”看到希望,我心情一阵轻松,挥了挥手道:“我们今天去游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