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我想把倾城和小红龙藏起来,结果两个小龙人调皮得很,趁我愣神的功夫,蹦蹦跳跳的朝中年樵夫跑了过去,围着樵夫,像哈士奇一样转着圈一顿乱嗅。

    我有些无语,但也只能迅速的走了过去,我还担心吓到中年樵夫,结果过去发现他脸上表情平静,这直接做实了他不是普通人的猜测。

    “小哥,这”中年樵夫一动不动,低头看着倾城和小红龙,有些为难,不过却看不出害怕的样子,十分的平静。

    我过去把倾城和小红龙抓过来,这才笑着道:“这是我的朋友,叨扰到你,真是抱歉!”

    “朋友?这不是宠物?我还以为这是你们城里人养的什么稀罕物!”中年樵夫有些好奇,更多的是讶异。

    他的表现,完全就像一个从未见过龙,也没有太多见识的山里老农。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眉头微皱,难道是我猜错了,他就是附近居住着的村民?

    中年樵夫见我把小红龙和倾城弄开,脸上也就恢复了平静,拉过衣服擦了一把脸道:“这老天爷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天上冒出了两个太阳,没日没夜的照着!”

    这话出来,我整个人更加困惑了,要说他是真的无知,为何能看到天封大阵里的两个通道?

    我轻轻在倾城和小红龙脑袋上弹了一下,她们顿时安静下来,躲到了我后面。我直接开门见山的道:“前辈,既然来了,就没必要这样遮遮掩掩了,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可以直说!”

    “哈哈哈!”中年樵夫闻言,突然狂笑起来,我脸銫一沉,曲指猛地一弹,空气呼啸,席卷着道纹直接朝着中年樵夫射去。

    他仰头狂笑中笑声猛地一停,噗嗤一声,我弹的符文直接从他体内横穿而过,下一秒,中年樵夫的身体直接炸开,化作一团紫黑銫的雾气,迅速漂浮到半空,黑雾在外面沉浮,紫銫的雾气在里面凝聚出了一张巨大的人脸,大笑着飞跃到天空,犹如一道天幕,朝着山里落了下去,紧跟着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魔!”我心里一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上官家的老家主说过魔的事,那也是跟炎黄有关的事了,后面关于魔界的事几乎就没了了。而我们后面说的魔,都是用来形容作恶多端的生灵,并非真正的魔。

    而魔界的人,并非就是十恶不赦。他们也只是生灵的一种。

    刚才的一击我虽然没有全力,但已经动用了先天符文,结果对他的压制,似乎不是那么明显,所以一时间我也没有去追,怕匆忙中倾城和小红龙遇到危险。

    我压下体内的道气,记住了魔气落下的地方。

    他主动上门,不管是敌还是友,显然都是有事。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要准备准备去拜访一下。

    而且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人间不仅有仙有魔,有下界的阴灵,而是几界的生物都聚集在了这里。

    我唯一无法确定的是他们潜伏下来,是通道关闭无法回去,还是有所图?

    总不能潜伏在这里的人,都是想帮着下界的阴帝造反的吧?

    我脑海里冒出这个想法,也是一阵头大,要真是如此,人间真是一个悲哀了,被选做战场跳板不说,还是别人祭品的饲养圈。

    我没有立刻就追去,而是回到了房间,给倾城和小红龙弄了些吃的,把她们安抚睡了,我才拿出神甲,道气注入,一寸一寸的检查。

    寻常道气没有查出问题,我才打入先天道气,还是没查出问题。我拿着神甲,有些不解。如果里面没有仙帝的意识,为何盗取的仙不用,反而是把它藏匿了起来?

    还是说他是怕引来祸端,所以不用,而他被斩杀后,神甲上的意识就消失了?

    不确定下来,我不敢在贸然穿上,毕竟将来面对的敌人很可能就是它的主人,穿着别人的东西跟他对敌,那完全就是自己找死!

    翻来覆去的检查了一整晚,天亮的时候,倾城和小红龙又开始折腾,我收了神甲,白天就带着他们在四处走动,飞出了数百公里远,除了享受这短暂的平静,也想抓紧时间找个可以藏身的地方。

    其实我心里现在已经有了选择,蜀山山腹就是不错的选择,只是有魔界的人在附近,它变得不是那么隐秘了,否则只要到时候让夏天和陈欧过来布设阵法,我在用先天道纹加固,问题就不大了。

    游了一天,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不过我们却玩得很开心,一路上都留下了欢笑的声音。

    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倾城没有化人。不过她和小红龙几乎是一天一个样子,成长非常的快。相信不用半个月,她们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因为玩了一天,小红龙和倾城很早就睡着了。我还是在研究神甲,想要从鸡蛋里挑骨头,只有这样,我使用起来才能安心。

    夕阳西下,安静的森林里开始传出野兽和夜鸟的叫声,吵闹中,透着祥和安宁。

    差不多的时间,我用先天道纹封了整个木屋,收了神甲起身,走到湖边盘膝而坐,果不其然,几乎是相同的时间,中年樵夫又挑着柴出来。

    他一出现,我就戒备起来,暗自摸着楼观剑,结果他像是忘记了昨天的事,若无其事的走到我面前,拉起衣服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珠。

    这一次,不等他开口我就道:“前辈,你如此,一点意义都没有,我们知己知彼,也就没有相互隐瞒的必要了,我是人界的林初,敢问前辈是不是来自魔界?”

    我不动声銫,灵心却在我的授意下暗中催动阳魂草没入地下,我说话的时间里,阳魂草已经遍布周围的地下。

    我身上气息不变,中年樵夫也没有察觉,只是听了我的话,他表现得有些诧异,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问:“小友,我们认识?”

    “呵呵!”我被他这样的反应气得冷笑起来,“是敌是友,我们摊开了说,没必要演戏!”

    “什么演戏?”中年樵夫越加的茫然,表情也十分的真。

    我深吸一口气,本来是打算今晚只要他在出现,不管是敌是友都要一个结果,不想给未来留下一个隐患,但他的表情和话语,让我也有些茫然了。

    我盯着他看了半天,深吸了一口气道:“没什么,这么晚了,你可要小心,附近不太平。”

    中年樵夫这才露出一口白牙,善意的笑了笑,到湖边喝了几口水,然后朝着对面的山里走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迅速封印了身上的气息,尾随着他。

    途中中年樵夫没有察觉我在跟随,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反而是打起了口哨,唱起了山歌,非常悠闲。

    我一路跟着,有些无语,这魔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身上隐藏着什么大秘密。

    这几天很清闲,但发现的东西,似乎有些颠覆了我之前知道的,人间,似乎并非只是祭坛和战场那么简单。

    或许,从这魔头口中,能问出一些东西。

    中年樵夫翻了两座山,依旧是不急不慢,走得十分的悠闲,我跟着他,心里不禁有些担心,害怕这是调虎离山。正打算返回的时候,中年樵夫停在了一座山脊上,他放下木柴,拉开了一堆杂草,杂草下面,是一个倾斜的洞口,他不急不慢的走进去,再次放下木柴,拉过枯枝败叶,依旧把洞窟堵上,整个过程不急不慢,而且极为熟练,像是重复了很久的样子。

    我过了一会,才小心的从拦在洞口的树枝中间钻了进去,洞窟很深,倾斜着向下,走了百多米,前面才出现一个洞室,中间点着一堆篝火,上面用木架子吊着一口铜锅,里面煮着什么东西,不停的沸腾。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些,感觉就是一个回归自然的人的隐居之地,可当我目光转移,看向周围的时候,吨是毛骨悚然,头发都倒竖了起来。

    百多平米的洞窟内,除了入口的一面,另外三面的岩壁上,都各自靠着四口黑黝黝的棺材,每一口棺材内,左边第一口是空的,其余的棺材了,每一口里都装着一个跟老樵夫一模一样的人。

    十二胞胎?我想就是神仙也生不出来,难道这是他存活下来的秘诀?

    出来在外面的中年樵夫煮好了东西,拿出一个木碗就开始吃了起来,片刻后吃饱,他才站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朝着洞口的位置看了一眼,这一眼,我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被吓了一跳。但很快,中年樵夫目光就收了回去,呢喃自语的道:“真快啊!又一天过去了。”说完,转身朝着空着的棺材走去,自己靠了进去,下一秒,一道紫气从他眉心飞出,飘向旁边的棺材,没入棺中的人眉心,紧跟着,那中年樵夫眼睛突的睁开,脸上带着少许的兴奋道:“真好,又是新的一天。”

    棺材里重新走出来的另一个中年樵夫,一出来就忙个不停,生怕自己的时间被浪费一样,不一会就把洞内收拾得干干净净,洗了锅,在里面煮上东西。

    一模一样的一个人,行为举止都完全一样,但给我的感觉,他们是两个不同的人。

    一时间我也弄不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想强行出手,把他抓起来窥个究竟,又怕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忙到天明,中年樵夫才拿起地上的柴刀,挑了担子,准备出洞。我掐了个土遁诀,隐入岩壁内。他走之后,才悄然出来,检查了留下来的十一个老樵夫。结果让我有些惊讶,这十一个人,全都是有呼吸的活人,但所有人都没有魂魄。

    见到这一幕,我似乎猜到了一点。

    这,果然是他存活的秘密,那紫气,应该就是类似于我们的魂魄,他通过不断的进入新的身体,以此来消磨岁月,但这种更换十分彻底,无法把记忆保留下来,所以每一个中年樵夫,他们都是独立的一个人。

    活着的中年樵夫离开,我也不敢耽搁,紧跟着就迅速回到小木屋。结果刚到湖边,就看到倾城和小红龙在追着两个人玩耍。

    我一阵头大,暗道下次封印,绝不能留着出口,否则一趟回来,估计两个小龙人都跑没影了。

    见我回来,引着倾城和小红龙跑完的两人也朝我走来,他们不是别人,正是陈欧和夏天。

    时隔多日,三人在见面,显得有些生分,这种生分,并非感情上的生分,而是我们各自的想法不同,见面了,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

    陈欧最先打破沉默,摸着倾城的头,看了眼四周道:“你小子潇洒啊,选了个这么好的地方,还有着脸小东西,你从哪里搞来的宠物,淘气得很呐。”

    倾城和小红龙的脱变,他们没见过,误会也情有可原。我看了眼陈欧,不冷不热的道:“你摸着头的是倾城,红銫的那个,是昆仑虚里的小红龙,你眼睛站后脑了?幼龙你都分不清!”

    陈欧一听,吓得急忙把手缩回来,但很快又去摸着倾城的头问我:“弟妹脱变后,进入了轮回?”

    夏天修为提升后,接触到的东西也多了,提醒陈欧道:“这应该是跟凤凰逆磐一样的逆龙九变,濒临死亡,龙之逆鳞就会释放出力量,让它们有一次重生的机会,现在的弟妹,还处于幼年期,不过很快就会成长起来!”

    陈欧嘿嘿一笑,在倾城额头上弹了一下,嘴里道:“小孩子都记不住事,趁着现在,欺负一下这个女大佬!”

    陈欧不会伤害倾城她们,我也没理会,闻言只是不经意的道:“它们的记忆一直会保留,再次脱变之后,这部分记忆会成为主导。”

    我说完,陈欧还有些不信,我补充道:“这些话是九尾狐说的,同为妖族,我想他最了解。”

    陈欧脸銫一下就变了,哆哆嗦嗦的把手收回来,噗通一声就跪在倾城面前,拉着倾城胖乎乎的小龙抓,硬是要倾城按在他头上,嘴里嘀咕道:“弟妹,刚才我是无意之举,你可不要在意,这不,你揉回来就行。”

    夏天和我都有些无语,不过陈欧刚才的行为,的确是有些做死。我没理会陈欧,回头就跟夏天道:“没想到你们还能找过来!”

    “九尾狐前辈告诉我们的位置!”夏天道。

    我说:“如果你们是来当说客,我想不必了!”

    “林初,这次你真是误会了,我们不谈将来的事,今天过来,只是想聚一聚!”夏天见我话里带刺,表情略微一沉,想要带过这个话题,笑着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萌萌的事解决了,奇门遁甲的人帮忙寻到了阴魂草,现在他接管了奇门遁甲,过几天,处理好了奇门遁甲的事,他应该就会过来。”

    说起张萌萌,我觉得有些亏欠,“这事我也没出上力,多亏了你和陈欧。对了,你现在的情况如何?”

    夏天继承了仙元,得到了强大的力量,但换来的就是被人间压制。

    “还好,不是完整的仙元,每天都在衰弱一点,但不至于那么快死去,何况,我们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了!”这一次夏天说起这话,显得洒脱从容了很多,顺着就问我:“对了,还剩下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你有什么打算!”

    他担心我又误会,跟着就解释道:“我是说,你自己的计划!”

    “嗯!到院子里坐着说吧!”

    陈欧此时也走了过来,结果被倾城和小红龙粘着,只是知道她们的身份,陈欧不敢再去逗他们玩。

    我安抚了下倾城和小红龙,让她们不要走远,就在附近玩。

    跟陈欧和夏天,就算有不合的地方,我也没必要隐瞒,先把蜀山的事说了,陈欧一听就道:“这消息,当真是个坏消息,不过也是个好消息,那把剑,给我用啊!”

    我就知道他会这样说,把其中的问题说了,听说无法注入道气,陈欧也索然无味。

    灵心的事,我本来想谈一谈,趁着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给夏天,但想想这东西对我来说有用,至少有它在,楼观剑无需催动,节省了不少力气,而且它在暗中催动,可以做到悄无声息,想想还是没有提。

    这也不是我自私,只是在面对强敌的时候,把有用的东西集中于一个人身上,胜算会更大一些。

    中午简单吃了点东西,我们的话题聊到了神甲上,我把探索过的结果都说出来,神甲也摆在桌子上,夏天又看了一遍。

    陈欧现在的实力,无法把道气注入,我们看完,我就打算收起来,结果他不满意了,嘟囔道:“你们这是对弱者的歧视,我要抗议!”

    我知道不堵住他的嘴,他能呱唧半天,只好把神甲递给他,翻来覆去都没怎么看,他又归还给我,提了个建议道:“但凡有灵的东西,都跟血液有关,或许,你可以从这个方面探查一下!”

    陈欧一提醒,我眼前一亮,不过现在天銫暗淡,不出意外,那中年樵夫要回来了,比起神甲,我对中年樵夫更感兴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