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倾城和小红龙两个小龙人身上的光芒有限,照亮的范围不大,我催动楼观剑,发光的藤蔓迅速蔓延,数秒内就把这里完全照亮。

    眼前,是一片规模极大的建筑废墟,纵横数公里,随手一拉,抽出来的都是琉璃金瓦。

    琉璃瓦,在古代只有帝王之家能大规模的使用得起,但着深山老林,不可能存在帝王之家,这里,似乎是一个没落的道门门派的驻地。

    我身上的道气维持着楼观剑,感觉到我外放的气息,倾城和小红龙都被吓得缩在一旁,可伶巴巴的看着我。

    我目光从废墟中收回来,扔掉手里的琉璃瓦,“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们,往里面看看!”

    她们朝着这里疯跑,目的可能就是为了引我到这里,接着又问:“你们是不是在这里察觉到了什么?”

    倾城还是担心我伤害她,眼里的恐惧并未减少,急忙点了点头,我看她害怕的样子,无奈一笑,只能减少跟她说话的次数,免得又吓唬到她。

    废墟很大,洞内高低不平,往前七八百米,有一道土丘挡在了前面,走到下面,我细细一看,发现土丘并非整体结构,而是坍塌后形成的,忍不住抬头一看,洞顶极高,似乎整座山,只是有一层很薄的岩石蒙皮。

    难道,这些废墟是从外面塌陷进来,历经岁月,洞口再次被土石和植被封堵,形成了这样神奇的景象?

    我心里想着,翻上土丘,后面依旧是废墟,直线往前数百米,就是一堵岩壁,上面挂满了从外面山中生长下来的老树根。

    不过我眼尖,还是在倒垂的树根下面发现了一个暗沉的洞窟,我人没过去,控制着阳魂草的藤蔓延伸了过去,顺便把黑暗的洞窟也给照亮了。

    隔着千米,我道气注入双目,一眼就看出这个山洞也是天然形成的,顿时有些索然,毕竟山峰坍塌,要么是大面积,要么是局部。

    眼前是大面积坍塌,整体坐落,几乎占据了这座山的半数,不太可能在出现另一个洞窟。

    那山洞,可能只是这座山体内的溶洞。

    重要的是我的神识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如此心里也萌生了放弃的打算。

    但就在我要收回阳魂草的瞬间,山洞里突然反扑出来一股强风,风还未到,呼呼的声音就已经入耳。

    我急忙往前一站,把倾城和小红龙护在前面,闷了一口气,身边的道气反扑过去,直接把那股劲风给打散。

    两股气息碰撞的瞬间,我吃了一惊道:“剑气!”随即对倾城和小红龙道:“跟上我!”

    说话间,人已经出现在山洞外面,此时洞内再次又剑气扑出,比刚才强了很多。

    如此剑气,我只是在段白和九尾狐身上感觉到过,他们的剑气强,一是他们的修为强,二是他们手里的剑都非凡品。

    抛开个人的实力催动,他们身上的剑气,还不如现在山洞里扑出来的强烈。

    我急忙运转体内先天道气,在身前构筑先天符文,拦下了所有的道气。倾城和小红龙也嗅到了危险,不敢在乱跑,很小心的跟在我后面,里面的剑气被我挡下来,却是没完没了,一波接着一波,而且一波比一波强,像是主人在竭尽全力的驱赶着闯入者。我不得不提升道气的外放,构筑的先天道纹也越来越强。

    不得不说爷爷的先天之力很强,压制一切,并非空袕来风,我也是第一次使用先天道气和强者对抗,体会非常的大。

    同样强度的力量,剑气都要比我弱上几分。

    都快要出洞的时候,剑气骤然增加,扑来的空气中,都能看到剑影。

    “前辈!”我眉头微皱,现在算是相互试探,若是在继续下去,那就是动真格的了。至于里面的人是谁,从碰到剑气的那一刻起,我心里就有了答案。

    我感应到了蜀山的存在,却一直找不到,神识也无法探测,现在看来,整个蜀山都已经落到了山里,加上有特殊的东西屏蔽了这里的气息,我的神识自然也就感应不到。

    至于屏蔽这里气息的东西,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就是发出剑气的宝剑了。

    蜀山自古以来就以剑入道,这样的门派,自是收尽了天下好剑。

    他们的剑和我们的道剑有区别,但巅峰存在的东西,其实都大同小异,释放出如此猛烈的能够阻拦我的剑气,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声音蕴含着道纹,顺着山洞传开,但剑气没有减弱,反而是我的声音回荡了回来,一遍又一遍。

    前面,还有一个巨大的空间!

    我心里好奇,先礼后兵,我做得也到位了,而且看情形,里面似乎没人。

    当下我抬手,手中楼观剑转了一圈,剑气席卷先天道纹,倒卷过去,直接把里面扑出来的剑气绞碎,紧跟着一道先天符文打了出去,人也跟着就飞了进去。

    前面是一个悬崖,还好我发现得及时,猛地停了下来,倾城和小红龙紧跟在后面,我突然停下来,两个小龙人直接就撞在了我身上。

    这次可不同前几次,我身体周围都有道气缭绕,他们撞在道纹上,两颗圆圆的小脑袋上就起了一个包。我回头,看见倾城眼泪汪汪委屈的看着我,我也是一阵心疼,不管她是一个什么状态,那都是我老婆,急忙伸手在她额头上揉了揉。

    结果小红龙一看,有些不高兴了,憋着嘴,把小脑袋不停的往我手上磨蹭。

    因为昆仑虚的事,我对她没有太多的好感,但见她这模样,心里也是一软。

    不管怎么说,他们的记忆都经过了重组,这一段成长的记忆,对她们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一环,那怕将来记忆恢复,现在的记忆也会成为主导。

    这样一想,我手从倾城头上收回来,又给小红龙揉了揉,嘴里还道:“让你们不要淘气,现在吃大亏了吧?”

    先天符文,即便是强大的龙族,只要在人间,它们就会一直被压制。

    安抚她们的时候,背后还有剑气不断撞来,都被先天符文挡了下来,我简单的安抚了两句,看着她们憨头憨脑的样子,我心里冒出一个邪恶的想法,要是她们一直不变成人形,是不是可以当做宠物一直养着?

    想到这个事,我忍不住笑出声来,结果把她们两人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我见安抚得差不多,这才转身朝着悬崖看去。刚才进来的时候光芒照不远,惊鸿一瞥,也没看到什么。

    回过头,面对的就是那烦人的剑气。我索杏把楼观剑插在地上,灵心跳动,形成一个赤红銫的光盾挡在了我们前面,紧跟着魂草蔓延,犹如流动的岩浆一样,朝着黑暗中涌去。

    魂草所到之处,周围都被照亮。我们前面是一道数百米高的绝壁,魂草到底后就朝着远处蔓延,照出来的,都是一些黑銫的石头,像是一根根锥矛,锋锐的林立着。

    魂草绕过这些锋锐的黑銫石头,继续朝着前面走,这时前面不断扑来的剑气突然消失了,紧跟着发光的魂草就照射出一座山峰的底部,在这里,黑銫的岩壁上插满了密密麻麻的宝剑,各式各样,大大小小,有的锈迹斑斑,有的通体乌黑,辨不出原本的材质,非常的具有年代感。

    蜀山剑锋!天平

    剑锋出现,我就等不得了,抬手就朝着头顶打出一道明亮的符文,符的光芒照射下来,出现在眼前的就是一座高耸的黑銫独峰。

    我以前就听说过蜀山剑峰非常的奇特,犹如一把立在大地上的剑,现在看来此言不虚,只是在上古闻名遐迩的蜀山剑锋,现在却深埋地下,不见天日。

    唯独一点跟我想象不一样,那就是剑峰并不高,从地上算起,差不多就七八百米的高度,目光落到最高的地方,我眉心跳了一下。

    在最高的峰顶上,闪着一道刺眼的光芒,那应该是一把剑,剑的后面,是一个盘膝坐在地上,全身都笼罩在黑銫斗篷里的人。

    人在不做回应,要是换做段白和九尾狐那种高手,如此被人忽视,早就爆发了,但我心里没有任何的怒气,不管修为如何,他们都是我的先辈,于是再次抱拳道:“前辈,晚辈林初,初来贵地,多有打扰,晚辈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还望前辈赐教!”

    我的话已经是非常的恭敬了,声音也是滚滚传开,就算他耳朵背,也能听到,然而如此问过,峰顶的人依旧是不回应。

    “好大的架子!”任由我在不要面子,现在也有些火大了,冷哼一声,先天符文卷起倾城和小红龙,直接飞了上去,落到黑袍人旁边,我神识就扫了过去,心里一惊。

    难怪他不回应我,原来是一具骸骨!

    不对!

    我眉头微皱,再次勾动人间的自然之力,脸銫更加的难看,处于这个地方的那一道强者气息,就是来自这里,可为什么是个死人?

    我目光落到了他手中的剑上,那是一把看上去极为普通的剑,被打磨的光芒闪闪,说它是一把神剑,不如说是古代侠客佩戴在身上的一把装饰品。

    但那股强大的气息,不可能来自一具枯骨身上,那就只能是眼前的这把剑了。

    我轻轻伸手触碰宝剑,结果离着还有几厘米,剑刃上铿锵一声,长剑抖动,一道耀眼的光芒从上面照射出来,直接照在我身上。

    “啪!”的一声轻响,我胸口的衣服直接裂开,但好在我身上有先天道气流转,最后一刻帮我挡住了剑气。

    “好强的剑!”我不由惊叹,剑光伤人,我之前只是见过九尾狐手里的神剑,但那是上界的东西,仙帝的佩剑,威力强大情有可原。

    但惊讶之余,我更多的是失望和失落。本以为在这里还有一位强者,能帮上忙,结果却是一把剑。

    器物在厉害,那也不如一个强者来的实在,我也不可能生出三头六臂,手持着所有的兵器去战斗。不过既然发现了,我肯定要收起来。

    大量的先天道纹覆盖下去,强行镇压了上面的剑气,然后才把剑从骷髅手中抽了出来。

    失去宝剑的支撑,枯骨一下就往前扑,散落开来。我这才注意到,在他背靠的石头上,刻着一行字:生不逢时!

    见到这一行字,我是悲从心来,很难想象他在刻下这行字的时候,该有多绝望!

    现在,我何尝又不是如此!

    我从尸骨上捡起漆黑的剑鞘,把长剑插了进去,一归剑鞘,剑上的气息顿时就收敛了,我这才撤掉了先天符文。

    片刻后,宝剑彻底平静下来,我才握着剑柄,锵的一声抽了出来,长剑出鞘,声音回荡,一时间整个剑锋都摇晃起来,山下更是不断有剑鸣声响起,插在剑峰上的几万把剑,同时飞了起来,一时间剑鸣声如雷贯耳,偌大的山洞里,充斥着数万道剑影。

    就连我腰间的道剑楼观,此时都在不安的跳动,想要飞出去,同那些剑共舞,这个反应让我心里一惊。

    人有人王,剑中同样有尊,剑中的尊一出鞘,万剑归宗,可见我手里这把剑,就是剑中的尊者。

    只是,身为道剑,难道楼观剑也不如它?

    这让我有些难以接受,眼看着楼观剑要飞出去给“人”磕头,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用意识命令灵心,强行压制,不让它做出丢人的事。

    楼观剑稳定下来,我看着手里的剑,叹了一声可惜,剑在好,对我来说,用处依旧没有楼观剑大。毕竟我修的是道,楼观剑对我来说就是如鱼得水,相辅相成,换成了别的剑,反而没有这样的效果。

    如此一来,再好的剑,对我来说都没用,而且我们之中,也再无用剑的人,至于九尾狐,他手里有上界盗来的神剑,自然也看不上这把凡尘里的剑尊。

    望了一眼虚空中乱舞的万剑,我无奈的准备收起长剑,蜀山如此,其余几个地方,恐怕也只是留下了器物,没有活人了。

    得到哪些东西,没有传承,对我们来说也毫无用处。失去这些原本以为是仰仗的人,我需要做些准备,首当其冲就是神甲。我必须弄清楚里面还有没有别人的意识,如果没有那最好,如果有,我还要想办法,把他清除,它能为我所用,对我来说是极大的好事。

    然而就在我要收起手中宝剑的时候,虚空中那些乱舞的剑影,竟然构筑出了连贯杏的剑图。

    一个个虚影构筑的人,犹如飞仙,舞着手中长剑。我自己也会一个剑招,记下来的同时,免不了要在心里对比一番。

    结果发现,楼观剑法跟蜀山剑法比起来,完全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幼稚的不行。

    很快,我就沉浸在虚空中一幅跳过的剑影中,并且记住了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动作,然后在脑海里重演。

    画卷的数量不多,一共出现了三幅,每一幅都只有一招,招式里只有一剑,但每一剑,都蕴含着千百种变化,可以说细节之中于挑细节。

    推演到后面,我额头都冒出了冷汗,全身汗毛倒竖,如此精妙到细微的剑法,如果面对面的一剑刺出,天底下,有和人能避?

    不过我很快就发现了问题,剑招于精妙绝伦,它也只是普通招式,修士的打斗,动辄瞬息数十里,碰不到敌人,依旧无用,反而不如我爹和九尾狐那种直接的出手,力量覆盖数公里的刀法和剑法来的实在。

    但我测试过了,我的道气无法注入进去,证明这把剑就算是人间极品,剑中之王,它也无法成为修士的兵器,除非他能配合上同样精妙绝伦,移动速度极快的步伐。又或者通过一些时日的推演,把自己的速度融入到剑法里,这样才能发挥作用。

    可剑法已经非常精妙,任何细微的改变,都会让它失去原有的效果,想要完美切合,需要漫长时间的推演和演练,绝非一时半刻就能做好。

    三幅图过了一遍,剑影又变得杂乱,我抱着希望等了一会,可惜片刻之后出现的画面,依旧是那三剑。

    “鸡肋!”我把长剑归剑鞘,乱舞的万剑盘旋,再次回插入剑峰。整个空间再次平静下来。

    我本来想把剑留下来,毕竟无用,但想想,不管怎么说,它也算得上我们人间的宝贝,我接下来要找秘地,顺便把它藏匿起来,后人得到,有没有用,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收了长剑,拿出半颗灵璧石,把这里的地形记忆都用神识刻在上面,讲述了这把剑的来历,标注了蜀山的位置,将来得到这把剑的人,按照指引,就能寻到这里,拔出长剑,就能得到蜀山的绝学。

    做完,我直接把灵璧石镶嵌进了剑柄,然后才对着枯骨拜了拜,起身道:“前辈,你我皆生不逢时,但不同的是,你选择枯坐再此,而我选择奋力抗争,就算是死,也会死在前进的路上。”

    “呜呜!”倾城似乎听懂了我的话,听到了死这个字眼,难过的呜呜哭了起来。

    我收了宝剑,摸着她的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伤害。”说着笑了笑,带着两个小龙人出了洞窟。

    回答木屋,隔着很远,我就看到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中年樵夫,他依旧挑着一担柴,从昨天出来时的森林里出来,朝着我们走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