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我不知道小金龙到底是不是倾城,但这固执的牛脾气,倒有几分相似,被我握住双角撑住,它水汪汪的大眼睛瞪得像是牛犊子,圆溜溜的小脑袋低垂着,丝毫不妥协。

    触碰到龙角,僵持片刻,我才在它身上察觉到倾城的气息,看来龙劫是它们自我重生的一种方式,可见在昆仑虚的时候,她和小红龙都受了极重的伤,为了活下来,只能这样。

    现在的情况,应该是记忆重组之后,还没有成长到能记住我。

    我现在的力气,别说一头幼龙,就是一座大山,我都能给顶起来,现在不敢发力,是害怕伤害到她。不过我不能让她靠近水潭,因为小红龙似乎也已经出来了。

    “倾城!我是林初啊!”我有些无语,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自己老婆是一具千年老僵,结果后面知道她是一头龙,要是化成龙女也好,依然漂亮冷艳,可是变成这样一头奶龙,完全就有点

    我有些无语,加上她那不依不饶的脾气,恨不得把她扔到水里冷静冷静,但她的暴走让我有些担心,难道把小红龙沉到水里,她们之间都还有联系?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换源神器APP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不过现在我的实力摆着,只要克制我的木印在我手里,没人能强迫我,倒也不怕。

    我正在和倾城僵持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有水花飞溅的声音,紧跟着就察觉到后面有东西朝我冲了过来,都还没反应过来,腰上就是一痛,回头一看,一头跟倾城长得差不多,通体血中带金的小红龙,用它长得像叉子一样的小角,死死的叉在我腰间。

    任由我修为高,可那也是肉长的,两头龙一前一后,合作得十分默契,一时间把我撞得腰杆都要断了一样的生疼。

    而且看她们的样子,似乎是很好的朋友了,同仇敌忾。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在阻止也没有任何的意义,用力推了一下倾城,然后闪身移动到数百米外,两头小龙反应极快,并没有撞在一起,我想小小惩罚一下它们的目的没有达到,反而是把它们都惹恼了,一时间两条龙都腾空起来,脚下生出五彩祥云,别看她们小,实力却似乎有了很大的进步,它们一飞起来,天空中顿时就卷起风云,伴随着的就是豆大的雨点劈里啪啦的落下来。

    我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见它们是真的不记得我,正拉开架势准备冲来跟我继续干架,急忙道:“别误会,我们是好朋友,是我把你们带到这里,孵化出来的。”

    现在要说是它老公,恐怕倾城都不理解是怎么回事。

    他们在龙蛋里的时候,我接触过,就算失去记忆,应该也能感应到,我的话说完,露出诚恳的样子,总算是让它们停了下来,四双大眼睛叽里咕噜的对视,似乎是说:既然是朋友,就放他一马?

    交换了眼神,两头小龙眼神里终于不再对我仇视,阴沉的天空也在片刻之后再次放晴。随即我也不敢去招惹她们,任由她们在水塘边上欢乐的跑玩。

    我砍了新的木头,这次不仅搭建了木屋,还在外面做了一个院子,折腾完也到了下午,倾城和小红龙似乎是完累了,巴掌了我的木床,两个美得惊人的龙女,就这样毫无形象,四仰八叉的睡在上面。

    它们熟睡的时候,身上的光芒跟随着呼吸,一暗一明,在闪烁的光芒中,我惊奇的发现,她们的个头长得十分快,虽然没有达到肉眼可见的速度,却也不是普通生物能比。

    趁着她们熟睡,我轻轻坐在床边上,伸手轻轻抚摸着倾城的脑袋,相传凤凰族每遇到死亡,都会浴火逆磐,获得重生。同样是上古神族,龙族似乎也有重生的能力,只不过,这种重生,不可能永远都能行得通,凤凰有三次逆磐的机会,龙族本身就已经够强大,这方面的能力,肯定不如凤凰族,倾城,经不起再一次死亡了。

    我感叹之余,突然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低头一看,见倾城已经睁开了眼睛,正带着戒备的盯着我,见我看她,还警告的眨巴了下眼睛。

    “我,我只是进来看看!”我被她那大眼睛盯得有些不自在,支吾的说了声,急忙把手收回来,一直到我出门,倾城眼里的警告意味才消散,她翻了个身,闭上眼睛,呼呼的又睡了过去。

    我本来打算换一间房间打坐修炼,但出来看见皓月当空,湖面被照得波光粼粼,景銫十分的美,不知不觉的就朝着水潭走去,站在边上,看着水潭里的自己。

    水面上倒影出来的人影,就连我都感觉有些陌生,三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承受了很多东西,三年,我也长大了,似乎,不再是当年那个被红棺吓得不敢睡觉的少年了。

    我叹了口气,见水面上缓缓起了水雾,周围的山里,也多了几分湿润,正准备回房睡觉,结果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树林里走来一个担柴的樵夫。

    我眼睛一下就眯了起来,来这里之前,我就看过周围,方圆几百公里都是大山,不见有任何普通人家,重要的是我现在的灵觉异常敏锐,即便是现在,山林里两公里内老鼠打洞的声音我都能捕捉到,可眼前的老樵夫,一直到他从树林里出来我才发现他。

    跟我的戒备不同,樵夫看见我就平静了很多,没有回避,而是朝着我在的这湖边走来。靠近后我也没说话,打量了他一下,差不多四十来岁的年纪,皮肤黝黑,身上穿着粗糙的布衣,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纺织出来的。

    靠近后中年樵夫也看着我,脸上挂着淳朴的笑容,跟我打招呼道:“小友,你是外面来这里隐居的人吧!”

    我点点头,笑着回了句道:“叔,都这么晚了,还出门打柴?”

    “嗨,白天这不是要下地干活,没时间,正好这晚上天气凉爽,到山里找点柴火!”中年樵夫把担子息下来,拉过衣角抹了把脸上的汗,跟我说了几句。

    “山里有野兽出没,叔,你可要小心!”我提醒他。

    中年樵夫摸了摸腰间的柴刀,得意的道:“没事,我有它呢!”

    寒暄了几句,他到湖边喝了一口水,跟我道别,就此离开。

    樵夫的模样,跟我见过的所有农形象完全一样,腰间的柴刀,也是农村常用的农具,刀刃和握把都很光亮,是常年累月使用下来磨出来的。

    从这些上看,他是个樵夫没错。

    但他也不是完全没有破绽,我这种半大孩子,农村里的长辈碰到了,要么称呼娃仔,要么就是小伙子,绝不会用小友这么文绉绉的称呼。

    可他身上的气息没有独特的地方,也跟我感应到的生活在这里的前辈不一样。

    难不成,这里还潜伏着一个我感应不到他的存在的强者?

    我看着中年樵夫离开的森林,压下了要过去跟踪的冲动,他故意现身,意图不明,现在还要照看倾城和小红龙,要是出点什么事,有些棘手。

    我回到木屋,尝试跟感应到的蜀山前辈沟通,结果没有得到回应。

    不管他了!

    我抚摸着楼观剑,不管怎么说他应该也是人间的强者,但我们最难的时候他都没有出手,要么是不想管,要么就是怕死。这样的人,只要不惹我,我也不想强求他出来做什么贡献。

    当夜一夜无语,我没敢入睡,生怕旁边的两条小龙出事,天都快亮了,我才停止调息打坐,迷迷的睡着了。

    半睡半醒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倾城,分开的日子里,我也时常会梦见她,只是我把那份思念压在了心底,但这一次,梦里的她有点怪怪的,老是在我身上乱摸。

    刚开始我觉得浑身都不自在,慢慢的,似乎还有些享受,不过很快我就察觉不对,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我身上翻找。

    我猛地从梦里惊醒,睁开眼睛,就看见倾城和小红龙在我房间里,鬼鬼祟祟的刚要出门,察觉到我醒来,倾城还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依旧是凶巴巴的,未了眨巴了下大眼睛,做了个鬼脸,跟着小红龙就跑了。

    我翻身做起来,在身上摸了摸,脸銫一下就变了,瞬间出现在外面,挡住刚准备逃跑的倾城,冷着脸道:“那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而且它不是玩具,快还给我!”

    刚才不是做梦,的确是倾城带着小红龙过来,在我身上翻找,而它们拿走的不是别的,正是二叔给我的木印。

    我不知道那木印有什么用,但它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开不得半点玩笑。

    倾城从龙蛋里出来后,我就没有听见过她说话,应该是还没有成长到有语言的程度,不过她圆乎乎的脸上,表情异常丰富,只要看一眼,几乎就能明白她的意思。

    现在她脸上的表情,写的就是不给的意思。不仅是她,小红龙还像个小跟班一样,非常坚决的维护倾城,也跟着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

    我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去抓她们,结果我姿势才摆出来,两头龙转身就跑,还是跟昨天玩耍时一样,绕着湖转圈圈,我看着她们跑去来笨笨的样子,又不忍心追得太快,免得小短腿栽跟斗,可她们的速度本就很快,绕圈的情况下,我一时半会还抓不到,被她们带着来回的跑了几圈。

    气人的是见我追不上,倾城还回头冲着我做鬼脸,嘚瑟得不行。

    我气不打一处来,要是真摊上她这么个老婆,我肯定提着她的小短腿,有多远扔多远。

    追了几圈,我也有些火大,道气外放,做出要收拾他们的样子,从后面追的同时,嘴里还发出吓唬她们的声音,吓得倾城和小红龙惊慌失措,疯狂的迈着小短腿,低着头,用尽全力的疯跑。

    见她们慌不择路的样子,我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追了一圈,然后停下来,转过身,十来秒的时间,小红龙和倾城就转了一圈,一头朝我撞来。

    我这下是不客气了,瞧准了,一把抓住她们的龙角,直接就给提了起来,用先天道气禁锢,提着就倒抖了几下,见没东西掉出来,这才想起来两人身上没有东西。只能冷着脸道:“把东西给我!”

    刚被我抓住的时候,倾城和小红龙都有些慌,挣扎着想要逃跑,结果听见我问她们要东西,立马就安静下来,摆出你奈我何的姿态。

    我吐了口气,反手就把禁锢的小红龙扔进水潭,然后在倾城脑门上轻轻的弹了两下,训斥道:“我是心疼你,才不跟你认真,你还尽给我捣乱,在不给我,行不行我也把你扔下去?”

    倾城虽然没有发育到有语言的能力,但智慧非常的高了,能听懂我说的话,大大的眼睛里顿时水汪汪的,蒙上一层水雾,可伶巴巴的看着我。

    我心一下就软了,柔和了些的道:“你把东西给我,我带你们去摘果子!”我原本以为她们是不齿东西的,结果昨晚他们把采摘回来的水果,全都给吃了。

    听了我的话,倾城的大眼睛又眨巴起来,不得不说,现在的她跟六七岁的孩子一样,古灵精怪,一肚子的坏水。她一露出这表情,我就知道她有于憋坏水了,急忙警告道:“你要是在耍花招,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又用力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算是告诫。

    这一次,她算是妥协了,嘴巴张开,把木印给吐了出来。我拿到手里,整个人都松了口气,也不敢大意了,直接收入随身空间。

    这东西,恐怕到死,我都不会在拿出来了。

    木印到手,我才把小红龙给捞了出来,我发现重生后的小红龙,跟倾城完全就是穿一条裤子,倾城不跟作对,它就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两条小龙摇头晃脑的跟着我进了山里寻找果子。

    不得不说,她们虽然淘气,但却给了我极大的欢乐,带着她们,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爬了一座山,终于找到一棵成熟的山梨,我爬到树上采摘,然后直接丢下来,她们两人在下面张着嘴,一人一颗吃着。

    整个过程,我就像是在喂狗一样,三人都是乐此不疲。要是以前的倾城,恐怕要把我暴揍一顿,当然,那时候的她也不可能摆出这姿态跟我玩耍,整天都是冷冰冰,完全是个成熟的大龙女。

    我看着她们迫不及待的样子,在树上我就笑了,玩得也是很开心。两人的食量也是惊人,吃了几个小时终于是把他们给喂饱了,而且经过这一次,她们跟我的关系拉近了很多,不在跟我作对了。

    玩闹了会,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黄昏,我们这才下山,途中我想起中年樵夫的事,叮嘱倾城道:“我们这里来了一个神秘的人,晚上你们不要跑太远,就在湖玩耍。”吃了我摘得那么多果子,倾城听话了不少,点着小脑袋,结果到木屋,我刚准备去收拾一下房间就察觉两人跑远。我急忙追了出去,不停的喊,结果两人根本不停,朝着左边的一座大山跑去。

    没办法,我只能御空迅速追上去,同时释放先天符文,覆盖方圆数公里的地方,威慑的同时也是一种戒备。

    她们两这样淘气,枯燥中给了我不少乐,只是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媳妇一直是这样,淘气不说,重要的是没办法生宝宝。

    我观察着周围,也没有呵止他们,一直跟在后面。跑到山腰,她们两个才停了下来,对着山腰的一个洞窟交头接耳,用她们特有的语言在交流。

    片刻后,倾城朝着我看了一眼,然后又朝着山洞挪了挪头,我明白她是要我进去。

    她们突然跑来这里,我也觉得奇怪,用神识第一时间观察了一下,这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山洞,于是道:“天銫太晚了,明天在玩。还有白天我的话你们都忘记了?”

    倾城还是不为所动,反而是压低了身体,小脑袋对着洞口,嘴里发出威慑的声音。

    见她如此反常,我皱了下眉,落了下去,问她道:“里面有东西?”

    倾城点了点头,我释放神识又观察了一遍,确定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洞,它们要进去,恐怕只是玩心太重。

    若是平时,我肯定是严厉的拒绝,不过今天关系改善了不少,加上有我在,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不想扫了她们的兴致,招呼道:“你们两跟着我,别乱跑。”

    说着我踏步走了进去,倾城和小红龙也跟在后面,她们身上发出来的光芒,把周围都给照亮了。

    山洞不大,十来米高,走了百米,也没发现有什么是值得他们好奇的,就打算出去,结果小红龙这时突然加快了速度,朝着洞窟里跑了去,见状我也只能跟了上去。

    结果这一追,我从一个狭小的地方,一下就进入了一个空旷的地下洞厅内。

    咿!

    我有些吃惊,因为在用神识洞察的时候,并没有这个地方。更让我吃惊的是,在巨大的洞厅里,遍地都是残砖断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