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漫无目的的御空飞了两天,无意识中就朝着感应到的那座黑銫剑峰的方向飞了过去。

    然而到了感应到的位置,却不见黑銫剑峰。不过这里方圆几千公里内都没有人烟,这在如今人口过剩的九州大地上,非常的奇怪,而且这里的山水显得格外的清秀,不远处的山林里就有一个清如明镜的湖泊,从天空看去,犹如一颗镶嵌在苍茫大山里的明珠。

    我到这里就停了下来,尝试跟那强者联系,结果没有得到回应,不过从他的气息来看,他对我并没有恶意。

    停留片刻,还是没等来回应,我对着虚空道:“前辈,晚辈叨扰几日!”说着落到湖边,感受着青青草地的湿润,看着水中倒影出来的自己,我茫然的心,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这里不是世外桃源,更不是避难之地。若是天门开启,恐怕此时隐藏此地,我感应到缺看不见的强者,也同样无法置身事外。

    短暂的整理了一下情绪,我砍来树木,开始搭建木屋,半天时间,三间木屋搭建完成,中间一间我用来居住,左边做成了厨房,右边本来是想用来放置红龙的龙蛋,可想起古赞的提醒,我选择把小红龙的龙蛋扔进了湖水,不让她跟倾城的龙蛋接触。

    只要她们的关系依旧如之前,那他们就永远不可能联手去封堵天门。

    扔了小红龙的龙蛋,我才在木屋房间里把倾城的金銫龙蛋拿了出来。

    一路奔波,从未停下来观察过倾城的情况。

    龙蛋纯金銫,摸上去有些像是鸡蛋壳,有些凹凸不平的气孔,存在气孔,那就说明里面是有活物,而不是一个死物。

    我用手触碰,尝试着用意识跟倾城沟通。上一次,她主动跟我说过话,但现在任由我努力,都得不到倾城的回复。

    尝试了几次,最终只能放弃,安静的躺在粗糙的木床上,就这样安静的陪伴着她。

    时间点滴流逝,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在这半个月里,倾城没有任何的变化,而我过上了一直想要的生活,平平淡淡,早上出门,采摘野菜山果,运气好碰上野兔,还能享受一顿大餐,整个生活,没有任何的压力,我也不给自己任何压力,甚至是追求。

    除此之外,我第一次平心静气的打坐调息,效果非常明显,体内那特殊的力量,一直都在飞速的增长。

    如果是以前,实力如此突飞猛进,我一定会高兴得手舞足蹈,但现在,任由我提升的再快,也不可能快过上界那些活了几万年,甚至是几百万年的仙,同样,下界的阴魂,更是拥有着超长的寿元。

    不过在调息中,我发现了一个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我体内的力量,不受限制,持续的提升上去,也不会被压制而无法在这里存活。

    “融入自然的先天之力,原来如此!”我嘴里呢喃,不被压制,并非说我体内的力量跳出了这个世界,恰恰相反,是因为我的力量来自于这个世界,本就是一体。

    “九尾狐!”我猛地睁开眼睛,心里有些激动。九尾狐当初也是和昆仑虚融为了一体。昆仑虚崩碎后,九尾狐是怎么把自己分裂出来的?

    不过我在意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他的力量,是不是来自于昆仑虚!

    如果他的力量是来自昆仑虚,而我们又如此相似,我的力量也一样可以来自人间。

    一个世界的力量,那可是非同寻常,否则也无法压制上面的仙。

    想到这里,我觉得有必要去找一找九尾狐。

    当下就站起身,用意识给这里的前辈传音道:“前辈,劳烦你帮忙看护一下,我半天时间就回!”

    我能感应到九尾狐的位置,他没跟段白和我爹他们在一起。而半天时间,来回也足够。

    我没打算收到回复,但我放心,只要信息传到,他一定会帮这个忙。

    让我没想到的是几番尝试都没有得到回应,这次我不打算得到回应,他却给了我回应,那声音直接出现在我脑海里,格外的幽远,仿佛从深渊中传来道:“我在,不会有事!”

    我急忙追溯源头,结果意识只是跟随了一段距离,紧跟着就失去了踪迹,此时我若是强行推演,洞察那意识轨迹,多少能寻到一些踪迹,但这样一来,等于是挑衅。

    “多谢!”我暗叹一声,收回意识,御空离开。

    目标清晰,我速度瞬间达到极致,两个小时就来到一座险峰之上,我不见九尾狐踪影,不过我才落下,就听到他的声音道:“走了,为何还要回来。”他一开口,我就知道他的位置,位于山峰中间的一山洞里,虽然是山洞,但那也算是他的落脚地,我若是直接上去,会显得很不礼貌,于是站在下面道:“前辈,我有些一件事想要请教你一下!”

    我话音才落,九尾狐瞬间就出现在我面前,相隔几日,第一眼看去,把我吓了一跳,九尾狐的头发,竟然完全白了,脸上也能看出老态。

    “前辈,你这是?”我吃了一惊。九尾狐平静的摆了摆手道:“无妨,有什么事说吧?”

    他说无妨,但我还是暗中窥伺,发现他是精气大量亏损,已经动了根基。不过他不想说,我也没有追问,闲聊了两句,话题就转到了昆仑虚。

    九尾狐听完,看了我一眼道:“你能发现,证明天赋不错。你的猜测,也是确有其事。只不过想做到彻底调动一个世界的力量谈何容易,自古以来就没有人能做到。”

    整个人间,蕴含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没人做到也很正常,但我想知道的是,这条路可不可行。于是试探的问:“昆仑虚对于前辈来说,算不得太大,前辈可曾尝试过?”

    “试过!”九尾狐点点头,“都失败了,否则我也不至于被困千余年!”

    他的实力都无法控制一个昆仑虚?这让我心底的一丝丝希望都破灭了。

    看来,我真是痴人说梦,不该抱有任何的希望。

    “据说,每一界都有你们林家这样人,而且他们有数万年的寿元来研究,即便还没有达到控制这股力量,也已经有了深入的了解,了解得越深入的界,相对的来说,就能破开一界的压制,让上面的修士得以突破。”九尾狐道。

    我听懂他的话了,搭话道:“如此说来,我们人间且不是太亏了?”

    九尾狐道:“不是每一界的这种力量心法都可以继承,相对来说,我们没有漫长的时间,却能不断的换人,希望渺茫,却比一个人钻牛角尖要强!”

    我道:“上界和下界要开启天门,跟这种力量有关?”

    “那是单纯的下界想要夺权,跟我们没有关系,毕竟界主这种事,若非你现在提起来,我都忘记了,其余的界,恐怕也是如此。”

    “前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有些好奇,照理说这种事,应该只有我们林家的人知道。

    九尾狐道:“偶然的机会,你爷爷跟我谈过一次。希望太渺茫,渺茫到让人遗忘!”

    我轻叹一声,不过并不死心,还是抱有一丝的希望。

    离开的时候,我故作沉默,走了几步,突然停下来回过头大声道:“其实,你跟我爷爷是一样的?”

    九尾狐楞了一下,很快就笑着道:“我的想法跟你一样,否则又怎么会帮你!”

    我挥了挥手,笑着转身,背对他的时候,脸瞬间阴沉下来。

    我随口一问,他就主动回答,表露出的就是他心里所想。

    御空回去后,我继续打坐,感应身边来自自然的力量,可惜正如九尾狐说的,几界的人,无数年的钻研,到现在也没说有那一界能钻研透。

    不过平心静气之后,我也不急于求成。推演中,我开启了继承到的咒印里的封印,接触到了几代人的记忆。

    几代人的推演,是一个庞大的工程,我从头到尾理了一遍,发现所有的推演,最后都终止在了身体无法承迂力量上了。

    这个结果,让我有些哭笑不得,几代人,他们都能吸收自然的力量来提升自己,这我在几天前没有得到这份记忆就能做到,可见吸收这股力量并不难,难得是如何避免身体无法承迂的尴尬。

    然而几代人绕着这个问题,最终还是被困在了这个点上。有人把身体淬炼到了可怕的程度,结果还是无法达到要求,而且是远远无法达到。

    有人在体内结了七八颗内丹,结果也只是增大了容量。我读取那些记忆,看到的都是五花八门的方法。甚至是有人把自己炼成僵尸,以此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我看着想笑,同时也更加无奈,因为不管是正常的,还是非正常的,几乎所有能想出来的办法,他们都已经尝试过了。

    能继承咒印的人,相信每一个都不仅是体质特殊,心智也同样超群,思维也是异常开阔,并非故步自封。我整理完记忆,已经没有了再去尝试的域望,还是安安稳稳,度过剩下的日子。

    然而就在我的意识准备退出丹田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那是爷爷的气息,潜伏得很深。刚才我已经读取过爷爷的记忆,现在又发现,还如此隐秘,让我心里一惊,瞬间戒备起来。

    但那股记忆也感应到我的意识存在,想要跟我接触。

    我是又好奇,又害怕,生怕爷爷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死了都要坑他孙子。

    我意识跟它保持距离,快要走出丹田的时候,它也停了下来,化作符文,在边缘游走。

    我内心挣扎了好一会,还是耐不住好奇心的曲使,接近那团记忆,几乎是一瞬间,一股属于爷爷的记忆就涌入我脑海里,信息量很大,不过从始至终,爷爷的记忆里都没有提过现在发生的事,讲述的都是他最后一次的尝试。

    而爷爷用的最后一个方法,竟然是把自己能量化,如果本身就是一团能量,那就不存在大小,可以一直膨胀下去。

    爷爷尝试了很多的方法,最终决定把自己变成阴灵,结果在最后一刻,似乎是要成功的时候,爷爷被偷袭了。

    要是没有这些记忆,我一直都以为爷爷是真的厌倦了长生,才选择了自然衰老死亡,没想到,爷爷是在尝试掌控这一界的力量时被人偷袭了。

    记忆里并未描述偷袭爷爷的人的样子、来历。这就有些可怕了,毕竟爷爷的实力摆在那里,对手在强,他也不可能连对方是谁都感应不到。

    我在心里算了下,那怕是在爷爷化作灵体,实力虚弱的时候偷袭,能偷袭他的人依旧是屈指可数。

    尸地里的几个仙不可能,剩下的就只有九尾狐,但他当时还在昆仑虚里,似乎也不太可能。

    段白,他有偷袭爷爷的能耐,但被压制了太多年,还无法造成爷爷的死亡。

    算下来,最大的可能就是下界的人。

    人间亡魂需要轮回,留下了进出的通道,虽说强者无法通过,但爷爷尝试的时候是灵体,也许已经到了下面,结果被偷袭,就再也没有活过来。

    爷爷的记忆里,非常的肯定他最后想到的办法,我也比较赞同,就比如一团空气,不管注入再多的空气,它都只是会膨胀,并不会炸开。

    但阴体肯定不行,涉及到下面,那想要夺仙帝之位,要我们祭祀的强者会阻止。而且灵体理论上大小跟我们一样,有轮廓,膨胀的范畴也有限,爷爷在最后也否决了这个方法,不过他十分肯定,只有类似能量体的东西,才有能力去承迂一界的力量。

    我目光落到了金蛋上,眼睛顿时一亮,妖体。

    妖族的特杏就实力越强,本体就越大,以此来承迂那份力量,但我是人类,不可能变成妖,倾城也不能继承禁咒。

    想到这里,我眼睛一亮,随即苦笑了两声。

    爷爷设计的双龙抢宝的局,当真是一箭双雕,上了个双保险。

    只不过,给我的时间不多,我和倾城不可能在一个半月内生个半人半龙的小宝宝。

    阻止天门开启的办法,依旧只有一个。

    我苦笑了两声,站起来准备去弄点吃的,然后把倾城的龙蛋搬到外面晒晒太阳,结果我刚碰到,龙蛋就咔嚓一声,金銫的蛋壳上出现了一道细长的裂缝,我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把它给弄破了,吓得有些手足无措,想去抚摸又不敢碰。

    咔!

    这时又是一声清响,裂缝扩大,朝着四周龟裂,迅速蔓延,眨眼的功夫,一个半人高的金蛋就四分五裂,哗啦一声破开,我后退了半步,蛋壳里金光璀璨,看不清有什么。

    过了数十秒,金光稍微暗淡,随即从里面冒出了一颗小龙脑袋,那小龙十分小巧,就半人来高,通体铺满了金光闪闪的鳞片,脑袋上,有一对像是鹿角的半透明小龙角。

    它探出一个头,睁着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我。

    “老婆?”我试着问。结果小金龙表现得很茫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样子。

    我眉头微皱,难不成里面根本不是倾城,而是龙宝宝?

    可我们都还没洞房,不可能有龙宝宝,加上九尾狐都说了,里面是脱变的倾城。看着她满身的金甲,想起以前倾城是小白龙,难不成她从白龙进化成了金龙?

    因为传说中,龙族中厉害的角銫,几乎都是金龙,五爪金龙,更是龙族里的佼佼者。

    想到这里,我急忙盯着它的脚准备数一数,结果被我盯着看,一下就把它惹恼了,鼻子里喷了口龙息,小脑袋一低,很凶残的朝我撞来。

    金龙模样可爱,而且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就是倾城,这让我疼爱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去伤害它,只是它似乎不认识我,可能是记忆重组之后,还没恢复过来。

    见她朝我撞来,我急忙蹲下去,准备用手去抓她的龙角,让她撞不到我,结果倾城脾气大得很,左右摇摆,硬是推开我的手,直挺挺的撞在我胸口上。

    我怕伤害到她,不敢用符纹防御,心想她就算在厉害,现在似乎也是宝宝模样,不会有多强的力量。结果这个念头都还在心里,我顿时感觉自己被神牛踩了一脚,一时间眼冒金星,胸口闷响一声,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把小木屋都给撞碎。

    飞出二十几米,我才砰的一声,在飞溅的木屑中重重的砸在地上,不等我爬起来,小金龙嘴里叽叽喳喳的叫着,突然朝着水潭冲去。

    几乎是同时,我看到原本清澈的水潭,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成了一片通红,被水底散发出来的红光给染红了。

    我脸銫一下就变了,倾城完成脱变,那小红龙恐怕也差不多。见状我也顾不上生气,身上符文闪烁,瞬间出现在倾城面前,这一次,我手疾眼快,一把抓住它的小角,结果龙脾气上来,它硬是瞪着脚,力气极大的把我朝着水潭推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