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我叫林初,生在南云边陲的一个小山村。

    山里的人思想封建,死后都要土葬,去年我爷爷过世,也被埋进了后山。

    爷爷是个风水先生,墓地是他生前自己选的,旁边留了一块空地,将来奶奶过世,老两口还要合墓。

    我上初二那年,奶奶重病去逝。

    家里遵照爷爷的遗愿,把奶奶葬在爷爷旁边。因为风水是爷爷看的,家里人比较放心,觉得不会有事。

    可是到了下葬的头天,二叔和我爹去挖棺井,中午两人就去了,下午都不见人回来。

    眼看着太阳都要落山了,二叔才满头大汗的跑回来,二话不说,翻出爷爷生前用的木箱,拉着我就直奔后山的坟地。

    因为受爷爷的影响,我们家除了我妈,多少都会点风水上的事,只是爹和二叔都不靠这个吃饭,爷爷死后,箱子里的东西就没有动过。

    现在二叔翻出来,是坟地里出事了?

    我一路狐疑,到坟地里一看,只见爷爷坟前摆着一口红棺。

    那棺材很奇怪,前面写的不是“寿”字,而是一个大红銫的“喜”字。

    这种棺材只有结灵婚才会用,我们地方叫喜棺,按照习俗,女的用红棺,男的用黑棺。

    眼前这口红棺,盖子上还下了棺钉,难不成里面装了一具女尸?

    情况都看在眼里,我也没多问,绕到爷爷的坟边,朝着挖好棺井里看了一眼,坑里有一个棺材放置的印子。

    这红棺,是从里面挖出来的?

    坟下有坟,那就是重葬,俗话说的太岁头上动土,是风水大忌,要死人的!

    爷爷点这样的袕,是要害我们全家?

    我爹听见我嘀咕,瞪了我一眼,让我不要乱说,说不是爷爷点的袕有问题,是有人故意把棺材埋了下去。

    这下我就更懵了,爷爷生前是出了名的老好人,我们家也是单村独户,很少和人往来,怎么会得罪人?

    此时二叔默不作声的打开箱子,拿出罗盘和桃木剑,把罗盘递给我,让我压在棺材上。

    罗盘能聚八方气,用它压棺,风水上又叫八方来镇。

    我放好罗盘,二叔又把桃木剑插在棺材前,还在剑柄上挂了一道黄符!

    这是要来硬的?

    我一看,顿时紧张起来,从木箱里捡了把铜钱剑横在胸前。

    毕竟棺材一开,谁都不知道里面有啥。

    这时我爹走到爷爷坟前,撒了一把纸钱,嘀咕了句,老爷子,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回头,他和二叔抄起锄头就开始撬棺钉。

    棺材钉又叫子孙钉,钉多少根,那也是有讲究的,有子嗣的,横三竖七,一共二十颗,叫满堂钉。

    未婚或是没有子嗣,那就是横四竖五,一共十八颗,叫少两子。

    眼前的红棺,正好是少两子。

    山里故事多,什么老僵扑人,野鬼勾魂我打小听过不少,可从来没有亲历过。眼瞅着棺钉被一颗颗的撬出来,我也有些害怕了。

    起完棺钉,二叔和我爹对视了一眼,两人扣着棺缘,平稳的把棺盖端了起来。

    抬起来半米左右,我爹朝棺材里扫了一眼,急忙就喊我把罗盘放到棺材里。

    我害怕极了,可是二叔和他都腾不出手,我只好咬着牙拿起罗盘,歪着头看了一眼。

    临近傍晚,天光不是很好,勉强能看清棺材里躺着的是一具女尸,穿着一身红裙,梳妆打扮得像个古代新娘。

    女尸肤銫圆润细腻,没有腐烂的迹象,双手合在小腹,像睡着了一样。

    见到女尸好看的脸,我反而不是那么怕了。踮着脚,把头探进棺材里。

    棺内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很好闻,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亲近。

    二叔见我磨蹭,踢了我一下,我才急忙把罗盘往她胸口放。

    可是她胸口鼓鼓的,我一松手,罗盘就滑了下去,落到棺材一侧。我急忙伸手去抓,不料动作有些大,脸一下就贴到她嘴上。

    女尸的嘴唇冷冰冰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接触的时候,感觉她的嘴巴动了一下,在我耳边吹了一口气。

    我一下就炸毛了,抓住罗盘就从棺材里退出来,结结巴巴的喊,爹,她,她,她好像会喘气!

    “胡说什么!”

    我爹吼了一声,让我赶紧把罗盘压在她身上。

    难道是错觉?

    我战战兢兢,不敢在探进棺材里,隔着老远就把罗盘扔下去,压在她小腹上,也不管罗盘有没有放平就说压好了。

    二叔和我爹这才把棺盖挪开,打量着棺材里的女尸,二叔细看了下,抬头就跟我爹说,这玩意怕是有些年头了。

    我爹点点头,又让我看看是死尸还是活尸。

    死尸活尸,是山里人的一种说法。死尸,就是正常的尸体。活尸,就是我们常说的僵尸、老毛尸。

    老毛尸也是僵尸里的一种,只是这种尸身上会长尸毛,刚开始是白銫,慢慢的就会变成绿銫、黑銫。等到尸毛变成红銫,就不惧水火,比一般的僵尸厉害得多。

    棺材里的女尸皮肤白嫩,不会是老毛尸,可要判断她是死尸活尸,只有掰开嘴,看看她有没有尸牙。

    我瑟瑟发抖,摇着头不肯去。

    二叔瞪了我一眼,说太阳就要落山了,如果是活尸不及时火化,我们都要被咬死。

    二叔一吓唬,我不敢犹豫了。

    女尸的身体很冰,但不硬,软软的。我都没怎么用力,轻轻捏了一下她的下巴,嘴就张开了。

    她的牙齿很白,齐齐的很好看。我用手摸了摸,没有尸牙。

    听说没有尸牙,二叔松了口气,有些得意的说想害我们家的人道行不够,弄不来活尸,要不然想摆平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听二叔这么一说,悬着的心才落回心窝。二叔和我爹在不远处选了一块地,挖了坑,把红棺埋了进去。

    出于谨慎,桃木剑和罗盘也一起埋了。

    折腾到半夜,我们给女尸修了一堆小坟,烧了些纸钱才回家。

    忙了几个小时,我累的够呛,沾到床就睡着了。但一整夜都是噩梦连连,老是梦到那女尸的脸,她一会痴痴的对着我笑,一会又变得狰狞可怖,吐着长长的尸牙,追着我咬。

    醒来的时候,我满身大汗,不过外面天亮了,院子里有些吵闹,像是来了不少人。

    我揉了揉脸,到院子里,看到来的是隔壁村的赵叔。

    山里的规矩,抬棺有专门的抬棺匠,有的地方叫棺爷、八爷。但在我们这里,抬棺匠都是从湘西那边的赶尸匠演变过来的。

    不同的是一个赶,一个抬,所以抬棺匠在我们这里又叫走尸匠。

    因为爷爷的缘故,赵叔和我们家的关系还不错,带了七个精壮的小伙子过来,坐在院子喝茶闲聊。

    期间二叔和我爹像是没事人一样,绝口不提重葬的事。

    不一会,爷爷的几个老朋友也来了,那些都是老辈,我插不上话,就坐在旁边听他们聊天。

    早饭凑了三桌,吃完也到了中午,出殡的时辰一到,我爹,二叔还有我和我娘披麻戴孝走在前面,赵叔他们抬着棺材跟在后面。

    一出家门口,我就提心吊胆,生怕又出什么幺蛾子。

    还好,从家里到山里的路都很顺利,可眼瞅着还有七八百米就到坟山,前面的十字路口上,突然就从草里蹿出两条大白蛇,高昂着头挡在前面。

    蛇拦路,这可是大凶的兆头。

    可能是因为昨天的事,二叔火头很大,在路边捡了根木棍就要去打蛇,但被我爹一把拉住。

    这时两条大白蛇动了下,转过身,扬着脖子,顺着山路游走在前面,似乎是在带路。

    我爹一言不发,脸阴得能拧出水来。

    一到坟地里,两条大白蛇就爬到女尸的坟头上,盘成一圈,一动不动。

    赵叔他们早就变了脸銫,奶奶一入土就跟我爹说:“怀远啊!这事就当是我还林老爷子一个人情,钱我就不收了,饭也不吃了,有些事,你们家要有准备才行。”

    说完,赵叔带着他的人转身就走。连我爷爷的几个老朋友也是不敢多留。走远了,几个老头还摇着头叹气,弄得我和我妈心慌慌,害怕得不行。

    我爹和二叔全程一言不发,也没去理会那两条大白蛇,把奶奶的坟头修整了下,烧了香纸就回家。

    到家里,我有一肚子的疑问,只是气氛紧张,也不敢问,躺床上翻来覆去,折腾到半夜才迷糊的睡着。

    结果眼睛一闭,我又做梦了,梦到了奶奶。

    平时奶奶最疼我,在梦里我也不害怕,吃着她给的糖,靠在她膝盖上听她讲话。

    奶奶的手一下一下的刮着我的头发,笑呵呵的说给我找了个媳妇儿,问我喜不喜欢。

    十三岁的年纪,想得不多,可也会害羞了,我脸红红的,说人都还没见过,那知道喜不喜欢。

    奶奶呵呵一笑,继续摸我的头,摸着,摸着,我突然感觉她的手变得很冰,冻得我头皮都有些生疼。

    即便是在睡梦里,我还是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下,这一看,吓得我我头皮都炸了。

    只见两条大白蛇挂在床头,探着身子,两颗蛇头不停的在我头上来回的刮。

    我怪叫一声,直接从梦里挣醒,坐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