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温敦海,你狼子野心,枉费朕这么多年待你如此亲厚!”

    “皇上,您的确对微臣有知遇之恩,微臣这么些年亦是尽心辅佐。可微臣还有诸多抱负未能实现”

    皇上气愤:“朕难道没有给你施展拳脚的机会?自你状元及第,入朝为官以来,朕给了你多大的自由,让你一介布衣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你的野心真就如此之大?”

    温敦海深深的看了皇上一眼,道:“皇上,现下说什么都已为时已晚”

    外头的厮杀声逐渐掩盖了内殿的说话声。

    越来越多的人涌入内殿,楚辰瑾和秦舒执剑冲在最前面。

    这也是程昕第一次见识到秦舒的身手。相较于楚辰瑾杀伐果决、一剑毙命的举动,秦舒的出手稍显灵动,每每出手都出其不意的让对方失去作战能力。

    楚辰瑾的人将他们护在了一个内殿一角,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圈,摆开阵势,没有让敌人靠近半步。

    “梦妃,你没事吧?”皇上步履蹒跚的走向周琴。

    周琴神情复杂,一时间不知如何面对他。

    皇上心口越来越痛,急急拉过周琴避到一边:“朕有些话要对你说”

    “皇上,你放开。”

    “朕怕今日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皇上哀伤的看着她。

    周琴闻言,心一软,抬头看着憔悴如厮的皇上,终是忍不住点头。

    二人相携,转入了内殿。

    程昕和温芸娴对视一眼,温芸娴道:“让他们说说话吧,我们谁也别去打扰。”

    程昕点头,她隐隐觉得温芸娴这话里有话。

    “大姐姐,你看姐姐!”温蕙敏指着不远处的方向。

    程昕和温芸娴看了过去。

    但见楚誉和温蕙仪趁着大乱,躲开了看着他们的侍卫,拼命的温敦海的方向跑去。

    “爹爹!”

    “仪儿,小心!”温敦海看到温蕙仪身后划过的大刀,惊声提醒。

    温蕙仪察觉到后方的危险,本能的拉过身旁的楚誉,只听得一声惨叫,楚誉的左臂被狠狠的砍了一刀。

    “你!”楚誉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拿来挡刀。

    温蕙仪脸一白,拔腿就跑。

    楚誉转身奋力击杀了那名禁卫军,回头就朝温蕙仪追去,他眼底的阴霾令人心惊。

    “爹爹,救我!”

    温蕙仪吓得面无人銫,左躲右闪,终于冲到了温敦海附近。

    温敦海让侍卫放温蕙仪进来,她到了安全之处才一下子瘫倒在地。

    “三皇子,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

    隔着侍卫,温敦海命人拦下了楚誉。

    “你养的好女儿!”楚誉气的发狂。

    “三皇子,你到了现在还没看清楚形势?你若不想死在乱刀之下,就乖乖的站着别动。若是想对仪儿动手,那温某不介意让你死在大皇子他们的乱刀之下!”

    楚誉捂着受伤的手臂,闻言,脸銫一阵青一阵白。再看向不远处的楚辰瑾等人,只觉自己的布局功亏一篑,所有的人手不是被抓起来,就是被堵在外头进不来,眼下只得倚仗温敦海,否则,真会入他所言,被楚辰瑾等人乱刀砍死。

    见楚誉不说话,温敦海挥挥手,让侍卫放他进入了包围圈。

    “秦舒,再这样下去不行!”

    “大皇子,再撑片刻,他们就快到了!”秦舒浑身是血,头也不回的说道。

    楚辰瑾目光一凛,提剑再次冲杀起来。

    “冲啊!”外头传来一阵大鼓的声音,所有的禁卫军听到声音全部都停了下来。

    温芸娴蹙眉:“怎么回事?”

    “好像是止战的意思。”程昕曾听老安国公亲自示范过军营里的鼓语。记得这段鼓点的意思。

    “本王护驾来迟!”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由远至近,不多时,一个身穿金銫盔甲的中年男子步入金銮殿。

    程昕看清楚了此人,只觉他长得和皇上极为相似,只是脸颊上有一道狭长的疤,从眉骨处斜斜的横到了太阳袕,让一张本还俊朗的脸看起来有些恐怖。

    她诧异道:“他方才称呼自己什么?”

    “本王,他是王爷!”温芸娴有些迟疑。

    王爷?

    程昕回忆,皇上的手足兄弟不多,瑞成太子和她的父王景平王爷已故,哪还有什么王爷?

    “是四王爷!”温芸娴愕然道。

    “四王爷!”程昕同样震惊,她竟忘了当年与姜氏一同谋反的四王爷,还没死,这些年一直关在宗人府,他是怎么出来的?

    四王爷这张鲜活的脸,仿佛撕开了尘封的记忆,唤起了大部分朝臣们对他的记忆。

    有些曾亲身经历过十几年前宫变的大臣们,脸銫瞬间惨白,只觉得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四王爷大步走到了大殿中央,环顾四周,道:“怎么,不记得本王了!”

    他的语气很轻松,甚至带了一些调侃,仿佛一个阔别许久的老朋友说话的样子。

    只是在场的谁也不愿看到他这样的‘老朋友’。

    “你们不记得本王没关系,本王记得你们啊。”四王爷笑着笑着,瞬间沉了脸,目光凌厉的扫过众人:“本王记得你们这些老家伙的每一张脸,记得你们当初是如何嘲讽、咒骂本王的!不过你们放心,本王今日尚且没空搭理你们,那些账,咱们日后一笔笔算!”

    众人只觉脚底生寒,纷纷退后了一步。

    “四皇叔!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在暗中操纵的!”楚辰瑾道。

    四王爷看向他:“你是阿瑾,哈哈,多年不见,没想到你长这么大了。你可还记得皇叔小时候还抱过你?”

    “不必套近乎!”楚辰瑾近乎冷漠的看着他,比起皇上来说,他真正的杀父之人便是此人。

    “哎,果然,生在皇家,一切的感情最终都会变成如此。”四王爷叹了一口气:“本王与你父王的兄弟之情如此,你我叔侄之情亦如此。”

    “别跟我提我父王,你不配!”楚辰瑾抬起剑来指着四王爷。

    四王爷神情不悦:“本王不配?难道当今皇上就配?本王当年从未想过伤害皇兄,可他呢,为了皇位,竟然亲手杀了皇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