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可微臣亲眼看到你刺了瑞成太子一剑!”温敦海神情激动,他看向楚辰瑾:“这件事情,在老臣心底挤压了十几年,如今,总算可以告诉大皇子了。”

    众人反应不一,却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皇上。

    皇上面无表情,盯着温敦海不知在想什么。

    周琴只觉脑子一阵晕眩,仿佛浑身上下被抽干了力气,被楚辰瑾扶住才没有跌倒。

    周琴深吸一口气,道:“皇上,他说的可是真的?”

    皇上眼神复杂,似在隐忍着什么,沉默良久之后,他吐出一口气:“不错。朕的确刺了皇兄一剑。”

    底下顿时响起一片嘈佑。

    文武百官们议论纷纷,谁也没有想到,当年瑞成太子之死,竟还有如此内幕。

    “为什么!”周琴沉声发问,她紧紧的抓着楚辰瑾的手,用力到纤细的指骨一阵发白。

    楚辰瑾同样用眼神质问皇上。

    皇上敛眉,摇了摇头。

    “娘娘,他们兄弟反目,还不是因为你!”温敦海目露凶光的望向周琴:“古有妖妃祸国,今日看来,娘娘您这也堪当这红颜祸水一词!”

    “住嘴!”楚辰瑾怒斥一声。

    “大皇子息怒,老臣并非有意针对太子妃娘娘。而是当年老臣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皇上与瑞成太子因为太子妃娘娘,发生了争执皇上恼羞成怒,对太子出了手。以至于瑞成太子在大战之后伤上加伤,最终连太医也无力回天。”

    温敦海说完瞥向皇上身侧站着的年太医:“当年,瑞成太子的伤也是年太医看的,大皇子若是不信,大可问问他。”

    不等楚辰瑾发问,年太医就上前一步,行礼道:“大皇子,太子当年的伤势,的确是微臣同几名老太医一同看诊。经过大战,太子身上一共有两道伤,除了后来被偷袭的当胸一箭之外,腹部也受了伤。两道伤都没有伤及要害,只可惜太子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失血过多,以至于无力回天。”

    “两道伤?”程昕侧首,轻声询问。

    秦舒道:“大战之后,姜太后胞弟暗放冷箭,射中了瑞成太子。原本不致命的伤却要了瑞成太子的命谁也没有想到,他在战前已经受了伤。”

    “楚覃!”周琴失声道:“为什么?”

    皇上微愣,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听到别人直呼自己的名字了。犹记得很多年前,周琴总是这般喊他的名字。

    楚覃,楚覃,楚覃!

    午夜梦回的时候,这一声声或灵动或温柔的喊声,总是在他脑海里萦绕。

    “梦妃,朕不是有意的。”

    周琴泪流满面,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道:“楚覃,你说,我听着。”

    皇上面容苦涩,在他面前,她总是这般克制,哪怕是愤怒是恨,也不愿意过多的在他面前展现出来。

    他的心口抽痛,面上却镇定道:“那日,朕与景弟、秦珣分东、西两宫门增援入宫。朕先行找到了皇兄,我们二人先行于殿内商议退敌之策。可当时加上朕带来的精锐,才不过千余人,根本无法突围。皇兄存了死志,要将你与瑾儿托付与朕

    一开始,皇兄的确是在托孤,可是朕不同意。朕告诉他,如果早知他未能给梦妃你幸福,当初朕就不会拱手让他!

    皇兄那时才知道朕对你的心意”

    “那你为何要伤他?”周琴不解,这明明只是在托孤,不愿意便不愿意,为何还会伤人?

    “是朕一时气愤。朕为你不值,皇兄得到了你,却不珍惜你。朕都说了,朕来断后,让他带着人先行离开,届时与景弟和秦珣在西门汇合可是他非要留下,朕只得出手,可不想他没有躲开,朕一时失手伤了他。”

    皇上满面愧疚:“如果不是朕的那一剑,他也不会在姜氏余孽强行攻入的时候疲于对敌也不会失血过多。”

    程昕听了之后,只觉是造化弄人。

    瑞成太子不走,是不愿留下皇上断后,他要与兄弟共同进退。可这样的行为,在皇上看来,却是辜负了他心上人周琴,他气愤出手,想要逼瑞成太子离去。

    可不想瑞成太子心意已决。

    “你没事吧?”身侧的秦舒轻抚程昕肩头。

    程昕摇摇头,她只是觉得很难过。

    难过的不止她一人,周琴在听完之后,难过的不能自已。她能理解瑞成太子当时的心情,也能明白皇上对她的执念,可这一切竟造就了悲剧。

    “无论如何,瑞成太子之死乃是皇上你一手造成。如今,真相大白,您实在不配在坐这个位置。”温敦海大声道。

    程昕侧目,她还是第一次见有这么公然拉皇上下马的臣子。

    “所以,皇上想将这皇位传于大皇子啊。”

    “皇上既不能坐这个位置,那么这太子人选,也由不得他来选!”温敦海拍拍手,外头就传来了振聋发聩的喊声:“来啊,给我上!”

    刹那间,外头传来一片厮杀声。

    殿内的文武百官一阵惊慌,纷纷朝外头望去。

    但见无数身穿铠甲的于禁卫军冲了进来,与楚辰瑾他们留在外面的队伍拼杀了起来。

    殿外,大战一触即发,殿内同时也大乱了起来。

    温敦海带来的侍卫冲向了皇上,楚辰瑾和秦舒等人立即护着皇上等人后退。

    程昕踹开面前一个侍卫,转身拉过温芸娴就跑。

    温芸娴却跑向了周琴:“娘娘,您跟我们先走。”

    周琴还没从方才的刺激里缓和过来,任由她们拉着向内殿跑去。

    “大姐姐!”温蕙敏吓得不轻,一边尖叫,一边追着她们一起跑起来。

    “温敦海,你竟公然造反!”皇上被掩护着,边退边怒喝道。

    温敦海冷笑一声:“皇上,是你德不配位。如果像你这样害死了瑞成太子的人,都能坐皇上,那么我为何不能?论德才、论品貌,你哪一点比得过我?”

    这些年,他越是尽心辅佐,就越是觉得皇上庸庸碌碌。如果不是他们这些股肱之臣,这天楚未必还是如今的模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