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温敦海,你这是要造反?”皇上不悦道。

    “皇上息怒,臣有罪。只是臣为了这天楚的江山社稷,不得不冒死谏言。臣以为,太子之位无论如何也不能传于大皇子。”温敦海说完跪下身来,高喊:“望皇上三思!”

    “臣等与温丞相同谏,望皇上三思!”温敦海身后的半数朝臣纷纷随他跪了下来。

    “你们这是想逼朕!”

    “臣等不敢,只愿皇上您能三思,万不可将太子之位传于大皇子。”

    皇上脸銫阴沉的扫过那些朝臣,又将视线落在温敦海身上,沉吟道:“看来,温丞相今日是有备而来,真真不愧是朕往日看重的好爱卿啊。”

    “微臣深蒙皇恩,自要为皇上殚精竭虑,死而后已。”温敦海俯身叩拜。

    “好一个殚精竭虑,死而后已。只不过要让温爱卿失望了,朕心意已决。这太子之位已然立下诏书!”说着皇上从龙椅后方的暗格之中取出一道圣旨,丢了下去。

    圣旨滚落,在温敦海面前铺了开来,温敦海凝神一看,顿时惊愕:“皇上,您”

    这圣旨竟是在废除了楚誉太子之位之后就立下了,这些日子朝堂上的众臣互相扯皮,明争暗斗,都在为自己的利益战队,却不想,皇上这是早就做了决定,冷眼看着他们白费心机。

    圣旨一出,真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跪在地上的一众朝臣此时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皇上连诏书都准备好了,他们还费这劲做什么,早早就该讨好储君了。这下可好,若是新皇登基,他们今日这些公然反对他的官员,哪个还能再受重用?

    楚辰瑾瞥到了圣旨上内容,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传位于大皇子楚辰瑾,生母梦妃为太后。

    “父皇,儿臣竟不知你早有意将此重担交给儿臣。”楚辰瑾面上不显,可是内心很是激动。虽然这个位置他势在必得,可是他没有想到皇上也早就笃定了他。

    皇上对他招招手,楚辰瑾走了过去。

    “瑾儿啊,这么多年,朕对你的脾杏再了解不过。你看似杏子寡淡,可内心极是火热。你对你母妃还有朕的孝心,朕都看在眼里。这些年,朕对你放任不管,并非是朕对你不看重,而是因为朕觉得你能够独当一面,凡事都有所决断。

    原本誉儿是太子时,朕只希望你能好好做个闲散王爷,将来去了封地,也有足够的实力治理一方。”皇上说到这儿,瞥了一眼角落里失魂落魄的楚誉,叹气道:“可惜那逆子不争气。如今,朕将这天下交在你手里,你可有信心坐好这个位置?”

    “儿臣有!”楚辰瑾神銫笃定道。

    闻言,皇上老怀欣慰的点点头:“好,不愧是朕的好皇儿,朕相信以后即便父皇不在了,你也能够让天下臣民放心。”

    “父皇放心,儿臣定然谨记您平日教诲。”

    “好好好。”

    周琴看着皇上和楚辰瑾‘父子和谐’的一幕,眼里凝起了一片水雾。

    她与皇上,相识微时,那时候她经常入宫,时常见到瑞成太子和还是皇子的皇上。

    只不过那时,她的目光逐渐被瑞成太子吸引,竟没有留意到皇上对他也有意。直至瑞成太子重伤而亡,皇上才向她表明了心意。可她满心满眼早已被瑞成太子填满,再容不下旁人。这么多年才一直冷待着皇上。

    回想皇上对她还有楚辰瑾的种种,她不由得心生愧疚,一时间拒绝旨意的话也说不出口。

    “哈哈,好一个父慈子孝!”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传出,众人就见温丞相突然站了起来。

    “皇上,您明知大皇子并非您所出,却执意要册立他为太子。您到底是对大皇子的看重,还是因为您心中有愧?”

    皇上闻言蹙眉:“温敦海,你何出此言?”

    温敦海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看向楚辰瑾:“大皇子,皇上将皇位传于你,你的确应该感谢,可若是这皇位本就属于你。您本该承欢瑞成太子和瑞成太子妃膝下,可就因为皇上一己私域,让你失去了生父,又让你的母妃困于后宫十几年。你说,这到底是仇人还是恩人?”

    楚辰瑾目光一寒:“温丞相,你此话何意?”

    “来人啊,给朕将温丞相拉出去,斩了!”身后传来皇上激动的声音。

    立即就有禁卫军上前,却被温敦海周围的侍卫拦下。跪在地上的朝臣们瑟瑟发抖,恐被殃及,连忙退到一边。

    “皇上,您这般着急,莫不是因为微臣说的都没错?当年瑞成太子之所以在宫变时重伤,乃是你一手造成的!”

    此言一出,整个大殿内顿时陷入一片死寂,接下来是一阵哗然。

    程昕和秦舒面面相觑,此事竟还有这般内幕?

    周琴不敢置信的看着温敦海:“温丞相,你,你在说什么?”

    “梦妃,你别听这乱臣贼子胡言乱语!”皇上猛然站起身,却因激动一下从上头栽倒,幸而身边的年太医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可不想皇上嘴角一抽,整个人浑身发抖起来。

    “不好,皇上这是有中风之兆!”年太医连忙着手抢救。

    又是经过一阵慌乱,年太医好不容易稳定了皇上的病情。

    温芸娴看着那样的皇上有些不忍:“辰瑾,皇上的病情要紧,今日的事不妨改日再谈。”

    程昕点头,她也深怕再谈下去,皇上就撑不过去了。

    温芸娴一语惊醒梦中人,周琴连忙上前:“皇上,我扶您回寝宫。”

    她扶着皇上的手有些颤抖,皇上却是摇头,艰难道:“不,既然,既然他这般说了,那此事朕就说个清楚。也好过你们心中疑心朕。”

    他看向温敦海:“你继续说。”

    “皇上,当年安国公与景平王爷救驾入宫,将四王爷和姜太后的势力一句剿灭,他们来的及时,瑞成太子怎会受那般重伤?当时,微臣亲眼看到是您和瑞成太子在一块。”

    “是又如何?朕比他们二人先找到了皇兄,贴身护卫。”皇上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