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朕如何择选储君,莫不是还要与温爱卿交代?”皇上凝神望去,神态微恼。

    “微臣不敢。”温敦海拱手。

    在他身后的几个朝臣立即出言相护。

    “皇上,温丞相也是为了天楚的江山社稷。太子人选一日空悬,姜氏余孽便一日不死心。二皇子这番落得个下落不明,极有可能就是他们做的手脚。”

    “是啊皇上。您近来龙体欠安,若是能有太子辅佐朝政,微臣以为各位大人定会安心许多。”

    “皇上,求您早下定论。这太子之位不可一拖再拖啊。”

    朝臣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起来。

    “够了!”皇上怒斥一声,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年太医连忙上前,又是扎针又是喂药。

    见朝臣们还在喋喋不休,饶是年太医也看不过去了,道:“皇上今日的身体状况不佳,各位大人不妨还是先回去吧。”

    可不想,众朝臣仿若未闻,纷纷看向了温敦海。

    温敦海上前一步:“皇上,微臣以为各位大人所言甚是。再则,微臣也想知道,皇上是否想将这太子之位传于大皇子。”

    皇上抬眸,神銫复杂的看着温敦海:“不错,朕有此打算。”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神銫各异。

    朝臣们面面相觑,淑妃目露哀伤,痛哭出声。温芸娴心中激动,微笑的看着楚辰瑾,楚辰瑾的眼皮跳了跳,目光灼灼的盯着皇上。

    至于楚誉和温蕙仪则如霜打的茄子一般,在一侧垂头丧气。

    在场的恐怕只有程昕和秦舒最为淡然。

    温敦海闻言,与身侧的一位大臣交换了眼神,那位大臣立即上前:“不可啊皇上。大皇子身世有疑,您让他继承大统,恐怕会让天下大乱啊。”

    “呵,不是你们逼着朕立即择选太子吗,朕已经做了选择,你们又在这里说什么?难不成,你们是要替朕做决定?”

    了解皇上的老臣们都知道,皇上今日的心情已经极差了,否则也不会这般不顾朝臣们的面子说话。

    “臣等不敢。只是大皇子非皇上所出”

    皇上打断那位说话的大臣:“阎爱卿,你有何证据证明大皇子非朕所出,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朕现在就让人将你拖出去砍了!”

    那大臣吓得立马跪了下去:“皇上,这,这”

    他说着看向了温敦海。

    皇上自然没有错过这一眼:“温爱卿,你来说!”

    温敦海镇定上前,道:“臣有证据证明,大皇子生母梦妃,乃是已故瑞成太子妃周琴。”

    此言一出,朝堂上一派哗然。

    “怎么会是瑞成太子妃?这,皇上本该称呼他为皇嫂,怎么可以”

    “温丞相,您说的可是真的?瑞成太子妃明明是为瑞成太子殉情而死,怎么会成了梦妃?”

    但凡事先不知此事的朝臣们,都不敢相信温敦海说的话。

    “各位,请听温某一言。请问在场的各位大人,当年见过瑞成太子妃周琴的,可有于场?”温敦海问道。

    “老臣便见过太子妃。”

    “微臣也见过。”

    数位大臣出列,表示自己当年见过瑞成太子妃。

    温敦海道:“皇上,只要请梦妃出面一见,此事真相如何,便可大白。”

    “温敦海!你放肆!”皇上大怒。

    一侧的年太医连忙劝告皇上莫要大动肝火。

    却不想,温敦海已然丝毫没有畏惧,他拍了拍手掌,外头立即传来一阵脚步声。

    但见几个侍卫围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见到来人,楚辰瑾脸銫一变,当下疾步过去,将拦在最前面的几个侍卫打翻在地,扶住了周琴:“母妃,您没事吧?”

    周琴轻拍他的手,对他摇摇头:“没事,他们没有为难母妃。”

    “天呐!真的是太子妃娘娘。”

    “没想到周大姑娘居然还活着。”

    “难道传闻说的都是真的。大皇子真的并非皇上所出?”

    在看到周琴的脸之后,见过她的朝臣都能肯定,这就是瑞成太子妃。因为她的样子和十几年前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是那样的美貌端方,令人过目不忘。

    “皇上,臣今日并非要深究梦妃的过往,只是您身为一国之君,理应对储君的人选负责。”温敦海言辞恳切道。

    皇上突然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一阵咳嗽。

    “温爱卿啊,你既记得周琴,那你应该也没忘了朕这个皇位是如何来的,瑞成皇兄临终之前将皇位禅位于朕。是朕欠着他一份人情,无论大皇子是朕所出,还是瑞成皇兄所出,又有什么分别?他都是大统的不二继承人。”

    在场的朝臣都是人精,哪里听不出皇上这话的意思。

    皇上这是变相的承认了大皇子的身份。

    一些从前效忠于瑞成太子的老臣们都非常激动,看向楚辰瑾的目光极为灼热。

    “皇上说的不错,如果真如温丞相所言,那大皇子乃是这太子之位的不二人选。”

    “难怪大皇子长得与瑞成太子如此相像,原还以为是肖皇伯,却不像竟是当年的小皇孙啊。”

    眼见着众臣倒戈,温敦海沉了脸:“若真是如此,那微臣并无异议。只是如今瑞成太子妃无端成了梦妃,那又有谁能证明大皇子乃是瑞成太子所出,而非皇上所出?”

    “温丞相,你这前言不搭后语,极是矛盾啊?”秦舒出声道。

    程昕附和:“不错,之前是你信誓旦旦说大皇子并非皇上所出,如今又改口了。你这到底想说什么?”

    “哈哈”温敦海笑着扫过全场:“各位大人,瑞成太子妃到底是如何成为梦妃的?外界传闻她为了瑞成太子殉情于琴楼,是一个忠贞不渝的女子。

    可她若是早就对当今皇上芳心暗许,那当年岂非是在惑乱宫闱,说的难听点,她岂不是个水杏杨花的女子?那么她所出之子,又岂能继承天楚大统,成为一国之君?”

    “放肆!温敦海,来人啊,将他给朕拖出去!”皇上急喝一声。

    皇上说话的同时,楚辰瑾就已拔了剑,一剑朝温敦海刺去。

    温敦海身后的侍卫连忙上前相挡,被楚辰瑾撂翻在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