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楚誉心中憋闷,听了温芸娴这话之后越发焦躁,猛然伸手一把掐住了温芸娴的脖子。

    “没错,本殿下不光会为难女人,还会杀女人!”

    “殿下,掐死她。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我母亲才会死!求您为我母亲报仇!”温蕙仪在一侧咬牙切齿道。

    温芸娴被掐的呼吸困难,可是她却依旧没有半点畏惧。

    楚誉不解:“你不怕死?”

    “不。”温芸娴艰难道:“只是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她说完,楚誉就觉浑身上下的力气好似一下被抽空了,连掐着她脖子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

    “这怎,怎么回事?”

    于此同时,殿内的侍卫通通软到在地。

    而程昕这边,趁着没人注意,连忙来到了皇上身边,给他服下了解药,才让他没有跟着侍卫们一起倒地。

    楚誉和温蕙仪瘫倒在地,眼中满是惊恐。

    温芸娴从袖子里取出一个香囊,递到楚誉面前:“三皇子,难道我那好妹妹没有告诉你,我的香囊能让人安神助眠,加的重些,便能让人四肢无力,陷入晕厥?””

    楚誉猛然转头,狠狠的瞪了温蕙仪一眼。

    温蕙仪发狠道:“温芸娴,你这个贱人!”

    温芸娴上前就是一巴掌,将她扇倒在地:“我早就跟你说过,别再让我听到你嘴里不干不净。”

    程昕来到一边,举起一个茶杯往地上掷去。

    茶杯碎裂声清脆的传出,外面顿时响起脚步声。

    楚辰瑾和秦舒飞奔而至,分别来到程昕和温芸娴的身边。

    “你没事吧?”

    程昕摇摇头:“你快让年太医来看看皇上吧,我看他的脸銫有些不好。”

    秦舒点头,连忙派人去请太医。

    这时,外头传来吵闹声。

    楚辰瑾喊道:“何事?”

    “殿下,是丞相大人和几位朝臣,他们担心皇上的安危。”柴七喊道。

    楚辰瑾沉默,就听皇上道:“让他们进来吧,正好,朕也有事情要宣布。”

    “是!”

    外头听到动静的文武百官蜂拥而至。

    温敦海一马当先,跪在了皇上面前:“皇上,微臣等救驾来迟,还望皇上恕罪。”

    “微臣该死,请皇上恕罪!”众大臣齐声大喊。

    “都起来吧。”皇上对着他们挥了挥手,而后看向下方的三皇子。

    楚誉失魂落魄,低着头不敢与其对视。

    皇上叹了一口气,道:“来啊,传朕旨意,三皇子楚誉大逆不道,行谋逆之事,将其打入宗人府,幽禁终身。”

    楚誉闻言,猛然抬起头来,失声喊道:“父皇!”

    “朕已经对你仁至义尽!”

    楚誉张了张嘴,再要说什么,最终闭了嘴。

    皇上瞥到了在楚誉身侧浑身发抖的温蕙仪,道:“三皇子妃同去,让她去照顾三皇子的起居,终身不得外出。”

    闻言,温蕙仪朝温敦海喊道:“爹,您救救女儿。”

    温敦海一脸冷漠:“混账东西。你竟然干得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若不是皇上仁慈,为父都想要亲手掐死你!以后你就去宗人府,好好的照顾三皇子,为你所做的罪孽赎罪!”

    “不,爹爹,女儿不想回去了!”

    “姐姐,你还是去吧。”温蕙敏从地上捡起帕子,亲手将它塞到了温蕙仪的口中,道:“以后妹妹会常去看你,让你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

    “呜呜”温蕙仪挣扎起来,双目赤红的瞪着温蕙敏,又扫向温芸娴。

    可温芸娴连个眼神都欠奉,压根没看她。

    “来啊,给朕拖下去。”

    有侍卫立即架着楚誉和温蕙敏,正在这时,突然温敦海大喊一声:“慢着!”

    “怎么,温爱卿你还想替三皇子求情?”皇上蹙眉。

    楚誉也大为震惊。他可不认为自私自利的温敦海会为他这个皇家女婿出头。

    “不。”温敦海摇头:“三皇子罪大恶极,自是不能饶恕。”

    “那温爱卿这是。”

    温敦海正銫道:“微臣接下来要说的事关皇家正统,三皇子身为皇子,还是有知情的必要。”

    温敦海挥挥手,让侍卫将楚誉和温蕙仪拖到了一边,做好这一切,他才道:“不知淑妃娘娘何在?”

    皇上又命人将内殿的淑妃押了出来。

    看到淑妃狼狈的模样,温敦海和众位朝臣又片刻意外,却谁也没有发问。

    温敦海又道:“不知可否请出太后她老人家?”

    皇上有些不耐烦道:“温爱卿,你到底有何时,非要在今日发作?这里的事情,朕有意瞒着太后她老人家。她今日不会来了。”

    温敦海点点头:“既然如此,那么微臣斗胆一问,大皇子殿下,可真如外界传闻,乃是已故瑞成太子之子,先皇的皇长孙殿下?”

    此言一出,整个大殿内一片静谧。

    朝臣们面面相觑,他们没有想到温丞相在这种危机时候将他们找来,不是为了护驾,而是为了盘问此事。

    众人都有些后悔此刻出现在朝堂上,若是日后被皇上秋后算账,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皇上冷了脸:“温爱卿这是何意?”

    “皇上,今日您发落了三皇子殿下。二皇子殿下又失踪多日,恐怕早就凶多吉少”

    “不,晗儿他不会有事的!”听到自己儿子的名字,淑妃才从恍惚中回神,惊叫出声。

    “淑妃娘娘,二殿下他若是安好,您怎么会投鼠忌器,做出这种事情来?”温敦海神情笃定的样子,让淑妃浑身一寒。

    “温敦海,是你!是你派人害得晗儿!”

    所有人都看向了温丞相,却见他不慌不忙道:“微臣怎会伤害皇子。”

    “那你又如何笃定二皇子殿下一定凶多吉少?”程昕问道。

    温敦海瞥了程昕一眼,蹙了眉:“身为臣子,温某自然不会希望二殿下有事,只是禁卫军在京城寻了这么多日,都无二皇子的下落,温某以为二皇子恐怕”

    程昕域开口,秦舒轻轻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小声说:“无需解释,看看温丞相到底有何目的。”

    程昕点头,不再作声。

    殿内传来淑妃痛哭声。

    温敦海继续道:“而四皇子年纪尚幼,难不成这太子之位,皇上打算传给大皇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