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温蕙仪走过去,拽起温蕙敏的发髻,对着她的脸就狠狠的打了下去。

    “温蕙敏,你可真是出息了,竟然学别人逞英雄。可你这个蠢货能成什么事?这里是皇宫,如今是在我和三皇子的掌控之下,就凭你,呵”

    温蕙仪的轻蔑和鄙夷毫不掩饰。

    温蕙敏被打的脸颊生疼,在温蕙仪停手之后用憎恶的目光望着她。

    “你还敢这样看着我,莫非你这眼睛是不想要了?”

    “你,我可是你亲妹妹!”

    “呵呵,现在倒是想起你是我亲妹妹了,方才用匕首指着我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我是你的亲姐姐!”温蕙仪已经对温蕙敏失去了所有的耐心,对身边侍卫道:“将她给我拖进大牢里,等事情解决了,再行处置。”

    “是!”侍卫上前就拉起了温芸娴。

    就在此时,一道黑影一闪而至,那侍卫的脖子一痛,就喷出了血雾。

    顿时,周围的几个侍卫都冲向了来人。

    温蕙敏抬头,见中间与侍卫们搏斗的赫然是一个女子,顿时瞪大了眼,这是程昕身边的丫鬟,梅染!

    她知道梅染是会武功的,可却没想到梅染的武功竟然这样好,居然能和几个侍卫打成平手。

    温蕙仪暗道不好,转身就朝金銮殿的方向跑。

    身后传来程昕的喊声:“温蕙仪,你哪里跑?”

    程昕冲上前去,一把扯住了她后颈的衣服,将她整个人拽了回来,力道之大让温蕙仪重重的摔倒在地。

    下一刻,程昕拦住了温蕙仪的去路:“温蕙仪,你来的正好。我们还想接下来要怎么进去呢。”

    从地上爬起来的温蕙敏哈哈大笑起来:“姐姐,什么叫风水轮流转,你总算体会到了吧?”

    温蕙仪面沉如墨,方才她还高高在上的拿捏着温蕙敏的生死,眼下却被温蕙敏看了笑话。

    可等她看到缓缓走近的温芸娴时,整个人就像炸了毛的刺猬,一下子就激动起来:“果然是你这个贱人!”

    ‘啪’温芸娴甩了一巴掌过去。

    “贱人”

    ‘啪’,又是一巴掌。

    直到被打了十几巴掌,温蕙仪开不了口了,温芸娴才作罢。

    “哈哈哈,姐姐,你看看你这张脸,现在可没有半分美感了。”温蕙敏凑上去仔细看了看,表情极为精彩。

    温蕙仪只觉气得吐血:“你”

    只是她说了半天,都因嘴巴疼痛,说不清楚。

    温芸娴不再理会她,见梅染已经将附近的几个侍卫都解决了,道:“带上她,我们进去。”

    “不行啊。那高楼之上都是弓箭手,我们若是贸然进去,恐怕很快就被射成筛子。”程昕阻止道。

    “你可有办法解决那些弓箭手?”温芸娴问道。

    程昕道:“我在宫中没有人手,不知大皇子的人手在何处?”

    “这些得问柴七。”温芸娴道。

    “只是柴七去完成大皇子交代他的任务了。”

    温芸娴想了想:“如果我们能不被弓箭手发现,偷偷潜入金銮殿呢?”

    “你当皇宫是你家后花园啊,说潜入就潜入?”程昕说着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避开那些侍卫?”

    温芸娴点点头:“只不过,很危险。”

    “恐怕没有比宫变的时候入宫更危险的事了。”程昕示意她带路。

    温芸娴转头瞥了温蕙仪一眼,点点头。

    原本庄严肃穆的金銮殿,眼下成了一片战场。

    三皇子带来的侍卫极多,之前全都是负责京城街道巡防的队伍。可楚车辰瑾带来的队伍,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铁血的味道,一冲杀起来,整个大殿内就弥漫了一股血腥味。

    楚誉目光惊恐:“你暗中培养死士?”

    如此精锐的队伍,怎么可能是短期培养的,可他身为大皇子,明面上是绝对不允许这么做的。所以,这些人只能是他暗中培养的势力。

    楚誉说完,突然一下子冲到了皇上面前:“父皇,你看,儿臣说什么来着。他楚辰瑾的野心,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皇上抬眸扫了那群人一眼,眼里的光微微亮起:“这,这是安成军!”

    年轻的时候他曾和景平王爷在军营里见过。培养这支队伍的乃是老安国公,只可惜这支精锐队伍在那场大战之中,几乎折损殆尽。

    楚誉惊愕:“安成军,是秦舒,你居然和秦舒联手了?”

    “是又如何?”楚辰瑾讽刺一笑。

    “吃里扒外的东西。我可是他表兄!”楚誉气愤之极,论亲疏关系。他可是秦皇后之子,秦舒八竿子打得着的亲戚!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秦舒居然会舍近求远,去帮助一个外人。

    “这一声表兄,我可不敢叫。”外头传来秦舒的声音。

    但见他穿着一身银銫戎装入内,身姿笔挺,目光如炬的看着楚誉:“皇后娘娘若是泉下有知,必回对你今日所作所为大失所望。”

    “秦舒,我从前待你不薄,你居然连同一个外人来对付我?”楚誉恨声喊道。

    “大皇子,今日只有君臣,没有你我私情。我忠的君,乃是当今皇上,而不是一个打算篡夺皇位的人。”秦舒看向皇上:“皇上,微臣来迟了。”

    皇上欣慰的点点头:“你来的正好。看到你这样子,朕就想到了你爹年轻时和我们一同冲入皇宫救先太子时的情形。”

    “秦舒,既然你如此对我,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他冲外面大喊:“放箭,给本殿下放箭!”

    ‘嗖!”一支箭射了进来,射到了秦舒脚下的位置。

    楚誉大喜,可这支箭过后,他就再看不到箭的影子,不由怒吼道:“你们都聋了吗,本殿下说放箭!”

    这下,连箭都没了,就听一个女子传来小声。

    “哈哈,不好意思,我不太会射,方才那一箭都射偏了。”

    从外头走进来的赫然是程昕,她晃了晃手里的弓箭,笑得一脸灿烂。

    秦舒看到程昕蹙眉:“这里这么危险,你怎么过来了?”

    秦舒快步走了过去。

    程昕道:“正因为危险,我才要与你一同面对啊。放心,外面的弓箭手,我们都给解决了。”

    “你们?”楚辰瑾急急朝外望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