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楚誉闻言大笑起来:“父皇,您怕不是还未看清形势。”他将域朝前走去的皇上一把拽了回来,将其按在台阶上。

    “父皇,你以为他是来救你的?不,他只不过是来送死的。”

    楚誉扫了大殿内的禁卫军一眼:“大皇兄,今日入宫只带了这么点人,那你怕是走不出这里半步了。”

    “你什么意思?”皇上震惊。

    “父皇,儿臣既然有此准备,又岂会随随便便让他闯的进来?”他转身来到高处,对外一指:“大皇兄,你不妨回头好好看看,那些是什么?”

    楚辰瑾闻言转头,但见对面的城墙上不知何时已经围满了弓箭手,黑压压一片全是人。

    身后传来楚誉得意的笑声:“大皇兄,如今你已成了瓮中之鳖,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楚誉,我今日既然来了,就不会让你得逞。”楚辰瑾神銫不变,态度依旧。

    楚誉盯着他,情绪变得极为糟糕:“楚辰瑾,我就讨厌你这副自以为是的嘴脸。你明明一直都惦记着我的太子之位,在人前却还要摆出一副清高自傲的做派。”

    楚辰瑾不是善谈之人,也无心与楚誉多攀扯,他拔出剑来,指着楚誉:“你可敢与我一战?”

    楚誉嗤笑:“笑话,你如今处于劣势,我是疯了吗,跟你一战?”

    “这么说,你是不敢?”

    “楚辰瑾,有什么本事你就使出来,逞口舌之快是无济于事的。”楚誉干脆重新坐回龙椅,对底下的人挥挥手。侍卫们立即冲了上去。

    刹那间,金銮殿上传来了短兵相接的声音。

    “怎么样了?”温芸娴神銫紧张的盯着程昕。

    程昕用手中的望远镜查看了金銮殿方向的情况,摇摇头:“不大好,外头围了许多三皇子的人,还有高楼之上,都有弓箭手埋伏。”

    她们两人被柴七送到了安全的地方,可是温芸娴无论如何也不放心楚辰瑾,就来到了此处。

    这地方是楚辰瑾曾经带温芸娴来过的,距离皇宫最近的地方,有一条小路能通往皇宫,是皇上从前微服私访专门开辟出来了,宫里鲜少有人知晓。

    楚辰瑾以前经常通过此处小道外出。

    温芸娴接过程昕递来的望远镜,查看那边的情势,她的心情尤为紧张:“怎么会提前了这么久?”

    “什么提前?”

    “宫变。”温芸娴侧首,道:“上一世,我受尽折磨的时候,温蕙敏来告诉我,大皇子派兵把守了皇宫。小公爷,还有姜氏余孽的势力被围剿在皇宫之内。”

    “结局呢?”程昕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这的剧情大纲早已演完,最后的结局作者也只给出了一个大概,楚辰瑾称帝,温芸娴为后,原本都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眼下事情究竟会如何发生,还未可知。

    温芸娴摇头:“我哪里知道什么结局。那时候我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没等来最后的消息就带着怨恨和遗憾死去了。原本以为就那样了,可没想到我一睁眼就回到了丞相府之间的房间。

    一切都重来了,可后续发生的一切都与我前世经历的不一样。你还活着,温蕙仪露出了真面目,而温蕙敏俨然成了上一世的我。

    程昕,不告诉我,我是不是在做梦?”

    温芸娴有些恍惚,觉得眼前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程昕道:“别说是你,有时候我也有这种感觉。不过,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还有,眼下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你看那是什么?”

    程昕指着宫门口的一辆马车。

    温芸娴惊讶:“那不是温蕙仪的马车吗?”

    之前她们就从那辆马车里混过了那么多巡逻的侍卫,自然认得马车的样子。

    温蕙仪这个时候,怎么入宫了?

    程昕和温芸娴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的意思。

    “没有三皇子的命令,三皇子妃您不能进去。”宫门口的守卫神銫严肃道。

    “放肆,本皇子妃怀有身孕,正要入宫请太医看诊。你们若是胆敢拦着,三皇子的孩儿若是有半点差池,你们负得了责吗?”温蕙仪瞪着大眼,冲那个侍卫炸了眨眼。

    侍卫低着头,错过了她的眼神,只胆颤道:“小的不敢。”

    “废物。”温蕙仪蹙眉,片刻又道:“还不开宫门?”

    “是。”看门的侍卫无奈,只得转身开了宫门。

    马车再次缓缓驶入了皇宫。

    “小敏,姐姐都按你的吩咐做了,你还不把刀拿开?”温蕙仪撇过头来,怨恨的看了温蕙敏一眼。

    温蕙敏不为所动,依旧拿匕首低着温蕙仪的腰间:“姐姐,你常说我这人愚笨,轻易就能被你耍了,所以,你之后说的话我都不会听。”

    “难为我方才还不计前嫌接纳你,却不想你就是这样报答姐姐的。”

    温蕙敏嗤笑:“姐姐真是说笑了。我在你心里是个什么样的,恐怕你再清楚不过。”

    她之所以要入宫,就是来证明她不是一无是处,至少,温蕙仪这样的始作俑者是不能置身事外的。

    “小敏,这里是皇宫,等下下了马车,你若还这般用匕首抵着我,被侍卫瞧出端倪来,我可救不了你。”

    “不用你救。”

    “小敏”

    “你别说话!”温蕙敏的匕首往前送了送,成功让温蕙仪的脸銫愈发黑了。

    马车又向前走了片刻,突然停了下来,外头传来侍卫的声音:“三皇子妃,金銮殿内大乱,您不可以再过去了。”

    “没事。继续走。”温蕙仪看着温蕙敏说道。

    “三皇子妃!”外头的马车帘突然被掀开,那个侍卫立即冲了进来。

    温蕙敏吓了一跳,本能的用匕首去刺那侍卫。

    那侍卫被划伤了手,反手将温蕙敏给推到了车壁上:“来人啊,保护三皇子妃!”

    “是。”附近的几个侍卫都冲了过来。

    温蕙仪趁乱跑出了马车,在侍卫的掩护下对着马车怒喝:“来人啊,将她给本皇子妃拖出来。”

    “是!”侍卫一把将温蕙敏提了出来。

    温蕙敏从马车上被甩下来,狼狈的摔倒在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