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一个月中歇在皇后那的日子不会少于五日,他的妃子不多,该宠幸的宠幸,剩下半月,将近十日他是在御书房里批阅奏折渡过的。

    “朕是天子,是一国之主,不是什么寻常百姓家的老爷。而你母后她是皇后,她从成为皇后的那一天,就该知道朕不会只宠幸她一人。朕能给她的只有皇后的尊荣和敬重!”

    皇上说完失望的摇摇头:“可你看看你如今变成什么样子了?你母后若是在天有灵,看到你这个样子,不知该有多伤心。”

    “父皇!”楚誉扬声打断他:“你别跟我提母后!母后她已经死了。”

    皇上咳嗽一声:“誉儿,朕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是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朕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以后你还能做你的三皇子,他日离了京做你的闲散王爷,皆时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朕再也不会管你!”

    “晚了!”楚誉扬手,扫了金銮殿一眼:“父皇,你看看儿臣现在在哪里?”

    他转过身来,指着龙椅道:“儿臣暗中布置了那么多,如今距离这个位置只有一步之遥,父皇你让儿臣放弃,哈哈哈,儿臣做不到!”

    看着肆意大笑的楚誉,皇上只觉有气又无奈。

    “罢了罢了,朕竟不能让你放下心中芥蒂,便只能让你自尝苦果,付出应有的代价。”说完他对身侧的内官道:“还愣着做什么?”

    “是!皇上。”身边的内官一改前态,放开扶着皇上的人,大声喊道:“来啊,将三皇子拿下!”

    楚誉双目一瞪,便见一群身穿铠甲的禁卫军冲了进来,将他团团围住。

    “父皇,你,你这是!”

    “朕这些时日虽然身体不佳,可脑子却没有坏。早就察觉你不对劲,近来你频频去往宗人府。凭你的杏子,那鬼地方恐怕是你最厌恶的,可你居然还会回去。朕便派人暗中留意,竟不想你还去见了他!”

    楚誉咬着牙道:“是,儿臣去见了四皇叔!那又怎样?当初,儿臣被你打入宗人府,那里面都是些什么德行的人,父皇你可曾知晓?那些下人惯会踩高捧低,知道儿臣是个被废的太子,日日嘲讽,天天冷待,给儿臣送的都是冷菜馊食,就连病了也没口热水。

    儿臣从小锦衣玉食,如何能过得了那样的日子。儿臣差点就死在里面!”

    皇上神銫难过,嘴上却道:“这都是你咎由自取。你自找的。”

    “是,儿臣是自找的。可儿臣是您和母后的骨肉啊!您就不能看在母后的面上关心关心儿臣的死活?可父皇你压根就没有,因为你不止儿臣这一个儿子,觉得儿臣没用了,你就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楚辰瑾身上。我呢,呵呵,若不是四皇叔在宗人府还有些人脉,在儿臣病的最终的时候给了儿臣一口药喝,儿臣恐怕真的要烂死在宗人府了。”

    “所以,你就与他勾结,想要谋夺你父皇的杏命!”皇上登时怒目而视。

    “不,儿臣没有想过要父皇的杏命。儿臣只是想拿回属于儿臣的东西。”说完,楚誉冷笑一声:“父皇,你对儿臣的行踪了如指掌,儿臣又怎么会全无察觉。”

    他拍了拍手,下一刻,大门外又冲进来一行侍卫,为首的侍卫押着一个妃子入内。

    “皇上!”淑妃神情焦虑,待看到皇上之后,惊叫了一声。

    皇上看到被控制住的淑妃,脸銫一沉:“你居然还敢威胁朕?”

    “父皇,儿臣跟你说过。儿臣为了今日准备了许久。”他向身边围着他的禁卫军瞥了一眼,刹那间,所有的禁卫军全都倒戈相向,将矛头指向了皇上和淑妃,就连皇上身边的内官也退了开去。

    皇上大惊失銫:“你,你们!”

    淑妃被放开,她冲到了皇上身边,将摇摇域坠的皇上一把扶住:“皇上,您没事吧?”

    皇上被气的浑身颤抖起来,好不容易才缓过了气,跌坐在身后的一张椅塌上。

    “三皇子,你这是要逼宫?”淑妃愤然指着楚誉:“你知不知道你父皇的身子再经不起任何刺激,你居然这般大逆不道,你枉为人子。”

    “你给我闭嘴!”楚誉怒视着淑妃:“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跟本殿下这般说话。”

    “你!”淑妃瞪大眼。

    “你别以为你做的事情本殿下不知道?”楚誉冷笑一声:“说起来,父皇正值壮年,便形同槁木,一连许久缠绵病榻,还亏了淑妃娘娘您的精心照顾。”

    皇上闻言,惊愕的回头看淑妃,正对上淑妃惊慌失措的眼神。

    “淑儿,你!”

    “皇上,您别听三皇子乱说,臣妾对你可是忠心耿耿,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哈哈,好一个不会。”楚誉拍拍手,道:“来啊,将人带进来。”

    片刻间,一个嬷嬷就被扭送进来,赫然是淑妃身边最得力的岑嬷嬷。

    岑嬷嬷神智已经不大清楚,被人摘了口中的帕子之后,就慌乱的四下寻找,待看到淑妃之后眼睛一亮,连忙爬了过来:“娘娘,娘娘您救救奴婢。被发现了,奴婢被浮现了,奴婢再也不敢了。不敢给皇上下药了。”

    “岑嬷嬷,你胡说什么!”淑妃连忙一把推开岑嬷嬷。

    岑嬷嬷又爬过来,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紧紧拽着淑妃的裙摆:“奴婢死不足惜,但求娘娘您救救奴婢的孩儿,他还那么小。”说完她又跌坐下来,失魂落魄道:“奴婢早就说过,毒害皇上大逆不道,若是被人发现那定然是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啊。奴婢死就死了,可孩子是无辜的,奴婢不能”

    岑嬷嬷目光逐渐失了焦距,不断的开始哭喊起来。

    “把她拖下去。”楚誉挥挥手。

    “淑妃,你居然对朕下毒?”皇上目光震惊,不敢置信的看着淑妃。

    淑妃摇头:“臣妾没有。”

    “淑妃,事到如今,你还跟着装什么呢?”

    楚誉从袖子里抽出一封信:“这是你与岑太医勾结的证据,本殿下早就知晓了。只不过本殿下想知道你是从何时给父皇下毒的,这么久了太医署那么多太医竟然都无从察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