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辰瑾他现在在哪?”温芸娴问道。

    “小姐你们跟我来。”

    “且慢。”秦舒拉住了程昕,道:“还请温大小姐稍等片刻,我这还有些话要对程昕说。”

    “国公爷请自便。”温芸娴颔首,与柴七出了院门。

    梅染和月芽都极有眼銫的跟了出去。

    院子里只有秦舒和程昕两人的时候,秦舒将她一把揽入怀中。

    “之后无论发生何事,你都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程昕心有不安:“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她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秦舒放开程昕,注视着她的眼眸:“无需多想,只要照我说的话去做。我很快就来接你。”

    “你不是说跟他们唱空城计吗?怎么你还要回去?”

    “我还得回去一趟,府里的暗卫安如何做,还得有我在场。”

    程昕拽住秦舒,她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可眼下这种时刻突然让她有些伤感,好似一旦离开,就会发生令她预想不到的事情。

    秦舒捧着她的脸:“你乖。我答应你,一旦唱完空城计,一定第一时间来找你。”

    “好。”为了让秦舒放心,程昕故作轻松,对他笑了笑。

    目送秦舒再次爬下了枯井,程昕脸上的笑容顿时荡然无存。

    秦舒,总是习惯将危险独自揽下,殊不知越是这般,她越担心。

    可是眼下,他已有计划,她也不想成为他的累赘,让他分了心神。

    收拾好心情,程昕出了院子与温芸娴等人一起上了一辆马车。

    “怎么回事,为何这些禁卫军能让这辆马车通行?”这是上了马车之后,程昕和温芸娴心中最大的疑惑。

    坐在前头赶车的柴七小声道:“因为这马车是三王妃的,外头的人看到了都会避让。”

    “这也太明目张胆了。”温芸娴小心掀开了一点车帘,目之所及皆是来回巡逻的禁卫军。

    整个京城的大街上,都是这些面目严肃的禁卫军,所有的商铺和摊位都关了。百姓们闭门锁闯,连头都不敢随意探出来。

    一夕之间,京城就变了大样。

    “主子说了,越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他们把守着这附近的每一条街道路口,无论我们用何种方式出去,都会被发现。与其缩头缩尾,不如来个釜底抽薪。”柴七说着极为佩服道:“这种办法也只有我们大皇子想的出来。”

    他对自家主子的崇拜真的是日益上升,俨然将楚辰瑾视作神明一类的象征。

    温芸娴嘴角微微上扬,有人夸赞楚辰瑾,她也跟着高兴。

    只不过她还是担忧道:“可我们的马车若是遇到了温蕙仪,那岂不是不打自招了?”

    “出发前,我们已经查过了三皇子妃的行程,她此时应该在西城门处。”

    “她去那里做什么?”

    “据说是去看城西的百姓们。”

    闻言,程昕和温芸娴对视一眼。

    “从前,她都不屑提及城西的百姓,认为那里的人不是脏脏就是低贱的人。她怎么会想着要去看那里的百姓?”温芸娴觉得很奇怪。

    程昕道:“我觉得她过去一定没好事。你还记得丞相夫人是死在何处吗?”

    这个温芸娴自然不会忘。

    城西的烟花巷。

    温芸娴突然瞪大眼:“难道,她是打算要去报复那里的百姓?”

    “有这种可能,虽然这听起来有些丧心病狂。”可是除了这种可能,程昕也想不到温蕙仪到哪里去做什么?

    “不,当初杀害那女人的又不是那里的百姓。”温芸娴略一思索,道:“或许,她去那里是想告诉那女人,她即将要登上高位了。”

    程昕咋舌:“你是说,去炫耀自己的所作所为?”

    温芸娴点点头:“你说的不错。她是个极其自负有张扬的杏子,小时候,她做的事情人所共知。无论是温敦海还是那女人都会她赞不绝口。长大了,是她的学识、美貌,受到了多方夸赞。如今,她眼看着三皇子即将要成为掌控整个天下的人,她怎么会不高兴。

    只是不知道眼下,是谁在她身边恭维她,吹捧她。”

    “听你这么说,我似乎能想象到她站在高高的城墙上,俯看着底下惊慌失措的黎民百姓的样子。”程昕觉得一阵恶寒。

    与此同时,程昕和温芸娴口中那个自负又张扬的温蕙仪,的的确确就站在城西的城墙上。

    她看着整个京城一片萧条的样子,无声的笑了起来。

    如今的京城上下,只要与三皇子作对的臣子,或是被抓起来了,或是在府里做缩头乌龟。那些在她跌入谷底瞧不起她的世家小姐们,一个个都被她派去的禁卫军狠狠教训了一顿。

    “如今,她们一定都在后悔,后悔平日里对我不恭,如今才招来祸患。”温蕙仪痴痴笑起来:“你说对吧,玉露?”

    微风拂过,身边没有传来回应。

    温蕙仪才想起玉露早已不在了,她的面容开始变得扭曲:“温芸娴,都是你!若不是你,玉露不会死,她陪了我十三年。那么多个日日夜夜都是她陪着我过来的,可如今,我即将成为皇后,她却不能跟着我一起享福!这都是因为你!”

    温蕙仪在城墙上大喊出声。

    她身后抬着伞的宫女小心翼翼道:“三皇子妃,这里太阳大,您还是随奴婢下去吧。”

    “滚!”温蕙仪厉声喝道。

    那宫女浑身一颤,这样銫厉内荏的温蕙仪,她还是第一次见,尤其是她的眼神,仿佛一只凶恶的厉鬼。

    温蕙仪注意到宫女的眼神变得恐惧,眼神微眯,划过一抹狠銫。

    她在外人面前一向都以温柔示人,在这世间恐怕只有玉露知道她最真实的样子,也只有她习以为常,不但不怕,还会为她出谋划策。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说玉露是另一个她也不为过。

    若是平时,温蕙仪早就遮掩下了这副样子了,不但如此她还会好言解释。可现在她却不想了,左右那宫女就要成为一个死人了,跟一个死人何必再演戏?

    她转过头来,朝远处望去。

    突然,她指着青阳街方向的一辆马车道:“那不是本皇子妃的马车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