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们便不能留在这里添麻烦了,程昕和温芸娴对视一眼,都看懂了彼此的意思。

    “时间紧迫,我先带你们出去。”秦舒拉起程昕的手,快步朝后院走去。

    “等等,玟棋她们”

    秦舒道:“你们带上梅染和月芽走就行,玟棋等人,已经由清茶和疾光他们送出去了。”

    程昕这才发现,这沿途去后院的路上,府里的丫鬟小厮少了大半,却原来这是安国公府素来的规矩,一旦遇到战乱或麻烦,府里的几位负责安全的管事,就会立即安排疏散,听指挥将府里上下都送到安全的地方。

    这次也一样,秦总管在得到了秦舒的命令之后,立即着手安排。反倒是她和温芸娴留到了最后。

    几人跟着秦舒来到后院,入了秦舒的书房。

    只见秦舒来到书架的方向,伸手移开了一个匣子,后面悬挂着画的墙就突然传来一声异响。

    程昕吃惊:“原来书房里真的都有暗道!”

    那些电视剧诚不欺我啊。

    秦舒顾不得解释,拉着程昕入了旋转开的门内。

    温芸娴、月芽、梅染依次入内。

    门内别有洞天,墙面上镶嵌着一些会发光的石头,程昕仔细看了一眼:“原来不是夜明珠啊。”

    秦舒失笑:“虽然你夫君我的家底尚算殷实,可也经不起那般铺张。”

    程昕点点头,也是,这密道不知道多久用一次,将夜明珠嵌在墙上照明,真的是暴殄天物。

    密道很长,里面的空气相当沉闷,人走过的时候,脚下会掀起一层灰。

    “这密道是什么时候的?”

    “自安国公府开府那日便在了,当年是老太公在世的时候命人挖的。那时候也许只是未雨绸缪,一直搁置着。后来父亲在边关出事之后,这密道就派上用场了。”

    “外界传闻国公爷年少时一直鲜少出门,难不成你都是悄悄从这里出去的?”后方传来温芸娴的提问。

    秦舒摇头:“不,这密道我是第二次来。”

    “那这密道平时做何用?”程昕问道。

    “十几年前,母亲听闻你世子哥哥被人下了毒的消息,就担心有人会借用食物,对我不利。后来明面上我们照常采买,可我们真正吃的东西,是有专人每隔几日从这密道里送进来的。”

    秦舒想起年少时的经历,总觉得一切都太艰难了。

    偌大的安国公府,突然一夜之间就失去了顶梁柱,家中惊声不谙世事的夫人和年少的小公爷。不说家族中对他们别有用心的人,就连朝堂上想要借此击垮安国公府的人,都在那段时日给他们添了诸多麻烦。

    秦舒经常看到母亲背着她偷偷的哭泣,也是那段时间,他被迫成长起来,他想要让自己成为母亲的倚靠,能让她卸下担子。

    突然,手上的力道一紧,秦舒回首,对上了程昕灼灼的目光。

    他温柔一笑:“你放心,一切都过去了。”

    程昕点点头:“曾经的那些困难,我不曾陪你一起渡过。以后无论多困难,我都和你一起扛。”

    秦舒闻言,心中倍感温暖,若非情势不允许,他此时定要给程昕一个大大的拥抱。

    在程昕和秦舒各自感动中,这狭长的密道很快就走完了。

    秦舒先是在密道的门上摩挲了一阵,然后不知按到了何处,从上方掉下来一条绳子。

    秦舒拽下了绳子,带下来一条长长的绳梯来。于此同时,上方照下来一道亮光。

    程昕等人仰头望去,对上的是一片蓝天白云。

    “我先上去。等我说可以了,你们再上来。”秦舒拉住了梯绳,顺着爬了上去。

    程昕看着他从上方爬了出去,等了一会,就见他探下头来:“这里安全,你们一个个上来。”

    程昕等人照做。

    等她们都依次都上来了之后,才发现方才爬上来的地方实则是一口废井,而周边是一处不大的院子,前面好似很热闹,沸沸扬扬的。

    “这里是哪里?”程昕问道。

    秦舒指着院子的一道门,道:“出了这道门,从小巷子里拐出去,就是庆安楼的后院。”

    “什么?我们走了这么久?”温芸娴惊诧。

    程昕也纳闷,庆安楼和他们的府邸可是足足差着一条街呢。

    秦舒道:“安国公府的正门开在温溪街,与庆安楼所在的青阳街的确隔着一条街。可这密道是从后院的书房开挖,再到庆安楼的后院,距离已然大大的缩短了。”

    程昕用自己的所剩不多的空间知识想了想,点点头。

    是这么回事,在地面上,四通八达的路都是围绕着那些府邸建的。可这地底下,少去了那些弯弯绕绕,一根肠子通到底,这路程就大大的缩短了。

    “你不是说,这密道时经常做采买之用吗?为何这院子荒废了?”

    程昕环顾一周,这院子应该是在很不错的地段,这里的租金不便宜,这么空着荒废,难免不令人起疑。

    “做采买之时,这里住着秦管家的一对亲戚,他们本就是菜农,专门为青阳街上的几家酒馆送菜。时常推送果蔬等物入院子没有会起疑。可自我去云山书院之后,母亲就不再那般小心翼翼。这密道也渐渐不用了。

    后来,那两位老夫妇年纪大了,就回了乡下养老,这院子便无人住了。

    不过,对外来说,这里是庆安楼存放废旧之物的仓库。庆安楼的掌柜与秦总管乃是熟人,这点小忙对他来说是举手之劳。”

    秦舒说着来到了院门口,听着外面的动静。

    “原来如此啊。”程昕凑过去,对着门缝朝外望去,就见一个人迎面走了过来。

    程昕吓了一跳,侧身避开。

    ‘砰砰砰’院门被敲响了。

    秦舒对她们摇摇头,示意她们不要出声。

    ‘砰,砰砰,砰砰砰。’

    敲门声极有规律的响起,秦舒这才将门开了。

    外头站着的赫然是大皇子身边的侍卫柴七。

    “小姐,您可让我们主子担心死了。”柴七看到安然无恙的温芸娴,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接着连忙对秦舒和程昕拱手:“多谢国公爷和国公夫人护佑温小姐周全,小的代我们家主子先谢过了。”

    “不必多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