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并非是普通的贼人。”温芸娴语气淡漠道:“他们在进来之后,开口第一句就是温芸娴在哪里。可见,他们是有备而来。”

    “是温蕙仪?”程昕看向温芸娴。

    温芸娴颔首:“除了她还能有谁?”

    “可她为何没有让三皇子的人直接来抓你?”程昕转念一想:“她是打算瞒着三皇子,想将你抓起来,可这不是多此一举?”

    “未必。”秦舒道:“若是三皇子抓到了温大小姐,他必然不会下狠手,他可是出了名的怜香惜玉。可若是三皇子妃,那温大小姐落在她手里,恐怕要吃一番苦头。”

    闻言,程昕道:“好在你及时派了疾光过去。”

    “多谢国公爷。”温芸娴屈身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你是昕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玟棋,你先带温大小姐和月芽下去梳洗一下,然后带他们到客房休息。其他的事情等天亮了再说。”

    “是!”玟棋道。

    天大亮的时候,立在角楼上的程昕等人各个脸銫不佳。

    温芸娴看着血流成河的街道,无声的流泪。

    那些熟悉的街坊邻居,过路的大叔大伯,买菜的大婶,他们都因自家主人是三皇子不对付的人,而受到了牵连。周围静悄悄的,仿佛一夜之间,黑暗扯走了京城往日的热闹。

    “芸娴,大皇子可有对你说,他要如何做?”程昕侧首问道。

    温芸娴回眸:“你是说,对于这个皇位?”

    “是。”

    “自然是全力以赴。若不能成为储君,那么等待我们的就只有一条死路。”温芸娴说着取出挂在脖子上的一枚坠子。

    “这是大皇子交给我的,说是危急关头,能调动西城的守卫军,如果到时候城里要发生大战,你就拿着这个和国公爷一起逃出去吧。”温芸娴将坠子交给了程昕。

    程昕接过坠子:“那么你呢?”

    “我,我自然不会走。他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他生,我亦生;他死,我也不会独活。”温芸娴望着东北边皇宫的方向,眼神笃定。

    程昕紧了紧手里的坠子:“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走的。”

    “你和国公爷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何必要留在这里等死?”温芸娴道:“如果可以,我希望你立即带着安国公府的人离开。我不希望这一世好不容易有的一个朋友,出了什么事。”

    “呸呸,你少咒我。”程昕轻笑道:“你说过的,等你做了皇后娘娘,可得罩着我。你可别想撵走我,到时候说我们临阵脱逃,不配享那等荣华富贵。”

    “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这个。”温芸娴失笑。

    “我可是上了赌桌,未到摊牌时,我怎么能轻易认输。”

    两人说完相视一笑。

    下一刻,楼梯上传来了梅染疾驰的脚步声:“夫人、温大小姐。快,国公爷让我们快走。”

    “发生什么事了?”程昕惊愕。

    梅染道:“是三皇子,他派兵包围了安国公府。言明让国公爷交出温大小姐,否则他就要带人冲进来了。”

    温芸娴眼神一暗:“没想到我在他们眼里,还是挺有分量的,竟然要这般劳师动众。”

    “你自然重要啊。”程昕拉着她边走边说:“定是温蕙仪,她之前失了手,不得已借将你在何处的消息告诉了三皇子,想借三皇子的手除掉你。”

    温芸娴突然停下了脚步。

    程昕被拽的一停,转身道:“你怎么了?”

    “程昕,你和秦舒先走吧。我留下。”

    “你疯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跟我来这套?”

    温芸娴摇头:“不,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温蕙仪是想要除了我,才鼓动三皇子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只有我留下,她就”

    “她就能怎样?”程昕轻哼了一声,蹙眉道:“温芸娴,你想想清楚,眼下可不是你自责的时候。你以为束手就擒,她就能放过你?你活了两世,怎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犯糊涂!”

    “我并非是这个意思。”温芸娴摇头:“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们受到伤害因为我。”

    程昕满肚子要骂醒她的话,突然都噎住了。

    是因为不想看到她和秦舒受到伤害,温芸娴才想将自己交代出去?

    “什么时候开始,我在你心目中变得这么重要了?”程昕有些哽咽,她完全没有想到,温芸娴会将他们看的这么重。

    “你当然很重要,你是我两世为人,唯一的一个朋友。除了我娘、辰瑾、月芽,这世上只有你真的关心我。”温芸娴同样红了眼眶:“我记得你说过,谁对你好,你就会对谁好。我也一样,对我一份好,我必十倍奉还。”

    下一刻,程昕重新拽起温芸娴,向前跑去:“既然我们都是同样的人,就别在这种关键时候掉链子了。你要相信,我们安国公府可不是三皇子能轻易闯进来的。就算能闯进来,我们也有足够的实力保护你,直到等来大皇子的救兵。”

    “程昕,如果到了受伤害的时候,你一定要将我交出去。带着我给你的坠子,离开京城。”

    程昕回头,没好气道:“你别说这些丧气话。你可是温芸娴!”

    温芸娴失笑:“虽然不知道你为何总是这样。但是不得不说,你说的不错。我是温芸娴,我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认输’二字!”

    两人随梅染赶到了前院。

    秦舒指挥着疾光等人严阵以待,他的面容严肃,看起来不容乐观。

    见程昕和温芸娴过来,连忙道:“你们跟着清茶,躲到暗道里去。”

    “不。我们不走。”温芸娴摇头。

    程昕道:“秦舒,你在哪,我在哪。”她伸手握住了秦舒的手。

    秦舒眼里有流光闪动,点了点程昕的额头:“你误会了,我可不是让你们躲起来。是大皇子,现在就在暗道出口接应,你们现在就过去。”

    嗯?

    程昕和温芸娴对视一眼,皆看到彼此眼中的疑问。

    秦舒解释道:“我与大皇子之前通过信,料到安国公府极有可能会成为三皇子要重点对付的府邸。我们准备唱一出空城计,不过眼下,还是得先把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没有了后顾之忧,我们才能全力一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