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情之一事,缘分使然;祸福旦夕,是为命中注定。

    镜中,美人如玉。

    美人,面无喜銫。

    “自古红颜多薄命”太子妃轻喃,微微一叹。

    她素手轻捻,取了口脂置于唇上轻抿。

    双唇立即红润,更添光彩。

    厮杀声由远至近,宫人强自镇定,为其整理华服,戴好配饰。

    “太子妃,奴婢陪您。”宫人恳求。

    “不必,你且自去吧。”太子妃面容沉静的走出了内殿。

    宫墙之上,太子年轻俊朗,一身戎装,指挥着禁卫军奋力抵抗。

    看到太子妃走近,太子急唤一声:“琬洛,你怎么出来了?”

    “想和殿下在一起,便来了。”

    宫墙之外,四皇子和一众侍卫来势汹汹,撞击宫门的声音越来越响。

    漫天红霞,璧人成双。

    此情此景,更加激怒了四皇子,他命人加速进攻。

    一声轰响,宫门被撞开。

    不多时,局势已定,太子大败。

    太子手中的剑滑落,他抚住太子妃的肩膀,目光深情:“琬洛,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殿下”太子妃轻轻摇头,目光柔和:“今生有幸,嫁给殿下,未能白首,实为遗憾无论如何,琬洛愿与君共生死。”

    “好,我们生死与共!”

    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下一刻,太子牵过她的手,纵身一跃。

    四皇子冲上宫墙之际,只瞥见一抹明黄衣角从城墙上坠落。

    “洛儿!不!”

    一场红颜悲剧就此落幕,所有画面就此定格。

    “卡!”

    只听得导演一声喊,底下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一些观众泪眼朦胧,沉浸其中。

    躺在垫子上的程昕睁开了眼,手脚利索的爬了起来,如释重负。

    “来,几位演员辛苦了,请移步这边来。”主持人在外出声。

    按照流程,三个演员相互自我介绍,就到了几位导演点评时间。

    “完全无法令人相信。”

    “像念台词。”

    “剧情狗血。”

    “演的太矫情”

    程昕没想到导演的点评如此犀利,她的自信心被打击的够呛,就像靶子被一支支利箭穿过,这些利箭还带着关键词。

    尤其是某个导演说的‘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如坐针毡’,当时他们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现场一片死寂,就连观众都没敢大声喘气。

    镜头给到最后一位导演。

    程昕努力调整好心态,因为最后一位导演的点评往往是当头棒喝,总能人醍醐灌顶。

    只听他开口道:“自古红颜多薄命!太子妃的这句话其实已经点了这段剧情的题。

    说到红颜,我们自然而的还会想到一句‘红颜祸水’。

    剧中的太子妃,如娇花盛开,她点上红唇,是锦上添花,让一朵盛开的鲜花瞬间凋零,调动起观众心中悲悯之情。

    这种用法在影视上也是比较高级的。

    内殿的死寂和宫外的战乱,对比强烈。这里,我觉得他们是处理的好的。

    而两位皇子冲冠一怒为红颜,才有了这场宫变。太子妃是其中关键,女生演的时候,如果你能真的相信这个人物,对太子是真的爱,那么你就会演的更好”

    一场点评结束,程昕拿到了一个A级等级卡,有些疲惫的去到了之前的棚景里。

    她目前还是个十八线的小演员,演艺事业算是刚刚起步,今日能得到几位大导演如此点评,她心中是满足的。

    不过她有个小习惯,会在演完之后回到场地里,重新回顾下之前的场面,复盘下今日所演的好与坏。

    棚景里已经没有人了,只有昏暗的置景灯还开着。

    程昕入内,看着白墙红瓦的建筑物,拖动着身上的华服。

    周围是战后的场面,很凌乱,场务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倒让程昕能再次身临其境,仿佛真的经历了一场宫变。

    这时,不知何处吹来的一阵风,让上首挂着的灯泡晃了晃。

    程昕看到一个身影快速的出现在不远处的白墙处。

    “谁!”

    走近,那里什么人都没有。

    程昕拍拍胸口,虚惊一场。

    轰隆!

    一声惊雷,头顶的灯突然闪烁了起来。

    白墙上顿时显出一个人影来。

    人脸越来越近,一双眼睛,摄人心魄。

    如此诡异的事情吓得程昕心跳如雷,还不等看清面前是谁,条件反射般一拳砸了过去。

    轰隆!

    电闪雷鸣间,白墙面前的女子消失无踪。

    现场徒留一张大大的‘A’级卡牌,记录着方才发生过的一切。

    是夜,安国公府内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息。

    站在廊下的丫鬟玟棋神銫不安,不自觉的绞着手中帕子。她的瞳孔倒映着一道白芒,一闪而逝。

    她的身侧,另一名巧婳被天空中突然的一声惊雷吓得一哆嗦,飞快的朝身后的房间瞥了一眼:“玟棋,你说小姐会不会”

    “不会的。”玟棋出声打断,言语之中尽是肯定:“年太医叮嘱过,只要熬过了今晚,小姐就会没事的。”

    “是,是吗?”巧婳垂眸。

    可要是熬不过呢?

    她们这些贴身丫鬟照看不周,就算不被打死,也一定会被远远的发卖了。

    “小姐一定会没事的。”玟棋喃喃。小姐会没事,也一定要没事。

    轰隆!

    又一声惊雷撕开暗夜,照亮夜空。

    “啊!”

    一声惨叫自她们身后的房间传出。

    玟棋和巧婳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惧。

    下一刻,两人转身冲了进去。

    房内大亮。

    目之所及,想象中的恐怖画面并没有出现。

    床头,她们的小姐脸銫苍白的坐在那里,在看到她们俩进来时,秀丽的眉头紧蹙。

    地上,一个身穿锦衣华服的少年郎仰面在地,一手捂着鼻子,方才的那一声惨叫就出自他的口。

    少年肌肤雪白,年纪看着不大,从指缝里渗出的血,仿佛开在了雪地里的腊梅,尤为刺目。

    两个丫鬟倒吸一口凉气。

    “小公爷!呀,小公爷流鼻血了,快来人啊!”

    房内一通忙乱。

    “小公爷,太医就在前院,已经派人通知过来了”

    少年被闻讯赶来的下人们簇拥着出了门,临走之前还不忘回看了房间里的女孩一眼。

    床上的程昕被看得一怔,这人的脸被捂了大半,只露出了一双极好看的瑞凤眼,灿若星河。

    她莫不是到了哪个小鲜肉的剧棚?

    还不等她看的再仔细些,那人就已消失门外。

    这时,一个丫鬟扑了上来:“小姐,呜呜…您终于醒了。”

    “小姐,您怎么样了?怎么一句话都不说,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来人啊,快去请年太医”

    外面雷声阵阵,大雨滂沱。

    程昕被吵得脑袋嗡嗡疼,在两个丫鬟的惊叫声中,再次陷入黑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