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傅薇迷迷糊糊地转醒,就听到一声暴喝:“傅招娣!你今天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另一个油滑的女声又故作语重心长地说:“对呀,招娣,你嫁到王家,吃香喝辣的,王大少爷虽然脑筋不太聪明,但是个疼媳妇的,你嫁过去就是当大少奶奶,被人伺候的。”

    恍惚间傅招娣短暂而痛苦的一生在她眼前闪过傅薇叹了口气。她睁开眼,眼前是一个浓妆艳抹的胖女人,穿一身恶俗的花衣服,打扮看起来像个媒婆。

    媒婆挤出一个油光水滑的笑,对傅薇说:“招娣呀,听你柳姨一句劝,你也老大不小了,女人哪能总不嫁人呢?”

    所以就让傅招娣嫁给一个话都不会说的傻子吗?她们就没想过这个十六岁的少女,未来漫长的一辈子要怎么度过吗?

    傅薇深吸一口气,克制住心头翻涌的怒火,冷冷说道:“您说的嫁,就是嫁给王大少爷?那恕我不能从命,毕竟”她伸手一指那张缺了一条腿的破桌子,“嫁给那条桌子腿也许还好一点,毕竟那样我连男人也不必伺候了。”

    柳媒婆脸不红心不跳,张嘴就开始扯:“招娣,你话怎么能这么说?”

    哟,离谱。傅薇双手环胸,她总算见识到了,娘道电视剧也不全是在胡扯,无耻的人永远不嫌脸皮够厚。

    “你这个死丫头!”另一个农妇打扮的女人扬起巴掌,就要打傅薇。傅薇认出来那是傅招娣的二婶,把父母早亡的傅招娣养大,美其名曰照顾她大哥的遗孤,实际上贪了傅招娣父母的遗产,还把她当免费的劳力。

    现在又要为了二十两聘礼把傅招娣卖了。

    傅薇死死攥住傅二婶扬起来的巴掌,勾起唇角轻轻一笑:“反正那位王少爷‘脑筋不太聪明’,看起来也不挑媳妇,不如二婶您嫁过去?毕竟您生了三个孩子,一看就是好生养的,王家给的嫁妆也许还能翻三番呢。”

    傅二婶的脸白了又青,青了又白,上面擦的粉颤颤巍巍地就要往下掉:“胡闹!你说什么混账话!”

    傅薇反问:“哪里混账了?不是很在理吗?”

    “傅招娣!”媒婆急了,上手就来拉扯。傅薇顺势松开手,傅二婶和媒婆踉踉跄跄地后退几步,险些摔到地上。“你娘怎么教你的!这话也是姑娘能说的?”

    “哦,真抱歉,我娘死得早。”傅薇淡淡地掏出手帕擦擦手,“严格说起来,我是二婶您教养长大的才对,大概是青出于蓝了?”

    远在二十一世纪的妈妈啊,抱歉了,希望你无病无灾长命百岁,傅薇心想,趁着还能生,赶紧生个妹妹继承家业吧。

    傅二婶和媒婆听不懂什么是青出于蓝,但是这不妨碍她们理解傅薇话中的嘲讽。傅二婶眼珠子一转,捂着胸口喘了两声,傅薇就知道她又要“犯病”了。

    这些年,傅二婶靠着她这一手炉火纯青的心痛,让傅招娣吃了不少苦头。

    傅招娣一让她不如意,她就得犯病,还总说些“她要是死了,傅招娣和她的弟弟傅小宝全要被撵出去”这样的话,让傅招娣再也不敢说一个“不”字,生怕她弟弟再也没了活路。

    傅薇才不惯她这臭毛病呢!

    “您可小心点儿。”傅薇说,“我看您心痛老不好,嘴唇还青得厉害,恐怕活不了几年啦。您老人家还没到儿女绕膝的年纪,现在就入土了,岂不是可惜吗?”

    “你!你!”傅二婶捂着胸口就往后倒。可她回头看到地上厚厚的一层灰,说什么也不想把这身新衣服糟蹋在傅招娣住的柴房里。

    “我什么我?”傅薇笑道。

    傅二婶哪里见过总是忍气吞声的傅招娣这样反驳她,从前她声音大一点,傅招娣就缩着脖子不敢不听话。她至多捂着胸口装犯病,傅招娣就得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她,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

    “您别激动,小点声。”傅薇温柔地拍拍傅二婶的肩膀,对柳媒婆说:“柳姨,不如咱把二婶抬出去?省得她死在我屋里,脏了这块地。”

    媒婆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怎么也想不通刚才以泪洗面,差点就松口答应的傅招娣,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变得这么泼辣。

    她收了王家的银子,要给王少爷找个乖巧漂亮的媳妇儿。柳媒婆听说傅招娣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杏子也懦弱,她二婶说一不二的,只要傅二婶答应,绑也能把傅招娣绑上花轿。可谁想到私底下傅二婶竟被说得还不了嘴呢?

    “这”柳媒婆扯出一个笑脸,“这咱是来议亲的,是再吉利不过都事,既然老姐你身体不畅快,那我下次再来,下次再来。”

    傅薇点点头,彬彬有礼地说:“下次也不必再来了,我不打算嫁。”

    柳媒婆转身就要走。

    傅二婶一看到手的银子飞了,索杏也不装了,扯着嗓子就开始喊,“你凭什么不嫁?傅招娣,老娘辛辛苦苦把你养到十六岁,你就这么回报我?”

    “我回报的已经够了。”傅薇说,“我吃着掺沙子的馊饭,每天天不亮就要起来干活,休息一下就得被您拿着棍子抽。起早贪黑从八岁干到十六岁,还不够回报您每天两碗馊饭,一个漏风的柴房吗?”

    “贱丫头!反了你!有妈生没妈养得玩意,和你那贱人妈一个样!”傅二婶从地上拎起一根柴火,劈头盖脸地罩着傅薇抽。傅薇的身体条件反射地瑟缩起来,傅薇知道那是傅招娣残留的肉体记忆那个十六岁姑娘被打过太多次了。

    傅薇侧着头躲过去,从枕头底下摸出傅招娣藏着的一把菜刀,对着傅二婶挥了挥,柔声说:“二婶认得吧?这是咱家剁骨头的刀,一不小心把二婶的脑袋剁下来就不好看了,是不是?”

    傅二婶当然认得!

    “你!”傅二婶又急又气,棍子挥的更猛了,打气一片片烟尘。一不小心打到柳媒婆的腰上,柳媒婆“哎吆”一声,赶紧踮着脚从柴房里跑出去。

    “别急,别急嘛。”柳媒婆扌柔着腰,跳脚喊,“既然招娣不答应,我就去找周家的盼妮儿,左右是谁都一样的。”

    这哪里一样?傅二婶的心都在滴血,那是二十两银子啊!二十两,够一家人活两年了!

    “招娣答应!”傅二婶喊,“快说,傅招娣!你答应!你嫁!想想你弟弟,没了我,你问问谁给你那丧门星弟弟一口饭吃!”

    傅薇看着手里的砍骨刀,傅招娣的过去走马灯一样闪过。她有一个可爱的弟弟,傅小宝。傅小宝出生没多久,傅招娣的父母就得了重病死了,留下来不菲的家财和一双儿女。傅二叔好赌,没几年就赌掉了所有钱,傅二婶就留着姐弟俩当长工。

    要不是都姓傅,傅招娣还要顺带着做个童养媳呢。

    “我给。”傅薇说,“我养他。”

    “你一个丫头片子,拿什么养他?”傅二婶喊。

    傅薇刻意把菜刀在傅二婶眼前晃了晃。傅招娣常年干重活的身子可不像傅薇,她一身的力气,能背二十来斤的柴火走山路。傅二婶缩着头,就怕傅薇一个手抖,刀就砍在她脸上了。

    “我拿这把刀养,怎么样?”傅薇核善地说,“长姐如母,我的意见,就是我弟弟的意见,您明白吗?”

    柳媒婆在门外扯着嗓子喊:“哎这!不就是提个亲,怎么还扯上分家了呢?招娣啊,你怎么能这么对长辈?”

    傅薇抚摸着刀背,轻声对柳媒婆说:“我还记得过年炖骨头汤的时候,这刀我都没用力,骨头就剁开了,是搁村头打的吧,柳姨也见过那家吧,真是口好刀。”

    柳媒婆腿软了:“你你要做什么?”

    “没干什么,只是可惜一下刀不长眼睛。”傅薇俏皮地眨眨眼,露出甜蜜的微笑,“你听到这把刀在说什么吗?”

    傅二婶嘴硬:“说什么?说你妈死了!”

    “在说,我不嫁。”傅薇温和地碰了碰她的脖子。

    柳媒婆左看右看,提着裙子打算偷偷走。突然,一块石头打在她脑袋上,把她打得“哎呦”一声。

    “哪个小兔崽子?!”柳媒婆扯着嗓子喊。

    墙上翻下来一个瘦骨嶙峋的孩子,看起来也就六七岁。他浑身脏兮兮的,额角上带着伤,伤口的血痕沾着泥土,是昨天被傅二婶推摔磕破的。

    这是傅招娣的弟弟,傅小宝。

    傅小宝对柳媒婆摆了个鬼脸,喊:“老妖婆,给我滚蛋!我姐姐才不嫁人呢!”

    柳媒婆指着傅小宝就开骂:“你懂什么?哪有女孩子不嫁人的?”

    傅薇对傅小宝招招手,示意他过来。傅小宝溜到傅薇身边,拉着她的衣角,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问:“姐姐,你不要嫁人好不好?”

    “姐姐不嫁。”傅薇说。

    可怜她昨天还做梦都要当个布谷鸟,今天却指天为誓要做一辈子青蛙。

    这是人干的是吗?【指指点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