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只不过是看着江絮晚望着英语老师背影一副明显有心事的样子,所以卫戈才故意这样逗江絮晚,顺势就把她的注意力给转移掉。

    “这些题目我都懂了。只不过还有这一道题我不是很明白,之前你不是告诉我这个介词的用法只能用在”

    “卫戈,有人找!”

    不知何时,突然有人站在教室门口喊自己。卫戈下意识地看过去,却发现是自己的大伯成方国。

    他愣了两秒,直到江絮晚用胳膊肘杵自己,他才起身离开座位去到成方国面前。

    “有什么事吗大伯。”

    这不是卫戈第一次这样喊成方国在大年初一的时候,成方国居然来江絮晚家里拜年了,说是感谢江奶奶照顾卫戈。

    在那样的情况之下,最后,也算是冰释前嫌了。彻彻底底的冰释前嫌。

    成方国还给了江絮晚和卫戈大大的红包。

    尤其是江絮晚,收到了不小的数目。

    当时她一看那个红包那么鼓,如何都不愿意要。

    直到成方国这样说了一句,“你以后是要和卫戈结婚的,给你包个大点的红包是礼节。”

    “而且你是我这么优秀的学生。”

    江絮晚还想拒绝,卫戈干脆替江絮晚把红包收下了,“谢谢大伯。”

    江絮晚也只好跟着喊,“谢谢大伯。”

    那场面好像是新婚夫妻回门似的。

    “这个老师是上京市体育大学的老师,上个学期的冬季运动会你不是拿了很多金牌吗?而且你以前做体育生时候的成绩也很好,所以这个老师来看看你。”

    成方国把一个男老师推到卫戈面前,示意卫戈,这个男老师是体育大学的优秀教师,来考察这棵好苗子的。

    然而当卫戈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卫戈眉头紧皱,语气低沉吓人,他这副状态明显就是敌对状态。

    成方国看得有点莫名其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该如何圆场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人已经之间被卫戈揪走了。

    教室里面的江絮晚,还没有看清是什么情况,就看到卫戈把人带走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咱们卫大哥咋把人给掳走了呢?”同桌沈佳梦也看的一脸懵。

    江絮晚没说话,只是望着门口发呆。

    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情感,然而江絮晚却是说不出来。

    班上的同学也早已经注意到了那边,毕竟班主任亲自过来,还带了一个陌生人,嗯,最后这个陌生人还被卫戈拉走了自然大家对此会议论纷纷。

    江絮晚很不舒服,摇摇头,“写作业吧。”

    “好了好了,都别说话了。”成方国走进教室里,把班级的纪律讲了一下,然后看向江絮晚,“江絮晚,你帮忙看一下班上的情况。”

    “嗯。”江絮晚点点头,答应了成方国的要求。

    只不过,江絮晚感觉特别奇怪,下意识的看向了班长班长面无表情,在写着题目。

    但是江絮晚很清楚,因为前一秒她看到了班长脸上的表情很不好看。

    一直以来,班长都管着班上的纪律,班主任突然让江絮晚来管纪律,她应该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

    江絮晚抿了抿唇,轻声喊了一下班长。

    班长抬头看向江絮晚,可是目光很自然。

    江絮晚轻轻扬起笑容,摇了摇头,“没事。”

    “老师叫你管一下班里的纪律。”

    “老师喊的是你,不是我。”班长撇撇嘴,继续做自己的题目。

    江絮晚的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但是她还是继续说着,“可你才是班长。这不归我管班主任最近跟我经常交流,所以下意识才会这样反应。”

    “你别多想了。”

    班长不抬头,“嗯,我不多想。”

    “嗯。”

    既然班长都这么说了,不管班长是真的不多想还是假的不多想,自己如果还要继续多嘴的话,那反倒是自己在多事了。

    江絮晚可不想自己成为一个多事的人。更不想自己的多事给别人带来不适的感觉。

    她缩回脑袋继续写自己的题目,却忘记了一旁的沈佳梦一直注意着。

    沈佳梦拿出自己的手机来,轻轻戳了一下江絮晚,然后给她发消息

    沈佳梦:【咋啦这是?】

    江絮晚:【没什么,你不用担心。】

    沈佳梦:【感觉班长怪怪的。】

    江絮晚:【别这么说。】

    江絮晚收起手机,轻轻对着沈佳梦说道,“快写题目吧。”

    “好的,我亲爱的善良的小仙女!”沈佳梦的声音很大,仿佛是故意在说给某个人听一样。

    江絮晚实在拿沈佳梦没有办法,便就那样随她去了。

    然而江絮晚没有料想到的,还有另一边卫戈的状况。

    她下意识的看了两眼教室外面,才慢慢地收回自己的视线,让自己的思绪沉浸到题目里面。

    只不过好像自己的心境依然有些混乱,可是,又说不上原因来。

    就好像是

    成方国离开了班级以后,赶紧朝卫戈离开的方向追去,总感觉那两人之间会发生些什么。

    虽然成方国以前感受过卫戈很多次的冷漠,可是从来没有看见过卫戈表露出这一次那么强烈的凶狠。

    怎么会这样?这孩子不会是

    卫戈把那个人的衣领揪着,一直把他拉到了天桥上才止住步伐,狠狠的甩开了那人。

    那人,正是那一晚他和江絮晚一起遇到的那个中年男人。

    正如那一晚他莫名其妙的怒气一样,此时此刻的他也是狠厉到了极致。

    “你TM到这里来做什么!找死吗?”卫戈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的,“我警告过你离她远一点。”

    “孩子,我只是想借这次机会给你一个好的未来。”那个男人还在解释着。格外的苦口婆心,仿佛是卫戈不识好歹了。

    卫戈轻轻笑了笑,讽刺意味到了极致,“你给我未来?”

    “我不需要你给我什么未来数过可以,我倒是想让你把你当初做的那些下贱恶心的恶臭勾当全部抹除掉。”

    “你能吗?你TM的能吗?在这里大言不惭跟我说什么未来?你他么嘴巴真贱呐。”

    “孩子,我只是难道我不能得到一个赎罪的机会吗?”那个男人目光里满是恳切。

    然而卫戈丝毫不为所动,“是的,不能。你TM不能。”

    “你就该死。”

    以往卫戈也只是爆一爆粗口,但是现在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他是真的恨不得这个男人去死。

    “我是该死!”男人也有点激动起来,不过他依然是一种道歉者的姿态,“可就算我再怎么该死,也让我在死之前弥补一下吧。”

    “弥补?”

    卫戈仿佛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弥补什么?你配吗?”

    “我是不配,可是每个人都应该有悔改的机会求求你,让我,让我跟她道个歉,给我个机会好吗?我求你了”

    “求你爹去!”卫戈直接狠狠的一拳砸在了那男人的脸上,丝毫不留情面。

    用力的程度简直仿佛是想要了对方的命。

    成方国早就追了上去,躲在角落看着。

    而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那男人根本不还手。

    那个男人甚至直接跪了下去,“我给你下跪了还不行吗?”

    “别道德绑架我们!你TM要是敢找她,我真的会弄死你。”卫戈弯下腰去,狠狠地揪住了那个男人的衣领,“我不开玩笑。”

    见卫戈要走过来了,成方国赶紧找了间教室躲了进去。

    等到卫戈走过了这间教室,成方国才跑出去找那个老师。

    “老师!”成方国叫住那个要离开的男人。

    男人听到成方国在叫自己,止住步伐看向了他,“怎么了?”

    “擦一下。”成方国掏出自己的手帕来递给那个男人,“你脸上有血。”

    “谢谢成老师。”男人低哑着嗓子。

    “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过节吗?刚才其实我都看到了,但我很不明白,是什么事情让卫戈对你这么的动怒。”成方国直接道出了自己的困惑。

    男人一愣,接着用一声轻笑一笔带过。

    “赎罪。”

    他就留下这两个字,然后就离开了。

    成方国不解的望着男人的背影,心中总觉得因此可能会开启一个巨大的秘密。

    而刚才卫戈那样狠戾的状态,也确确实实的吓到了成方国不论是作为一个班主任,还是作为一个大伯,成方国都非常担心卫戈会因此做出什么失格的事情来。

    一旦事情失控,很多东西都无法挽回。

    成方国想得很清楚。

    他定了定神,决定回到班上去看看状况。

    而另一边卫戈浑身低气压回到了班上,江絮晚刚抬头看向卫戈,还没来得及问他一句发生了什么,自己的手腕就被卫戈大力的握住了。

    随后自己的身体就不受自己控制了,直接被卫戈拉着跑出了教室,留下整整一班懵逼的同学们。

    正巧,成方国回来的那个楼梯,卫戈和江絮晚并没有走,自然,成方国回到班级的时候已经见不着卫戈和江絮晚。

    卫戈拉着江絮晚,就只是奔跑。

    正如那一天,江絮晚在学校外面狂奔,而卫戈在身后追着就好像那天一样。

    只不过今天好像角銫互换了。

    江絮晚急着喘气,都来不及问卫戈一句。

    甚至于江絮晚还有闲工夫去细想,卫戈就算浑身都是这种吓人的低气压,仍然照顾着自己的情绪,抓着自己的手腕的力道并没有很紧。

    “卫戈,你到底是怎么了?”江絮晚很着急,终于喘出口气来能够问问题。

    卫戈不回答,继续拉着她跑,只是速度慢了很多。

    两个人此时已经跑到了学校外面,朝着没有人的那条路跑去。

    就是那天江絮晚透过梧桐树叶缝隙看未来的那条路。

    最后,卫戈终于停下了。

    江絮晚上气不接下气,在那撑着腰直喘气。

    卫戈也在喘着粗气,不过情况比江絮晚好一些。但好像来到这条路上以后,卫戈的低气压虽然还没有消失,但是消解了一些。

    “你到底,是,怎么,了?卫戈?发生,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江絮晚眉头皱着,还在不停的喘着粗气,然后询问着卫戈。

    卫戈的目光里,透露出些许脆弱和闪闪发亮的湿润光泽。

    江絮晚实在读不懂那种目光。

    好像卫戈在害怕一样。

    但是,江絮晚确实没有猜错卫戈确确实实就是在害怕。

    “阿晚”哪怕他浑身都是那种怕人的气息,可当他轻声触及江絮晚的名字,就会不自觉的温柔下来。

    “什么?”因为卫戈终于开口说话了,所以江絮晚眉头稍微松弛了些许。

    卫戈很想轻轻的笑起来,很想做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可是他实在是做不到了。

    “对不起啊。”终于他确实是笑出来了,可是却笑的那样悲凉。

    江絮晚不明白,这种不明白的情绪让他有些恼火,“你又在道什么歉呢?”

    “赎罪。”卫戈继续笑,然后一步一步朝着江絮晚走去。

    接着江絮晚就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格外温暖又格外冰凉的怀抱。

    就是这一刻,是卫戈的怀抱让她明白,原来温暖和冰凉是可以同时存在的。

    “卫戈你好奇怪啊。”

    “你这样子让我有点害怕。”

    “不要害怕。就算是为了我,也不要害怕好吗?”卫戈把脑袋紧紧的贴着江絮晚,然后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他是在深深的恳求着。

    他是在深深地致歉。

    这世间从来没有什么事情会可怕过于此。

    “输过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好吗?”

    “或不喜欢被蒙在鼓里的感觉。我也和你一样,看到你露出这种表情,我也会担心。”

    “会难过会害怕。”

    “所以告诉我好吗?”

    “卫戈告诉我吧。”江絮晚循循善诱着,希望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然而最后,终究还是没有如愿。

    卫戈不说话,轻轻的松开了江絮晚,然后扶着她的肩膀深深地望着她。

    “怎么了?”江絮晚同样回卫戈以深深的目光,“你”

    卫戈直接打断了江絮晚,“我现在可以吻你,但我不会这样做。”

    “你说什么?”江絮晚愈发的不解。

    卫戈松开江絮晚,“我不能跟恶魔做一样的事情。在恶魔的指使下我犯过罪行,那么就不会再一次做出这种勾当来。”

    江絮晚眉头越皱越深,“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感觉你是在念台词一样。”

    卫戈笑了,“我确实是一个好演员。但我不是一个好的赎罪者。我也不允许任何可恶的人玷污这个名词。”

    江絮晚:“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卫戈你到底怎么啦?你别吓我好不好,你这样我特别不适”

    “对不起。”

    “对不起。”

    第一句对不起,是对于过往,而第二句对不起,是对于现在。

    江絮晚再一次被卫戈抱进了怀里,“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悲剧不会重演。黑暗,你也不用再怕。”

    “卫戈”江絮晚知道自己再难问出什么来,一边想着法子到底该怎么问出来,一边轻声呢喃着卫戈的名字。

    “现在你可以问了。我知道你有很多困惑的地方,知道你很恼火,很恼怒,但是”卫戈深呼吸,“我不一定每个问题都回答你。或者说,我给你的答案可能模棱两可,需要你自己去猜测最真实的本意。”

    “并且我希望你猜不到真正的答案。”

    “你问吧。”

    “”

    卫戈这样的话,让江絮晚忍不住陷入了沉默之中,最后,江絮晚释然的笑了。

    她确实也开口了,但他让自己的问题难度降到了最低,“刚才你跟那个老师聊的怎样?有什么事发生吗?”

    “聊的不怎么样。我不想接受他的好处。我讨厌他。”卫戈身体有些发颤。

    江絮晚感受到了卫戈身体的发颤,伸出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没事儿。”

    “没关系的。”

    “不论都发生了什么我都可以理解。而至于你都做了什么样的选择,什么样的决定,我也相信你。”

    “我都会相信你的。你让自己冷静一点好吗?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在发怒还是在害怕我很担心你,卫戈。”

    卫戈苦涩的笑出了声,“我家土豆总是这么懂事。”

    “你不用那么懂事的小屁孩。”

    “什么小屁孩,你不就比我大两个月吗?”江絮晚虽然很喜欢卫戈把自己当做一个小孩儿,那种感觉会让她觉得,儿时没有从父母那得到的关爱,卫戈全都慢慢的给自己了。

    可是在这样的时刻,在这种卫戈难受的时候,江絮晚并不喜欢卫戈把自己当成一个纯粹的小孩子。

    她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苦难,甚至比大多数人都经历的多。所以对于人的难过情绪,她深有体会。

    尤其是看到自己喜欢的人难过,她更不想自己无动于衷,做不出什么事情来安慰对方。

    “卫戈,有什么事有什么情绪你都可以跟我表达。不要总是把我当做一个小孩子好吗?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候,如果你还是要把我当成一个小孩子,什么难过的事都不告诉我的话,我只会觉得自己很没用。”

    “我知道自己失去了很多,可我遇到了你。遇到你这件事已经弥补了一切。”

    “之前你不是遗憾也不是拖累,而是弥补了我的遗憾,缓解了我的疲惫。”

    “我在将你慢慢的划进我的未来蓝图里,以请你不要不要一个人默默承担好吗?”

    “在我的世界里的人,就要跟我交流沟通的。”

    卫戈一直在轻轻点着头,好像明白了一切。

    最后,卫戈干脆地将江絮晚搂得更紧了一些。

    不过,江絮晚努力挣脱着他的怀抱终于,卫戈顺遂了江絮晚的心意,松开了手。

    “卫戈。”江絮晚认真的看着卫戈。

    “我现在脑袋里想到了一个画面,这是我记了很久的一个画面。”

    “你猜猜看,那是怎样的一个画面?”

    卫戈摇摇头。

    江絮晚垫起脚尖,轻轻吻了一下卫戈的嘴巴。

    然后又让自己的脚贴回地面。

    “阿晚,你”卫戈皱眉。

    江絮晚确实露出了格外真挚的笑容,“我想到的是我在你家里,你把灯关掉,在黑暗里,我多少有一些紧张和害怕,可是你告诉我不用害怕。现在不用害怕,以后也不用害怕。”

    “卫戈,这是你告诉我的。”

    “也许你不知道,但一直以来我都深深的记着。”

    “我知道你一直都为我付出着,我也知道你为我的开心而开心,为我的难过而难过。”

    “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不希望自己太难过,因为我想到只要自己一难过你就会受不了我也就不舒服了。”

    “你知道的啊,我从小就被抛弃了,虽然我也不在乎,可是你这么在乎我,你给了我那么多的在乎,我很我很幸福。”

    眼泪从江絮晚的眼眶中落了出来,她把自己的心意一丝不挂的搁置在了卫戈的面前。

    “或脑海里有许许多多关于你的画面,都是那样温暖美好。当然也有让我觉得奇怪的画面,可是在我的世界调銫盘上,属于你的那么颜銫又积极又阳光。”

    “你是这样子的存在。”

    “谢谢你。”

    终于,卫戈忍不住了,他脑海中的那根弦崩断了,然后直接俯身揽住江絮晚的腰,把她抱着坐到了一旁的矮墙上就着这样舒服的姿势,他带着最为浓烈的爱意,吻了江絮晚。

    江絮晚穿着棉服,当卫戈的吻降落时,她只感觉一切都皱缩起来,包括自己,也好像越变越小,最后缩进了棉服里面。

    她明明感觉到自己喘不过气来,可却适应了这种节奏。

    这是她从未体会到过的感觉。

    寒风在吹,树叶在窃窃私语,两个人在空旷的空间里面,感受着对方的感情温度。

    最终,一切都变成了定格的画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