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我有点吃醋。土豆。”

    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卫戈冷不丁的蹦出来这句话。

    “啊?吃醋什么?”江絮晚有点懵。

    卫戈摆出一副傲娇的表情来,“你都没有叫过我哥哥。”

    江絮晚有点无奈,心中的阴霾也因为卫戈扫去了许多。

    她低着脑袋轻声笑着,好半晌才慢慢开口道,“你就比我大这么点,叫什么哥哥呀。”

    “大一秒钟也得叫哥哥。而且我比你大的可不是一点点。”卫戈的目光落在江絮晚身上,有宠溺和调侃的意味。

    江絮晚从他目光里看出了些什么,可是却选择把自己隐晦的感情藏匿了起来。

    那种情感太浓烈,感觉自己的灵魂轻易就会被侵蚀掉。

    “卫戈哥哥。”她站住步伐,直面卫戈,明明喊出的是甜蜜的情话,可是她的神情并没有多开心。冷淡到了极致。

    卫戈被江絮晚这样的目光吓到了,有点磕磕绊绊,最终当他终于要说出一个字的时候,江絮晚直接伸出手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打断了他的话。

    “是不是很奇怪?”

    “我感觉你现在的状态确实很奇怪。”卫戈上前一步伸出手抓住了江絮晚的手,“突然之间你是怎么了?”

    “”江絮晚望着卫戈的双眸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轻挣脱了卫戈的手,“对不起,我突然之间又有点莫名其妙了。”

    “莫名其妙没关系,但是你心里有什么烦心事跟我说好不好?”卫戈耐心的弯下身子去,对着江絮晚,满脸恳切的表情。

    似乎在江絮晚面前,卫戈是愿意抛开一切的尊严的。江絮晚在卫戈心中,早已经远远超过了他尊严的重量。

    “卫戈谢谢你。但是但是”江絮晚微微转了个身往前走去,仿佛是下意识的逃避着卫戈。

    卫戈急忙冲上去,拦在江絮晚面前,轻轻的把住了江絮晚的肩膀,“告诉我,但是什么?”

    “但是我很难受,我很不舒服,你给我太大压力了!”被逼至情绪的角落,既然希望最终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大声吼了出来。

    卫戈脸上的神情倒说不上是震惊,但也确实挺惊讶的。

    上一次江絮晚这样爆发,还是因为她的亲生父母逼迫她回到他们身边。

    这一次的程度虽然远远不及上一次。

    可很明显的,这一次,江絮晚的爆发也代表了很重要的一些东西。

    卫戈连江絮晚的小事都不愿意忽略,更何况是这样严重的时刻呢?

    所以他坚决不想让江絮晚就这么逃脱了。因为在卫戈看来,任何事情的矛盾冲突点就是正如那个叫路易的哥哥说的不坦荡,不坦诚。

    “我不逼你。对不起”他想要像往常一样把江絮晚抱进怀里,可是江絮晚居然直接推开了他的拥抱。

    这是江絮晚第一次,在他们确定互相的关系之后,第一次这么坚决的推开了他的拥抱。

    在之前,甚至有的时候,江絮晚会主动。

    可是这一次一切都太奇怪了。

    免不了就要问及秦思艺和那个叫时风鹤的姐姐,“她们跟你说了什么?你们都发生了什么事?我求求你了,不要瞒着我好吗?”

    终于江絮晚痛苦地捂住脸,蹲到了路边上,“卫戈我真的很不喜欢,真的很难让别人落空。”

    “你说什么?”卫戈依然不理解。

    江絮晚的声音渐渐变得沙哑低沉,“我是说,我辜负了好多人的真挚感情。我明明给予不了回应,可是他们,包括你,都一直那么的迁就我,愿意把那么多的情感放在我身上。”

    “可是我根本给予不了回应。”

    “每次我感受到你们忘乎所以的感情,每次感受到你们不求回应的付出我,我,就觉得自己被压的喘不过气了。”

    卫戈站在江絮晚身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的蹲下身子去。

    他轻轻的揽住了江絮晚的肩膀。

    他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等着。等着江絮晚继续发泄内心的情感。

    “我感觉不舒服。我感觉整个人的神经都被拉扯的奇形怪状。”

    “这完完全全不符合我的预期可我又那么的想,想要多少给予一些回应”

    “如果我的喜欢让你觉得累,那明面上我会收敛。如果”

    卫戈的话还没有说完,江絮晚就立刻抓住了魏哥的手,抓的格外的紧。

    “不是。我我只是唔!”

    这一次,轮到江絮晚的话语被堵住了。

    卫戈看着她委屈悲伤的神情,就如何也控制不了自己的举动了。

    他想着做出什么举动来安慰一下自己的土豆,最终千言万语都化作了这轻吻。

    他有点难堪起来,稍稍脱离那段距离,总觉得自己在这个时候吻她并不是一个明智的行为。

    他正想道歉呢,接着谁料想,江絮晚直接搂住了自己的脖子,加深了这一吻。

    他慌不择路闭上了眼睛。

    眼泪顺着江絮晚闭着的眼角流出来,蹭到了卫戈的脸上。

    感受到江絮晚的泪水之后,卫戈很慌张,他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只能一下又一下的帮她擦去眼泪。

    那天的结尾究竟是如何的?江絮晚已经记不清了。虽然卫戈说,那一天是美好的。

    可是记得这一切的江絮晚,并不觉得那一天从头到尾都是美好的。

    或许是吧,一开始其乐融融的年夜饭,确实很美好。

    秦思艺单纯的叙述自己的感情也很美好。

    以及最后与卫戈接吻更是很美好。

    然而,单独拆开这些事情来看,虽然美好,但是江絮晚无法欺骗自己。

    一切其实并没有那么“美好”吧。

    从那一天之后,似乎一切顺利的事情都改变了航道。

    一件又一件的悲剧持续上演。

    可是时间久到江絮晚甚至感觉自己都快要忘记了,快要忘记那种痛苦的感觉是如何的。

    她微微翻了个身子,想要让脑海中的这些东西都清除掉,可愈是想要忘却的东西,愈是会持续的扰乱你的心绪。

    这一点江絮晚明白,所以也体会的很艰苦。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拦住了她的腰江絮晚就直接被卫戈搂进了怀里。

    卫戈下意识地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江絮晚的脑袋,沙哑的嗓子询问着江絮晚的状况如何,“宝贝,你怎么这么晚还醒着呢?”

    江絮晚下意识赶紧闭上了双眼,然而身后的人却仿佛成仙了一般,早就料到了她会这样做卫戈直接伸出手抓着江絮晚的肩膀,将她轻轻扳向自己。

    四目相对之下,江絮晚有些难堪的闭上了眼睛。

    “还在想以前的事情吗?”

    “我我不否认。”江絮晚终于还是没有闭上眼睛,直面卫戈的目光,直面自己心底所有的难堪。

    卫戈仅仅是看着江絮晚的目光,就已经有些难以面对了。他受不了看到江絮晚委屈的样子。

    这样的目光总会让他想起某一个黑銫的夜晚。

    在那个黑銫的夜晚中,一切的罪行都无处可逃。

    他轻轻的捧住江絮晚的脸,认真的吻上她的额头。

    感受到额头上湿软的温度,江絮晚心中的不安似乎也消解了几分。

    卫戈的吻慢慢往下挪,最后停留在了江絮晚的下颚线上,“确实,让自己不去想,反而想的更多,所以我不逼你。但是心里有不开心的情绪一定要抒发出来。自己一个人闷着会很难受,我看着也心疼。”

    江絮晚忍不住轻轻抖了一下,想要往后躲,卫戈却是早已经揽住了她的腰,让她不得后退。

    他的嘴角勾起江絮晚熟悉的笑容,“我被你吵醒了,你是不是得补偿补偿我?”

    “这算什么补偿,我自己也挺喜欢的。”

    卫戈无奈的笑了起来,弯曲着食指轻轻刮了一下江絮晚的鼻子,“真是个小调皮鬼。总是这么直接但我还就喜欢你这样。”

    “我们回家吧。”江絮晚深呼吸之后站起身来,慢慢的往前走。

    然而她的脚步突然又一次停下了。

    站在两个人面前的是一个男人,一个身材强壮的中年男人。

    江絮晚看到这个男人之后,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呼吸都不顺畅了起来。

    她并不认识这个男人,可是看到这个男人以后,她整个人的灵魂都好像突然被束缚了一般。明明不认识他,却对他充满了恐惧。

    是的,恐惧。

    找不到原因但就是恐惧。

    而在江絮晚没有注意到的角落,卫戈的手早已经紧紧握成了拳。

    可是卫戈知道自己不能慌张他看到浑身颤栗的江絮晚,就明白自己今晚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做的,很久以后他也依然这样做的。

    隐瞒,让隐瞒成为了一方良药。

    卫戈把江絮晚护在怀里,径直往前走,干脆又直接的略过了那个男人。

    “诶!孩子!”

    终究恶魔的低语还是落进了两人的耳中。

    江絮晚心中莫名的有一个念想此时此刻,哪怕世界上最高温度的火焰将自己包围,自己也不会感受到一点温度。

    她就是这么知道着。

    而陌生男人的那一声呼喊,直接让江絮晚怔住了。

    在这个世界上总是存在那么一些角落,在这些角落里发生着各式各样恐怖的事情。

    而遭受这些恐怖事情的受害者,哪怕他们已经努力忘却,已经努力克服,仍然会被施暴者所恐吓。

    旁观者会指指点点,而在旁观者的口中,对错会落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施暴者或者被施暴者。

    他们甚至会去指责受害者的“不规不矩”,把一切的罪行哟头都套到受害者的身上。

    又或者气恼受害者的懦弱可是谁能够知道,处于受害者的地位时,那种恐惧是如蚁蚀一般长久攻击着心脏的。

    当恐惧成为了一种惯杏思维,身体的颤栗,灵魂的逃避也就不算什么了。

    其实都很正常。

    甚至于,那一刻的卫戈也有些许颤抖不过他已经尽力控制了自己身体的颤抖。

    “他在叫我们吗?”虽然江絮晚感觉得到自己的恐惧,可是她又感觉到好像自己的思想是独立存在的,自己依旧可以思考,可以发问。

    虽然思考的速度有些慢,虽然发问的声音有些许颤抖。

    “不认识的人就不用搭理了,看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卫戈凑在江絮晚耳边轻声地安慰着,然后带着她继续往前走,直接把那个男人抛在了身后。

    然而那个男人并不死心,直接奔跑着追了上去。

    卫戈忍无可忍,站住之后,将江絮晚护在身后

    “你TMD再跟过来我就报警了。”

    低沉的这句话,重重的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

    江絮晚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恐惧,更不明白为什么卫戈发这么大的火。

    那男人虽然被卫戈吓到,可毕竟是一个稳重的中年男人,在如何受到惊吓也不至于过火。

    他没有往前走的意思,直接在那里站定,可是却不放弃说话。

    “丫头,叔叔对不起你”

    “滚。”卫戈的声音好似染过黑墨一般。

    中年男人沉默了几秒钟,最后转身走入了黑暗。

    很神奇的是,当这个男人离开以后,江絮晚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放松了。

    恐惧的感觉一并被这个男人带走了。

    她有些失了气力,毫不避讳地倒在卫戈身上。

    这一晚的结尾,两个人互相之间什么都没有说即便一个知情,一个不知情然而一个不说,一个不问。

    卫戈知道原因,所以他不会说,哪怕江絮晚问自己也不会说。

    江絮晚不知道原因,可是她不想问。因为自己的恐惧,因为卫戈那般狠厉的态度。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个人踏着积雪回到了家。

    到家的时候就要凌晨了,卫戈想起来奶奶交代自己的事情,赶紧去把电子礼炮搬出了家门,放到了院子里。

    “你要是困可以睡觉的,没必要说这么些个规矩。不过我要守着时间放炮。”卫戈走到坐在门槛上的江絮晚身旁,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温柔的说道。

    江絮晚摇摇头,“我想陪着你。一起迎接新年的到来。”

    “那行吧。”

    耳边是各家各户电子礼炮的声音,江絮晚靠在门框上,回忆飘得很远很远。

    脑袋里好像一片糊涂,可是江絮晚却有点慢慢清晰起来。

    不对劲。

    明明什么都没有忘记,但自己却总感觉忘记了什么。

    然而当自己细想进去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只带来头疼的感受。

    “诶,你还好吗?”卫戈放完礼炮之后就来到了江絮晚身边,看她愁眉苦脸的样子,就知道她的心事没有了。

    “可能是困了吧。”江絮晚并不想深谈。

    她自己是有婴感的,一旦聊深了,一定会有新的不适感。

    江絮晚在任何方面都是愿意面对的那一个,可是在这一点,今天,或者可能以后,她都不愿意面对了。

    而且今天还经历了秦思艺的那番事情,所以江絮晚压根儿就无法让自己的情绪立刻变到积极的状态。

    尽管她很努力了,可是她也知道不能逼迫自己。

    她爱自己,所以也爱自己的乖张,爱自己的懦弱,爱自己的痛苦。她尊重自己的一切,不逼迫自己永远乐观。

    这才是她一直以来能够把生活过好的秘诀。

    卫戈提议,“那要不进去睡觉吧。礼炮也放完了。”

    江絮晚轻轻叹了口气,点点头回到了自己房间。

    这天晚上她居然很快就入睡了。

    痛苦并没有让她纠结太久,反倒是给了她解压的机会她沾床就睡,直接跌入了深深的梦境之中。

    这一天晚上,她做了一个很奇妙的梦。梦里面她看见了好多事情好多人,可是醒过来的时候却把细节都忘记了。

    但她记得梦里面有奶奶,有卫戈,有秦思艺,有有好多好多的人,那些在她的生活中占据一席之地的人。

    醒过来之后,她慢慢爬坐起来,靠在床头上,抬起脸看着天花板,心里没来由的一阵阵空虚。

    不痛不痒,好像一根小针轻轻地扎在自己胳膊上。

    好难受。

    她侧首看向窗外,想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作者曾经写过的那句话最怕在空无一人的早晨感受温暖又悲伤的夏风。

    现在明明不是夏天,明明也没有风透过窗子吹进来。

    可是一切的一切都如同那句话一般悲伤。

    起初,江絮晚第一次读到这句话的时候,难受的落了几滴泪。

    而现在她再一次回忆起那句话,似乎悲伤是没有拥由的,随时随地都可以出现。

    秦思艺希望她一切都好。

    这一次可能永远再也见不到了吧。

    日子就这么流逝了,有的人百无聊赖,有的人把生活整理的井井有条,而有的人还在画未来的蓝图。

    江絮晚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人,她的蓝图早在几年前就刻画好了,她也并不百无聊赖。她更不会把自己的生活整理的井井有条。

    她向来不喜欢井井有条的感觉。

    她不想把自己框进框子里面。

    奶奶的身体时好时坏,但还好,大致程度上她也能够照料。

    只不过平静的生活总是让她偶尔感觉有点点悲伤。

    上一次的冬季运动会,卫戈拿了许许多多的金牌很快也引起了某所体育高校的注意。

    那所体育高校位于上京市,并且特地派了老师过来看看卫戈的情况如何。

    那一天是2月27日,当时江絮晚他们班正在上英语课。

    “这道题如果选了B,就和D重合了。”而江絮晚正在给卫戈讲题目。

    因为是上午的课程,所以大家都睡得很香。

    高三这种情况,大部分学生每天都是能睡一点点时间,一来到班里更是会犯困犯个没完没了。

    于是,放眼望进去,只看到班上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趴到在桌面上。

    英语老师给全班讲完了题目,剩下的时间让大家自我消化知识点,语法。

    因为秦思艺的缘故,江絮晚多多少少有点不太愿意面对英语老师总是好像,特别的愧疚。即便秦思艺已经不在了,但只要江絮晚面对英语老师陈思懿,就总是愧疚难当。

    然而英语老师陈思懿却好像从来都不介意一般,甚至是好像从来没有察觉这件事情一样这般,反而让江絮晚更不自在。

    好像总有一件事情悬在心头一样。

    江絮晚目送英语老师走出教室,忍不住叹了口气。

    “专心一点,江老师。”卫戈早已注意到了江絮晚的反应,用自己的签字笔轻轻敲了一下江絮晚的脑袋。

    江絮晚捂住自己的脑袋,“干嘛呢?”

    “惩罚不专心的人啊。”

    江絮晚感觉卫戈嘴角的笑容很治愈。

    可是她突然又想到了秦思艺的笑容。

    卫戈挑眉,再一次逮到江絮晚分神,“又分神又分神!土豆太不乖了,那咱们今天午饭就吃醋溜土豆丝吧。”

    “什么哦,午饭啊,午饭在学校吃。嗯还有一节体育课呢,想这么多干嘛,上完体育课在想吃什么午饭呗。”江絮晚总算是慢慢让自己恢复了状态。

    卫戈不再调侃她,而是改变了策略,凑到江絮晚耳边,轻声开口,“刚才我差一点就”

    江絮晚一愣,长期以往的习惯使得她对卫戈这般状态早已敏感这是他要亲自己的前兆。

    拜托,这可是在教室里啊!而且现在还在上课时间,更何况班级里面还有摄像头!

    她有点惊恐的瞪了卫戈两眼,“你想什么呢?不许乱来啊。不分场合乱亲,我真的会生气的。”

    “你才是想哪里去了!我说我刚才差一点就把笔画到你脸上了,喏,就是这个距离。”说着,卫戈还一本正经的用笔比划了一下刚才的距离。

    江絮晚一时尴尬,脸红的通透,只能强迫自己把目光挪到眼前的试卷上,“刚才英语老师讲的那些错题你都懂了吗?”

    “咱们江老师还挺会转移话题的啊。”卫戈逗着江絮晚。

    其实卫戈当然不会在教室里亲江絮晚毕竟他是那个连自己住在江絮晚家都害怕对江絮晚造成不好的影响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