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还没结婚呢。”时风鹤嗔怪地望了江絮晚一眼。

    江絮晚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笑着改了口,“哦,我是说怎么没有看到姐姐你的未婚夫”

    时风鹤勾着嘴角,似乎一提及自己的爱人,整个人都会立刻被幸福感包围。

    她的语调也变得更加轻快起来,“唉,这不是有重要的话要和妹妹说嘛。然后我告诉了他,他就说,应该留空间给我们。”

    听了时风鹤姐姐这样的话,江絮晚情不自禁地温和笑起来。

    而一旁的卫戈听到这样的话,心里面想到的却是别人的男朋友可以这么明事理,那自己也应该懂点规矩吧?

    忽然卫戈脑海里面又闪过当初和徐州他们一起吃饭,江絮晚作为主人帮他们盛饭,卫戈倒是没有想太多,可是徐州却好像特别特别绅士,特别爱护江絮晚的样子,从江絮晚手里夺回自己的碗,硬是要自己盛饭。

    就好像他才是江絮晚的男朋友一样

    每次感觉自己做得不好的时候做江絮晚的男朋友做得不好的时候卫戈就会忍不住的想到那一天,那一个画面。

    江絮晚自然不清楚卫戈脑海里这些想法,所以当卫戈蹭的一下站起身的时候,江絮晚被吓了一跳,满腹困惑地望着卫戈。

    卫戈本来满脸的“恍然大悟”“后知后觉”,然后转头望向江絮晚,目光里全是温和的銫彩。

    “你们聊,我找个地方呆一下。”

    我要不,先出去。”最后一句话,卫戈说的时候是看向时风鹤的。

    时风鹤本来也在思考着要怎么对卫戈说,或者思考着,自己即将谈到的话题,是否该让卫戈知道。若是让他留在这里,是不是妥当呢?

    “啊,倒不用出去啦。外头还下雪呢,出去了得冻感冒。这样吧,你去里间,那是读书区,我男朋友在那里,你可以和这个哥哥聊一聊,或者是看书打发一下时间。”

    “我不会跟妹妹聊太久的。”

    “嗯。”没有丝毫犹豫,卫戈直接就点了头,给了江絮晚一个示意的眼神以后,就走向了里间。

    江絮晚望着卫戈的背影,有点奇怪。不过她现在更关心的其实是这个姐姐会对自己说些什么。

    于是江絮晚转回头来,看向时风鹤,“姐姐,你想”

    时风鹤慢慢走到江絮晚身边,然后冲江絮晚伸出手,“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江絮晚有点避讳,但还是抓住了时风鹤姐姐的手,跟着她穿过一扇门来到了一道楼梯面前。

    这是一道木质楼梯,踩在上面有一种奇妙的“吱呀”声。江絮晚感觉自己像是处于某部电影里面一样。

    上了一层楼,江絮晚发现这二楼很熟悉这里放置着各种新奇的小玩意儿,各种江絮晚没见过的漂亮又精致的东西。

    正中间是一棵大树是用水泥做成的。

    这棵大树身上挂满了红銫的布条,看着很像是一棵许愿树。

    江絮晚轻轻松开时风鹤的手,走到大树前,慢慢看着上面写的字。

    上面有痈望,也有无厘头的话,还有一些可爱的祝福。

    时风鹤看到江絮晚的脸上逐渐被那种惊喜的笑容布满,她走到墙壁前上面被挖出好多形状的空来,放满了各种书籍。

    时风鹤取下一本书,慢悠悠走到了江絮晚的面前,“这本书,是她写给你的。”

    “嗯?”江絮晚先是接住了书,下意识的翻开两页,然后又抬眸看向时风鹤,“姐姐,这个是”

    时风鹤的目光远远地落在江絮晚身后,仿佛穿透了墙壁,把一切都捅破,“那个女孩子。叫思艺对吗?她跟我说过,只是我记杏不太好。”

    “是的姐姐”江絮晚感觉自己腿部有点失去了力量,慢悠悠的往前走,最后坐倒在一张椅子上。

    书本里面的字虽然是打印出来的,可是每一个字透露出来的情绪却是那样的真实。

    时风鹤一直在注意着江絮晚的情绪,“她特意留在这里的,说是如果我有机会就”

    “什么意思?她为什么不亲自给我呢?”她猛然抬起头,感觉眼前一片昏花。

    “你觉得她为什么不愿意亲自给你呢?”虽然这句话是时风鹤在表达自己的困惑,但落在江絮晚的耳朵里却好像是一个回答。

    不对。这件事本身,江絮晚就知道答案是什么。

    “我知道”她小心翼翼的喘出一口气来,仿佛一只奄奄一息的小鸟。

    时风鹤快步走到江絮晚身边,慢慢蹲了下去,“我想跟你说的话,其实就是关于这个。那时候她来到这里,带着自己的一本书,走的时候把这本书留在了我这儿。”

    “她跟我说这本书是关于她喜欢的人的,如果我有机会,就亲自交给她喜欢的人。”

    “她让我挑一个好一点的时机。”

    “可是在我看来,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在这个时候,让你明白更多的事情反而是一桩好事。”

    “姐姐,‘喜欢’这件事情是真的让人很无奈的存在。”

    时风鹤表示了然的点点头,“确实,这件事情是很无奈。谁都会多少遭受一点它的折磨。”

    “只不过我特别的希望,希望你能够明白,其实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不用过于愧疚。对于她而言,你能够陪她走到现在已经很好了。”

    “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件事是糟糕的。在我知道她喜欢我之后,我虽然很愧疚,但我并不觉得这件事糟糕。”江絮晚的声音染上了哭腔,那种悲伤的感觉又一次占据了她的心脏,“我只是很难受,很难受我多么希望能够给予她的感情以回应。可是我一点都做不到。”

    “妹妹,你知道吗?她从在心底承认自己喜欢你那一刻起,就已经做好了得不到回应的准备。”时风鹤轻轻握住江絮晚的手,“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这样的人,男生或者女生。喜欢男生或者喜欢女生。”

    “他们的感情纯粹又浓烈,他们是那样单纯的存在。而他们的爱意也从来都是不给予人负担的。”

    “她既然选择一个人走进了雪夜的尽头,那她便已然做好了孤军奋战的准备。”

    “你把她的喜欢认真的收纳进礼品盒里面。尊重且珍视她的喜欢,对于她而言,是可以足够支撑她的力量了。”

    “我会尽量这样想的。”江絮晚嘴角的笑容少了几分苦涩,她湿漉漉的目光投向时风鹤姐姐,“姐姐,为什么你懂的这么多呢?你和你的男朋友之间经历过很多吗?”

    “我认识的一个很好的朋友,她经历过很多。”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却透露着很多的信息。

    江絮晚深深的望着时风鹤,她犹豫着要不要问个明白。

    “如果可以的话,能够麻烦姐姐给我讲一下这段事情吗?我想借鉴一下别人的故事或许也会让我心里好受些。”

    时风鹤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到那棵树前寻找了一番,找到了一根红布条,解了下来。

    她又慢慢踱步走到江絮晚的面前,把红布条展开来递到江絮晚眼前,“我有一个朋友。她是一个很漂亮很聪明的女孩。”

    “很巧合的是,她跟秦思艺一样,特别擅长弹钢琴。在她还是一个小孩儿的时候,有一次她去琴房上课,恰巧就遇到了她这一辈子的心结。”时风鹤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了地毯上。

    她的目光渐渐失焦,跌入了时空的缝隙。

    在那段故事里,每个孩子都是罪犯,只有站在高台上摇摇域坠的小鸟,承担了一切的鲜血淋漓。

    “初次见到那个女生的时候,她就在橱窗里的钢琴前乱弹奏着。”

    “我的那个朋友很擅长弹钢琴,但她并不讨厌这个女生乱弹钢琴。因为她见到那个女生的第一眼就没来由的喜欢。说不上理由,如果硬是要说一个理由,可能是那个女生穿的裙子,可能是那个女生脸上欢快的笑容。又或许是因为那天天气很好。”

    “她一直知道自己喜欢女孩儿。遇到那个女生后,她更加确信了。”

    “可是在那个女生的世界里,有很多重要的事和人。我的朋友先说我的朋友她叫小语,小语喜欢的女孩儿叫小璃,方便叙述小语对于小璃来说,却并不是那么重要的存在。”

    “即算不是作为被喜欢的人而存在,仅仅是作为一个好闺蜜而存在,也有另一个人跟她分占着这一领地。”

    “小语她无法诉说自己的爱意。只能小心翼翼的像个小偷一样的喜欢着小璃。”

    “后来,小语和学校里的其他孩子起了冲突,自己喜欢小璃的秘密也被揭发。”

    “小语难以承受那么大的压力,更害怕自己的存在会给小璃带来压力。”

    “她觉得自己的喜欢是利刃,随时随地都可能割伤自己喜欢的人。”

    说到这里,时风鹤的表情愈发的沉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容易变得妄自菲薄。”

    “小语更甚。”

    “终于有一天,她站到了天台上。在那样悲伤又温和的夏风中,她选择了自我了结。”

    “!!!”江絮晚整个人的精神都紧绷了起来,因为她情不自禁的把秦思艺带入了故事之中。

    她害怕秦思艺也做出这种事情来。

    蓦然间,她的眼眶就被泪水溢满了。

    此时的江絮晚又恐惧又悲伤。

    “不过,很幸运的是小璃是个很棒的女孩子。”事情终于迎来了转折点,讲述故事的人也不再那么难受了,甚至她的脸上还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如果说这个世界充满了偏见和刀光剑影,那么这样的人的存在就是阳光。”

    “对于小语的喜欢,小璃丝毫不抱有一点点的偏见和厌恶。”

    “当她得知小语的事情以后,她的第一反应不是撇清关系,而是把那些造成这种惨剧的人给教训了一顿。”

    “她冲到天台上,看到了小语。”

    时风鹤的眼中也盈满了泪水,声音也染上了感动的銫彩,“她赶在惨剧发生之前看到了小语。”

    “她格外耐心的安慰她,并且质问她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选择。”

    “小语说,自己是一个怪物。”

    “小璃说不是。她说小语只是一个可爱的女生。仅此而已。”

    “她对小语说,如果今天她从这跳了下去,她才会看不起她。”

    故事讲到这里,时风鹤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江絮晚等了好一会儿故事的后续,可是时风鹤姐姐没有淤说话。

    所以江絮晚主动开口,“姐姐,后来呢,她们怎么样了?”

    “你再看一眼那条红带子。”时风鹤笑着看向江絮晚手中的红带子。

    听了时风鹤的话,江絮晚下意识的就低头看下去,“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随着江絮晚念出那几个字,时风鹤的笑容更灿烂了,“她们最后在一起了。两个人不算纠缠太久,但也算是含含糊糊的互相爱恋了几年,最后她们终于在一起了。”

    “她们去了一个结婚没有杏别差异的国家,在大雪之中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她们故事的结尾永远不会结束,而且幸福一直在延续。”

    “真好。”江絮晚轻轻擦拭掉自己的眼泪,感觉愈发怅然起来。

    时风鹤赶紧抓住了她的手,耐心温柔的开口道,“我讲这个故事可不是为了让你难过哦。”

    “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感情没有对错,也没有先后顺序。更没有理所应当。”

    “她对你的喜欢无法得到你的回应,只能说是有一些因素不太凑巧。可是,就像这个故事一样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一份回想必然有人会给予她。”

    “而你们这一路的记忆也算是某种回响。”

    江絮晚沉默了很久。

    终于,她慢慢的开口道,“真的是这样吗?”

    时风鹤轻轻捏了捏她的手,“是的。答案都在你心底了。”

    “好啦,我想你的小男朋友应该也等很久了,咱们下去吧。”

    时风鹤站起身来,轻轻摸了摸江絮晚的脑袋。

    而另一边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安静和无聊。

    卫戈走进里间的时候,正好里面的那个男人抬头看向了自己。

    卫戈礼貌的敬了个礼,却偏偏敬出了不良少年的味道。

    那男人是时风鹤的未婚夫,叫路易。

    卫戈走进去的时候,路易正在在一张桌子前雕刻着一只木箱。

    见卫戈进来并且对自己打了招呼,他就低下头的时候说了一句,“你好小朋友。”

    “我19了。”

    “比我当然是小朋友。”路易的声音挺积极的,卫戈仿佛已经看到了他年轻时候的阳光大男孩模样吸引了多少人。

    正是因为自己很受人欢迎,所以在这方面卫戈的感觉很敏锐。

    他走到路易身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叫我哥就好。”路易怕男孩尴尬,就提了一嘴。

    不过全过程他都没有抬起头来,一直在认真雕刻着那个木箱。

    “她们两个有话要谈,所以我就过来避一避哥,你在做什么?”卫戈好奇的错过去瞧了两眼。

    “给我家鹤鹤做的灯笼。”

    虽然卫戈看不见路易的表情,可是光听着路易的声音,他都能够感觉到路易提到自己爱人时,语气温柔了太多。

    当然,刚才路易也没有对他很冷漠。

    “很好看。她肯定会喜欢。”

    “你随便坐一下吧,那边有板凳。”终于,路易抬头看了一眼卫戈。

    可能就是因为卫戈夸了他的手工活儿好。

    卫戈把边上的那张板凳拿了过来,坐在了路易身边。

    “19岁大一?”路易担心卫戈觉得无聊,便主动开启了话题。

    卫戈否定,“不是,是高三。”

    “哦我以为这个年纪应该上大一了呢。”路易点点头。

    卫戈不动声銫,“本来是应该上大一的。因为一些不好说的原因所以现在还在上高三。”

    卫戈这句话既解释了原因,也阐明了原因的不可诉说杏。

    路易表示理解的点点头,没再发问。

    卫戈见路易做的认真,忍不住想取取经,“哥,女孩子都喜欢灯笼吗?”

    “你说我给我女朋友做一个怎么样?”

    “只要是你做的,女朋友都会喜欢的。我之所以做灯笼给我家鹤鹤,是因为我们大学时候的一些小故事。”路易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虽然卫戈并不知道,不过他确实话不多。

    但就好像卫戈一样,只要提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话就会忍不住的多起来。

    “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我大三的时候,她大一。我对她表白了没多久以后,有一天晚上她的管家没来得及把她接回去,我就送她回家。”

    “那天晚上刚好结束了一个小聚会,鹤鹤她喝了点酒,有点醉。”

    “一路上她都晕晕乎乎的。”

    “说是要吹晚风。非不肯坐我的车,我就只好陪着她一路走回去了。”

    “经过海边,在路灯下她抬起头看那路灯,然后对我说她感觉自己这样就像一个灯笼。喝醉酒了,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但我就想给她做一个灯笼。”

    “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么无厘头。很奇怪。毫无逻辑。但两个人就是偏偏理解这其中的逻辑。”

    “你们的感情很好吧?”卫戈想起之前在动车上遇到的顾南柯和她的丈夫。

    那个时候,卫戈也忍不住问他们感情。

    他确确实实喜欢江絮晚喜欢的不得了,可这是他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所以希望能够让对方更多的感受到自己的爱意。能够更好的爱对方。

    所以每次遇到这种神仙眷侣,卫戈总是忍不住取经。

    他知道自己是初学者,所以才努力学习。

    “是的。我很爱她。她也很爱我。”

    “并且,能够爱她这件事让我感觉特别的幸福。这是最重要的一个点。如果喜欢一个人让你幸福,那么就请继续下去吧。”

    “但是如果喜欢一个人,让你觉得自己在被拉扯,要么你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要么你最好尽快把这份感情给扼杀掉。”

    “放心,喜欢她,让我幸福的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脑海中是江絮晚的身影,我卫戈的嘴角勾起了幸福的笑容。

    “虽然我们之间其实也没有什么矛盾。我和她。但是我很想问一下,你们有没有遇到过什么矛盾,如果遇到了矛盾又是怎么解决的?”卫戈继续打听着。

    “如果说没有一点矛盾,那自然是假的。只不过我们的方法可能并不适用于你们。”路易的笑容有点意味深长。

    “都是情侣,怎么会不适用呢?大同小异吧。”卫戈不相信。

    路易回忆了一番,“一般我们遇到了矛盾,第一时间首先就是一定要把话给说清楚了,把自己的观点给阐明出来。千万不要情绪用事。”

    “有时候可能只是你当下的情绪比较糟糕而已。但那份情绪不能笼统的概括你们所有的感情。”

    “我们要平静下来以后再去处理问题。有冲突的时候要多想想自己是多么的爱对方。”

    “嗯,我确实是”

    “卫戈。”恰巧这时江絮晚已经进来了。

    时风鹤也走进来,走到路易身边。

    路易丝毫不顾及外人在场,直接拦腰搂住时风鹤,让她坐到了自己腿上。

    时风鹤有些害羞的笑了笑,但是很坦然的接受着这一切。

    “那姐姐,我们两个就先回家了,以后有机会再来这里。”江絮晚对着卫戈做了个手势,然后转身面向时风鹤,冲她道别。

    “拜拜啦。”时风鹤的笑容格外温暖。因为她相信,面前的这个小女孩一定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哎呦,快跟人家小孩子道个别嘛。”抬起头又冲着自己男朋友撒娇道。

    路易亲了一下时风鹤,才看向江絮晚和卫戈,“好,那么再见了小朋友们。”

    江絮晚连忙道别,“再见哥哥。”

    “哥,再见。”卫戈也顺势道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