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江絮晚笑出了坦荡无比的模样,“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倒是我应该说对不起,没能办法给予你真诚的回馈,没有办法给予你感情上的回馈,我感觉很抱歉。”

    “那既然这样,话都已经说到这里了,咱们之间就没有任何的矛盾啦。”秦思艺笑起来,尽管仍然在落泪,“真好,现在谈谈荡荡的。”

    “能够大大方方的向你表达我的喜欢,谢谢。”

    江絮晚沉默着掏出一张餐巾纸来,帮秦思艺轻轻擦去脸上的泪水,动作温柔至极。

    她仿佛在擦拭着一件什么文物一般,表情格外的认真,一边还说着,“我,我不喜欢看到你哭,你笑的时候很漂亮,不要哭。”

    “那今天的事情”秦思艺想知道对于这件事情,江絮晚会持怎样的一种态度。

    江絮晚皱了皱眉,定睛望向秦思艺到眼睛,“我希望这件事情暂时不要让卫戈知道。”

    秦思艺无奈地扬起笑容,“这件事卫戈恐怕早就已经知道了。”

    “早就已经”江絮晚回忆起来,似乎卫戈对秦思艺到态度很莫名其妙,一直以来都是。

    总是那么讨厌秦思艺,虽然卫戈有告诉过江絮晚,自己讨厌秦思艺到底是为什么。可是之前江絮晚从来没有往这个方面想过。

    “如果这么说的话,我好像懂了。”

    “但是没关系,这也是我的想法。我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情。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任何一件事情我都很自私的,不想跟第三个人分享。”秦思艺难以自持地伸出手轻轻摸了摸江絮晚的脸。

    而江絮晚也并没有制止她。

    两个人在对视中渐渐都红了眼眶。

    江絮晚沙哑着嗓子开口问道,“以后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秦思艺同样带着哭腔回问道,“你不舍得我吗?”

    “我承认,毕竟你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无法给予你的感情回应,只能用不舍来代替。”

    话已至此,江絮晚再也无法表达任何的心声了。

    “你可以闭上眼睛吗?”秦思艺铤而走险提出了这个要求。

    江絮晚大致猜到了她会做什么,她抱歉地摇了摇头,拒绝了秦思艺的话。

    秦思艺:“不要多想,我不是想亲你。我不会在你不同意的情况下做这种事情的。”

    秦思艺:“把眼睛闭上好吗?相信我。”

    凭着自己对秦思艺的信任,江西玩最终也还是闭上了自己的那双漂亮至极的眼睛。

    秦思艺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紫銫的糖,包开紫銫的包装纸以后,秦思艺把这颗糖放进了江絮晚的嘴里。

    江絮晚感觉到冰凉的糖体触碰到了自己的嘴唇,忍不住轻轻张开嘴含住了那颗糖。

    说实话,这颗糖的味道不算太好吃。

    不对。应该说这颗糖本身的味道很好,但是因为今天两个人的情绪不好。所以味道也显得有些怪异起来。

    “这是一颗葡萄味道的糖。是你最喜欢的紫銫。”秦思艺把手覆盖到江絮晚的眼睛上,所以就算江絮晚现在睁开眼睛,也看不到东西。

    “怎么了?”被盖住眼睛的江絮晚睁开眼睛后,一片黑暗让她有些慌张。

    秦思艺用另一只手爱抚着江絮晚的脑袋,顺势将手往下挪,亲亲抚摸着江絮晚的脖子和肩膀,“不用害怕。我只是想”

    秦思艺站起身,弯下腰凑过去,轻轻的吻在自己的手背上。

    此般,她也算是吻过自己最喜欢的人了。

    秦思艺轻轻挪开了自己的手,眼泪不受控制的一滴滴往下落。

    江絮晚慌张的来不及用纸巾给秦思艺擦眼泪,只能用手,一下又一下的帮着她把眼泪给擦掉。

    这么一个有洁癖的人,此时此刻什么感觉都没有。她只是想让面前这个女生开心起来。

    “好了,我们的故事就到这里吧。”秦思艺主动抓住了江絮晚的手,制止了她的动作。

    江絮晚对秦思艺这句话有些慌张,“故事就到这里?”

    秦思艺缓缓的眨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我没有办法跟自己喜欢的人做朋友。我很自私,对不起。所以我们绝交吧。”

    “可是我们的花束还没有弄好,我们我们还没有喝奶茶。”对于秦思艺这样的要求,除了慌张,江絮晚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别担心。我会把事情做完再离开的。”秦思艺浅笑,“我又不是一个机器人,说把记忆删除就能够把记忆删除。”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喜欢你的女孩子罢了。”

    “别弄了,小心被刺刺伤。”秦思艺说着夺走了江絮晚手里的花,“让我来包花吧。之前我来过一次,这里跟着学了几招,而且好像我在这方面有天赋一样,做出来的产品都特别好看。”

    “让我为你包一束花送给你吧,包一束你喜欢的花。”

    “可是现在,这花我就已经很喜欢了。”江絮晚的眼眶一红再红,然后有些难堪的低下头去。

    “我知道,但我希望你可以更喜欢这束花。因为这束花,是我送给你的最后礼物了。”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摸了摸江絮晚的脑袋。

    江絮晚浅声回应秦思艺的动作,“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秦思艺听了她的话,收回自己的手,继续包扎花束。

    “你先包花,我问你几个问题好吗?”江絮晚擦干自己的眼泪,试探的问着秦思艺。

    “好的,你问吧。”秦思艺在处理着花径上的刺。

    江絮晚深呼吸之后才慢慢的开口,“那本书,我送你一本吧。”

    “是你刚才给我讲的那个故事吗?”秦思艺头也不抬的问着。

    江絮晚点头。

    秦思艺话锋一转,“我特别喜欢那个故事。但是你已经给我讲述了这个故事了。我只想停留在你给我讲述的阶段。这样往后我想起这个故事来想到的只会是你。”

    “所以不用送给我这本书了。”

    “但是我知道你喜欢这个作者,那么,”秦思艺转头看了一眼江絮晚,“我也会去喜欢这个作者的。一定会特别特别喜欢。”

    对于秦思艺这样的目光,江絮晚一时之间不知该以怎样的神情给予回复,“”

    但她很明确自己心中的感受是多么的深涌澎湃。

    或许吧。汹涌澎湃。

    事过境迁,自己对于这份收获到的感情会抱以怎样的感想呢?江絮晚深深的思考着,心中乱了步调。

    “你喜欢什么书?”

    她不知道该问什么,不过此时此刻的江絮晚很想知道秦思艺喜欢些什么。

    秦思艺一愣,抿着唇笑起来。

    在秦思艺这样灿烂阳光的笑容中江絮晚失去了防备之心。

    突然,秦思艺靠近江絮晚,距离之近使得江絮晚甚至嗅到了秦思艺身上淡淡的香味。

    江絮晚莫名的紧张起来。

    虽然她喜欢的人是卫戈,可是面对一个这样喜欢自己的可爱女孩子,她也会乱了分寸。也会紧张无比。

    “你你干什么?”江絮晚下意识的捂住了脸,往后退。

    可是她已经退无可退了,越往后她就直接抵在了桌沿边上。

    “别慌张,这么怕我干什么。”秦思艺有些无奈,又忍不住被江絮晚可爱到了。

    “我喜欢的只有一个东西。你。”

    “我不喜欢看书。”

    “或者你非得让我说出一件喜欢的事情来的话你可以给我唱一首林俊杰的《Love U U》吗?”

    “林俊杰的歌我听过,但是这首歌我没什么印象诶。”江絮晚挪开手,有点困惑的看着秦思艺。

    秦思艺轻轻笑着,拉着江絮晚坐到凳子上,然后一边从口袋里面掏出自己的手机来,递到江絮晚面前,“没关系,我们一起听吧。”

    秦思艺刚要打开手机的音乐软件,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我让那个姐姐送两杯奶茶进来,咱们一边喝奶茶一边听音乐。”

    “好。”江絮晚笑着赞成了秦思艺的提议。

    秦思艺蹦蹦跳跳的走出了花艺房,没过多久就拿着两杯珍珠奶茶进来了。

    “锵锵锵~给我家最可爱的漂亮仙女喝奶茶。”她把其中一杯放到了江絮晚面前。

    江絮晚忍不住打量这奶茶的杯面,发现上面的图案格外好看,是带着点古风的图案。

    再把视线挪到秦思艺那杯奶茶杯子上的图案上,她发现那上面的图案跟自己的不一样。

    “这两个杯子不一样诶。”她说出了自己的困惑。

    秦思艺笑着点点头,“是呀,是呀,当然不一样哦。”

    “因为呢,是本仙女亲自跳的两个杯子。”

    江絮晚了然的点头,又继续问道,“那这两个图案是不是有什么特别含义呀?”

    “也没有特殊含义,我只是觉得,这两个杯子上的仙女,都特别像你。你看我杯子上的这个,穿着紫銫的裙子,笑的这么开朗阳光,多像你啊。”

    她又指向江絮晚的杯子,“然后呢你杯子上的那个女生,微微笑着,脸上的梨涡,有点你笑起来的那种感觉。”

    对于秦思艺这样直白的表达,这样直白表达自己的喜欢,江絮晚很感动,又有点讪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最后她这样说的,“可是我笑起来的时候,脸上并没有什么梨涡啊。”

    可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莫名的江絮晚有些难堪。

    “虽然是没有,可你笑起来很好看。所有好看的东西都会让我想到你。”秦思艺收回手点开手机找到那首歌。

    两人陷入了沉默,让音乐填补着专属于两人的舞台上的空白。

    温暖又带着些许悲伤的歌词缓缓流淌出来,音轨缓慢。

    “love you you/我像孤独的渔夫/说不出 爱的温度/很想给你幸福/你却自我保护就算用尽所有真心/却到不了你的心底/回忆难以靠近/你是我奢求的唯一”

    一首歌完整的播放完,仿佛把秦思艺的所有心声都说了个遍。

    江絮晚有些难堪,不知该怎样回应秦思艺。

    早就把江絮晚理解透彻的秦思艺,此时此刻自然也看到了江絮晚的难堪。

    她轻轻的抓住了江絮晚的胳膊,深情的目光却不愿意落到她的脸上,因为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江絮晚任由秦思艺这样抓着自己的胳膊,一时之间哑声。

    “阿晚我知道你只喜欢卫戈这样子叫你。但我希望你也能记住这样子呼唤你的秦思艺。”

    “这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歌。我想告诉你这件事,简简单单的告诉你。”

    “你愿意为我唱一遍这首歌吗?”

    “我愿意。”

    “好的,那么有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哈哈哈。”秦思艺说了一个有些牵强的笑话,不过确实把自己刚才那一秒的心声说了出来。

    江絮晚的这一句“我愿意”,确实,对于秦思艺来说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力和想象空间。

    在听到这三个字的那一瞬间,秦思艺感觉整个人都无比的快活。

    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和江絮晚举办婚礼的样子。

    就像一场美好的梦境。却也只能成为一场美好的梦境罢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秦思艺在一旁做花束,而江絮晚则是认真学着这首歌。

    一般情况来说,江絮晚并不会轻易的学会一首第一次听的歌,然而这首歌她听了两遍就学会了。

    温柔又清甜的嗓音轻轻地哼唱着这首歌这样的一段光景里面,秦思艺只觉得一切都那么美好。

    “你可以假装喜欢我一下吗?”

    秦思艺知道自己不应该得寸进尺,可这样美好的时光里,她就是忍不住想问江絮晚。

    越是临近分别的时间,她心中的渴望就越浓烈。

    江絮晚点了点头答应了。

    她没有多想别的,只是心中总觉得自己不应该拒绝秦思艺。

    “我该怎么做呢?”

    她这样子问秦思艺。

    秦思艺激动的手都有些发颤,最后,她借着喘粗气的瞬间吐出了那句话,“对我说一句再见。”

    “就这样吗?这样就算是喜欢?”江絮晚有些无法理解这其中的逻辑关系。

    可是秦思艺却格外肯定的点了点头,“嗯,是的,这样就算是喜欢了。”

    秦思艺也没有把其中的逻辑关系清楚地讲述出来,不论江絮晚是否理解明白了。

    其实她的意思是,对于一份干干净净,透透彻彻的喜欢,实在需要画上一个完整的句号。

    本来以为让对方知道自己的爱意已经算是奢求。

    可是现在,秦思艺觉得,喜欢江絮晚实在是太值得了。因为江絮晚在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没有辜负她的任何一丝感情。

    “”江絮晚没有立即说出那两个字,而是轻轻伸出手,握住了秦思艺的手腕。

    “我喜欢你。”

    没有说再见。

    而是说了这几个字。

    秦思艺甚至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可一点都没错,正如那依然在放着的音乐一样,一切都是可以感知到的。

    江絮晚秦思艺喜欢的女生,对秦思艺说了“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秦思艺的笑容苦涩又充满期待,“不要捉弄我好吗”

    “我允许你说真心话,可是也请你允许我说我的心里话。这么久以来,我对你也一直有一种说不明的感情。虽然我很确定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是卫戈。可是你对于我来说也确确实实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

    “我感谢你丰富了我的生活,让我产生了那么多预料之外的情感。更感谢你勇敢的对我说喜欢。”

    “我对你所说的喜欢,虽然并不像你对我的这种喜欢,更不是我对卫戈的那种喜欢,可是这种喜欢是独一无二的。”

    “我想让你知道,以后我也会继续喜欢你的。超出朋友的那种情感,比朋友还要友好。”

    “不要觉得分别就是把所有的一切都断开了。并不是这样的。人是有感情的,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是人。”

    “你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不能作为爱人一样的存在,而是作为秦思艺这个独一无二的个体所存在于江絮晚的生命里。”

    “我不想说再见。不想落入俗套。”

    “我们只说你好。你好你好你好。”

    “你好秦思艺,非常高兴生命里能有你这份礼物。有一句话我很喜欢,也送给你”

    “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

    热泪盈眶的秦思艺一时之间实在不知该如何言语,最后,她紧紧的与江絮晚十指相扣。

    在这样的对视之中,秦思艺感受到了以前从未感受到过的情感。

    这种情感超脱了生活中许多的事物。对于秦思艺来说,这一次她是真的变勇敢了。

    离开花店的时间终于到了,付过钱和老板道了别以后,秦思艺抱着那束花,拉着江絮晚的手走出了花店。

    站在寒夜的冷风之中,两个人手拉着手迎来了除夕夜的雪。

    “一年又过去了。”

    明明是清朗无比的少女音,可是秦思艺却说出了饱经沧桑的感觉。

    江絮晚心疼的望着秦思艺,可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谢谢你陪我走到这里。”秦思艺把花束塞到了江絮晚的怀里,“你好,江絮晚。再见,江絮晚。”

    最后江絮晚就眼睁睁的看着秦思艺独自一人走进了黑暗的尽头。

    她抱着那束花的手臂越收越紧,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上前追逐,可似乎留在原地也难堪无比。

    “哈喽。漂亮妹妹方便一起聊几句吗?”花店的老板时风鹤姐姐已经在一旁看了许久。

    这时她举着伞走了出来,替江絮晚挡住了风雪。

    江絮晚皱着眉头难受,不知道该如何言语,“我我感觉好难受啊。”

    “外面冷,咱们回家里好吗?”

    “阿晚!”然而就在两个人一起转身走进花店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某个人的呼唤之声。

    江絮晚有些慌张的回头,看到了朝自己跑过来的卫戈。

    霎那间,江絮晚的眼眶就忍不住红了。

    江絮晚只感觉,面对卫戈的时候,自己所有的脆弱都会轻易的释放。

    “卫戈”

    江絮晚委屈巴巴的样子让卫戈忍不住把她一下子就抱入了怀里。他向来见不得江絮晚受一点点的委屈。

    何况是这样红着眼眶,柔声呼唤自己的江絮晚呐。

    旁边的时风鹤也猜出了两人的关系,轻轻笑着把伞递到了卫戈手里。

    然后轻柔的说了一句,“待会儿进来哦。”接着,走进了花店。

    刚才卫戈其实一直都等在路口,看到秦思艺出来以后,他立刻跑进了巷子里面。

    对于江絮晚的事情卫戈向来如此的上心。

    “外面冷,咱们先到花店里面去好吗?”卫戈轻声地在江絮晚耳边哄着。

    “卫戈,你知道吗,之前我看一本书,里面有一句话写的是”

    “女主角她说她看见了日落。”

    “我刚才也好像看到了。”

    “嗯,我知道,我知道。”卫戈紧紧的搂着江絮晚,轻轻揉着她的脑袋,以这样的方式安抚着她。

    “好吧,我们现在去花店。那个小姐姐有话想跟我说。”

    江絮晚感觉卫戈穿的有点少,虽然心中难过,但还不忘担忧卫戈的身体,于是这样说了以后带卫戈进到了花店里面。

    时风鹤正在做热可可,看到两个人走进来,冲着江絮晚和卫戈温柔的笑了笑。

    卫戈皱着眉头,礼貌地说了一句,“您好。”

    江絮晚心中难过,可对于这样礼貌正经的卫戈,她忍不住就又觉得有一丝丝的好笑。

    所以她脸上的表情就变得很奇怪起来。

    卫戈无奈地揉揉揉江絮晚的脑袋,凑到江絮晚耳朵边上低声说了一句,“不许嘲笑你的男朋友。”

    说完,他就带着江絮晚到一张好看的桌子前坐下。

    这张桌子正对着时风鹤做饮品的台子,也很方便三个人之间的交流。

    “姐姐你刚才想说什么?”江絮晚主动开启了话题。

    时风鹤轻轻笑了笑,“嗯你们先喝热可可。”

    说完她端着两杯热可可出来放到卫戈和江絮晚的面前。

    江絮晚皱了皱眉头,一时之间有点尴尬,“你的老公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