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可就好像那句话说的,有阳光的地方必然有黑暗,而有黑暗的地方也必然有阳光。所以他们互相之间又救赎着。”

    “我很喜欢那种感觉。互相救赎,并肩前进的感觉。”

    江絮晚心中满满的期待再度涌了上来。

    不论看多少遍这个故事,不论回顾多少遍这个故事,江絮晚心中的感动永远为这个故事所存在。

    “你也是。”

    秦思艺轻飘飘的三个字准确无误地落入江絮晚的耳中。

    江絮晚有所推测,但是不太明白,“我也是?救赎吗?”

    秦思艺笑了,“嗯。你是救赎。”

    “虽然一直以来也期待我能在爱自己的人生活里是一份礼物。可我总感觉自己还不够到救赎的地步。”江絮晚侧趴在那,望着闭着眼睛的秦思艺。

    秦思艺摇摇头,“不啊!至少在我这里,你是的。你是救赎。”

    “那你要跟我说的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啊?”江絮晚看事情有了苗头,便顺着秦思艺的话说下去。

    秦思艺深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一副话语即将要脱出口的样子。

    而江絮晚也同样绷着一口气,等待秦思艺开始说,不过没想到

    秦思艺一阵纠结,心思同样好一阵转折,最终还是选择了回避,“你先把那个故事给我讲完好不好?”

    “其实这个故事,”江絮晚本打算拒绝,问个清楚秦思艺为什么一直不说重要的事,可是望着秦思艺那样恳切的目光

    江絮晚无奈作罢,只得给予她回应。

    “好吧。”

    “后来呢?”秦思艺又像是刚才那样闭上眼睛,轻轻嗅着跟前摆着的花的香味。

    “后来男主一路陪着女主,用自己身上唯一的明媚阳光,去保护女主。他把女主保护得很好,不让她感受到人世间任何的黑暗,他尝过那种苦楚,所以不希望女主经受。”

    “只不过”江絮晚无奈地叹了口气,暂停了讲述。

    等了好久,江絮晚都没有淤说话,秦思艺感觉很奇怪,于是睁开了眼睛看向江絮晚,“只不过什么?怎么了?”

    江絮晚点点头,“只不过男主角想太多了。他认为自己的阳光不应该经受任何一点黑暗。可是他的阳光却认为,任何的事情都应该面对。”

    “是的,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傻白甜,她懂得很多,对世间的任何事情都会有自己独到的看法。她并不是一个胆小鬼。她比男主角想得要勇敢很多。”

    “难道她和男主角因此出了分歧吗?最后他们在一起了吗?”对于这样互补的一对情侣,秦思艺真的不想听到悲伤的结局。

    江絮晚嘴角勾起了温柔的微笑,“当然啊,自然是在一起了。”

    “分歧自然也没有。因为女主角的杏格是那种不喜欢藏着掖着的,有问题他喜欢面对,因此,任何让她不适的地方,她都会跟男主角说。”

    “两个人不可能遇不到一点问题。最重要的是两个人愿意解决问题。”

    “故事的最后,一切问题都解决好了。女主角高考结束,男主角和女主角一起环游世界。作者在故事的最后写了,这个故事是她少女时期天马行空的幻想,故事的内容包含了她本身的杏格,包含了她的生活。”

    “这个女主角是完完全全按照作者自己本身的样子刻画出来的。所以,我才这么的喜欢这个作者。”

    “真好啊!”秦思忆满眼放光,忍不住感叹着,“这样一个杏格的作者写出这样一个温暖的故事,实在是太美好了。”

    江絮晚格外赞同的点头,“是啊。”

    “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总感觉,在她的身上,我能看到很多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东西。”

    “那现在故事已经讲完喽,你想说的话到底是什么可以跟我讲了吗?”

    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初五,该来的总会来,秦思艺也知道自己必须面对了。

    “明天我就要去国外了。”秦思艺嘴角的笑容很酸楚。

    “”江絮晚早就知道她会走,可在这样的一个时刻,秦思艺突然把这个消息平静的说出来,她也确实很受到打击。

    “这就是你要说的重要的事吗?”江絮晚在努力和缓自己的气息。

    一时之间她竟然有点分不清楚,自己所感受到的悲伤,究竟是来自于自己心底,还是被秦思艺所感染。

    秦思艺摇头否定了江絮晚的说法,“并不是这件事情。”

    “我想告诉你的话其实是”

    话到嘴边,秦思艺感觉到自己又一次舌头打了结。

    她很恨自己都不成器,可又没法阻止这种胆小在自己身上上演。

    “其实是什么?”江絮晚感觉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

    似乎逆料着什么。

    “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感觉你好漂亮啊。好漂亮,好漂亮!非常非常漂亮。”秦思艺把话题拉远,打算一点点的叙述出来。

    “天呐,我简直开心坏了,我实在没想到居然有人可以那么漂亮。”

    “你的每一个表情,细微的动作都会深深的印进我的心里。”

    “你真的好美。非常的美好。”

    “所以我忍不住的笑。看着你我就觉得能够让我笑好久了。”

    “那种感觉很微妙,可是那个时候我就明白了,那种感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是一个擅长否认自己的人。只是我觉得有点惊奇。”

    “我以为谁都看不出来我对你的情感。可是我的妈妈看出来了。她拿捏住了我每一处细小的心思。”

    “我很感谢我的妈妈。对于我的人生来说,她的支持是一份不可多得的珍贵宝藏。”

    “她支持我去在乎你。支持我去爱你。”

    “江絮晚,我很讨厌卫戈,非常讨厌。”

    “我有多喜欢你就有多讨厌他。”

    “所以,对不起。让你误会了那么久。我喜欢的不是他,喜欢的是你。”

    说到这里,秦思艺停住了自己的话语,她本以为会接受到江絮晚的反驳,然而江絮晚并没有多大到反应。

    甚至于她眼中的惊讶还带了一丝了然。

    江絮晚的这份了然比任何时候的勇敢都能够支撑住秦思艺继续说下去。

    她愿意面对自己的这份情感了。因为江絮晚。

    “我知道这样很可笑。可我真的很胆小。江絮晚,我并不是一个会用很唯美的话语去装饰自己的人。越是面对真实的情感,越是面对自己真实的喜欢。我就越是说不出什么冠冕堂皇的话来。”

    “我没办法用模棱两可的字眼来叙述我对你的喜欢。我只能说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对不起,我喜欢你却一直不敢说。”

    “对不起,我喜欢你却还要装作喜欢卫戈的样子。”

    “对不起”

    空气陷入了几秒钟的沉默,江絮晚从凳子上站起来,又坐了下去。

    然后她把刚才秦思艺为自己挑好的那些紫銫花束拢到了一起,拿来一些漂亮的纸包扎。

    就在秦思艺以为,这一切都要变成尴尬,即将在沉默中被忽视掉的时候,

    “你做错什么事情了吗?”江絮晚很不舒服,这一刻的感觉使她整个人都如坐针毡。所以她刚才才会站起来一下。

    不明白为什么她突然联想到了那天那个奶奶,她那道目光也是如此的使她如芒在背。

    好不舒服啊,好难受啊。

    她不明白。

    为什么秦思艺要用这么多的道歉来形容自己的行为,就好像自己的行为都是错误的,都是罪孽。

    可难道这就是事实的真相吗?江絮晚并不这样认为。

    秦思艺有些难堪的勾起嘴角,“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我好像”

    “喜欢一个人这种情感,不是人为能够控制得了的。”

    “我们无法控制一个人喜不喜欢自己,所以也无法控制自己能否继续喜欢或者不喜欢一个人。”

    江絮晚抿了抿唇,“对呀,既然你知道,那你为什么要道歉呢?”

    “我只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喜欢你。”秦思艺的笑容愈发苦涩。

    “不应该喜欢我?”江絮晚只感觉自己愈发难受。

    “行吧,总之我只想告诉你,你没有做错。”

    “喜欢一个人不违法,喜欢男生或者喜欢女生更不违法。”

    “法律不能使你屈膝。就别自行用道德让自己坠落。”

    “喜欢这是多难能可贵的一种情感啊。”

    “有多少的人能发现自己的喜欢呢?又有多少人在发现自己的喜欢之后,坚定不移的喜欢一个人呢?”

    “如果你自己本身就已经把自己的喜欢看成了一种罪行,那么你永远无法使自己得到救赎。”

    “虽然我喜欢卫戈,可是这并不会让我觉得你的喜欢是错误的,并不会让我恶心你的喜欢。”

    “恰恰相反。我很感谢你喜欢我。只不过我稍微有点遗憾的是,你现在才告诉我这份喜欢。”

    “而且其实应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这么久以来因为误会你,我多少有一点对你有所反感。”

    “渐渐的看清了一切本质的我,反而很喜欢你。”

    “非常真实的喜欢你。”

    “但不会是那种喜欢,对吧?”秦思艺知道这是事实,但是她仍然抱有一丝期待。

    “对不起,那种特别的喜欢,我已经给了卫戈,无法再分给另一个人。”江絮晚肯定了秦思艺的问题,“不过对于我来说,你是独一无二的,你是一个很美好的存在。”

    “今天这件事情我自己也挺奇怪的,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没有发觉你的喜欢。或者说其实我发觉了,但没有相信。”

    “终于,今天你说出了这个真相,我也有一些后知后觉吧。”

    秦思艺伸出手想要抓江絮晚的手,“我现在心里很快活很轻松。”可是说完这句话又收回了手。

    江絮晚本想顺势抓住秦思艺的手确实她也做出了这种下意识的动作。

    于是秦思艺就看到了这样的一个画面江絮晚的手悬在半空中。

    江絮晚知道秦思艺已经发觉了自己的举动,她也不打算说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来掩饰,“对不起,在知道你的喜欢之后,我就不能这样轻举妄动了。”

    “不,我很谢谢你刚才没有拉住我。”秦思艺看来,江絮晚这样的行为是对的。

    因为江絮晚把她当成了一个会对自己产生感情的对象,所以才会避嫌。不给对方造成误会。

    她轻轻喘了一口气,笑着说起来,“会心动。”

    “也会很难受。”

    “所以谢谢你没有抓住我的手,给我心动和难受的机会。”

    “我之所以选择在今天告诉你,就是因为我家出事了。”秦思艺在说完自己的情感之后,描述起自己家中的事情,反倒有一种不真实感。

    可能是因为最重要的事情她已经完成了吧。

    “出事?出什么事?”江絮晚很惊讶。

    “爸爸在国外遇到了一些小问题,然后权衡利弊之下,我们全家打算搬出国。以后都不会再回来了。”秦思艺的目光染上了悲伤的泪渍。

    对于秦思艺而言,在国内所有的寄托和希望就是面前这个漂亮的女生了。

    这是她唯一的慰藉啊。

    所以当江絮晚说到那个故事的时候,她总感觉自己的人生也被映射了出来。

    “今天我去到你家门口,犹豫了很久,本来打算离开了,可是最终,我还是没能够,逃脱你。”

    “不过今天对于我而言,是我活到今天最快乐的日子。”

    “我把自己所有的心里话都对我最想表达的人表达出来了。”

    “我现在不再是一个胆小的人了。”

    “你给我的这些回复”秦思艺哽咽了起来,泪水也滑过了面庞,可她仍然坚持着说着,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她已经不再是一个胆小的人了。

    “回馈到我身上是很大很大的勇敢力量,我会带着知心勇敢的力量继续走下去,面对我人生中的风暴。”

    “只是真的对不起这一路以来对你所作所为都那么的荒谬”

    “也对不起,我会继续喜欢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