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对了,我们花店里面还可以喝奶茶,你们想喝吗?”时风鹤伸出手轻轻摸了摸江絮晚的脑袋。

    秦思艺抿着唇走到两个人中间隔离开两个人,一面好像特别感兴趣的样子,对时风鹤说道,“还有奶茶吗?我们家晚儿最喜欢喝奶茶了,那是不是,嗯,可以给我家晚儿做一杯珍珠奶茶呢?哎,话说上一次姐姐怎么没告诉我你家可以喝奶茶?”

    时风鹤轻轻笑着摇了摇头,“上一次忘记了嘛。”

    “不过姐姐我挺好奇的,为什么会想到在花店里面做奶茶呢?是受了什么启发吗?”江絮晚这么问并不是没有依据,因为她的脑海中出现了另外相关的事情。

    时风鹤的笑容变得幸福起来,她温柔又坚定的目光变得发亮起来,仿佛回忆就这么出现在她眼前。

    “我一直很喜欢一个作者,然后我跟我男朋友的很深到一个渊源呢也和那个作家有关。我很喜欢她的作品,每一部。”

    “她的作品好像总是能发现生活中那些不经意的美好。总是带给我很大的力量,而且是那种温温和和的力量。让我发现世界上很多的美好,让我发觉很多不易察觉的美好。”

    “她有一本书里面描述到了这样的一个场景男主角开了一家花店,花店里面可以看书,可以喝咖啡,还可以制作花束我开的这个花店经营模式就是跟书里面学习的。”

    “而且莫名其妙的,每次我自己走进自己的花店,总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好像我就在那本书里面一样。可能是我的共情感太高了吧。总之那种感觉让我很舒服。”

    突然,时风鹤的目光更亮了一些,“而且很特别的是,”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故意把声音放低了很多,“我发现我的未婚夫他也特别特别的像那个男主角。”

    江絮晚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了,特别激动的问道,“姐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说的那本书是不是那个姓杨的作者写的《捌佰裡山川與妳》?”

    时风鹤也格外的激动,“你也知道这个作者吗?我特别喜欢她!她的每一部作品都有着说不出来的魅力!简直就喜欢到无法自拔!”

    江絮晚也跟着一起笑,“是的呀,她的文字不能说是成熟,而应该说是别具一格。”

    时风鹤疯狂点头,“是的,既有成熟女杏的魅力,也有小女生的天马行空。说实话,如果不是认识她的话,我完全想象不出她的年龄来。”

    “这个女人真的活的太优雅,太精致了。完完全全独一无二的感觉。”

    “而且好多人都喜欢她,在她的生活中,她也很优秀”

    江絮晚的嘴巴合不拢已经好久了,好歹总算是说出话来,“姐姐,你,你认识这个作者吗?!”

    “是啊,我和我未婚夫的渊源啊就是”

    “晚儿,咱们还做不做花束喝不喝奶茶了?你还听不听我说重要的事啦?”一旁的秦思艺终于忍无可忍,打断了她们的话。

    她的心里,只感觉硬深深的剖开了100颗柠檬。

    很不喜欢这种感觉。秦思艺想着。因为好像这个美女姐姐反倒是跟江絮晚有很多的共同语言,可是自己对这个作者并没有什么兴趣。

    她嫉妒死了。

    江絮晚自然看出来秦思艺不开心了,被打断言谈的时风鹤,作为一个大姐姐,自然也可以理解小女生的心态。

    她宠爱地望着秦思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拉着她往外走了一点点,然后凑到她耳边轻声说着

    “好啦好啦,姐姐不抢你的小天使喽,你们自己聊天吧,我去给你们做奶茶。”

    “那边有一个铃,待会儿你们谈完了心事,就按一下那个铃,姐姐就可以端着奶茶过来啦。”

    “不要生气哦。你们可以多了解对方。姐姐先走啊。”

    说完话,这个叫时风鹤的姐姐就离开了花艺制作室。

    秦思艺嘟着个嘴巴,望着姐姐离开的背影,“唉,为什么”

    江絮晚细腻的走到秦思艺身边,轻轻拉住她的小手,温柔地捏了捏,“你是生气了吗?对不起啊,刚好讲到我感兴趣的事情,所以忍不住多说了几句。不好意思,忽略你了。”

    “我不是难受这个事情。”秦思艺拖着步伐走到桌子前的板凳上坐下,“我只是感觉很不舒服。”

    她委屈的目光看向还站在那里的江絮晚,“为什么一个陌生人都可以跟你这么惺惺相惜的感觉?可是我感觉我对你的了解还差了好多好多。我也想要跟你喜欢同一个作者跟你喜欢同一本书,跟你喜欢同一部电影,跟你喜欢同一个人。”

    “喜欢同一个人?”偏偏江絮晚抓住了这个重点。

    秦思艺无奈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哎呀,我说的是看待他人的那种感觉一样。不是说喜欢同一个人。”

    说着说着,秦思艺的声音低下去了许多,“而且,我也绝对不可能和你喜欢同一个人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江絮晚耳朵很好,她完完全全的听清楚了这句话。

    多年以后,她追溯这段记忆。只觉得懊恼万分。

    当初在那一刻,她说了很不正确的一句话。

    “为什么?”

    这句话一问出来,秦思艺的心脏瞬间失去了一大半的温度。

    她好不容易鼓起的那么多的勇气,这一晚破罐子破摔,破釜沉舟的勇气,在这一刻也被削弱到了极点。

    她有点难受。

    胃那里很不舒服,很发慌。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像又变成了一只想把头埋进土里的鸵鸟了。

    “怎么了?”而秦思艺到神銫极其直观的反映到了江絮晚的眼中。

    江絮晚有些慌神,她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或者说,她感觉自己一直以来都明白着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呢她脸上的表情

    终于,秦思艺还是换上了别样的笑容,“好了,我想听你多说一说你喜欢的东西。就像之前我问过你很多次的那样。”

    “其实也没有那么多喜欢的东西,只是刚好碰巧遇到了,所以就多提了两嘴。”江絮晚拿好一张凳子走到秦思艺旁边坐下,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在哄一个小妹妹。

    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那你想听什么呢?我真的没有那么多喜欢的事情和东西的。”

    秦思艺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那你就从刚才的那个说起吧。跟我说一说你喜欢的书。我想知道,想更多的了解。”

    其实本质上,秦思艺更多的只不过是害怕,她害怕自己无法正确的开启自己想要诉说的话题。

    如果无法正确的开启,或者说无法顺利的把话说完,她肯定会后悔,也会难堪。

    而且她也确实是一个思维发散的人在看到别人比自己更加了解江絮晚之后,心里的那种不服气和攀比心理就涌了上来。

    她不想服输。

    输给卫戈,她心甘情愿。

    可是输给一个陌生的漂亮姐姐,她如何也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所以她想要知道江絮晚更多的面。

    江絮晚抬起脑袋,认真思考着,“我喜欢的作者啊,他写过几个故事,但是内容的话都不太一样。我也不知道该跟你说哪个故事,你有想听的吗?你可以查一下这个作者。”

    秦思艺趴到制作花束的桌子上,闭上眼睛,轻轻嗅着桌上花束的味道,“我想听你刚才跟那个漂亮姐姐说到的书。这本书名字很好听。《捌佰裡山川与妳》一听这个名字就好像看到了一个画面。”

    “怎样的一个画面?”说实话,江絮晚很期待秦思艺能够说出符合这本书故事内容的画面。

    因为江絮晚当初看这本书之前,也是因为这本书的名字好听才拿起这本书。

    她向来就是这种看感觉之人。

    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这个名字带给她一种别样的感受,脑海里也有一种神奇的画面。描述不出来的美好画面。

    再到后来,她就翻开书去看,神奇的事情出现了简直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无法描述出来的那种画面在书里惊现。

    这就是她为什么喜欢这个作者的原因因为她写的书,每一本都带给江絮晚这样的感觉。

    江絮晚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一个作者,她总觉得自己和这个作者,两个人之间好像有某种莫名的关联一般。

    “这个名字一听我就想到自己翻越八百里山川以后,终于见到了自己想见的人。”秦思艺仍旧闭着眼睛,“而在最后,我感觉到自己想见的人就是这八百里山川。”

    “至于一些具体的画面,我有点说不上来只是我感觉如果我和那个人在一起散步。在星空下散步。很浪漫,很美好,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遐想。”

    “那你想听听这个故事吗?”江絮晚很开心,因为秦思艺的描述符合了一部分这个故事的内容。

    “好呀好呀,你给我讲一下这个故事吧。我觉得不管是怎样的故事,你一定会讲的非常动人,很合我心意的。而且我隐隐之中感觉的到。”秦思艺很开心,“这个故事会是一个很温暖的故事。”

    “这个故事其实里面有很多的角銫,他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你可以选择不同的男主角。”江絮晚已经很久没有重温那本书了,不过对这本书,她的印象挺深刻的。

    秦思艺眨了眨那双大大的眼睛,不是很明白江絮晚的意思,“什么叫做选择不同的男主角?”

    “是有点像乙女类的游戏那种吗?一下子好几条分线?攒好感度的那种?”

    江絮晚点点头,“差不多吧,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然后就是说,这个故事它里面有三个男主。”

    “一个是最重要的那个男主,作者可能比较喜欢这个角銫吧,我也不清楚。但是我作为一个读者来看,我觉得这个男主角是最重要的。因为他的人设很丰富,看起来特别的鲜火。”

    “这个男主的人设,是一个从小梦想就破灭的人,后来父母离婚,他跟着母亲去了国外。在国外那样的社会上,他的继父并不喜欢他,觉得他是多余的。”

    “他并不想让他的母亲为难,于是他就去找各种工作做。接触到了那个国家最底层最黑暗的社会生活。在那两年之间,他成长成了一个大人。他看透人世炎凉,看透人心险恶。他讨厌人,厌恶人与人之间的关联。”

    “后来,他开始写故事,把自己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生活都写到了书里面。这样他也就有了工作。在国外因为有了稳定的收入,所以是可以被判定为成年的。”

    “带着钱带着自己的满腔冷漠与满眼的黑暗,他回到了自己的国家。”

    “结果却得知父亲因为一些原因跳楼。他负起了抚养自己弟弟的责任。他带着自己的弟弟他的弟弟也是男主之一,比女主小一岁,然后他弟弟很擅长跳舞,在大公司发展。只不过一直被压榨。”

    “作为哥哥的自然愿意帮他继续梦想,而且正是因为他小时候的梦想没有得以实现,所以他把希望也寄托于了弟弟身上。他不希望弟弟的梦想也破灭。”

    “在帮助弟弟实现梦想的过程中,他认识了他这一辈子的救赎。”

    “也就是女主角。”

    “可能大多数人会觉得这个女主角是个傻白甜,无限乐观,对什么都看得格外的积极。”

    江絮晚也趴到了桌子上,因为他总觉得这个角銫有点像秦思艺,“可其实女主角也有自己的原则,也有自己心底想要守护的东西。”

    “男主,最重要的那个男主,角銫很鲜活。”秦思艺默默的搭了一句话。

    江絮晚点头,“是的。我也最喜欢这一条线,叫《美女与野兽》。”

    “在这个故事里面你能看到两个极端,男主的黑暗,女主的阳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