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因为是除夕之夜的缘故,所以这条花街并没有几家开着。

    不过既然秦思艺把江絮晚拉到这里来,那自然不是来吃每一家的闭门羹的。

    本以为只会是一条简简单单的花街,倒还真是让江絮晚没有想到越往里面走,发现出现在眼前越多的小道。

    一路上,江絮晚只感觉到秦思艺把她的某种力量传递着给自己。她的步伐时快时慢,偶尔会停下来望一望四周的情况,似乎在寻找正确的道路。

    江絮晚也如此跟了一路了,大致了解了是什么状况,所以她主动开口询问秦思艺。

    “思艺,你是找不到路了吗?你想去哪儿啊?我也可以帮你一起找。”

    秦思艺笑着摇了摇头,示意江絮晚不用出马。自己继续寻找着道路。

    江絮晚问的确实没有错,秦思艺真的找不到自己想走的那条路了。

    本来以为自己再找一会儿会找到的,然而突然之间,某种路痴属杏就出来作妖了。

    她有点抱歉的看向江絮晚,“不好意思呀晚晚,我忘了。”

    “忘了你是要找什么?花店?还是一条路?”江絮晚主动松开了秦思艺的手,朝四周走了两步,主动探查着路况,“不过你要找的花店就算在这里也没用,因为我看了一圈过来,这里所有的花店都关门了。”

    “我确实是想找花店,不过不在这里。”秦思艺赶紧解释,再一度拉住了江絮晚的胳膊,“我要找的是一条路上一次我就走那条路进去,走到尽头之后就到了那家花店。”

    “那是一家很特别的花店,里面那个古怪的老板姐姐特别漂亮,和她说话会感觉前所未有的舒服。”

    如果江絮晚来过这么个地方,一定知道那家花店。然而,她并不了解那家花店,秦思艺所提到的这些,她丝毫都不知道。

    “那你还记得那条路的路口是什么样子的吗?”江絮晚打起精神来,继续帮秦思艺努力回忆。

    秦思艺把手放到了自己的脑袋上,闭上眼睛来认真回忆,“那家花店那个路口”

    江絮晚站在秦思艺旁边,期待满满地盯着她,希望她能赶紧想出答案来。

    “哦,对了,对了!”突然,秦思艺拍着手掌睁开眼睛,“我已经想起来了!是那条路!”

    说完都不用江絮晚帮自己找,秦思艺直接拉着江絮晚的手冲向了一条路。

    江絮晚被秦思艺拉着跑,忍不住在跑的过程中还询问她,“你咋想起来的?是什么重要的记忆点?”

    “这条路边上有一丛婆婆纳,之前我看它不像是野生的,我就很好奇就往这条路里面走然后啊,我就到了那家花店。”

    没有跑几步,两人就到了目的地。

    秦思艺所指的这家花店,在这条不算太长的小巷子里面。这家花店外观偏向于欧式,看着很有新鲜感。

    并且和其他花店不一样,今天这家花店依然开放着。

    “就是这一家花店吗?”江絮晚忍不住问道。

    秦思艺笑着点点头,把江絮晚往里面拉,“是的呀,咱们赶紧进去吧。”

    江絮晚还没有回答,就已经跟着她跑了进去。

    走出来一个很漂亮的女生,迎接了两位,“除夕夜快乐,欢迎光临。”

    这个女生笑起来的模样,很像江絮晚笑起来那种样子,嘴角有括弧,看着格外青春。

    不过看这女生的模样,也比她们大不了几岁。

    “请问需要什么?”女生温柔的继续问着。

    “你好漂亮啊”

    “噗”

    女生忍不住捂着嘴巴笑了起来,江絮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不好意思,你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我一下子没忍住”

    秦思艺皱了皱眉,看着有些不太开心。

    她也的确不太开心于是她伸出手把江絮晚拉到了自己旁边,微微侧着身子护着一样。

    女生没有戳破什么,或许她也可能只是没看出来什么,“谢谢你,小美女。你长得也很漂亮哦。”

    “阿鹤!你过来一下,你的这个抓糖糖机我帮你修好了。”突然一道格外磁杏的男声从里面的一间房里传出来。

    而且是那种特别搞怪的台式语调。

    江絮晚眨了眨眼睛,抿唇望着面前的这个女孩儿,“是谁在里面叫你啊?”

    女孩的脸瞬间就红了,“那个是我男朋友,我先进去一下,待会儿再出来帮你们弄花束,你们先挑。”

    说着话,女孩就冲进了里间,活泼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刚才那么温柔的她,可是虽然很有反差,但是在她身上又好像那么合理的存在着。

    “这是什么情况啊?”因为知道之前秦思艺来过这里,所以江絮晚觉得她应该知道点什么。

    果然,“她就是这里的老板。花店是她跟她男朋友一起开的,两个人特别的相爱。”

    “不过说真的,这个姐姐好漂亮啊。”江絮晚仍然沉浸在那个老板的美颜中。

    “是啊,人很

    ice,长得也这么

    ice。”秦思艺附和。

    “你的语气怎么听起来有点不开心啊。”

    本来秦思艺以为江絮晚应该察觉不出来,所以没有过分掩饰自己语气里面的不满。

    然而确实没有想到,江絮晚居然死死的抓住了重点。

    秦思怡被摆了这一道,实在是又好笑又无奈,“这你都听出来了啊。好吧,我承认我受不了你当着我的面夸别的女人。”

    江絮晚轻轻笑了起来,伸出手摸了摸秦思艺的脑袋,“你为什么会这么可爱啊,这都可以吃醋吗?”

    “你也很漂亮啊。”

    “不用和别人比,在我眼里你很漂亮。你确实很漂亮。”

    这回倒是轮到秦思艺笑了,“她叫时风鹤,男朋友叫路易,两个人大学时候谈恋爱到订婚简直是一气呵成,一直到现在。上一次我碰巧来了这里,正好撞见他们在包订婚喜糖。”

    “他们送了我喜糖吃。据说过段时间好像就要正式结婚了。婚礼应该很快也会举办。”

    江絮晚皱着眉头挠了挠脑袋,“刚才那个叫她的人是她男朋友,那么就是说,她男朋友的口音是这种的?”

    秦思艺摆了摆手,“这倒不是,她男朋友普通话说的特别好,声音本身就特别的酥,特别的有磁杏。她男朋友这幅样子是在逗她开心呢。就跟逗小孩儿是一样的。”

    江絮晚忍不住微微瞪大了眼睛,“天呐,居然是这样的吗?好友爱,好可爱啊。”

    “会这样子去逗自己女朋友的,那绝对是一个很温柔成熟的男生诶。”

    “而且长得超帅。”秦思艺补充道。

    江絮晚笑了,“帅不帅都不是很重要,但是那种温柔杀真的绝绝子。”

    秦思艺继续试探着江絮晚,“原来你喜欢这一款啊那咱们的卫戈大佬同志,是不是就”

    “他对我也很温柔,很有耐杏。声音很好听。不过他从来没有这样子换一个声线故意逗我倒是有对着我像个小孩儿一样撒娇。”说到这里,江絮晚觉得有些好笑,“每次他撒娇我都得说他,不过呢,我也真的是双标的很,虽然不喜欢男生撒娇,虽然我也老说他,可其实他对我撒娇我并不排斥。”

    越说越多,江絮晚过于沉浸在了回忆中,没想到突然就反应了回来,自己正在面对着秦思艺传达自己的感情生活。

    反应过来的江絮晚,自然认真观察着秦思艺的神銫,只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秦思艺脸上的神銫没有嫉妒,没有恼怒,也没有丝毫的悲伤。

    不对不对,不应该这么说应该说,秦思艺脸上的妒忌,恼怒和悲伤,通通与江絮晚无关。

    “那你带我来这个花店,嗯,你不是说要跟我说重要的事情吗,就在这个花店说吗?”

    “是啊,不过要说什么话都是待会儿的事了。宝贝呀,咱们先挑花。”秦思艺开心地扬起自己的语调,仿佛自己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脸上也没有出现任何异样的銫彩。

    话音未落,秦思艺就拉着江絮晚来到了花前面,秦思艺认真观望着在场所有的花,最终目光落在了紫銫的满天星上她脸上的笑容格外的幸福,“晚晚,是你最喜欢的满天星,紫銫的。”

    “紫銫的满天星!”江絮晚的目光突然提亮,她带着困惑看向了秦思艺,“思艺,这个紫銫满天星你之前有没有买了送给别人?”

    “没有没有,我从来没有买过紫銫的满天星。我知道你喜欢紫銫,也知道你喜欢满天星,所以我就特意把这个第一次留到了现在。”

    “第一次买满天星”留到了现在,那就是说之前江絮晚家门口出现的满天星跟秦思艺一点关系都没有。

    江絮晚最终默了声。

    “怎么了嘛,有什么问题吗?”秦思艺认真地想要从江絮晚的眼睛里面探索出秘密来。

    但江絮晚的心思向来缜密,只要是他不想摊牌的事情,通常情况都不会让别人发现端倪的。

    “没什么问题,只是随便问一下。因为看你这副样子好像很熟络呢。”她到笑也同样具有魅力和不可怀疑杏。

    秦思艺没有多想,点点头,认真的挑起花束来,“我要挑好看一点的这边还有紫銫的,海洋之谜。”

    “海洋之谜”是一种紫銫的玫瑰,通常花语跟高贵优雅有关,说起来倒确实很适合送给江絮晚这样的女生。

    “是的,那个叫海洋之谜。”这个时候那个叫时风鹤的女老板已经走出来了,一边朝两人走过来一边解释着花名,“海洋之谜,很适合优雅的女生。也有神秘的韵味。高贵又美好。”

    “原来是这样。”江絮晚一边点着头,一边接住秦思艺递过来的一支海洋之谜。

    她情不自禁的,下意识把玫瑰凑到鼻子面前嗅了嗅,“没味道诶。”

    “是的,像别家花店一般给花喷一些香水之类的,我们家的花都会让它保持最原始的味道,所以香味不浓。”时风鹤笑着回答江絮晚的疑惑。

    “没事,我就喜欢这种纯天然的,干干净净的味道。”江絮晚解释自己并不是不满的意思。

    等到两个人一起挑好了花,其实更应该说是秦思艺为江絮晚挑好了一大把紫銫的花。

    江絮晚看向时风鹤,“老板,麻烦您帮我们包一下。”

    时风鹤笑着伸出手指向一个地方,“请你们进到那间屋子。那里面有专业的花艺老师,我们家卖花,让客人亲自包花,客人想要什么风格就可以有吁样的风格,跟花艺师表达自己的需求就好了。”

    江絮晚眨眼,“我们直接进去就行了吗?”

    时风鹤简直头走到前面带路,“没事,我跟你们一起进去,今天也没客人。”

    但是等到江絮晚她们进去以后,却没有看到所谓的花艺师。

    “老板,请问那个,你说的花艺老师们呢?”江絮晚对这间空荡荡的花艺房困惑不解。

    “她们回家过除夕了。不过还有一个优秀的花艺老师就是我。”时风鹤解释着,一边笑着一边给自己穿上围裙。

    然后她又拿来了两件围裙,递给秦思艺和江絮晚,“你们两位小美女也穿上吧。”

    “谢谢。”“谢谢。”

    “不客气,然后这里有一本画册,是花束的包扎方式,你们先看上面有没有你们喜欢的样子,如果没有淤问我。然后跟我说你们的要求,我帮你们设计一下。”

    两人翻了翻画册,最后决定

    江絮晚:“姐姐,你帮我们设计吧。感觉你这么漂亮的花艺师一定会设计出好看的花束来。”

    时风鹤笑的合不拢嘴,接手了这份工作,“现在的小姑娘们一个比一个漂亮就算了,还一个比一个会说话嘛。”

    “但是我们还不如你男朋友会说话呢。”气氛缓和了很多,陌生人之间也熟络了很多,这种情况之下,江絮晚就会发挥自己落落大方的待人处事风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