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三个人一起先把桌子上的饭菜收拾干净了。

    “那这样咱们剪刀石头布谁赢了,谁先来?图个好彩头嘛,不能搞输的。”沈佳梦从口袋里面掏出两个銫子来放在桌子上。

    江絮晚有些惊讶,忍不住还笑了起来。“你咋还随身带銫子呢?”

    沈佳梦害羞的挥了挥手,一副好汉不提当年勇的模样,“哎呦,出门在外嘛,万一不知道如何做选择,拿出骰子来省那么几个数。谁大就选哪个。”

    江絮晚没再问下去,主动拿出那两个銫子,“那要不让我主动来扔怎么样?我想先说。”

    “是个怎么个规则,你定一下吧。”

    听了江絮晚的话,沈佳梦思考了一番,“嗯那就,左边这个銫子是分享好事儿,右边这个銫子是分享坏事儿。哪个銫子的数大就先分享哪个。”

    “等一下再加一点刺激感,那就这样吧我们两个人可以提问。”

    江絮晚努了努嘴巴,开始抛銫子,“希望坏事儿的大一点。”

    结果没想到江絮晚一语命中,“天哪真的是坏事!”

    沈佳梦点头看向秦思艺,“那么我们两个人来提问了,我们来确定一下范围。秦思艺,你想了解晚晚仙女儿哪方面的坏事儿呀?咱们融合一下再提问。”

    秦思艺尴尬的笑了笑摇摇头,“我不想让阿晚难受,不想让她为难。”

    沈佳梦有些无语,“这样搞得好像我做的很不对似的。没事儿就问呗。”

    江絮晚也附和着,不想让秦思艺尴尬,“对呀,你就直接想提醒吧,我不会觉得难受的,没事儿。”

    这么说完,秦思艺才稍微放了心,嘴角的笑容也慢慢的变得自然起来。

    “那就学习上面的吧。”秦思艺定的范围格外保守。

    但是沈佳梦好不容易逮着好机会了,“我想知道,晚晚仙女桃花上面的坏事儿嘿嘿嘿~”

    江絮晚认真思考了一番对于她来说,有人喜欢她并不算坏事儿。真的算坏事儿的应该会伤害到自己才是。

    最后,江絮晚一本正经的分享了火锅店的那次遭遇,“我被流氓偷拍了裙底。”

    “然后流氓被卫戈揍进了医院。请律师很麻烦,最后不得不找了我亲生父母才解决了事情。”

    “大概这样吧。”

    听了江絮晚这番话,沈佳梦格外的愧疚,“不好意思,我没想到哎呦,我还说融合我们两个人的范围来着,我咋问出这件事来了呢”

    “没事了,现在轮到好事情。”江絮晚轻轻摸了摸沈佳梦的脑袋,像对待一个小女孩儿似的。

    秦思艺望着这一幕稍微有些眼红,轻轻低下了头。

    沈佳梦笑着看向秦思艺问,“这一次你定什么范围呀?”

    秦思艺有些慌张地抬起头来,“啊,好事情吗?嗯我想知道还是成绩吧。”

    她不擅长窥探别人的秘密,尤其这段日子,她更是不愿意让别人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比如把自己隐秘的心事说出来。秦思艺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江絮晚不想说的心事问了出来。

    有了刚才的那番教训,沈佳梦就更明白了一些,点点头,“那就说成绩上面的吧。”

    “得到了很多奖学金,拿到了很多比赛的奖金。哦,对了,还有那篇作文拿了国外的奖状。我感觉特别开心。”

    “反正有钱我就很开心,而且是靠自己的知识,靠自己的劳动得来的钱。”

    “不错,我就喜欢你这样实在又漂亮的女生。”秦思艺忍不住说了一句。

    沈佳梦连连附和,“是呀,是呀,真的超级喜欢晚晚仙女这样的女孩子嘞。”

    “跟公主一样。”

    “公主也很爱钱吗?如果是的话,那么我是。”这么说着,江絮晚忍不住仰起脸来笑了起来。

    “那么下一个谁?”沈佳梦看向秦思艺,因为就剩她们两个人了。

    这般情形秦思艺知道自己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干脆直接开口道,“我先来吧。”

    她慢慢的投下銫子,跟江絮晚一样的情况。

    “你们提问吧。”

    秦思艺表现的一副格外正常的模样,好像不存在任何的漏洞。

    沈佳梦抓住了机会,很想多问一下,于是抢在了江絮晚前头,“范围定在今天。对于你来说,今天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

    沈佳梦这样问,就差没有直接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了。

    江絮晚感觉秦思艺被为难了,赶紧给了沈佳梦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为难秦思艺。

    沈佳梦吐了吐舌头,但也没有改口。

    秦思艺倒是格外善解人意,“没关系。我可以说清楚的。”

    “今天,爸妈都不在,我一个人在家,很想跟家人跟好朋友一起过除夕。最后就忍不住来了这里。”

    沈佳梦用手拖着下巴,“你的好朋友虽然你确实好像没什么朋友。毕竟美女朋友都少。不过呢,你不是和那个一班的徐州关系挺好的吗?”

    秦思艺温柔的笑着,一改平常积极乐观的态度,没有多说什么。

    愧疚的江絮晚忍不住又给了沈佳梦一个眼神。

    沈佳梦连忙点点头,“好啦,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不问了。”

    秦思艺对于江絮晚这样的“守护”感到格外的暖心,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

    “你好可爱呀。”

    “那么你最近这段时间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呢?”江絮晚担心沈佳梦又问出来什么让秦思艺下不了台面的问题,赶紧抢在了前头。

    秦思艺的目光深深的望着江絮晚,“就在刚刚。”

    江絮晚有些不理解,皱了皱眉之后,好像又从秦思艺到目光里面理解了一些什么。

    “你的意思是”

    “你的温柔。”秦思艺到笑容好像回到了往常那种小女孩的銫彩。

    江絮晚的脸有些热,旁边的沈佳梦来回看了两人一眼,最后揉了揉自己的胳膊,“果然是学艺术的啊,你这说的话这么浪漫肉麻。”

    “还好吧?”秦思艺眨了眨眼睛,因为她说的就是自己的心里话罢了。

    完完全全的不带有任何一丝修饰的銫彩。

    突然之间气氛有些许的凝滞,不太喜欢这种感觉的江絮晚赶紧说了两句话来缓和气氛,“毕竟思艺是学钢琴的嘛,满满的文艺细胞呀。而且这话很好听,我听了很开心。”

    “阿晚。”

    起初,秦思艺也并没有下定决心。可是当江絮晚温柔的对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思艺就在这一秒钟之内下定了决心。

    其实这个决心背后的目的,也是她今天来到这里的原因。

    “怎么了吗?”江絮晚温柔地望着她,并且轻声问道。

    深呼吸过后,秦思艺终于决定开口了,“现在有没有时间跟我出去一趟?我有一些更加重要的话要告诉你。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很重要的事情一定得今天晚上说吗?还是说你来这里难道你一开始就是为了要跟我说事情的吗?”江絮晚小心的把前后事件关联起来。

    在她的意料之中,秦思艺轻轻点了点头。

    听了这话,沈佳梦倒是有些不开心了,“啊?你们要单独出去吗?可是,我一个人诶呜呜呜,我的小晚晚,不要丢下我嘛!”

    秦思艺赶紧冲沈佳梦道歉,“抱歉,我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早点跟晚晚说。”

    “那行吧。你们就去吧。”沈佳梦很是无奈,嘟起了嘴巴,“看这时间我也得回家了,不知道晚上我爸爸妈妈会不会回来呢?如果他们不回来,我就一个人过除夕夜咯。”

    说完最后一句话,佳梦还继续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江絮晚。

    江絮晚为难的笑了笑,“不好意思了,既然思艺她有特别重要的话要说,那我只能陪她出去了。”

    沈佳梦站起身来,做出要出门的状态,“那我之后约你出来,你一定得出来哦!”

    江絮晚自然答应了,“当然没有问题的。今天晚上我就不送你了,你回去小心一点。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既然是一个人在家里,一定要把门给锁好了。”

    “知道啦知道啦我的安全贴士小姐。”沈佳梦依依不舍的抱住江絮晚,抱了几秒钟之后才离开。

    江絮晚望着已经空了的院子,望着那院子门发了一小会儿呆,微微叹出一口气来,转过身看向秦思艺,“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来着?”

    “我是,我是想说,哦,那个不是,我们,我们先出去嘛。”说完话秦思艺讪笑着拉住江絮晚的手。

    江絮晚皱着眉头看着秦思艺,轻声接了一句话,“你我感觉你今天特别的小心翼翼,跟你以往很不一样。”

    “或许吧,人都有不一样的时候。”

    “咱们走吧。”不再追问。

    “等一下你们去哪?”没有料到,此时卫戈突然走了出来。

    他顺势帮奶奶带上了房门,一边朝着江絮晚走过去。

    不过他质问的目光只落在秦思艺一个人身上,当他转过头,面向江絮晚的时候,目光又变得那样温柔起来。

    “你要带我家土豆去哪儿?”目光宠溺的落在江絮晚身上,语气如冰刃一般刺在秦思艺身上。

    “是这样的,我们有这样的事要谈。”江絮晚拉了拉卫戈的胳膊,示意他不要那么凶。

    而这样的动作落在秦思艺的眼中,则是变成了另外一种令人羡慕的撒娇意味。

    她也多么希望某个人这样子冲自己撒娇啊。

    “有什么事在家里谈不可以吗?我可以回避。”纵容无比的语气在挽留江絮晚。

    江絮晚耐着杏子好声跟卫戈解释,“女孩子之间其实有很多特别的话题,需要在一些比较适合的场所说出来。我觉得在家里不太合适,所以我愿意跟她出去。”

    卫戈的语气突然变得生硬起来,似乎无论江絮晚怎么说都不同意一样,“我不想你面对狼。”

    可是毕竟江絮晚也一直都是强硬的杏格,对她来硬的只会让她变得更加坚定,“你怎么这样说话呢?”

    “对不起,如果你真的要出去,那我陪你一起。”

    “好了,晚晚,其实让卫戈跟着,也没有多大的关系。我能够理解他担心你的心情。”看见江絮晚还想继续跟卫戈争执,不想让他们两个有矛盾的秦思艺赶紧出口,制止了江絮晚的话语。

    “”江絮晚被堵住话语,缓了两秒钟,“那行吧,你跟着我们,不过我们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你不要但是我们旁边对啊,我们去哪里呢?”说着江絮晚看向了秦思艺。

    秦思艺笑起来,笑意是那般的可爱,“去一个关于哎呦,反正是一个秘密的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啦。”

    秦思艺卖了一路的关子,直到公交汽车停留在了花市的街口。

    江絮晚有些不理解,轻轻耸了耸鼻子,看向秦思艺。

    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秦思艺回答自己。

    然而那一刻,花市里面温和的昏黄灯光投射出来,轻轻的洒在江絮晚的身上,勾勒出了她好看的眉眼,因此秦思艺有些出神。

    此般江絮晚也就不得不开口了,“为什么是到花市来?”

    秦思艺没有回答江絮晚的问题,转过身看向离她们几步远的卫戈,“可以麻烦你随便找一家店待一会儿吗?待会儿我和晚晚聊完了会出来告诉你。”

    卫戈没说话,看向了江絮晚。

    江絮晚抿着唇,挥了挥手,“你去吧。”

    卫戈轻轻叹气,警惕地看了一眼秦思艺,最后那几秒里,他的警告意味不言而喻。

    秦思艺倒无所谓,因为卫戈的担心压根就没必要存在。

    秦思艺可能伤害任何人,但绝对不会伤害江絮晚。

    “可以让我拉一下你的手吗?”

    江絮晚拒绝不了秦思艺的坚定目光,轻轻点了点头。

    而她的点头,在夜灯的勾了之下,在花香的烘托之下,如同神明的救赎一般。

    秦思艺情不自禁的眼眶发酸。

    她伸出手,同接受神明的洗礼那样,虔诚至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