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其乐融融的一幕,治愈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江絮晚吃着奶奶和卫戈做的饭,心里涌出一阵又一阵的满足感来不经意的一个回眸,江絮晚看到了秦思艺正盯着自己。

    秦思艺其实一直都盯着江絮晚,在这过程之中,她甚至感觉时间都停止了。完全没有料想到的是,江絮晚会突然转过头来看向自己。

    所以,那两秒钟,秦思艺是慌张的愣在那儿的。

    接着她明白自己不能表现的过激,所以她并没有反应多么强烈地作出任何会泄露心事的表情。

    她努力牵动自己的嘴角,让自己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来,“很好吃。”

    江絮晚完全没有多想什么,用力的点点头,“对呀,对呀,真的特别好吃诶!”

    “对了,你们还喝这个葡萄酒吗?我帮你们倒。”江絮晚注意到,秦思艺的酒杯空了,又望了望其他人的酒杯,发现也都喝了一大半,所以这样提议。

    虽然是提议,但是江絮晚已经拿住了酒瓶,从秦思艺的酒杯开始,一个一个的帮他们倒酒,把杯子给倒满。

    几人认真吃着饭,一边互相聊着各自的心事或是烦恼总之就是把过往的这一年里面的所有不满,通通给消化掉。

    年夜饭吃的差不多了奶奶开始从口袋里掏钱出来。

    江絮晚自然知道奶奶要做什么,所以她立即一把摁住了奶奶的手。

    “奶奶,我相信你应该只准备了我和卫戈的压岁钱吧?另外还有两个女生呢,所以你就不用给了。不然不好平衡啊。”

    江凤娟摇摇头,愣是把自己宝贝孙女的手给挪开,“行了啊,没什么好说的,奶奶给你你就收着。”

    说着,她就拿一个鼓鼓囊囊的红包塞到了江絮晚手里。

    转过头又对其他三个孩子笑着说,“不好意思了,我只准备了给我家晚儿的红包,不过呢,奶奶有这个给你们,你们先坐着别动啊。”

    说完话,奶奶起身回到了房间里面,过了一会儿,拿出来一些什么。

    奶奶把那手里的东西分给了三个孩子江絮晚定睛一瞧才发现,那是三个小荷包,是奶奶亲手绣的。

    三个孩子接住荷包都开心的合不拢嘴,包括卫戈,他脸上的笑容也很满足。

    “谢谢奶奶。”三个孩子也几乎是异口同声道。

    江凤娟笑的开心,“我啊,老了,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们,只能靠自己这点手艺讨你们小孩子的欢心了。”

    秦思艺抓的那个荷包,心情却是百感交集,一旁的江絮晚看出来她的眼眶红了。

    所以江絮晚说话的语气也变温柔了很多,她微微弯着腰凑到秦思艺的面前,“怎么了吗?”

    秦思艺咬着嘴唇摇摇头,却是摇出来了一滴眼泪。滚烫的温度烫伤了江絮晚的手背,这股力量一直烫到了她的心底。

    这一刻,江絮晚莫名的有些不舒服。

    她知道自己是在为秦思艺感到难过。

    看到江絮晚的神銫也变得难过起来,秦思艺觉得自己这样做实在是不对,赶紧擦干眼泪,“真是不好意思在你家吃年夜饭,还乱流泪。我只是感觉太幸福了,我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幸福快乐过。”

    “我没有什么朋友。但是在你身边我真的很快乐,很幸福,其他的我都不奢求了。”

    江絮晚似懂非懂,不过她还是说了一句,“谢谢你,我能让你感到快乐,我也很幸福。知道这件事情更使我快活。不过呀,什么奢求不奢求的。你已经是我很好的朋友了。可以多奢求一些,不对,我是说可以多‘要求’一些感情上的回馈。”

    秦思艺自然明白江絮晚根本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但是她没有太介意,笑着摇摇头。

    “真的,谢谢。”

    奶奶看得出来,现在的氛围是和三个孩子互相间聊聊天,于是他做出了自认为最好的选择,也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你们三个人啊聊聊天,待会儿把碗筷啥的收进厨房就好了。奶奶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哦,对了,小戈啊,过了凌晨12点,你就把电子礼炮给放了,也不用太快放,听到别人家放了你再放。”

    “好的,奶奶,我记得。”他似乎也有意把空间留给三个女孩,扶着奶奶进了房间。

    把奶奶扶着坐到了床上,接着卫戈做到了床前的那张板凳上,愣着发了一会儿呆。

    奶奶仿佛也预料到了卫戈会这样做,并没有发表什么困惑。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了一会儿,直到卫戈主动起身去把房门给关上了。

    他又走回来坐到凳子上,微微笑着看着奶奶,“奶奶,旧的一年过去了。”

    “孩子。我可以了解了解你的事情吗?其实你大伯也有跟我谈到一些,我知道你瞒着晚儿关于你妈妈的事情。”

    卫戈听了奶奶这样慈祥温和话,他的眼眶有些红。但是又硬是做出一副什么都没关系的样子。

    可越是这样,越是让奶奶心疼。

    奶奶朝他挥挥手,“孩子坐过来点。”

    他点头,把板凳挪到床边。

    “其实,你不用一个人承担那么多的。小戈,有的事情你反而,只有说给她听了,才会增进你们的感情。”

    “奶奶,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而且我不太愿意承担一些风险。”卫戈低着头,声音带着些属于哭腔的沙哑。

    奶奶拿出手帕来擦了擦眼角,“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人的一生不可能只有快乐,只有感受到了痛苦。才能更明白快乐的珍贵。其实,丫头她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她是一个很懂事的人,也很在乎每一个爱她的人。”

    “这一点我相信你都明白。所以啊,一般情况之下,我家晚晚呐,更希望你能把心里的难受分享给她。”

    “日子不能拖,越拖越长。”

    “那么你以前一直都是这么跟你母亲简单的把日子过下来的?”

    “嗯。我那个父亲,唉总之就是我跟我母亲两个人一起过日子。再没有其他人了。母亲身体不好,我们回到南部小城来让她好好修养。”

    “你大伯对你不错。对你们都很负责。”

    卫戈却是摇了摇头,“是对我们不错,但是这不叫负责应该负责的人却没有负责。”

    “他就是一个单纯的很善良的人。挺惭愧的,以前一直恨屋及乌,所以,对他也很有偏见。”

    “但我知道孩子你好心,现在你对他态度也很好了。”奶奶主动替卫戈解围。

    “好还是不好,也没那么重要啊。总之,我对他造成的伤害也无法弥补。都是相互的吧不说这些了,奶奶,其实现在我能跟你们待在一块儿就很好了。”卫戈抬起头,眼眶中晶亮的泪光充满着幸福的意味。

    “孩子,你能够这么想,我也很幸福啊。但是有一些话我们还是得说清楚了其实前些日子我都查出来了。我得了癌症。不过呢,反正我年纪也到了,就普通的安乐死了呗。”

    卫戈听了奶奶的话愣在原地,目光中只徒有空洞。

    “所以呀,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安顿我家心肝宝贝。”

    “不放心就这么走了,我也不知道哪天走,可能是明天可能待会儿。”

    “但是呢,就希望我走了以后我家晚儿还是能那么快乐,就好像刚才那样。”

    “一开始我是觉着,他爸爸妈妈反正现在也有心悔改,一心想接她回去。大不了就让她回去过着呗。我一个人平日里跟隔壁街坊邻居谈谈心什么的。也就好了。”

    “喝点粥,吃点咸菜。安安分分的把剩下来几天过了。”

    “但这个孩子我怎么想也不放心。她又是顶倔的这么一个脾气,从来不喜欢接受自己不想接受的东西。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毕竟之前说过两次她都那么生气。”

    “我也不是想让你去劝她,就是”

    卫戈明白奶奶的意思,“奶奶,您放心就好了,我会成长,变得更成熟,一步不离开她。”

    “你只说对了一半。”奶奶的眼眶更红了,“我想说的是,你要好好守护她。但是你需要守护的时候也一定要告诉她。你们两个相互扶持着,相亲相爱走下去。”

    “我不是一个思想开明的人,所以才嫁了人,生了孩子。”

    “可是啊,晚儿就是我的”奶奶哽咽起来,“就是我的宝啊。”

    “兴许是老天爷觉得对不住我,给我派来这么一个小宝贝。”

    “从小到大她没让我操过一点心,有什么好吃的都先给我吃,还骗我说她吃过了。”

    “小时候啊,这丫头傻得很,我开玩笑的跟她说一句奶奶有一天可能会走,她就一个人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埋在枕头里面哭个没完。”

    “这丫头向来对自己生活里的人与事心思敏感。你以后要多担待着点。”

    “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我看得出来她多么喜欢你,又为你推开了多少阻碍。她只要确认了自己喜欢一个人,绝对不会掩饰。”

    “你们一定要相亲相爱的走下去啊。”

    听了这么多,卫戈心里也百感交集,过了一会儿,他缓缓开口道,“奶奶,我想知道你刚才提到,自己并不是那么开明,所以才会嫁人生孩子,那么你的意思是”

    “我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结了婚,生了孩子。”奶奶的神銫依然格外的慈祥,“所以我才觉得你们这样心思单纯的人碰到一起并互相喜欢上了,真的不容易。”

    “而我和我喜欢的人这几年都不能见面,以后可能也见不了面了。”

    这句话让卫戈有点后知后觉,他试探的目光一直盯着奶奶即便奶奶没有回答他,他也没有问,可是从奶奶这样的目光之中,卫戈还是看出来了答案是什么。

    他恍然大悟,“怪不得您对秦思艺到态度也那么微妙。”

    奶奶轻轻笑着,“我实在没想到你居然看出来了。”

    “我只是对那些喜欢江絮晚的人都充满了戒心。”卫戈挠了挠头,接着赶紧补充道,“那奶奶需不需要我们带您去见一面?”

    “不用了,我已经适应了分别。见不到的日子。”奶奶立即摇头否定了卫戈的提议,“再见一面只会让自己心中徒增太多的奢望。”

    “好啦,今天咱们就聊到这喽。”

    “不好意思,奶奶,我还有好多想问的。”卫戈格外歉意的拒绝了奶奶想要停止话题的要求。

    奶奶倒也没有那么介意,点了点头,“行啊,那你有啥想问的就问吧。”

    卫戈眉头一皱,“阿晚她小时候,那次车祸之后,对于她的生活影响,除了少部分到失忆,还有偶尔发作的昏睡,梦魇还有没有其它的影响?”

    奶奶不太明白卫戈为什么提到这些,困惑的目光迟迟无法消除其中的情绪。

    最终卫戈告诉了奶奶一个惊人的真相。

    而奶奶这才知道,原来在江絮晚八岁那年的那场车祸里面,藏着那么多的秘密

    “现在就剩我们三个女孩子了,咱们聊聊天吧!”沈佳梦格外开心地拍着手掌,冲江絮晚和秦思艺提议道。

    江絮晚倒是没有意见,只不过她一直观察着秦思艺的反应,总担心她的情绪一直处于低谷,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

    “我没事啦,我亲爱的晚晚,我很好,不用在用那种担心我的眼神看着我啦。”

    秦思艺哭笑不得,拉着江絮晚的手晃了晃,示意自己早就已经没事了。

    江絮晚稍稍放下一部分的心,看向沈佳梦,“那我们聊一些什么呢?”

    “随便啊聊聊过去一年的烦心事或者开心的事情,想到什么聊什么。除夕夜嘛,咱们一起守岁吧!”

    沈佳梦仿佛想到了什么惊天的主意一般,开心的连连拍手,“诶!是啊,咱们一起守岁吧!我家里没人,所以在这里吃年夜饭,秦思艺,你呢?”

    秦思艺有些难以启齿,最后只这样说,“我也可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