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这家伙!”

    卫戈难得遇到了对手,这男人明明在自己几十米开外,居然意识到了他的追逐,也奔跑起来甚至于,奔跑的速度不输卫戈。

    卫戈傻了眼,只能够愣追。

    一路追下去,卫戈累得气喘吁吁,但他坚决不愿意放弃因为他格外担心,这一次再不追到他,或许又要像之前一样让他溜掉了。

    一边追逐,一边大脑飞速运转既然这个男人会“逃跑”,那便说明了他是知道卫戈的存在的。

    也就是说之前的那几次相遇,都是真实的,并且有拥由的。

    而且江絮晚所感觉到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绪,这一刻卫戈也相信是有起因的。必然如此。

    不过想再多都没有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抓住这个男人,不能再让他跑了。

    卫戈拼尽全力向前冲,然而格外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那个男人凭空消失了。

    就好像刚才的一切是一场幻觉一样。

    卫戈缓缓停下了自己的奔跑,目瞪口呆的盯着眼前照旧的车水马龙,然而,无论他怎样搜寻,都再也找不到那个男人了。

    他再度回顾刚才的那一幕,确确实实自己完全一点都没有看错,那个男人直接跑着跑着就消失了。

    这是什么情况?

    灵异事件吗?

    不可能啊这不科学!

    这一幕简直要让卫戈崩溃,目前他还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与其相信人可以凭空消失,卫戈倒宁愿相信是自己的大脑和眼睛出了问题。

    然而,他也没办法这样欺骗自己,因为,确实凭空消失了。

    突然一个激灵,卫戈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江絮晚带着奶奶去换衣服,自己就这么不打招呼的直接奔跑出来,现在她们找不到自己,肯定会很担心。得立刻回去才行。

    卫戈苦恼地轻轻锤了两下自己的脑袋,拖着疲惫的身躯,喘着粗气往回走。

    也确实如卫戈所想,当江絮晚带奶奶换好了衣服走出更衣室的时候,没有看到卫戈就寻找了起来。

    不过,江絮晚刚跑到店门边就看到了拿着一瓶可乐跑回来的卫戈。

    “你去哪了?”江絮晚微微皱着眉,有点担心。

    卫戈轻轻笑了笑,朝江絮晚挥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可乐,“喏,我刚才啊是去买可乐。”

    “口渴了。”

    江絮晚点点头,没有想太多。

    同样,她也没有太注意卫戈额头上因为擦掉汗渍而有些凌乱的头发。

    终究便这么忽视了,关于时光的漏洞,关于卫戈的隐瞒。

    其实当下,卫戈也并非是想要隐瞒江絮晚,只不过事情还没有完全解决,而且是留下了一个新的大疑惑,说给江絮晚听也只会徒增她的担忧,所以卫戈才选择了隐瞒。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然,卫戈走到奶奶面前认真打量起来,“奶奶,这一套衣服很适合你。阿晚的眼光真好。”

    服务员站在一旁询问,“那我就给你们包起来?”

    江絮晚摇摇头,赶紧阻止,“不用了,就让我奶奶直接这么穿着吧。”

    她笑着看向奶奶,“穿着新衣服去看戏哟。”

    奶奶害羞的笑了起来,连忙摆手,“什么穿新衣服看戏呀,还是给我包起来吧。我要明天,跟你们一起穿新衣。”

    听了这话,江絮晚忍不住笑了,“那既然奶奶这么说,我们就帮奶奶把衣服包起来吧。”

    买完衣服三人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一同前往去看戏。

    幸亏几人来得早,坐到了视野较好的位置。

    “你们想不想吃小吃啊?那边有好多摊子,待会儿看戏怕你们无聊,我买一点过来给你们吃好不好?”卫戈这样提议道。

    江絮晚倒是无所谓,问了一下奶奶,“奶奶,你想吃吗?”

    奶奶摇摇头,冲着卫戈说道,“我这个老奶奶就不吃啦,牙口又不好。你们这俩孩子想吃什么自己去买吧。”

    “不过少吃点啊,晚上回家咱们还得吃年夜饭呢。”

    “好的。”

    卫戈点点头走出观众席其实所谓的“观众席”,也只是一张又一张的长板凳因为场地是露天的,所以附近的居民就搬来了自己家的长板凳供大家坐。

    奶奶望了两眼卫戈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冲着自家孙女说道,“你不跟他一起去吗?看看自己想吃点什么。你们也互相了解一下对方的喜好。”

    “奶奶,虽然你这样开明我挺开心的。只不过我总感觉,你跟交代后事似的,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我不要过去。”江絮晚搂紧了奶奶的胳膊,把头靠在奶奶肩膀上撒娇道。

    奶奶哭笑不得,温柔的摸着江絮晚的脸,“我的心肝呦,想这么多干什么呀?大过年的开开心心的多好。”

    “那奶奶你就不要说这些让我多想的话嘛”江絮晚闭上眼睛蹭了蹭奶奶的肩膀。

    奶奶只能连声应道,“好好好,奶奶不说了,不说了啊。”

    另一边,卫戈故意走的很慢,故此他将奶奶和江絮晚的话完整的听进去了耳朵。

    听了江絮晚和奶奶这样的对话,卫戈心中是又开心,又难受。

    不过好在他很擅长调节自己的情绪,所以他觉得明天依然是可期待的。

    伸了个懒腰,卫戈大步朝着那些小吃摊走去。

    站在一排小吃摊面前,忽视那些商贩的叫卖声,他认真地挑选起来炸串,还有关东煮,小杯的酸辣粉,烤肠,小杯的奶茶,草莓,菠萝,还有烤鱼之类的。

    本来卫戈并没有想好买些什么,但是突然一个晃神之间,他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他朝着那道声音看过去,看到了鹿子睿。

    再往上一看,这个摊子的牌子,写的是“鹿家烤鱼,炸鱼”

    卫戈与鹿子睿目光对视上鹿子睿第一瞬间的反应是逃避,不过下一秒又换上了那副“贱兮兮”的表情。

    这种目光,之前因为卫戈并不关注他,所以一直觉得他就是那种热衷于谄媚而没什么尊严和底线的男生。

    只不过刚才那一刻,那种回避的眼神正好被卫戈抓住了,而通过这,卫戈确信,其实鹿子睿平日里有许多伪装的成分。

    突然之间,卫戈想到了一件事情之前胖哥告诉他过,鹿子睿在初中时候追过江絮晚。

    接着卫戈又想起来之前徐州被找茬,咖啡厅那次,还有学校里那次。

    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脉络都疏通了,卫戈相信,鹿子睿必然在里面有很大的成分因素。

    而卫戈也恍然意识到自己好久没有注意到鹿子睿了。

    自从夏冠兴去世以后,鹿子睿好像平日里的活动也减少了许多,也不再那么哗众取宠了。

    甚至卫戈都忘了,运动会鹿子睿是否有参加。

    不过想归想,动作归动作,卫戈不管是出自于帮助同班同学的善良心理也好,还是单纯的想吃烤鱼也罢,总之,他径直朝着鹿子睿的摊子走了过去。

    “诶诶,宇哥好久不见呐!”鹿子睿抖着肩膀,热情的跟卫戈套着近乎。

    卫戈低头看着烤架上的烤鱼,又看了两眼炸锅旁边碟子里的炸鱼。

    “宇哥吃点什么?我请客!”鹿子睿一边观察着卫戈的神銫,一边拍着胸脯保证着。

    卫戈倒是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浅浅的倒出来一句,“不用勉强。生意还是得做的,不然你爸妈指不定怎么说你。”说完这句话,卫戈直接抬眸看向了鹿子睿。

    鹿子睿冷不丁被这么一瞧,有点尴尬的僵住了脸上的笑容。

    不过他反应够快,立刻又换上了更热情的笑容,“哪里话,宇哥的钱我怎么好意思收。”

    “我要是不给钱,我家晚晚会生气。”

    鹿子睿听着卫戈这句话,莫名感觉到后背有些发凉。

    确实是的。

    就好像他能够看透自己的什么心事似的。

    鹿子睿堪堪地低下头去,假装调整烤架上的烤鱼,“那我就收了。宇哥想吃什么随便点,我分分钟烤出来。”

    “两串这个,再来两串那个。然后炸二十根小里脊肉。”点完餐,卫戈又悠然自在地补充道,“一定要多撒辣椒面,辣一点。我家晚晚喜欢吃辣。”

    “好,江絮晚喜欢吃辣那就多放一点。”鹿子睿一边做着一边点头。

    卫戈有点敏锐起来,舌头抵住了上槽牙,微微扯出一抹笑意来,“你不是经常喊她大嫂吗?怎么今天直呼其名了呢?”

    鹿子睿一愣,险些被烫伤,还好他反应快及时避开,才没有受伤,“哦,这不是好久没喊了吗,可能就生疏了吧。当然是大嫂了,大嫂大嫂。”

    “呵。”卫戈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没有淤多说。

    心中却是想着,他挺想看看,鹿子睿还能够露出多少破绽来。

    或许自己一直以来对周遭太过于忽视了。

    说不定有许多人都对自己和江絮晚构成了威胁。

    说实在的,并不是因为歧视,只不过鹿子睿总给卫戈一种很阴的感觉。

    加上之前夏子航告诉自己,鹿子睿对江絮晚动过念头那么卫戈就不得不注意起来。

    鹿子睿只感觉自己全程都如芒在背,浑身不自在。

    明明自己最近也并没有做过什么

    “好了宇哥。撒了足够的辣椒面,保证你们喜欢。”鹿子睿堆着笑,把东西递给卫戈。

    卫戈接住东西,但第一时间并没有离开。

    鹿子睿稍稍有些慌张起来,不明白卫戈是打算做些什么。

    他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卫戈还没有说话呢,他就主动问着,“宇哥你是有什么事要找我谈吗?”

    “你爸爸妈妈开鱼饲料加工厂的对吧?之前听班上其他男生说的。”卫戈挑眉道。

    鹿子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嗯是的。”

    “宇哥有什么问题吗?”

    卫戈摇摇头,“没什么,就是确认一下那家鱼饲料加工厂是不是你家开的。”

    “你经常会过去帮忙?”卫戈又问。

    鹿子睿点头,“对啊,毕竟是家里的生意,我多少会经常过去帮忙的。我如果不去的话,他们又得念叨我。”

    “听说之前徐州有帮过忙?”继续发问。

    鹿子睿虽然不知道卫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但既然卫戈知道这件事情,那就说明鹿子睿自己瞒不过去了。

    于是他点点头承认了,“嗯,算是兼职,我们付了他工钱。不过他一开始并不是打算过去兼职的。宇哥你也知道,他是个‘少爷’,家里可有钱了。”

    “嗯,我知道。”说完卫戈提了提手里的小吃,给了个道别的眼神就走了。

    不过他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向鹿子睿,“关于夏冠兴的事情对不起。”

    鹿子睿望着卫戈离开的背影久久缓不过神来卫戈向来不轻易说对不起。

    别人也不敢让他说。

    然而这一次,卫戈不仅主动对鹿子睿说了对不起,而且是充满诚意的一句道歉。

    这使得鹿子睿有些懵。

    他并不明白卫戈为什么要因为夏冠兴的事情对他说对不起。

    难道是因为在他看来自己和夏冠兴是很好的朋友吗?

    还是说,仅仅是因为没有阻止惨剧,才说抱歉?

    鹿子睿对每个人都有所隐瞒自己的真实本质,但是卫戈却是那种不主动隐瞒自己,也会让别人猜不透的类型。

    虽然鹿子睿猜不透卫戈为什么道歉,不过他对于夏冠兴的事情,也确实同样的耿耿于怀。

    有时候鹿子睿都不明白自己,虽然自己跟夏冠兴来往,但本质上自己又瞧不起他。

    甚至瞧不起他的因素里包含了一部分瞧不起自己。

    夏冠兴死的那一天,鹿子睿甚至内心是有些释然的。

    就好像一座压在心头的高山,突然凭空挪开了就是那样的一种释然。

    或许鹿子睿是觉得,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对于夏冠兴和他妈妈来说,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但他仍然不明白卫戈为什么朝自己道歉。

    他仔细回顾那天,他们是事发当场的“观众”,但卫戈他们并不是单纯凑热闹的麻木之人。

    他们对于这样消失的两条生命感到遗憾吧。应该是的。

    但他们也同样尊重这样的离开。

    他们尊重每个人的世界观,并一直践行着自己的价值观。

    忽然之间,鹿子睿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

    他突然之间就明白了卫戈的那句道歉是什么意思了。

    卫戈是在为自己插手了夏冠兴和鹿子睿他们的事情抱歉,为了插手却没有帮助到他们而抱歉。

    当时领会到这一点的鹿子睿,心中莫名的多了一些别样的情绪。

    而这一抹情绪如同一颗深埋在他心底的种子,直到很久很久以后,终于长出了绿芽,并慢慢变成参天大树。

    “我回来了。”卫戈提着东西回到观众席,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戏已经就要开场,观众席几乎已经坐满了人。

    卫戈环顾了一番四周,轻轻笑着凑到江絮晚耳边说道,“人好多啊。”

    “哦。”江絮晚是楞了几秒才给出这个回应的。

    卫戈凑到自己耳边,她还特意把自己的耳朵也凑了过去,因为她以为卫戈是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没想到他说的是这么一句话,所以江絮晚心中有所反差才会愣住。

    不过下一秒她就接受了,甚至觉得这样平常的对话才是最简单最可爱的幸福。

    你随意的说一句,我随意的答一句,两个人嘴角都噙着浅浅的笑意这种安宁的生活难道不很幸福吗?

    看完戏,观众们都散的差不多了,台上的黄梅戏演员也去到了后台,卸下了戏服。

    然后这些演员走下戏台,穿过人潮,朝着自己住宿的地方走去。

    正好有一个演员与江絮晚擦肩而过。

    江絮晚有些发愣,目光还追随着那演员跑了几米。

    一旁的卫戈看到了江絮晚眼中的憧憬,“你是想要学唱戏吗?”

    江絮晚笑着摇摇头,“我这么大还学什么唱戏呀。我不是想学唱戏啦,我只是看着他们很有气质就是他们身上那种坚定的样子,让我在他们背后看见了光。”

    “这样坚持自己想做的事情。热爱着自己做的事情。是多少人都憧憬不来的未来呢?”

    “我只是在这样想罢了。”她笑笑,叹了口气伸出手去拉奶奶的胳膊,“走啦走啦,咱们该回家喽。”

    “等一下,还有两串里脊肉,阿晚你把它吃了吧。”卫戈赶紧拉住江絮晚。

    “你自己吃吧,我不吃了。”

    然而卫戈却是用坚定的目光直视着她,不肯让步的样子。

    江絮晚笑了笑准备伸出手去拿,但卫戈偏偏又快她一步,拿起来,递到江絮晚嘴边。

    江絮晚微微瞪大眼睛卫戈居然要当着奶奶的面给自己喂东西吃。

    这是什么大型社死现场啊,就跟卫戈当着奶奶的面说江絮晚是他的心肝一样让人石化

    再这样下去,江絮晚感觉自己都要变成一个石雕了。

    “不用了我自己来。”江絮晚干脆一把抢走了,一口吃掉。

    不过江絮晚忘记了,还有一根,于是场景又一次重现了。

    奶奶赶紧捂住了眼睛,毕竟她是多么的了解自己这个孙女啊,“奶奶看不见哦,看不见哦。”

    “奶奶给聪明的孩子两分钟。”

    江絮晚忍不住笑了起来,赶紧一闭眼,一睁眼把那块卫戈喂自己的肉吃到了嘴里。

    然后去晃奶奶的胳膊,“好了好了,奶奶,两秒钟就好了。”

    “唉,真没想到,有一天我还会玩躲猫猫呢。”奶奶依然是在打趣着江絮晚。

    江絮晚哭笑不得,忍不住仰着脸闭着眼睛笑了起来。

    阳光温柔地洒在江絮晚干净的面庞上那颗眼睛下面的泪痣显得更加好看起来。

    因为吃过炸串,嘴唇上带着些许油光,显得可爱极了。

    卫戈望得出了神,一时之间差点撞到了街边的路灯上。

    “诶!”江絮晚发现的时候卫戈已经快要直接撞上去了。

    她赶忙伸出手踮着脚去捂住卫戈的额头,“要撞撞撞到了!”因为过于紧张,甚至江絮晚还有些结巴起来。

    卫戈回过神之后,第一反应是笑,“怎么说话舌头还打结了呢。”

    “你一个走在大街上会撞电线杆的人居然笑我?!”江絮晚猛眨眼睛,惊奇于卫戈的脑回路。转过头去跟奶奶吐槽,“奶奶,你说是不是啊?他居然还笑我,明明自己这么傻不溜秋的。”

    奶奶看着两个孩子的欢闹,心中也是幸福盈满。

    她意味深长地说出一句话来,“我年轻时候看喜欢的花时,也经常忘了时间和周遭的环境。”

    “这不是傻,这叫痴迷。”卫戈知道奶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差点撞到电线杆,所以这样补充道。

    不过江絮晚刚才只顾着笑了闭着眼睛笑的所以自然不知道卫戈是因为看自己才会差点撞到电线杆。

    她困惑的目光在奶奶和为哥身上来回挪动了几个回合,有气无力地问道,“你们是不是背着我偷偷藏了什么秘密?什么痴迷什么看花?我咋一个字都听不懂呢?奶奶,你是说刚才魏哥在看花吗?哪里有花?”

    奶奶刚想要解释给江絮晚听,卫戈赶紧做了一个格外明显的噤声的动作。

    因为这般,自然引起了江絮晚更为强烈的好奇心。

    “啊,你们两个背着我有秘密!”

    “没有,哪里有。”卫戈还故意否认的很浮夸。

    自然江絮晚就不相信了。

    所以她就会不停地缠着卫戈问他这样卫戈的目的就达到了。

    江奶奶看出来了卫戈的小计谋,为了两个孩子,她也愣是没有揭秘。就这么意味深长地笑着,陪着两个孩子往公交车站走。

    忍不住看两眼江絮晚是啊,多亏了卫戈这小子。奶奶这么想着。

    就是多亏了他,江絮晚才会流露出小女孩的模样。

    一直以来,江絮晚是多么的懂事啊。她身上流露出来的气质,总归是不符合她这个年纪该有的。

    可是卫戈的存着,会让江絮晚回归到本质的模样。

    粘人还是可爱还是撒小脾气,就算只有一秒钟,那也是好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