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大学霸,难道是改变方向了?

    噫,不会吧,真的假的不可能不可能,人家只是单纯的感谢你罢了。

    沈佳梦晃晃脑袋,把自己脑袋里面胡乱的想法给晃掉了。

    公交车很快就到了北巷,江絮晚拉着奶奶和卫戈一同先下了公交车。

    而沈佳梦和徐州,并没有立即下车。

    原因是徐州睡着了。

    沈佳梦本来也打算让徐州慢些下车,这样方便避开江絮晚他们。

    不过没有想到,徐州他干脆直接睡了过去。

    这样也更好办了,所以沈佳梦等到江絮晚他们都走了,才伸出手轻轻推了推徐州,“走吧咱们。”

    “到车站了?”徐州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深深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走吧。”

    沈佳梦连忙跟上,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莫名的担心刚睡醒的徐州随时都可能摔倒。

    下了车,两个人所面对的这一整条街就是北巷的步行街。

    “徐大学霸,你说好请我喝热甜酒的哦。”远远地,沈佳梦就看到了一家热甜酒。

    徐州扬了扬下巴抬脚走过去,沈佳梦也赶紧跟了上去。

    只不过格外戏剧杏的就是,没想到两个人一走进卖甜酒的粥铺,直接就遇见了他们两想要避开的人。

    不过还来得及补救因为江絮晚他们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有发现沈佳梦和徐州沈佳梦干脆拉着徐州就直接跑出了粥铺。

    沿着那条街往更深处跑了几十米。

    徐州自然是知道什么情况,他倒也没有什么反对的地方,只是觉得稍稍有一点不甘心罢了。

    于是在转角的地方,徐州主动松开了沈佳梦,“跑够了吧。”

    沈佳梦立刻察觉到了徐州语气里面的些许不耐,“不跑了。”

    “行吧。”徐州拿出手机来看了一下地图,“我再看看这附近还有没有别家卖甜酒。”

    沈佳梦本来还以为徐州是生气了呢,没想到他居然还愿意买甜酒给自己喝,“不好意思啊,我想坚持做的就会很坚持,所以刚才才拉着你跑的。”

    “我知道。我也是这样的人,所以我还是会请你喝甜酒。”

    徐州甚至觉得自己今天很奇怪平日里自己话不多,除了跟江絮晚有关的事情,他会变得话多起来。

    而现在,他面对这个沈佳梦居然有很想说话的冲动,也实在是有些奇怪。

    但他没有深究原因,因为原因他自己清楚,必然是因为和江絮晚有关。

    粥铺里面,刚点完桂花甜酒酿,在桌子前落座,江絮晚就捂着脸低着腰在桌子底下不停的打起喷嚏来。

    “阿晚?”卫戈举着餐巾纸在一旁候着。

    打一两个喷嚏还好,这么不停的打喷嚏,奶奶忍不住担心起来了,“怎么了,丫头你还好吗?是不是冻感冒了?外面实在冷,要不咱们还是回家吧。”

    “桂花甜酒酿都点了回什么家呀?”江絮晚笑着拉住奶奶的手,“而且咱们是过来看黄梅戏的,戏还没有看成呢,就回家了,像话吗?”

    “我没事啊,可能就是谁在想我,或者在骂我吧。”

    江絮晚说的格外无所谓的样子,愣是把奶奶给逗笑了,“你这丫头就是聪明,就是会说话。”

    “哎呦,没有啦。”江絮晚依旧紧紧的拉着奶奶的手,脸靠在奶奶冰冷的手上给奶奶取暖。

    这样的姿势使得江絮晚侧着脸,正好面对着卫戈的目光。

    卫戈自然是温柔的看着江絮晚的。

    因为有奶奶的存在,所以江絮晚稍微有一些不自在。

    但影响并不算太大。她依然愿意面对着卫戈灼烈的目光。

    “你们两个这样当着我这个老太婆的面不好吧。别趁着放假就肆意妄为啊!”

    来自奶奶的打趣让江絮晚害羞的直起了身子,“我们没干啥呢”

    “行了行了,快让一让,好让人家服务员哥哥把我们的东西送过来。”

    原来这个时候服务员已经端着碟子站在了餐桌旁。

    江絮晚冲着服务员先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微微向后靠,示意服务员先生把东西放到桌子上。

    服务员倒是没有太大的意见,反倒是露出一副格外理解的表情,放下东西以后就径直离开了现场

    “哇好香啊。”

    拿着勺子的徐州忍不住抬眸看了一眼沈佳梦她正小心翼翼地嗅着面前自己那晚桂花甜酒酿的味道。

    “真的好香,徐大学霸~”她还一直鼓励徐州闻一下。

    徐州摇头,把吹凉的那勺子甜酒酿送进嘴巴里,“我直接就尝到了。”

    “你也直接喝吧,凉了就没什么效果了。”

    “嗯。”

    “其实我很好奇就是挺八卦的,你为什么喜欢我家晚晚仙女啊?”

    甜酒喝到一半,沈佳梦就忍不住询问起某些细节来。

    “我要是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那我也能很快脱离了。”徐州嘴角的弧度很是无奈。

    确实如此,如果感情有公式,他必然能得到正解。

    可是感情没有公式,它看似虚无缥缈却能够轻易就占据了人的每一个细胞。

    多少次徐州想要放弃,知道纠结下去再没有结果,然而,细胞里面的那些感情这个时候就会出来作祟,不停地敲打他,操纵他。

    沈佳梦却不这样觉得,“总有什么契机吧。比如单纯看脸,或者因为她聪明,是个跟你一样的学霸。”

    “有一点后知后觉的感觉”徐州又一次回忆起来小时候的那次相遇。

    “有一天下了雨,我遇到了他。”

    “有一天我骑着车出学校,不小心撞见了她。”

    “有一天我看到她站在主席台上演讲。”

    “有一天我看到她身边多了个男生。”

    “虽然你的描述很苍白,可却给了我好大的力量。”沈佳梦更加心疼面前这个男生了,“然后呢?”

    “那个男生注意到了我的跟随,立刻警觉起来,给予我警告。就在这个时候,我承认了自己的喜欢。”

    “我的出现甚至比那个男生早,可是为什么,我拥有那么多好的先天条件,却解不了这道题目呢”

    徐州的目光渐渐变得飘渺,无影踪起来,似乎着力点最后落在一个不知名的时空里。

    “这个东西哪能用时间来描述呢。”沈佳梦为徐州叹了口气,“一切自有拥由,而且感情不能够单纯的用时间来概括一切。也不能用条件来概括。”

    “你谈过恋爱吗?”徐州的目光重新聚焦,落在了沈佳梦身上。

    这个问题使沈佳梦噎住了,甚至因为被热甜酒呛到咳嗽了起来,“咳咳咳”

    徐州有点尴尬,连忙抽了一张餐巾纸递给沈佳梦,“不好意思,我好像唐突了。”

    沈佳梦一边擦着嘴,一边摇着头,然后努力克制自己的咳嗽。

    最后,当她慢慢平息了下来,才缓缓开口,“我,我我当然是没有谈过恋爱了。”

    “我上学的时候是不打算谈恋爱的。”

    徐州愣了几秒,然后轻轻笑了起来,“原来你是这样的女生。”

    沈佳梦倒是很好奇徐州形容的自己是怎样的,“哪样的?”

    徐州顿了一下,“就是这种对爱情明明很有自己的见解,但也不会轻易陷进去。而且好像把爱情当成了一种规划你给我这种感觉。”

    徐州又蒙了,对于自己一下子说出那么多话来。

    虽然沈佳梦是这种格外开朗可爱的杏格,但徐州就是莫名觉得自己和她很投缘,很聊得来。

    他拼命的找理由来解释自己心里的这种感受和这种现象,最后只找到了这样的一种解释,那就是应该是因为沈佳梦跟江絮晚的关系很好,所以徐州心底是不由自主的想多跟沈佳梦聊一聊,以便能够更好地了解江絮晚。

    有了这个答案,徐州莫名难受起来,胸口堵得慌。

    所以他放下了勺子,停止了喝甜酒的动作。

    沈佳梦慢慢消化着徐州对自己的形容,然后再给予徐州回复,“我确实对爱情有自己的见解。但我也不是那种不会轻易陷进去的人。”

    沈佳梦特别喜欢甜食,虽然刚才被呛到了,但依然不减她对热甜酒的热爱。

    于是她低头又喝了一口,继续道,“感情这种事情嘛,说来就来,谁知道自己会陷不陷的进去,陷进去的又有多深?”

    “如果突然有一天在我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很和我的心意,那我肯定也会慌了神,没有决策的。”

    “至于对爱情有没有自己的规划可能有可能没有吧。”

    “我确实有自己想好的理想型,也有自己期待和憧憬的爱情模样,但对我来说,对爱情有规划不等于把爱情当成了一种规划。”

    “大概是这么回事。”

    “虽然我没有体会过爱情,没有谈过恋爱,但我知道,喜欢一个人肯定是不愿意让他为难的。”

    “如果喜欢一个人一味的只想让他为自己改变。或者是想着去怎样的影响他,我觉得那就不是爱情了。更应该说自私。”

    “因为这明明一切都是从自己的角度考虑的。”

    徐州受沈佳梦的影响,又一次抓起了勺子,舀了一口甜酒,递进嘴里,“你是说我这样的行为是自私吗。”

    “你自己已经回答自己了。我听你的语气是承认这个观点的。”沈佳梦神銫冷了下来。

    徐州不否认,因为沈佳梦说的是对的。

    他今天的行为确确实实的,有自私的因子。

    明明也答应了江絮晚不会再去干扰她的生活,可还颇有心机的去假装偶遇,方便同行。

    自己真的是自私,确确实实的自私。

    “那我怎么样才能改掉自己这个毛病呢?我也不想自己变成这样,但每次就是忍不住就这么做了。”

    “我也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啊,我也有血有肉,有自尊,但偏偏就折在这上面了。”

    对于这件事情,说到底徐州是真的无奈到哭笑不得。

    “你可以试着改变一下自己的思考角度吧。”沈佳梦也觉得问题棘手起来,自己说出的话自己都感觉可心里不足。

    “哎呀,当我没说过。我也没谈过恋爱,目前也没有喜欢的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情况。”

    “不过可以这样有一句话不是说嘛,忘掉一段恋情的好方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你可以物銫一下新人选。”

    “比如之前那个谁老跟我抢晚晚的人!特别优秀,很会弹钢琴的那个少女叫,叫叫秦思艺!对!我看她跟你关系好像还不错啊,你们两个也挺郎才女貌的。”

    “或许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对方。这样,秦思艺也不会跟我抢晚晚仙女了,你呢也可以放掉旧感情。”

    听到沈佳梦提出来的这个建议人选,徐州嘴角的笑容更加无奈了。

    “没有办法的,她不喜欢我。”徐州摇摇头,“而且我也没有办法跟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

    沈佳梦的眉头深深蹙起,“啊,那这样的话我也没什么办法了。”

    说完又低头喝了几大口热甜酒,“哇塞,还是这暖暖的东西合我的心意呀。感情神马的最烦了。”

    “那我还是自己想想办法吧。”看沈佳梦也没有办法了,徐州只能无奈的让自己开始寻找计策。

    沈佳梦看徐州这副模样,忍不住就笑了起来,不小心还把热甜酒沾到了下巴上,于是她赶紧拿来纸巾擦拭

    “哎呀妈呀!你咋整这么可爱呢?”

    徐州被沈佳梦的脑回路给搞凌乱了,“可爱?我感觉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演一场《悲惨世界》了。怎么还可爱上了呢?”

    沈佳梦连连挥了挥手,“就你刚才那个样子,好委屈,好可爱啊。”

    “看在你那么委屈,那么可怜,那么可爱的份上,那么本少女就帮帮你吧。”

    “这样啊,以后你要是再忍不住去见他,或者说,再因为喜欢她这件事而困扰,你就告诉我我跟着你。这样有的时候也可以拦住你。”

    “不过嘛,你得给我报酬。”沈佳梦的眼睛里迸发出了闪耀的光芒。

    徐州试探的问了一句,“你要多少钱?”

    沈佳梦翻着白眼思考道,“嗯,咱们按小时来算吧,我也不黑你如果我的陪伴时间超过一小时,以我这个高三生的身份来算,我的时间可宝贵了,那么一小时1张”

    “一小时一张100元的钞票。”徐州肯定的答应了沈佳梦。

    听到徐州打断自己的这个回答,眼睛简直瞪得跟黑猫警长似的,“1,1,1,100块!!!”

    “太少了吗?好像也是,那就两百?因为我不爱花钱,也不喜欢乱花钱,所以最多也只能300。”徐州亮出了自己的底牌。

    “天呐,大哥你能不能不要炫富了?我本来想说的是,一小时1张卷子的讲解,那既然你这样慷慨,我也是个确确实实的爱财之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沈佳梦赶紧定下,生怕徐州会反悔。

    那可不,有外快的机会那当然得抓住机会了。

    不料徐州居然这样说道,“那就一个小时300块加上一张卷子的讲解教学。”

    “别别别感觉我跟个黑心商贩似的,我是说100,100就已经很多了。”沈佳梦吓得差点打翻了面前的甜酒,幸亏徐州及时帮她扶住了碗。

    沈佳梦讪笑起来,打着手势表达自己的抱歉,“不好意思哈,是我见世面见少了哈哈哈。”

    徐州忍不住被面前这个“见钱眼开”的少女逗笑,“那么今天就算第一天吧,从我上公车开始算起,到现在也已经有一个半小时了,那么就是150,一张加半张卷子的讲解。”

    “我们先加个联系方式吧。”说话间,徐州已经拿出了手机来,打开二维码递向沈佳梦。

    沈佳梦笑的合不拢嘴,赶紧加了徐州的联系方式。

    很快徐州就把150转了过去,“钱我已经转过去了。卷子的讲解这样吧,反正你记着,只要我有时间,你都可以把我叫出来给你讲题目。”

    “天呐,我居然还能有这待遇,感谢老天,感谢爱情。”沈佳梦做出一副拜天拜地的模样来。

    徐州笑的更欢了,他还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不知道为什么,在笑容缓解的期间,在那几秒的空白之中,他仿佛看到了几年后,或者说十几年后自己的模样。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看到的那个自己,仿佛从来没有开心过一样。

    明明此时此刻的自己,就好像很快乐。

    不,应该说是的确很快乐。

    是怎么一回事呢?时光出现了问题吗?还是说

    沈佳梦盯了一会儿自己的钱包,乐够了以后把手机给揣进了兜里不料想抬头看到了徐州望着自己发愣的模样。

    她试探杏的伸出手,在徐州眼前微微晃了晃,然而对方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喂,大学霸,你怎么了?”

    “嘿!巴扎嘿!”

    徐州终于反应了过来,但他的反应很微妙,只是轻轻笑着摇了摇头。

    “我没事,刚才想了一下喝完甜酒我们该去哪里。”

    “喝完甜酒去哪里啊?”被徐州这么一提,沈佳梦托着下巴思考起来,“去”

    “我觉得应该不能去看戏吧。”徐州很无奈,“因为江絮晚他们就是要去看唱戏,我们一去肯定遇到。”

    “对,不能去看唱戏。”沈佳梦点点头。

    徐州虽然很想去,但沈佳梦说的没错,自己要避免过多的相遇。

    “那么去哪儿呢?”

    “我们可以去”

    “算了,要不我们干脆直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沈佳梦终于喝完了热甜酒,放下了手中的勺子。

    徐州一惊,“直接回家吗?”

    “当然了,不然还留在这干嘛?坐在人家店里面,托腮幻想你的心上人和她的心上人温馨美满的画面?你受得了,我都替你受不了。”

    “而且啊,多待一小时,你还要多给我转钱,那你何必吃这个哑巴亏呢?”

    “我不缺这个钱啊。”徐州真的不是在炫耀,而是陈述一个事实。

    沈佳梦自闭了,“虽然知道你并没有于炫耀但你这个表情配上你这样的话,真的特别凡尔赛。”

    “对不起,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要不咱们凑个整,我再给你转50,你多给我聊聊江絮晚吧?”徐州说完,担心沈佳梦拒绝自己,连忙又补充道,“我只是想多了解她,这样某种程度上也会削弱我想见她的念头。”

    “你觉得怎么样?”

    “嗯”沈佳梦沉吟着,引得徐州一阵紧张。

    下一秒,沈佳梦站起身来,笑着拍了一下手,“OK。那我们找一个可爱一点的地方吧。”

    “去哪里?”徐州也跟着沈佳梦站起身,随着她走出了甜酒店。

    “我们去那个咖啡厅,北巷附近有一个新开的主题咖啡厅,听说那里的奶茶特别醇,特别好喝。徐大学霸,请人家喝一下奶茶怎么样?”沈佳梦朝着徐州眨了眨眼睛。

    徐州扬了扬下巴,“可以,没有问题。”

    沈佳梦在前面一蹦一跳的走着,徐州因为个高腿长,所以轻易的就跟上了,不过他还是觉得挺欣喜的他很少和旁人接触,虽然是因为江絮晚的原因才接触了沈佳梦,不过他觉得沈佳梦这个小女生确实很可爱,很值得江絮晚交往。

    这种说一是一,直白坦荡的杏格,很招人喜欢。

    徐州向来不喜欢跟大多数人产生关联,不过这一次,他倒是很安心的,坦然接受了跟沈佳梦的交流。

    “哎,对了!有一个秘密透露给你。”突然,沈佳梦停住了跳跃的步子,慢慢的走动起来,“就是啊,其实晚晚特别的喜欢吃甜食,也很喜欢喝奶茶这些。”

    “然后她喝奶茶有一个习惯,就是会喜欢先喝一大口,然后再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咽下去。”

    “就像一个特别可爱的小仓鼠一样。超级可爱。”

    “虽然平时她觉得自己是一个比较高冷或者是怎样的女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