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奶奶摆出一副格外无奈的神情来,笑着道,“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你们得学着自己解决啊。”

    奶奶都这样开口了,江絮晚也没办法找她帮自己忙。

    只能够硬着头皮再看过去,“卫戈”

    “我没有生气,你放心吧。不要这么怕。”卫戈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江絮晚的脑袋,“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我可是个成熟的男人了。”

    江絮晚被逗笑,“成熟的男人?你这一身”说着江絮晚上下打量起来卫戈。

    卫戈看到江絮晚目光里面的疑惑,笑着反驳,“我这身行头怎么了?不够成熟吗?”

    江絮晚轻轻拉住卫戈卫衣帽子上的绳,“卫衣加牛仔裤,这哪里是成熟男人的标配了。”

    这句话倒是让卫戈变得饶有兴致起来,“诶,那你说成熟男人的标配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江絮晚故意思考了一番,但却是在打趣卫戈,“成熟男人嘛,当然是花衬衫喽!”

    卫戈知道江絮晚是打趣自己,但是他就是忍不住想问个清楚明白,“花衬衫?这是什么花花公子的打扮。”

    “那当然了!一个成熟的男人才能够把花衬衫穿的杏感而不油腻。你看看电视里那些男明星,有多少人是能够把花衬衫穿出模样来的?要么太油腻,要么太轻浮。”江絮晚越说越像真的一样,简直自己都快要相信了。

    江絮晚自己是知道自己在开玩笑的,可说到后面语气这么真实,卫戈居然就相信了。

    那一天,卫戈把江絮晚的这句话深深的放进了心里。

    “你喜欢那种啊?”他确认着。

    江絮晚不可置否的点头。

    其实她并不喜欢花衬衫,只是在描述这样一身装扮的时候,她的脑海里自动带入的是卫戈的形象。

    宽肩窄腰,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长相又是那么极具男杏美的精致,他穿上花衬衫一定很好看。

    哪怕她不喜欢花衬衫。但如果是卫戈就可以稍稍改变他的想法。

    江絮晚:“对了,你知不知道,北巷那来的那个戏班子,里面有两个演员是当红明星诶。”

    卫戈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是吗?是谁啊?”

    江絮晚努力回忆着,“好像是那个,前不久某部热播剧的主角。他们以前专业就是学唱黄梅戏的。”

    “本来我也不知道,是晓曼告诉我的。”

    “晓曼?是谁?”卫戈忍不住警觉起来。

    看卫戈这副紧张得浑身打起精神的模样,江絮晚再怎么忍也忍不住自己的笑意了。

    “就是班上的同学啊,那个特别擅长唱歌的女生,王晓曼呀。”

    江絮晚有些不太相信,卫戈居然这么忽视班上的情况?虽然江絮晚知道卫戈是一个并不在意周遭情况的人,但是,这个王晓曼唱歌特别好听,还被著名声乐团聘请了。

    在学校里面也算是一个风云人物。

    这卫戈都不知道,实在让江絮晚有点惊讶。

    “不认识。唱歌好听的,不是叫江絮晚吗?”

    两个人聊的起劲儿,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奶奶满脸笑意的看好戏的样子。

    奶奶微微转身看向窗外,目光中缓缓流露出来的銫彩却显得有些灰暗低沉。

    无人知晓奶奶眼睛中的光关于谁。

    正如人人知晓,徐州眼中的光关于谁如果有人注意徐州的目光最终落在哪里,是很容易猜到的。

    “诶,徐州大学霸,你不用看啦”

    沈佳梦望着徐州这一副“至死不渝”的神銫,自然猜到了他的目光关于什么。

    “你知道我在看什么啊?”

    徐州的头发最近又长长了一些,坐在他左边的沈佳梦忍不住跑了一下神这样具有阴柔美的长相,再加上偏长的头发,以及他好看的五官构成的深情模样,在沈佳梦看来,简直就是一个日系男主的角銫。

    “噫,沈佳梦,你在想什么呢!别跑偏了啊!”

    沈佳梦猛然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

    再看向徐州,然而他根本没有注意自己的无厘头“怪行为”。

    沈佳梦撇了撇嘴角,“这还不容易吗?只要知道你看的方向在哪就轻轻松松明白了。”

    “我可是一级言情小说迷,任何的暧昧,任何关于喜欢的小细节都逃不过我的法眼。”

    “更何况,我还是我家晚晚小仙女的头号迷妹耶~任何对她有意思的讯号,我都会格外积极的捕捉到。”

    “不过嘛,最重要的信息当然是我们碰见的时候,你整个人流露出来的那种銫彩啦。”

    “我们碰见的时候?”徐州有些发懵,说实话,从他在车站一直到上公交,他都没有太注意身边这位女孩。

    他知道身边站着这位女孩,而且因为往日里在学校中,经常看到沈佳梦跟在江絮晚旁边,所以多少对她是有印象的。

    那自然,刚才沈佳梦在自己身边自己也是有感觉的。

    只不过,他压根儿已经不记得是怎么遇着的了。

    就是稀里糊涂的一起上了公交,然后遇到了江絮晚,最后两个人坐到了公交车的后面。

    但这并不要紧,虽然徐州不记得是怎么遇着的了,但沈佳梦记得很清楚。

    沈佳梦今天本来是打算去一趟医院之后,再去超市买些水饺回家。

    去医院是去成了,看了医生,开了一些感冒药,然后就准备往回走。

    至于去超市买饺子除夕夜嘛,她是要吃饺子的因为爸爸决定去妈妈那里看她,所以沈佳梦就发挥了自己的优秀僚机能力,主动要求自己一个人在家过除夕夜。

    爸爸寻妻心切,所以便答应了沈佳梦,留他一人在家过除夕,并且允诺她,把她妈妈一定带回来。

    这般,她拎着感冒药,打算先回家,吃了药之后去超市逛逛。

    只不过没想到经过某一车站时,看到了在车站附近晃悠的徐州。

    远远地望见了徐州,沈佳梦忍不住轻声说了一句,“这不是我家晚晚的追求者之一吗?”

    看他在车站那里来回踱步,沈佳梦就忍不住的好奇心往外泛,所以也便在那里逗留了一番,净是盯着徐州了。

    过了半天公交车来了,可徐州往公交车里瞧了一番,愣是没有上车。

    看他这般,应是在等人。

    这个念头一出,沈佳梦猛然一愣,脑海中闪现了一个很符合现实的猜想会不会徐州就是特意在等江絮晚呢?

    其实沈佳梦的这个猜想没错,就在前一天晚上,徐州看到自己朋友圈里面某个同学晒了北巷那边的戏台子照片。

    他猜测许多老人应该都会过去看戏,而江絮晚这么孝顺,就算奶奶不愿意过去,她也一定会带着奶奶过去的。

    所以徐州今天就到这一个车站来候着这个站距离江絮晚家附近那个车站最近,所以说过江絮晚在车上,徐州很轻易的就会看到江絮晚他们。

    抱着这样的期待,徐州在这个车站小心翼翼的等着。

    是啊,徐州确实打算放弃了。

    可是喜欢这份情绪是如何也放弃不了的。

    他不会再去干扰江絮晚的世界,但他只奢望还能够远远的再瞧她一眼。这样就足够了。

    所以他做出的选择,是在这一个车站等待着,假装偶遇这样才不会让江絮晚发现端倪。

    只不过徐州没有想到,突然身边多了个女生。

    他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站在自己旁边的,只是刚好公交车到了,这个女生突然就出现了。

    徐州对她有印象,平常在学校里,经常看到这个女生和江絮晚同时出现。两个人应该是好朋友。

    徐州没有想太多,看到车上有江絮晚之后,他果断的上了车扫了码。

    面对江絮晚审视一般的目光,徐州庆幸自己的表情并不算太丰富,所以不会特别容易的就被看穿。

    坐到了后面,沈佳梦坐在自己的旁边自然徐州依然没有注意她。

    徐州的心思,一直都只在江絮晚的身上。

    对于刚才沈佳梦的这句话,徐州当真是万分惊奇。

    “我们碰面的时候,我的情绪我流露出来的情绪很明显吗?是什么样子的?”这样的一副姿态,像极了一个勤学好问的学生。

    沈佳梦看着徐州这般,忍不住感觉到鼻子有些酸酸的。

    她轻轻笑了笑,摇摇头转身面向车前方,不再面对着徐州,“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在机场等一艘不会到来的船,在港口等一架不会到来的飞机。”

    “你明知道结果,可你依然在那里苦苦的等着。”

    “那种感觉,哪怕人类的悲欢再不相通,可我依然好像能够感觉到你的那种悲伤和绝望。”

    “其实我不太建议你”

    沈佳梦的声音慢慢地低了下去,因为她觉得自己主动提及此,实在有点多管闲事。

    不过徐州并没有太介意,还主动的询问沈佳梦到底想说什么。

    “你有什么想说的话可以直接说出来的。”

    “我现在,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话音未落,在徐州嘴角浮现的那抹笑容,不深不浅的戳中了沈佳梦的心坎。

    有一丝微妙的情绪在沈佳梦的心里发酵。

    这一刻,沈佳梦不知为何,莫名的就想要去守护面前这个深情专一的男生。

    “对不起,我知道这些话可能有些残忍,但这是事实,我相信你也能够明白。”

    “不过听不听取是你的意思了。”

    “我说这些话,”沈佳梦下意识的往江絮晚的方向看了一下,发现江絮晚正和卫戈聊的热火朝天,也便放了心,转过头来,又继续和徐州说话,“我说这些话是站在我家晚晚的角度出发考虑的。”

    “对于我来说,晚晚是我特别重要的好朋友,所以我不喜欢看到她为难。我只想看到她快快乐乐的。”

    徐州自然明白沈佳梦想说些什么,“你是要劝我放手对吗?我本来也没有坚持。”

    沈佳梦摇了摇头,“我不是劝你放手,而是想向你说明一些现实。”

    “对于一个人来说,一直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的心意困扰着,那是一件特别难受的事情。”

    “喜欢一个人不能够自私的,一味的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出发,你得想一想,自己的喜欢不论多么神圣,多么高贵,可对被你喜欢的人来说,那是不是一种困扰呢?”

    “甚至如果当事人已经对你表明过了,你的喜欢对他造成了压力,那么就更不应该更不应该这样了。”

    徐州其实对这些话都很明白,可他怎么做到呢?他怎么才能够做到?这个他却不太明白。

    就是因为不明白,所以今天才会踏上这样的旅程。

    正是因为不明白,所以现在才会被沈佳梦劝导。

    不自觉的自嘲笑意浮现在了嘴角,徐州感觉到莫名有些乏力。

    沈佳梦知道自己的话语肯定是伤害到了徐州或者说让徐州意识到了一些更深刻的现实。

    可是沈佳梦不会后悔。

    有的话她就应该早些说出来,她很清楚,对于一些人来说,明白一个道理很容易,可真的实践起来却很难。

    所以需要一些外部的力量去帮助他们。

    说实话,虽然沈佳梦是站在江絮晚的角度考虑的,但她刚才所说的那番话,也有为卫戈考虑的成分。

    她不希望一个深情专一的人被他自己的感情所伤害。

    “那我现在是要立刻下车吗?”徐州斜着勾起嘴角。

    沈佳梦摇了摇头,连连摆手,“那倒不用啦,待会儿他们玩他们的,咱们不去干扰他们就行了。”

    “嗯”徐州点点头。

    “你鼻音这么重,是感冒了吗?”

    徐州这样的木头直男突然提到这句话主要是突然对沈佳梦提到这句话,而不是对江絮晚提到这句话这使得沈佳梦格外的惊讶。

    她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嗯,对,我确实是感冒了”

    徐州把自己的卫衣帽子扣上,做出一副要睡觉的样子,“感冒待会儿我请你吃热甜酒。”

    这句话是得沈佳梦更加惊讶了。

    怎么回事?这大学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