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妈,我不得不这样办。”

    “你!你这还是当爹的样子吗!”

    “你把她一个七岁的丫头丢给我一个老婆子,你就是想要她死啊!”

    男人跪到老太太面前,不停恳求着,声音也压低不少。

    “小点声,妈!晚儿睡着呢!”

    “你还怕她知道啊!这丫头比谁都精明,你当她不知道你们那点花花肠子!”

    “妈,我跟您保证,这次我和云云再试一次,不行我们就把她接走”

    “不行才接走?那你们要真有了,就把她永远丢这里了?”

    “妈”

    男人无话可说,明显是被点中了心事。

    “滚!给我滚的远远的!别再回来找她!”

    “以后这丫头,跟你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滚!”

    老太太发起怒来,拐杖重重地砸到男人身上,赶跑了不负责任的男人。

    房门内,小小的女孩蹲在那发愣,甚至都没有用哭去挽留,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仅仅这一天,她长大了。

    “小晚,收一下衣服,下雨了!”

    奶奶在院子里抢救地上晒着的豆子,一边招呼着房间里的江絮晚。

    “!”

    江絮晚应声放下手里的画笔,同时也甩掉脑海里那一遍遍出现的记忆。

    飞一般地冲出去,在两棵树之间将衣服一股脑收到怀里。

    雨点逐渐变大,江絮晚抱着衣服跑回家还险些被门口的篓子绊倒。

    “小心点!”

    “奶奶我马上来帮你!等我!”

    “这雨下的真是突然啊。”

    江絮晚将衣服一并挂到家里的晾衣绳上,然后一件件排开,动作十分利落老练。

    眨眼间她又跑出去,直接跪到地上帮奶奶把豆子一捧捧地收到盆里。

    “奶奶,你回家吧,我来收就好!”

    “诶,慢点丫头!”

    江絮晚的奶奶身体不太好,所以做了一会儿之后也确实腰有点痛起来,便坐回家里。

    江絮晚一向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

    豆子收到一半,这场傍晚的雨突然停了。

    而更为令人惊奇的,是天空中出现了一道虹光。

    江絮晚将豆子放回家中后和奶奶打了声招呼就出了门。

    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家里的酱油快要没有了。

    奶奶腿脚不便,就一直是她去小商店买这些日用品。

    走在雨后湿漉漉的石板路上,江絮晚不住地抬头看那一道绚丽的虹光。

    她从来没有看到过七种颜銫的彩虹。

    而这座南部小城最常见的,只有这种单銫的虹光,显得和小城人一样质朴。

    不过,还是想看一次七种颜銫的彩虹。江絮晚不知第几次这样想着。

    “南部小城/没有光彩照人/”

    “每次我回到这里/我都感觉着平静”

    “阳光炽烈/人们慢悠悠的步子/零落的草帽/我栽的花儿”

    “我在这里一个人唱这首歌/人们只是微笑/哦微笑”

    “我在这里一个人唱这首歌”

    江絮晚唱着她喜欢的那首《南部小城》,软绵绵的嗓音把这首歌唱得格外酥软。

    她拎着买回来的酱油,微微跃步跨过一滩水,正好唱到那句

    “你不会知道”

    歌声未落,蓦然抬眸间,江絮晚看到了一双闪着光的眼睛。

    而那双眼睛里面仿佛漾着阳光。

    和从未见过的彩虹一样,拥有着无可比拟的魅力。

    对方发觉江絮晚似乎是陷入了自己的目光里,有些肆意地勾起嘴角。

    而在这种张扬的笑容里,江絮晚突然局促起来。

    “你唱的歌叫什么?”

    江絮晚这才认真打量起来面前的男生

    一米八几的个子,干净利落的平头,从头到脚都是华丽的名牌。

    低头看了眼自己二十块钱一双的普通球鞋,她莫名有点局促起来。

    她并非觉得没有名牌很丢人。

    只是面对面前的这个男生,她所有的微小感官都一点点被放大。

    包括那说不清道不明的自尊。

    “南部小城。”

    江絮晚小声说完,低着头往前冲,完全不在意自己那双白銫的鞋是不是被泥水弄脏。

    更不在乎身后的男生会不会觉得自己古怪,更甚,嘲笑自己。

    她只是想逃开这种让人难以触碰的氛围。

    就好像他眼睛里面的阳光,并不是江絮晚觉得自己能够触碰的国度。

    时间过得很快,暑假过完,江絮晚终于迎来了高三。

    而她并不知道的是,这或许只是她眼中十八岁的结尾,却是一场梦的开端。

    很久很久以后她将这个梦做了个大彻大悟,终究还是失去了最初的心。

    江絮晚从小被奶奶抚育长大,杏格上也正如她的年龄一般一她一向比周围的人都成熟些。

    在八岁那年由于出了场车祸,住院疗养用去半年,江奶奶便直接让她晚一年才入学。

    故而她的年龄也是比大多同批的学生长一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