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高小姐进入龙军之后,居然真心的拜公孙大娘为师,学习剑舞更是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刘正却被替取经人免费打工的任务,折腾得域仙域死。为了完成任务,龙军众人只能折道飞龙涧。

    在小潭中自由自在游泳的小白龙嗅到生人的味道,以为来了大餐,于是就火急火燎的冲出水潭,出现在了龙军队伍面前。

    小白龙望着遮天蔽日的旌旗,顿时就吓得瑟瑟发抖,语无伦次的说道:“我就是过来看看而已,没有别的意思,你们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刘正望着四肢发达的小白龙,发现与任务描述的形象完全一致,于是就问道:“你就是求告无门的小白龙?”

    小白龙不明就里,洋洋得意的回答说:“如假包换!”

    刘正笑道:“我这里有份招工合同,待遇高,福利好,还有升职加薪的机会。我看你骨骼精奇,特别适合这份工作,便宜你了。”

    小白龙可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死活不肯签。

    刘正怒了,这小白龙纯粹是给脸不要脸,于是就招呼吕布出战,用武力开导开导小白龙。

    一个小时之后,吕布拖着奄奄一息的小白龙回到了军营。

    小白龙无力挣扎,一头撞在了刘正手中的招工合同上。一缕龙血渗透,招工合同立马泛出一道金光,将小白龙拖进了面试程序。

    小白龙怒道:“你们这是诱拐童工!”

    刘正冷笑道:“我只是中介而已,赚点中介辛苦费。你若是想要投诉,那就去找佛门灵山总部的人事经理观音大士。我听说佛门八部天龙还有位置,你自己看着办吧!”

    小白龙琢磨了很久,觉得返回龙宫继位的可能杏几乎为零,于是就勉为其难的认可了招工合同。他这一认可,合同就变成了天地契约。

    小白龙这才看到了工作的具体内容,顿时就怒不可遏的咆哮道:“凡夫俗子也想骑我这条高贵的龙,这份工作打死我也不干?”

    刘正笑道:“小白龙,你还是先看看违约条款,再来大放厥词。”

    小白龙看完合同背后的补充条款,只得放弃了挣扎。

    小白龙哀求说:“刘城主,我要是以这个样子驮着凡夫俗子前行,龙族的脸都得让我丢尽了。我可以答应驮人,只不过不能以这个形象,我得化身为马。”

    刘正说道:“合同规定:你可以选择白马作为工作装,只不过为了避免失误,你的名字必须要包含在那里面,就叫你白龙马好了。”

    小白龙含泪答应了刘正的条件,郑重其事的收好了合同。

    西江月望着年轻的小白龙,忍不住的问道:“城主,我看这白龙马不错,要不我先骑上跑几圈,也好替取经人把把关。”

    白龙马虽说同意驮取经人,却也拗不过西江月。

    刘正劝道:“小白,驮一个人是驮,驮两个人还是驮,这我可帮不了你,我看你还是从了吧!”

    白龙马怒道:“我抗议,好马不配二鞍,我也是有尊严的。”

    西江月急了,直接吼道:“抗议无效,今天我还就非骑不可了。”

    说完,西江月就跃上了马背。

    白龙马可不愿就此屈服,居然想变回龙躯吃人。然而招工合同却在关键时刻出来捣乱,制止白龙马还原。

    白龙马无奈,只得按照驯马的要求与西江月博弈。

    西江月牢牢的粘在马背上,还把自己修炼的道元注入了白龙马的体内,这样一来,就建立了密不可分的联系。

    白龙马见无法摆脱西江月,立即撒开四蹄高速奔跑。

    白龙马跑了半天,发现竟然迷路了。好不容易找到了驮着取经人的白马,问路不成反被怼。

    西江月不敢与取经人照面,直接使用了隐身技能。

    那白马见白龙马挑衅,不甘示弱的跑了起来。

    白龙马突然之间就被马脑加身,居然意气用事的与白马拼速度。

    白龙马这一较真,白马可就吃不住劲了。白马也是骄傲的存在,居然舍命与白龙马硬刚。

    这一跑又是一天一夜,白龙马依旧神采奕奕,白马却口吐白沫,最后却回天乏术,力竭而死。

    取经人的大徒弟孙悟空可不干了,直接找白龙马理论。

    白龙马刚要反抗,却看见了孙悟空头上的制式金箍,才觉得同事之间应该以和为贵,于是就主动拿出招工合同。

    取经人倒是一眼就相中了白龙马,半推半就的承认了招工合同。

    隐身状态的西江月,成功的从白龙马的马嘴里拿到回执,就返回军营了。

    送马任务圆满完成,桑芸居然给了西江月五星好评。

    刘正这下可不乐意了,敢情之前喝酒喝到吐的康丽,潼关育儿场日以继夜操心的赵云,长安城外浴血奋战的吕布,都比不上强行骑乘白龙马的西江月了?

    桑芸并没有理会刘正,而是神秘兮兮的走到西江月身边,不怀好意的问道:“江月姐,那取经人怎么样呀,帅吗?”

    西江月懊恼道:“哎呀,我当时只顾着完成任务了,居然忘记解除隐身状态了。”

    桑芸嗔道:“我以为你真的情比金坚,想不到居然是没有开眼造成的误会。这还真是傻人有傻福,刘城主遇到你,肯定是积了九辈子的大德了。”

    刘正怼道:“取经人空有一副帅哥的好皮囊,却是一心取得真经渡化众生。谁要是开了眼,估计就该一辈子替人垂泪到天明了。”

    桑芸识相的闭上了嘴巴,不再跟刘正争论。

    西江月虽说被桑芸挑起了好奇心,只不过跟取经人再会的可能杏极小,于是就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小心思。

    赵云走进中军大帐,大声汇报说:“城主,跨越飞龙涧的桥梁已经搭建完毕,可以开始过飞龙涧了。”

    刘正没有犹豫,直接吩咐说:“大军启程,下一站,流沙河。”

    桑芸自知惹恼了刘正,于是就把行军路线图交给了西江月,来个曲线汇报。

    刘正倒是想跟桑芸计较,又怕影响预选成绩,只能默许揭过之前的不愉快。

    桑芸其实也只是害怕离别的到来,毕竟龙军每完成一个任务,就离分别的日子更近了一点时间。

    刘正并没有功夫计较桑芸的小脾气,毕竟流沙河到了。如何诱拐沙悟净签合同才是当务之急。

    龙军在流沙河边安营扎寨,打桩的动静把沙悟净给招来了。

    沙悟净老远就喊道:“刘城主,你们搞建设我没有意见,只不过先把土地使用费先交一下?”

    刘正拒绝说:“沙悟净,占海滩为王还想收土地使用费,门儿都没有。你这样的混子生活肯定不是长久之计,我这里有一份包吃包住包升职的工作向你推荐。”

    沙悟净拒绝说:“我在这里做包租公,嘴馋了还能找个人来解解馋。帮别人打工,绝对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

    刘正好说歹说,沙悟净就是不肯松口。

    吕布有些不耐烦了,直接把沙悟净抓到桌边,把他的头按在桌子上使劲的摩擦。

    桑芸看得兴奋莫名,手舞足蹈之际,她手中的包袱居然脱手而出,直接砸在沙悟净头上。

    沙悟净拼命的反抗,突然觉得头被什么东西套牢了。他使劲的用手却掰,却发现徒劳无益。

    刘正取出佛祖签发的招工合同,摆在沙悟净的面前:“把这份合同签了,你就是有编制的佛门正式员工了。你要是坚持把临时工干到底,我也没有意见。只不过未来的升职加薪和福利得遇,都会离你而去,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

    沙悟净恨得牙痒痒,可是戴上佛门金箍就等于打上了烙印,抠都抠不掉的存在。

    沙悟净最终无力抗拒命运的安排,只得含泪在招工合同上签了名,从此失去了自由身。

    搞定沙悟净,刘正与取经人之间的因果基本上了却了。

    然而桑芸却大惊失銫的找到刘正,汇报说:“城主,咱们的任务又有新变化了,前方就是白骨山了,咱们还得近距离观摩取经团队的危机预案。”

    刘正只得接受任务,反正都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断舍离肯定不行,就只能继续坚持下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