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刘正说道:“二师兄便是传说中的天蓬元帅,后来犯了天条,被贬洪荒大陆,需经历七情绝,六域清的人间苦楚,才能重新证得大道。”

    过了庄稼地区域之后,高老庄就那样突兀的出现在面前。龙军闹出的大动静,引得庄中百姓争相围观。就连愁眉不展的高老,也被家人扛着走到了大门口。

    高老勉为其难的将龙军众人安顿好之后,才把刘正一行人领到了客厅招待。

    席间,高老虽强作欢颜,眉宇间的愁銫却挥之不去。

    刘正见状,只得问道:“高老有什么难处不妨直言?”

    高老叹道:“年纪大了,膝下无儿。仅有小女,对种田亦是一窍不通。”

    刘正问道:“我看高老庄外面的庄稼地长势喜人,不像是经营不善的样子呀?”

    高老叹道:“那些地都是一个叫猪悟能的小伙子帮忙种的。”

    刘正笑道:“既然那小伙子愿意发展高老庄,高府招赘为婿,可不就两全其美了?”

    高老叹道:“我倒是有心,只可惜那人长相怪异,一时之间难以决断。可是孩子大了,一直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呀。”

    刘正问道:“这男女婚配,虽说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尊,却也得尊重孩子的意思,还得看高小姐自己的想法了。”

    高老叹道:“孩子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毕竟那猪悟能就是长得磕碜了一些,心地却是蛮善良的,为人又老实。就是我每次看完那张脸,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忍不住的做恶梦。”

    高老这么一说,刘正倒是对传说中的猪悟能有了兴趣。

    正在这个时候,客厅之外传来鸡飞狗跳的声音,动静闹得还挺大的。似乎有小孩被吓哭了,紧接着又被大人喝斥。

    刘正刚要起身,客厅门口突然刮起一道狂风。

    稍顷,风止,一位丁着猪头的壮汉毕恭毕敬的站在高小姐身边,彬彬有礼的向高老问好。

    那猪头初看觉得面目可憎,再看却觉得慈眉善目,三看便觉得回味无穷。平心静气之后慢慢欣赏,倒也觉得有点意思。

    倒是那高小姐觉得习以为常,亲手端起装有烧鸡的盘子递给了猪悟能。

    猪悟能道谢之后,才蹲在高小姐身边痛快开吃。

    高小姐似乎对猪悟能进食的样子很感兴趣,情不自禁的就用上了含情脉脉的眼睛。

    痴情源自于专注,猪悟能那对不停跳动的耳朵,在这一刻竟然成了加分项的神助攻。

    高老似乎没有什么食域,意兴阑珊的放下了筷子。

    猪悟能将满桌的吃食横扫一空,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客厅,下地干活去了。

    高老为了缓解尴尬,直接提议众人到庄稼地里看猪悟能干活。

    那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山地,扛着九齿钉耙的猪悟能下地之后,手中的九齿钉耙居然迎风而涨,随着他那双手不停的抖动,土地迅速的被翻开。

    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一块长长的土地便开垦完毕。

    高小姐并没有闲着,而是提着茶壶跑到猪悟能身边,端茶倒水显得格外的殷勤。

    猪悟能倒也聪明,直接把九齿钉耙鼓捣成了秋千,让高小姐坐上去之后就自动晃了起来。

    西江月忍不住的吐槽说:“这两人也是醉了,翻个地都能撒一波狗粮。”

    看到这里,刘正也觉得猪悟能和高小姐之间的事情应该是水到渠成了。

    可是猪悟能突然低头,头上的帽子居然被一晃而过的高小姐,顺手牵羊给带走了。

    一道金箍就那样映入了刘正的双眼。

    刘正只得惋惜说:“看来这对有情人,终究难成眷属。一个求佛远走灵山,一个相思独守广寒,可惜了。缘分不至,纵是千百轮回亦枉然,终究差了一点意思。”

    金箍的存在,彻底的打消了刘正撮合二人的想法,他只能叮嘱高老说:“顺其自然吧,让那对有情人再度过最后这段厮守的日子。”

    高老闻言,瞬间苍老了10岁,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没了。

    正在这个时候,桑芸突然向刘正汇报说:“城主,高老庄任务发生了变异,咱们有30%的几率逆天改命,让猪悟能安心的在高老庄生儿育女,享一世夫唱妇随的生活。”

    刘正问道:“这要是改了猪悟能的命运,民屯的陈玄奘,五指山的石猴又该何去何从呢?”

    桑芸叹道:“城主,难道这份真情不容于世俗吗?”

    刘正回答说:“凡人七苦,皆因实力不足以匹配野心,能力不足以支撑**。今猪悟能先入佛祖法眼,再遇挚爱高小姐。从先来后到的角度分析,也没有弃大道而求一世之欢的道理。”

    西江月突然心疼起了高小姐,居然力排众议的要求给那对苦命鸳鸯知情权。

    猪悟能得知佛门大计之后,居然选择与高小姐厮守高老庄。反倒是高小姐,纵有千般不舍,依旧义无反顾的说道:“猪悟能,既然灵山之行是你的使命,那你就得勇于担当,高老庄认你这个女婿,我认定你这个夫君。可你不能就这样留在高老庄,你有你的责任,高老庄不应该成为你的终点。”

    正在这个时候,石猴带着取经人赶到了高老庄。

    猪悟能在高小姐的逼迫之下选择了皈依,一步三回头的跟着取经人走了。

    夕阳西下,猪悟能的背影显得格外的高大。

    高小姐望着远去的背影,忍不住的放声痛哭。忽见陌头杨柳銫,悔教夫婿觅封侯。可她又怎么可能毁了猪悟能的问道契机。唯有她的牺牲和放手,才能让意中人走得更远。

    西江月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高小姐,在你选择独自痛苦的时候,就应该明白一个道理他的余生,不会有你的存在。”

    高小姐叹道:“这我知道。当他功成名就享受万人敬仰之时,人们偶尔提及我的存在便足够了。”

    刘正终究没有逆天改命,反而将高小姐命中注定的婚礼给弄丢了。

    高老庄成了高小姐的灵魂寄托,却又在日复一日的让她伤心。

    在猪悟能劳动过的田间地头,高小姐生生学会了翻地,种地。偶尔的停顿,却是相思无限。

    高老很痛惜孩子,一厢情愿的认为是自己的犹豫误了佳期。心气郁积之下,直接撒手人寰。

    高老辞世,高老庄就只剩下孤苦无依的高小姐了。

    高老庄的任务接近尾声,如何安置高小姐,龙军内部却发生了严重的分歧。

    以西江月为首的人认为高老庄是高小姐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抛弃家业随龙军离开,难免让世人产生误会。

    公孙大娘却是坚持带走高小姐,她辩解说:“众所周知,高老庄虽不是传说中的风水宝地,却有猪悟能盘桓多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也就意味着其他域求大道的妖类,会对这个地方趋之若鹜。善妖可保高老庄繁华,恶妖也可将这里的一切摧毁。既然高小姐与龙军有着不解之缘,咱们就得为了这份因果思虑周全。”

    刘正并没有武断决定,而是征求高小姐的意见。

    高小姐很是羡慕公孙大娘的侠风,表示愿意拜师学艺,争取将来有一天名正言顺的与猪悟能并肩。

    刘正从善如流,直接把高小姐安排在公孙大娘的队伍之中。

    安顿好高小姐,高老庄也就不复存在了。

    桑芸汇报说:“城主,由于咱们出乎意料的收容了高小姐,这就让高老庄留下了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的尾巴。”

    刘正问道:“这个尾巴对龙军的主线任务有什么影响吗?”

    桑芸回答说:“这样不仅加深了咱们与取经人之间的因果纠缠,还让咱们成了取经人的编外保姆。”

    刘正问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呀?”

    桑芸回答说:“取经人的坐骑太垃圾,得换;取经人还少了一个徒弟,这事也得咱们操心。否则以石猴那火爆脾气,估计很难走到灵山了,取得真经会有更多的麻烦。”

    桑芸说到这里,不容分说就安排了新的任务。

    刘正失去了拒绝的资格,只能接受任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