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天亮之后,龙军继续前行。唯有刘正,跟甩不掉的仙桃又较上劲了。

    烈日炎炎,龙军众人饥渴难耐,却发现不远之处有一山洞,洞口边缘还有石猴的头颅若隐若现。

    石猴五官分明,却是双眼紧闭,口不能言。

    刘正抬着托住仙桃的走到石猴跟前,原本粘住掌心的仙桃,居然瓜熟蒂落般的掉了下去。

    刘正急忙伸手去捞,却总是慢了半拍。仙桃砸在石猴的嘴上,居然化作一股甘露渗透进了石嘴内部。

    石猴的头发出道道金光,露出了猴脸模样。

    石猴口吐人言道:“居士,救我!”

    刘正问道:“怎么救?”

    石猴回答说:“中指峰的顶部有一符篆,你把他揭掉就可以了。”

    刘正按照指引走到峰顶,看到了佛光萦绕的符篆。只不过他伸手去揭的时候,却发现手掌穿过了符篆,根本就没有捞着。

    刘正不信邪,变着花样试了好多次,最终却一无所获。

    石猴对于刘正的努力心知肚明,最后只能无可奈何的叹道:“看来居士并非本尊的有拥人。好在我已经可以开口说话,倒也可以呼唤有拥人到来。”

    石猴将仙桃凝聚的法力送出了五指山,一路向东过了长安城,最后却在民屯金山寺位置力竭,仓促之间只得把召唤意念送入江心飘泊的襁褓中。

    那孩子倒也福至心灵,居然成功的种下了矢志西行的意志。

    由于西行意志携带着无上佛音,那小孩的慧根被开启之后,再与人争论佛理,从来都没有输过。

    石猴开启时光倒流20年,成功的把那小孩领上了求佛之路。

    石猴耗尽了仙桃能量,只得再次陷入休眠状态。在临睡之前,他拜托刘正把道路改了。

    刘正婉拒说:“佛渡有拥人,路就在脚下。若是有拥,不用改道人也会来;若是无缘,便是对面亦不相识,最终只能遗憾的擦肩而过。”

    石猴觉得言之有理,于是便不再强求改道,兴高采烈的进入了梦乡。

    待到石猴沉睡,中指峰陷入绝对安宁状态。山上紫竹,更显苍翠域滴;山下松柏,亦是绿意悠远。

    诸事已毕,龙军继续前行。刚走出五指山地界,桑芸却上前汇报说:“城主,前方便是火焰山了。由于天干物燥,已经烧到了五指山外围。咱们的任务出来了,改造火焰山,打造全新的荒漠绿洲。”

    刘正问道:“火焰山方圆万里全是火,人力灭火只怕是杯水车薪,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桑芸回答说:“任务提示:左近便是西牛贺洲平顶山,据说看管火焰山的老牛夫妇就在那里。牛夫人可是大名鼎鼎的铁扇公主,她有一件宝贝,可呼风唤雨,灭火更是不在话下。”

    刘正命令大军在火焰山外围安营扎寨,阻止火势蔓延。然后就带着赵云和桑芸到平顶山,造访老牛夫妇。

    恰逢老牛山门访友,牛夫人盛情款待了三人。

    刘正婉转说道:“牛夫人,火焰山肆虐,百姓苦不堪言。我域兴师灭火,请借我巴蕉扇一用。”

    牛夫人叹道:“刘城主想借芭蕉扇,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没有问题。只不过我家有熊孩子红孩儿,自打出生之日起,就把火焰山当成了修炼场所,这要是灭了火焰山,我那孩子就失去了修炼场所,前途未卜呀!”

    刘正问道:“夫人可否让我见一见红孩儿?”

    牛夫人没有拒绝,直接召唤红孩儿出来见客。

    稍顷,红孩儿现身,所过之处,山石尽焚,草木化灰。就连一直雍容华贵的牛夫人,也损失了头上的青丝。

    原本兴高采烈投向母亲怀抱的红孩儿,见状只能止住身形,接连后退数步,一腔喜悦化为乌有。

    刘正运转道元制冷,才勉强的挡住了红孩儿自身携带的热浪。

    牛夫人叹道:“这就是红孩子,被老牛下了禁足令,非父母召唤,不得回平顶山。他这次回来,老牛又得搬砖善房子了。”

    刘正说道:“牛夫人,这红孩儿火气太旺,身体已经严重失衡。若是继续留在火焰山修炼,后果不堪设想。”

    牛夫人问道:“我这孩儿伴火而生,不修炼,就会被自身的烈火化为灰烬。现在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就只能拖一天,算一天了。”

    刘正说道:“据我所知,西牛贺洲之南有南海,南海紫竹林中有一处修炼宝地,解决红孩儿的问题,只有水火并济一条路。我这里有一封推荐信,可让红孩儿获得南海编制,入宝地修炼不是梦。”

    牛夫人承诺说:“只要解决了红孩儿的修炼问题,芭蕉扇就送给刘城主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然而红孩儿并不领情。

    刘正只得诱惑说:“红孩儿,等你学会了水火并济,你就可以在母亲的怀抱里撒娇了。”

    红孩儿问道:“你不骗小孩?”

    刘正说道:“腿长在你身上,你要是不满意的话,那就自己跑回来好了。反正试试也不吃亏,就当游学增长见识了。”

    红孩儿同意去南海,他从刘正手中接过推荐信之后,身上的火焰居然被束缚住了。即便是与人拥抱,也不会发生烧伤事件。

    红孩儿离开之后,牛夫人没有食言,把芭蕉扇借给了刘正。

    刘正返回火焰山,按照要求使用芭蕉扇,一扇灭火,再扇降雨,三扇万物生。

    一夜之间,火焰山恢复了绿意,拥有了生命的气息。

    龙军众人走在崭新的道路上,此起彼落的歌声,惊飞了树上的小鸟。

    苟元问道:“城主,这里真的是曾经的火焰山吗?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障眼法?”

    刘正回答说:“火焰山的存在毫无虚假,只不过咱们帮红孩儿解决了编制,牛夫人才给了咱们一粒光阴似箭。一粒丹药,便让火焰山获得了50年的生机,才有了如今的模样。”

    苟元退回行军序列之后,刘正又恢复了独自前行的状态。

    一直吊在后面的桑芸,快步上前汇报说:“城主,过了火焰山,就是高老庄了,在那里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帮高员外解决继承人的问题。由于这个任务是选修,城主可以自行决定是否接受任务。”

    刘正说道:“这没有什么好说的,有任务就接,接任务就做。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刘正接下了高老庄任务,大军又得调整行程。

    西江月抱怨说:“城主,咱们这一路上辛苦无数,潼关当保姆,长安的刺客;五指山中劝石猴,平顶山上搞推荐。火焰山今变绿洲,又有高老庄的故事临门。这样的走走停停,什么时候才是头呀?”

    刘正解释说:“这次虽是洪荒帝令预选科目的比拼,可是对于这一路上受惠的百姓来说,这就是实打实的济世安民。任务可分大小,生命难分贵贱。咱们现在每做一件事情,其实都是有意义的。”

    龙军众人很快就通过了绿意盎然的火焰山,进入了高老庄的地界。

    众人打量着路边连绵不绝的庄稼,忍不住的对高老庄心生向往。

    反倒是公孙大娘不以为然的说道:“不家不要被眼前的表象蒙蔽了,从庄稼地的布局来看,负责耕种的肯定不是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把这整饬得这般好,我这心里也没有底。即便是长安最优秀的农夫,也做不到这种程度,这画面太诡异了。”

    西江月听了公孙大娘的话,心中也泛起了嘀咕。

    公孙大娘突然发现刘正面銫如常,于是就问道:“城主似乎知道高老庄繁荣的原因?不妨说出来跟大家分享,也好缓解一下众人的恐惧情绪嘛!”

    刘正笑道:“这应该就是二师兄的杰作了。只可惜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男欢女爱虽好,却敌不过大道可期,时也,命也!”

    苟元和西江月异口同声的问道:“城主,你口中的二师兄,究竟是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