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龙军坚持抗争,哪怕是退出青莲居,也要战斗到底。李青莲虽说忠君,却不迂腐,带着10万宾客与刘正同行。

    长安掌控者见李青莲居然脱离了掌控,顿时就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血流成河。

    长安军以泰山压顶之势,对青莲居的宾客展开屠杀。

    李青莲从一名将军剑下抢走一名宾客,却发现对手异常的熟悉。他愤怒的质问道:“当初就是这群宾客,把你从死人堆里拖出来,带回了长安城,才有了你的今天。你如今却恩将仇报,你为何如此狼心狗肺呢?”

    那将军放下铁面,冷冷地说道:“君命不可违,替国诛贼,长安军义不容辞。”

    昔日并肩战斗的同伴,如今却在青莲居外面的街道上,舍生忘死的拼杀。

    李青莲叹道:“仰天大笑出门去,从此便是蓬蒿人。侠客梦碎,唯有浪迹天涯。”

    10万宾客损失过半,退过灞桥之时,仅有一万出头。

    李青莲望着被鲜血染红的灞水,忍不住的问道:“城主,我是不是不适合担当守护苍生的大因果?”

    刘正说道:“侠客也有梦,事了该当拂衣去,不给掌控者添麻烦。咱们守护的是百姓,只要百姓不忘却咱们的大义,这份付出就是值得的。”

    辗转过了陈仓,追兵就止步了。前方却有雪山大军当道安营扎寨。

    雪山掌控者亲自出阵,劝说李青莲游学雪山。

    李青莲叹道:“身是长安人,死亦长安魂;若投雪山去,无颜顾国门。”

    雪山掌控者见状,只得放弃劝说,命令大军让开通道,放龙军众人和青莲居幸存宾客离开。

    雪山掌控者的举动,令一部分青莲居宾客开始了自我怀疑。有人甚至认为雪山军的选择也有可取之处,从而对青莲居的理念有了不认同的想法。

    更有极端的宾客认为自己错了,居然横剑自刎以谢天下。长安军万箭齐发没有做到的事情,却被雪山掌控者的假仁假义轻描淡写的做到了。

    雪山军不费一兵一卒,就让一千多青莲居宾客自尽身亡。有极端者甚至唾骂李青莲,要求他自尽谢罪。

    李青莲平静的拒绝说:“我的家在长安,我的亲人亦在长安,我的灵魂只属于长安。因此,长安即正义,雪山皆邪恶。弃长安而慕雪山者,皆是误入歧途。”

    就这样的一番话,又有千余宾客选择了离开。

    康丽看着分道扬镳的宾客队伍,忍不住问道:“城主,不是说青莲居宾客均是义气相投之辈吗?”

    刘正叹道:“众宾客因义气而聚,亦会因失义而散。曾经他们坚守长安即正义的立场,醉卧沙场也是豪情。如今却换位思考,站在雪山军的立场上琢磨曾经的行为,产生自我怀疑也是必然的。”

    青莲居宾客的离开,并没有影响龙军的行程。

    前方便是阳关了,李青莲找到了刘正,域言又止。

    刘正笑道:“青莲兄,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到阳关之后,咱们也该分道扬镳了。”

    李青莲却道:“我域寻找白玉京,又放不下身边这些不离不弃的宾客。特别是作为统领的公孙大娘,一曲剑舞惊四座,深得我心。然而白玉京虚无缥缈,我此行也是前途未卜。携众宾客而行,似乎多有不变。我意青莲居既倒,众宾客亦无归宿。今有龙军秉持大义而行走于四海八荒,希望他们可以助城主一臂之力。”

    李青莲的话,恰好被公孙大娘听见了。她不同意李青莲独行,坚持要求随行。

    李青莲拒绝说:“公孙剑舞乃是天下绝唱,岂可因我一人而沉沦。”

    公孙大娘怒道:“空有剑舞遗世,却无好诗为题,岂不悲哀?君既去意已决,当再舞一回以为赠别之礼。”

    公孙大娘说完,净手,焚香,更衣,拭剑一气呵成。顷刻间,舞袖起,剑吟连绵不绝。

    李青莲观得剑舞,研墨提笔道:“我有一友,觅得剑舞诗,今借花献佛,以为公孙剑舞点赞。”

    笔动,出口成章,诗称: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銫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爧如羿射九日落,娇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

    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

    与余问答既有以,感时抚事增惋伤。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

    五十年间似反掌,风尘澒洞昏王室。

    梨国子弟散如烟,女乐馀姿映寒日。

    金粟堆南木已拱,瞿塘石城草萧瑟。

    玳弦急管曲复终,乐极哀来月东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

    笔墨收处,诗篇已成。剑舞初收,香风仍在。

    公孙大娘长剑归鞘,揽得诗篇,一行珠泪湿凝脂,再回首,却是心茫然。

    李青莲弃了蒙恬笔,舍了薛涛笺,仅余一袭青衫,义无反顾的走向了远方。

    公孙大娘望着远去的背影,强收残泪,收得宾客800人,请刘正接纳。

    刘正问道:“值得吗?”

    公孙大娘回答说:“这是他对侠客的执念。侠行永无止境,我替他继续走下去。希望洪荒大陆,永不绝侠客传说。”

    刘正笑道:“侠客秉持正义而行走天下,惠及苍生无数。今朝出阳关,当为天下争光。”

    阳关古道,公孙大娘以军法整治众宾客。

    有人不服气,公孙大娘却道:“昔日10万豪客,饮酒杀人痛快淋漓,今朝800同伴,却如丧家之犬走投无路。长安梦碎,阳关新征。既入龙军,当以军法为尊。续写侠客传说,吾辈责无旁贷。”

    众人闻言,皆收起了轻慢之心,开始认真对待练兵之事。

    龙军再得一部,遂分左右,左领军陈到,右领军公孙大娘。

    桑芸来到刘正身边,大声汇报说:“城主,阳关曲尽,右军初成。咱们在大汉帝国的几处历练均已结束。鉴于龙军数次完美表现,接下来的行军路线,可由贵霜帝国入罗马帝国,再回波斯帝国;亦可直接前往波斯帝国,提前结束预选,拿到洪荒帝令的参赛名额。”

    刘正说道:“这场丽莎苑预选,其实是一场免费的洪荒环游经历。虽然仅仅浓缩了经典地形,那风土人情却没有丝毫的折扣,错过了这次机会,再等千百万也未必会有重游洪荒的机命。我选南下贵霜帝国,争取游得痛快。”

    行军路线敲定,桑芸立即安排。

    路线衍生完毕,龙军立即启程。

    阳关的一切都已经渐行渐远了,唯有那份美好长留心间。

    苟元忍不住的叹道:“城主,看来这预选赛,其实是一场心的旅行。武装游历洪荒,倒是令人兴奋不已。”

    刘正没有说话,却见前方有一山渐渐的露出了端倪。

    桑芸及时出现,向刘正解释说:“城主,前方便是南下贵霜的第一道关口五指山。据说中指峰下镇压了一只石猴,若是不想沾这份因果,咱们便从小指峰绕道,亦可顺利进入贵霜帝国。”

    刘正叹道:“一饮一啄皆有天命,其实这份因果,在潼关就已经结下了。”

    桑芸这才回首潼关行程,发现了其中的某个细节。

    龙军没有绕道,直走中指峰。路遇樵夫,恰值天銫渐晚,便邀其留宿军营。

    樵夫婉拒说:“我就在不远处的四圣庄园栖身,经年沐浴佛音。若是不得返回,浑身难受。”

    樵夫离开之后,军营上空突然出现一颗流星。

    那流星径直落入刘正之手,尘埃落定之后,变成了一枚诱人犯罪的仙桃。

    仙桃之上留言:种下因果了因果,了得因果渡苍生,渡得苍生功德满,功德满后可超脱。

    刘正实在是忍不住诱惑,直接把仙桃送入了口中。

    怎料仙桃坚硬如铁,直接崩坏了刘正的门牙。气得他就想丢掉,却发现已经与手掌沾在一起。

    刘正大怒,挥刀剁手。手没事,刀却断成了几截。

    刘正无奈,只得携桃入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