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割草人养羊计划的实施,使得龙军与民屯的牵扯关系发生了割裂。

    民屯很快就实现了独立自主,不再依赖龙军定规矩。

    民屯实现自主运转之后,桑芸终于向刘正汇报了好消息。龙军圆满的完成了长安民屯任务,新的任务地国也推衍完成。

    商业时代,恩义意识竟然转化成了明码标价的金钱折价。中间商盟和割草人同盟拿出了大量的特产,用以感激龙军的恩情。

    龙军继续前行,辗转到达长安。

    长安西北,烽火连三月;长安城中,对酒当歌,慨当以慷。

    刘正等人入了青莲居,触发了长安豪宴任务。

    青莲居的老板,便是大名鼎鼎的诗仙李青莲。一袭轻衣仗剑,一手葫芦载酒,胯下五花马蹄急,愿与英雄豪宴。千金裘可舍,钟鼓馔玉可弃,惟愿侠客一行,护得满城安宁。

    龙军的到达,令李青莲喜出望外。洪荒帝令所至,传承的是守护荣耀。

    桑芸向李青莲献上了任务通关文书,新的任务渐显,喝酒,斗诗,诛贼。

    李青莲大袖一挥,众人身临西北战场。无尽美酒滚滚来,任务开启。

    康丽推杯换盏,斗酒入喉姿优雅,羡煞洛阳女儿行。美女豪饮,风情万种。

    李青莲仗剑饮酒,潇洒走一回。

    酒过三巡,斗诗开始。漫漫长卷成绝望,从此再无叙酒诗。七步诗篇豪放,英雄望而却步。

    刘正踏步,自罚酒三杯。不敢与君子抗衡,算是有自知之明。

    喝完酒,吟罢将,恰是月黑风高夜,正是男儿出行时。青莲仗剑入敌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来犯夷狄皆授首,战乱新平。

    龙军吕布先出,杀得夷狄军营大乱。再有赵云跟上,七进七出尽展豪情。

    李青莲杀得酣畅淋漓,赵云和吕布也是威风凛凛。

    黎明至,初阳破开黑暗,事已了,当拂衣离开。

    再看厮杀众人,青莲一袭白衣,依旧一尘不染。唯有剑鞘上那一丝红痕,记录着战斗的气息。

    赵云白甲红透,龙胆亮银枪更是鲜血淋漓。

    吕布的金甲微破,缝隙间还残留着挥之不去的煞气。

    李青莲望着身前杂乱无章的敌营,忍不住的叹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刘正忍不住的附和说:“唯有经历战争厮杀的人,才会抑制不住对故乡的渴望。此情此景得此诗,当为千古绝唱。”

    李青莲叹道:“我域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乍得此诗非吾愿,但求国泰民安。”

    一夜的杀戮,对大局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天亮之后,敌营骚乱平息,又把长安城拖入了战乱之中。

    李青莲忍不住的说道:“非吾族类,其心必异。胡无人,汉道昌!”

    刘正叹道:“霸以成事,儒以平事,法以治事,武以图事,侠以济事。择一道而行,方不负一世修行。”

    李青莲问道:“城主以为宏图霸业,真的能守万世平安吗?”

    刘正苦笑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霸可立威,儒可服人,法以束人,侠以爱人。侠者行事,唯凭一己喜好,难免有自以为是之举,算是美中不足。”

    李青莲怒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纵是做错了,亦有侠骨香。恰逢其会,立场不同,虽无错,亦该死!”

    众人返身,再度杀入敌营。齐心合力,诛敌酋钦陵于阵前。

    钦陵怒道:“我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尽公不敢顾私心。自问无错,却遭屠戮,苍天何其不公?”

    刘正怼道:“你求小道,便毁大道。虽一心向善,却事与愿违。多少百姓因你而死,多少战事因你而起。你以为的善,却让长安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唯有舍小道而成全大道,方是人间正道。”

    钦陵闻言,心气渐平,呼吸渐止,与世长辞。

    敌酋已死,敌军战意顿消,退兵仅在旦夕之间。

    长安豪宴任务完成,龙军众人在战斗中明悟了一个道理。世间诸事本无对错,当做裁判的人选择了立场之后,自然也就分出对错了。

    换句话说,就是主宰规则之人的立场,决定了一件事情的对错。这样的真相很残酷,然而这就是事实。反过来说,没有立场,就不用分对错了。

    然而人们做事之前,往往会被迫选定立场。可是这种立场又与强者背道而驰,自然就会做得越多,错得越多。

    钦陵的错误,其实不在于决策本身,而是长安城的强大,导致了他做什么都会错。

    世人可以同情和理解钦陵,却没有几个人会支持。毕竟长安百姓的幸福与安宁,才是当世强者需要维护的东西。

    李青莲问道:“刘城主,钦陵的努力没有错,为什么却让双方百姓同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呢?”

    刘正叹道:“钦陵之失,在于实力不及长安,却硬要与长安争夺话语权。长安不愿妥协,你我这样的有识之士也不可能妥协。如此一来,那就只能用武力说话。可是战争从来都不只是决策层的问题,还有那些被动绑上战车的人,根本就无法拒绝被强加的命运。执行层努力过了,也奋斗过了,当然不愿意承认技不如人,于是就把锅甩给决策层的某一位。掌控层还想继续让执行层做事,自己又不愿意扛雷,于是就来个死无对证的决策层背锅,剩下的人则是继续掩耳盗铃的得过且过。”

    就在这个时候,长安城中传出消息,长安掌控者与雪山掌控者会晤,双方达成和平共处协议。只不过签订协议的前提,就是必须要把刺杀钦陵的人交给雪山处置。

    长安掌控者占据了主动权,当然不肯让步。雪山掌控者只得退而求其次,就是长安方面不得重用刺杀钦陵的人和势力。

    长安掌控者很痛快的答应了,毕竟任用李青莲,就会打破原有的朝层格局。反正事情已经搞定了,就坡下驴才是最聪明的做法。

    朝臣中倒是有人替李青莲鸣不平,长安掌控者一本正经的问道:“爱卿,你自己告老还乡,把位置腾出来给李青莲好吗?”

    那人一听就急眼了,说句公道话又不要钱,反正上下嘴唇一张一合就那样出来了。可是主持公道就不一样了,还得搭上自己的位置,损失自家的利益,这就没什么好掂量的了,直接放弃,然后就心安理得的袖手旁观。

    其他朝臣见状,也就不敢开口了。毕竟一开口就得利益受损,还不如顺水推舟,让李青莲自己怨恨雪山掌控者。至于钦陵之死创造的新利益,就由长安众人心安理得的接收了。最多就是在吃饱喝足之后惋惜一番,以彰显自己的公平和正义而已。

    有朝臣为了名正言顺的瓜分新利益,更害怕李青莲返回长安搅风搅雨,于是就借口青莲居蓄养刺客为由,直接武力捣毁青莲居。

    李青莲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有用的时候就是座上宾,用完之后便弃之若履了。

    正在青莲居等候封赏的众人,莫名其妙的遭遇了突然袭击,龙军可不是打不还手的乖宝宝,拿起刀枪奋起反抗。

    李青莲大声疾呼:“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城主,命令众军放下武器,引颈受戮,史书自有公道。”

    刘正拒绝说:“龙军立世,从来都没有坐以待毙的习惯。我等出城杀敌,不受奖赏也就罢了,还要遭遇这等无理屠杀,那就只能抗争到底了。”

    李青莲无奈,只得以青莲居主人的身份宣布放弃青莲居。

    如此一来,龙军就失去了继续坚守青莲居的理由。名不正则言不顺。

    桑芸向刘正汇报说:“城主,任务杏质发生变化,由于李青莲宣布放弃青莲居,龙军在长安城中的落脚点变成了非法建筑,青莲居的防御力直接下降为零,坚守消耗增加90%。”

    刘正无奈,只得退出青莲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