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解决了谷口抗争的战斗羊之后,刘正带着龙军众人入谷捕羊。

    一开始的时候,那些撑得走不动道的山坡羊,出于恐惧的本能拼命的反抗。

    由于吃得太撑,微弱的反抗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效果。

    刘正及时下达命令说:“众军抓羊即可,不得有任何的宰杀行为。”

    友好抓羊的命令下达之后,山坡羊群的反抗就少了起来。特别是一些准备反抗的羊,环视一圈,发现被抓的同伴没有生命危险之后,立即四脚往地上一趴,把羊头靠在前腿上,温顺的等待抓捕。

    抓羊的效率提升,很快就完成了抓捕工作。

    望着满载活羊的战车,如何安抚羊群就成了当务之急。

    这样庞大的抓羊行动,直接打断了潼关的食物链。那些以羊为食的豺狼虎豹,纷纷出现在了周围,准备对带着羊群离开的龙军群起而攻之。

    吕布和白起在两翼武装警戒,康丽带着部队殿后。

    强烈的战争气氛,使得羊群在恐惧的情况下增加了消耗速度。

    西江月汇报说:“城主,羊群开始不安分了。”

    刘正闻言,立即吩咐说:“立即开启无限投喂模式,让羊群彻底的失去捣乱的能力。”

    西江月立即执行,羊群很快就无视外围的战意了。

    外围进攻的豺狼虎豹损失惨重,龙军方面的损失也在逐渐的增加。

    负责统筹的陈到忧心忡忡的说道:“城主,这样的打法可不行。豺狼虎豹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若是咱们回到划定的民屯区域,就会把仇恨引到那边。咱们在潼关停留的时间很短,一旦离开,民屯就无力应对豺狼虎豹的围攻了。”

    刘正仔细想想,觉得抓走所有的羊后患无穷,于是就拿出1/10的羊,分成三分洒向了三个方向。

    豺狼虎豹果然没有信义可言,直接放弃了合作,为了吃羊而大打出手。

    再看羊群这边,有同伴被拖走,其他快乐进食的羊只是左顾右盼了一下,发现被抓的不是自己,就不再理会,低头继续进食。哪怕身体已经不堪重负了,依旧会胡吃海塞。

    趁着龙军酣斗豺狼虎豹的时候,西江月快马加鞭返回了军营,通知民屯的负责人赵云储备牧草。

    赵云当机立断,向收拢的难民张榜公布了粮食换牧草的计划。

    难民觉得很意外,乱世粮食,可比黄金,山坡杂草,比比皆是。

    众难民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轻易离营去割草。

    西江月见状,只得重金聘请一名难民出营割草,还力排众议的先给钱。

    那名拿了钱的难民,本打算卷款逃跑。可是黄金又不是食物,到处都闹饥荒,有钱也买不到食物。

    那人本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想法,胡乱的从路边割了一捆草,忐忑不安的回到了军营,朝着兑换点走去。

    负责兑换的龙军士兵盛情款待,称重换算一气呵成,然后把热气腾腾的食物送到了割草难民的手中。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吃饱喝足的难民,拿起柴刀又冲向了营外。

    其他难民见状,纷纷抢了柴刀就出营割草。

    大部分没有抢到柴刀的难民,居然开始争抢地上零乱的石头,稍微打磨一番之后,寻个地方就开始割草。

    那些既没有柴刀,也没有捞着石刀的难民,居然赤手空拳的拔草。

    对于拔草的人来说,此刻的草已经不是普通的草了,而是可以兑换食物的硬通货,价比黄金。

    随着一批又一批携草而归的百姓,兑换到了香甜可口的食物,大家割草的热情空前高涨。

    刘正赶着羊群回到民屯的时候,牧草已经堆积如山,羊圈也布置妥当了。

    有了海量的羊,如何分配就成了问题。

    由于赵云只顾着刺激百姓割草,制定的兑换比例过高,直接导致了难民忙碌一天时间,就可以无忧无虑的获得10天的食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民屯周围的草基本上都被割光了。甚至有人把草根也刨了出来,当成牧草拿到了兑换点。

    赵云也没有计较,一视同仁的兑换不说,还额外增加了翻地奖励的内容。

    越来越多的难民,储备超过一个月以上的食物之后,就开始消极怠工了。

    随着民屯翻地的距离越来越远,割草的成本与日俱增。再加上翻地奖励的引流,直接导致了大家又一窝蜂的涌向了翻地项目。

    羊群坐吃山空,牧草渐渐的出现了短缺。

    负责掌管羊群的西江月火急火燎的找到了刘正,汇报了一个迫在眉睫的情况。

    刘正问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西江月回答说:“城主,羊群生出了近一成的羊羔,还有三成的羊羔由于牧草敞开供应,居然提前达到了成年羊的食量。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割草的人越来越少,每天兑换的牧草数量,根本就没有办法满足日益增长的羊群需求。”

    刘正很是不解,只得问道:“西郡守,难道就没有办法削减羊群数量吗?”

    西江月叹道:“这个真没有!”

    刘正无语了,把羊圈起来养,又不是为了欣赏。这可是百姓吃饭穿衣的保障,喂肥了就得杀。

    刘正直接定下了一个规矩,就是羊群生出多少羊羔子,就相应的斩杀多少肥羊。

    羊杀了,如何分配就成了新的问题。

    赵云直接把牧草兑换粮食的模板套在了羊肉供应上。为了确保牧草供应,直接鼓捣出了牧草优先原则。

    这样一来,那些想吃肉的百姓又开始了割草。

    肉食的刺激,直接导致一部分百姓专门跑到边远之地收购牧草,再把简单加工的牧草,运回民屯兑换中心集中兑换。

    拥有大量羊肉的人,直接把腌制的羊肉带到外围,让那些割草的人专心割草,不再操心运输的事情。

    羊肉和粮食成了民屯的硬通货之后,民屯开始有了市场经济的雏形。

    自从出现了中间商赚差价之后,对割草人的压榨就开始了。

    一部分割草的人觉得不划算,于是就放弃了割草。

    收购牧草的商人为了利益,纷纷出奇招针对割草人。有人以合同欺诈的形式威逼利诱,鼓捣出一些割草小团体进行收割,有人直接雇佣百姓割草,只给勉强维持生计的食物。有人直接勾结那些不务正业的人,对割草人进行巧取豪夺。

    随着中间商的利益联盟越来越强大,居然有人肆意哄抬牧草兑换羊肉的价格。甚至有人直接囤牧草居奇,坐等价格上涨。

    对于这些撬动民屯利益的中间商,赵云建议直接用雷霆手段消灭。

    刘正并没有同意,随着民屯的扩大,商业作为联系纽带必不可少。在商言商,商场上的事情就只能用商业手段解决。

    龙军并没有介入,而是在边远之地扶植了9个边商团体,从而与中间商盟抗衡。

    竞争的存在,使得中间商盟开始对割草人善良。毕竟割草人有了货比三家的选择,就可以不用接受中间商盟的压榨。

    然而中间商盟也没有闲着,他们直接对边商联盟进行分化拉拢,订立利益同盟。

    边商联盟为了利益,居然忘了初心,也与中间商盟同流合污,对割草人变本加厉的压榨。

    刘正也没有想到,民屯的发展,居然直接跳过了散兵游勇的商业时代,直接跃升到了利益一体化的大联盟时代。

    刘正以为,再扶植边商于事无补,于是就直接打造割草人联盟。由于割草人联盟几乎没有什么话语权,民屯方面直接将其收纳为半官方机构。

    可是中间商盟的同化能力实在是太强了,直接一记大招就将割草人联盟打残。

    刘正也不想继续在民屯耗时间,于是就把养羊的资格直接下放到了割草人联盟。

    割草养羊一体化,这就让割草人拥有了选择自留羊的权利,也相当于拿到了吃肉的权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