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玉瓶酒喝完,吕布也烂醉如泥了。唯有康丽依旧精神抖擞,吐气如兰的说道:“酒中仙,这玉瓶酒也就这样了,喝再多也难以分出胜负,不如咱们直接走到最里面,:用铜鼎酒分出胜负。”

    酒中仙怒道:“铜鼎酒只有九鼎,你也敢打主意?”

    康丽笑道:“对于拼酒的人来说,喝什么酒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分出高下。”

    九鼎之酒,可醉天下,江山美人,尽在一饮之间。

    两人一口气饮完八鼎,不约而同的走到众星拱月的中央之鼎。

    酒中仙指着酒鼎说道:“这是洪荒遗梦,非王者不得饮用。你的酒量足以称雄当世,然豪情并不足以匹配,是以终有缺憾,方才成就人生。”

    刘正并没有接近酒鼎,而是心平气和的说道:“世人肉眼看人皇,以为威严难犯。殊不知人皇先是人而后皇,传承人杏不可缺。大丈夫立世行事,但求无愧于心即可,又何须借助外物来证明自己,徒增笑柄而已。”

    最后的酒鼎并未启封,刘正的言论更是激怒了酒中仙。客舍不留非同道,夕阳且入景阳冈。

    天际火烧云,客舍金光闪耀。龙军众人被驱离之后,踩着晚景走上了山路。

    康丽酒兴大发,带着队伍走在了大军的最前面。

    入得深林,残阳挤破了碎叶,将点点残红洒在了林间地头。

    康丽一步一摇晃的走着。

    突然,前方蹿出一只吊睛白额虎,只见那虎身长丈余,额头上的王字散发着阵阵血光。虎爪大张,扑向了康丽。

    康丽的脚下一打滑,身体瞬间处于失重状态,完美的避开了虎扑。紧接着,她本能的伸手一捞,触碰到虎尾之后,借助身体的下坠之势拖了那么一下。

    猛虎遭遇突然袭击,虎尾本能的甩动。

    这一甩,就把康丽带到了空中。她依旧没有苏醒,却吐出了一口酒气。

    酒中仙的佳酿,岂是凡兽俗虎可以享受的存在?

    酒气漫延,入虎之鼻,进而深入喉咙,胃,以及其他脏腑。

    于是乎,虎醉。四肢发软,趴在地上接受酒气的摧残。

    康丽骑虎,以为坐骑,以掌为鞭,抽拍虎背。

    猛虎本来自恃高贵,岂容人类践踏。即便是醉意难扛,依旧做出了反抗的动作。

    康丽也是火爆脾气,她把老虎当成了坐骑,却被甩得晕头晕脑。她很生气,对着虎背便是一拳砸下。

    携风带雷的一拳,势不可挡的砸在了虎背上。只得得咔嚓一声脆响,猛虎的脊梁骨被砸出了一丝裂缝。

    巨大的反震之力,让康丽的手肿了起来。酒醉的她本来积火难泄,拳头受伤更是火上浇油。她再次挥动拳头,接二连三的落在了虎背之上。

    虎皮开裂,虎血飞溅,一粒虎血落入康丽之口,激活了她身上携带的抗醉基因。只不过接踵而至的醉意,很快就吞噬了她残存的理智。

    康丽把拳击虎背当成了抗醉良药,拳头就挥舞得更勤快了。

    待到刘正等人赶到战斗地点的时候,猛虎已经奄奄一息了。倒是康丽靠着老虎的躯体,匀速的吞吐着混杂了血腥味的酒气。

    刘正刚要进入,却被桑芸叫住了。

    苟元很是不解,于是就问道:“为什么?”

    桑芸回答说:“这是康丽突破的契机,一醉悟超脱,打虎步入新境界。此刻的她,正沉浸在一种独特的突破气场中间。倘若有外力介入破坏气场,突破便会非正常中止。”

    龙军众人闻言,只得寻找其他节点,在不破坏核心气场的情况下,结阵以守护康丽周全。

    山林的生机,源源不断的融入核心,康丽与猛虎,已经融为一体,再难分出彼此。

    酒水中的多余能量,开始对猛虎的身身进行改造升级。

    渐渐地,猛虎身上溢散出了浓烈的虎骨酒香。

    康丽终于酒醒,也看到了猛虎憨态可掬,于是就单方面的签订了坐骑契约。

    醉虎无力拒绝,被动的被康丽收服。

    康丽伏虎成功,桑芸记录了全过程。

    龙军众人夜宿景阳冈,沐浴在虎骨酒气中间。一夜修炼,皆有进益。

    次日天亮,桑芸再次取出地图,新的行军路线已经推衍完毕,目标便是潼关。

    龙军众人过了风铃渡口,行走在荒凉的山野间。

    潼关古栈,刘正望着漫山遍野的黄草。往来的行人,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恐惧和疲惫。

    桑芸走到刘正身边,小声的汇报说:“城主,任务出来了。”

    刘正大喜,赶忙问道:“是什么任务。”

    桑芸说道:“狩猎山坡羊,暂时缓解饥民之苦;潼关开荒,设民屯,抚济百姓。两个任务选其一完成便可。”

    刘正思索了一番,然后才吩咐说:“既已见识民间疾苦,便无袖手旁观之理。我愿以微薄之力,给予洪荒百姓温饱之资。这两个任务,龙军都接下了。”

    刘正选定了任务,就开始调派人手,赵云身上突然金光一闪,居然激活了华夏大陆的那段记忆。

    赵云主动请缨,担纲民屯开荒事宜。

    苟元和啸雅似乎水土不服,只得留在军营休养,顺便辅助赵云收拢难民,开荒赈济。

    刘正亲自担纲狩猎山坡羊的任务,率领吕布,白起,西江月,卑弥呼,康丽等人入崇山峻岭,准备捕猎。

    一天的跋山涉水,却是一无所获。

    骑着醉虎的康丽自告奋勇的说道:“城主,我知道山坡羊的聚居地就在不远之处。可是羊群的逃跑速度很快,没有超脱境,根本就没有机会追上。”

    刘正说道:“既然山坡羊很能逃,那咱们先划定狩猎场,然后打草惊羊,最后把羊群归拢之后,再挤压羊群的活动空间。得到圈羊工作完成,羊群就没有反抗的余地了。”

    龙军众人寻了一处口袋地形,在周围排兵布阵完毕之后,就在谷内撒下了诱饵。

    紧接着,康丽骑着醉虎进入了山坡羊的群居之地。

    羊圈出现猛虎的味道,吓得羊群四散逃蹿。可是山坡羊数量庞大,整体迁徒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一队刺候羊先行出发,开始寻找新的草原。紧接着,羊群开始脱离猛虎气味残落的区域。

    羊遇见虎,逃得飞快。

    刺候羊找到了草质鲜嫩的新家,迫不及待的享受一番之后,便回去通知大部队。

    领头羊再三确认没有虎味之后,才号召族群进谷。

    强壮的战斗羊守在谷口,戒备猛虎的偷袭。

    刘正望着井然有序的羊群,忍不住的叹道:“想不到一群山坡羊,居然也出现了简单的分工。”

    桑芸解释说:“城关,这不奇怪。合作是智慧生命源自于灵魂的能力。人类的智慧最高,可以不断的细化分工。其他生命智慧有限,仅有最基础的合作本能。”

    康丽出现在谷口,羊群顿时就骚乱起来了。

    合围之势已成,龙军众人立即放弃了伪装,对山谷中的羊群,形成了泰山压顶之势。

    战斗羊拼命的反抗,领头羊也没有屈服。

    然而面对强大的猛虎,战斗羊的拼命徒劳无功。

    领头羊发出一阵又一阵凄厉的叫声,不断的召唤谷中群羊参战。

    只可惜入谷之羊早就被肥美的食物控制了,一个个撑得走不动道了。

    领头羊的召唤,的确让一部吃饱喝足的羊动了起来。然而吃得太饱了,仅凭四条纤细的羊腿,根本就不足以撑起加重的身体。

    即便是有羊想动,也会在失衡之后,乱七八糟的躺倒一地。

    康丽对羊群的压迫并没有停止,领头羊发出了最后一丝悲鸣,然后义无反顾的冲向了醉虎。

    虎口大张,虎牙毫不留情的扎入了领头羊的脖子。

    领头羊战死,战斗羊也在随后的一小时内全军覆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