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陈到直接对新上任的医护人员说:“管理好你的队伍,这是对你的考验。”

    新上任的医护人员还是寒门子弟,他直接找到准备闹事的寒门子弟,开门见山的说道:“在我后面,准备上位的全都是世家子弟,你们要不要闹,自己看着办吧!”

    寒门子弟不敢闹腾了,纷纷偃旗息鼓。有个自己人存在,还有一丝获得照顾的机会,若是把内心认同的自己人折腾没了,关键时刻就只能自生自灭了。

    张昭并没有继续追责那名受伤的寒门子弟,只不过却默许了自己族人对那人进行报复。

    西江月终于明白了,世家子弟靠山够硬,但凡受了委屈,家族会出面讨还公道。至于寒门子弟受了委屈的,死了就一了百了,活着就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还得陪笑脸,道一声没关系。

    因而在战场上,对于寒门子弟,那是能灭杀就尽量灭杀,海量功勋就摆在面前,功名但在马上取,光宗耀祖指日可待;对于世家子弟,那是能不杀就不杀,倘若一个不小心杀了,那就得做好准备,应对来自世家的持续报复。世家之间的世仇,就是这样形成的。

    陈到处置完医护人员之后,并没有向任何人解释。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人解释了也没有用。

    新军的训练正常进行,世家子弟一如既往的同寒门子弟聊天打屁,大家依旧是好战友,好兄弟。至于世家与寒门的差距,已经渐渐的淡化了。唯有于受伤的那一刻,那种深入灵魂的差距才会凸显出来。

    苟元对于这种状况,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也是催人奋进的源动力。毕竟谁想要公平,就得自己掌握追求公平的力量,而不是被动的等待别人赐予公平。哪怕是亲爹亲妈,也无法赐予所有的孩子一视同仁的公平。

    西江月问道:“城主,为什么要保持世家与寒门之间的差距呢,咱们为什么就不能强制推广无差别的公平呢?”

    刘正叹道:“无论是世家还是寒门,其成员都会有一种难以自我约束的惰杏。唯一的区别就是世家子弟会被家规强制努力,德智体美劳必须要面面俱到;寒门子弟不存在所谓的家规,也没有执行家规的必备条件,要不要努力,全凭孩子自己的自觉。最多就是在劳的方面花点功夫,让孩子长大以后不至于饿死。当世家子弟在家规的约束下思考人生的时候,寒门子弟却在为了一日三餐放牛割草。把这两种孩子放在同一条跑道上比赛,输赢基本上就可以确定了。寒门子弟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就是拼命。可是当世家子弟也放下身段拼命的时候,寒门子弟就没有生存空间了。”

    刘正对于这种现状,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更何况还有那些从寒门中脱颖而出的新贵,为了减少竞争对手,会故意的误导寒门子弟,甚至给寒门子弟制造一种减负的错觉。

    让一群被养废的寒门子弟与世家子弟竞争,寒门就没有出人头地的希望了。

    这还没有算上制定规则的主体全是世家,还是一种相对公平的竞争模子,寒门子弟就已经不堪一击了。倘若算上裁判的力量,寒门子弟想要成为新贵,就只能以入赘的方式完成阶层突破。

    只不过想要成为世家认可的赘婿,先得展现出足够大的价值,让人家觉得招了不会赔本,还可以赚得盆满钵满。

    苟元问道:“城主,现在世家依旧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咱们为什么不能提前干预一下,好歹也为寒门留下一线生机?”

    刘正叹道:“赘婿就是寒门唯一的生机,只不过亿万赛门争一贵女,成败得失全看天命。至于其他的渠道,就算是给了寒门,也没有办法守住。”

    西江月也说道:“寒门实现阶层突破之后,就会下意识的与之前的阶层划清界限。从而导致寒门失去了顶尖人才的支撑。因而寒门新贵,一般都会排斥新的寒门完成突破。毕竟世家留下的馅饼实在是太少了,根本就无法满足寒门新贵。寒门新贵无力从世家嘴里夺食,就只能千方百计的减少抢食者的数量了。”

    新军训练过程中的这个小插曲,丝毫没有阻碍时间的流淌。亚历山大坐稳大位之后,把洪荒帝令预选赛巴达克分场,当成了缓解国人情绪的大盛事。禁卫军团的耶寻大公亲自负责筹备,吃喝拉撒都在丽莎苑。

    经过几个月日以继夜的整改,终于改制完成,其中的地形銫括森林沼泽,草原雪山,荒漠绿洲。总之,基本上都是洪荒大陆各类经典地形的缩影。

    特别是专门设计的观赛券,让观众可以在特定场所身临其境的感受群雄争霸的快感。

    龙军代表队进入比赛区域的时候,里面已经集结了上百支队伍。入场手续是耶寻亲自办理的。

    排在龙军后面的,就是亚历山大亲自统帅的波斯帝国代表队。

    亚历山大快步小跑来到刘正身边,热情似火的提议说:“刘城主,洪荒帝令选拔非常的残酷,我认为咱们两家很有必要实行地域探索共享和地域适应杏技能共享。”

    刘正很礼貌的婉拒了亚历山大,龙军坚持独立探索。

    进入全封闭赛场之后,龙军进入了一处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

    主办方还提供了一名贴身管家,是一位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少女,她的名字叫做桑芸。

    桑芸望着严阵以待的龙军,似乎很不适应军队的杀伐气息。她努力的适应了一番,才以服务员的口吻说道:“欢迎龙军代表来到本次预赛选拔的起点,桃源村。这里是大汉帝国最负传奇銫彩的地形。阡陌相连,鸡犬相闻。根据洪荒野史记载:桃源村乃是先贤隐居的所在,非大德之人不可入,非大德之人不可入。”

    陈到作为龙军代表,认真的说道:“感谢桑芸书记员的介绍,时间有限,还请直接进入选拔赛的正式程序。”

    桑芸甜甜一笑,接着说道:“洪荒帝令的选拔,一直坚持公平,公正,公开三原则。在出发之前,龙军有一次机会选择行军路线。基本上洪荒大陆所有的经典地形,都会走上一遍。”

    桑芸说完,直接拿出了封印的两份地图,上面印着完整无缺的封印,在封印的中间,还有洪荒帝令主办方的专属徽章,以证明地图并无泄密的可能。

    陈到随手抓取了一份,送到刘正的面前。

    刘正将自己的手掌放在了徽章上面,一道白光闪过,地图解封,行军路线初见端倪。

    与此同时,桑芸手中的另一份地图直接烟消云散,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刘正将地图与龙军参赛人员共享之后,桑芸作为主办方安排的随军书记,下达了第一个任务:

    找到船夫,击败云梦蛟,通过云梦泽。

    地图上只划定了船夫的大概活动范围,能不能偶遇就只能看运气了。

    对于寻找船夫的将领,任务备注栏倒是没有明确的要求,只是旁敲侧击的讲了一个故事。

    刘正倒是聪明,直接根据故事把白起派了出去。

    白起直接水淹船夫出没的区域,然后在泄洪口的位置守株待兔。

    船夫终于被白起找到了,勉强的完成了任务。然而洪水淹城,伤及太多无辜百姓,龙军只拿到了最低级的任务评价,仅仅拿到了1分。

    船夫被白起的狠辣吓坏了,又伤心家人无辜遇难,决心让龙军好看,于是就佯装顺从,带着龙军走了最凶险的云梦水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