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刘正很清楚,同样的事情放到寒门子弟身上,寒门子弟绝对不会出让表现的机会,反而会破罐子破摔的打破平衡,贪功冒进。

    只不过世家也存在着致命的缺点,就是容易绑架皇权,最后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处置寒门出身的官员,只需要一纸诏令,就可以做到;处置世家出身的官员,可就得权衡利弊,最主要的还是得找到补缺的世家。寒门子弟势单力薄,世家子弟盘根错节。

    西江月问道:“城主,既然任用世家子弟后患无穷,那你为什么还要大力提倡?”

    刘正说道:“寒门子弟能够成事的,都是凤毛麟角;世家子弟只要不傻,基本上都可以成事。这就是差距。贫困地区想要发展,用寒门子弟就会无限期搁置;而世家子弟只要到位,相应的资源也就到位了。所有的项目都可以立即上马,普通百姓的生计在短时间内就会得到改善。”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刘正直接找来训练结束的陈到,开门见山的问道:“陈统领,你的这套训练方法,是怎么来的?”

    陈到回答说:“陈氏先祖中有一个叫做陈涉,当年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这套练兵之法的基础版本。经过后来一代又一代的努力,才有了现在这样的系统训练方法。”

    刘正没有说话,只是示意西江月等人认真听着。

    寒门子弟接触到的学问,只是一些粗浅的东西。即便是天赋异禀之辈,他的天赋也很难传承给子孙后代。

    世家子弟接触到的学问,基本上都是无数代人千锤百炼总结出来的东西。再加上世家的人脉广,圈子大,互通有无的机会也比较多。

    人们都知道名师出高徒,可是名师择徒,除了撞大运的偶遇之外,就是与名师级别相同,或者是更高级别的人推荐。

    天赋异禀之辈常有,而名师不常有。用最现实的话说,想要拜访名师,先得有足够的资源支撑求学者赶到人家的居住地,还得拿出足额的学费,或者是远远超出学费的天赋潜力。

    若是钱不到位,天赋潜力也不足以打动名师,结果肯定是拜师不成,空耗光阴。

    张昭说道:“城主,同等级别的天赋潜力,寒门子弟会百分之百输给世家子弟。理由很简单,在需要担保的时候,世家子弟有家族做后盾,其他人不用担心投资会打水漂;可是寒门子弟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就只有空口无凭的承诺。投资人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相信寒门子弟那种毫无担保的承诺呢?”

    陈到接着说道:“我有几个兄弟,天赋潜力都不比我差,就因为出身寒门,错过了最佳锻炼时机,走到断念境就到极限了,想要更进一步,基本上没有可能。即便是真的拿到可以逆天改命的天材地宝,以寒门子弟的实力,用到自己身上的可能杏极小。”

    刘正总算是明白了,寒门子弟想要崛起,唯一的机会就是给世家做刀子,还得成功躲过狡兔死,良狗烹的命运,最后才有机会成为新贵。

    那么问题就来了,寒门子弟崛起做了新贵之后,他们不会把自己成功的经验,传授给其他挣扎在时间长河中的寒门子弟,而是想方设法的堵住寒门子弟晋阶渠道,从而避免增加新的竞争对手。

    也就是说世家扔出一根骨头,就足以让从寒门子弟中间崛起的新贵们,争得头破血流。

    张昭说道:“世家子弟通常不会主动对付新贵,因为出手有**份。可是很多人愿意欣赏新贵之间的拼杀。甚至有人还专门组织这样的比赛,给那些脱颖而出的新贵尝到一点甜头。”

    陈到还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军功授爵对寒门子弟的残酷。很多人都认为战争没有规则,其实战争博弈的潜规则才是最可怕的东西。

    一支军队之中,肯定会有一定数量的世家子弟,这些人到了军中纯粹是为了镀金,一个个的都是宝贝疙瘩。

    就拿最平常的劳军来说,家有子弟兵的人,劳军的意愿会最强烈。倘若人家送到军中的孩子出了什么意外,还能指望人家不惜血本的劳军吗?

    一般来说,世家子弟在军中都是比较特殊的存在。在战斗中,寒门子弟损失成千上万,都可以用胜败乃兵家常事解释,休兵罢线上也不会有什么阻力。可是世家子弟就不一样了,折损一个都是了不得的大事件,从上到下都得想办法拿出积极的态度,给人家身后的家族一个满意的交代。

    即便是军方出于大局考虑不再计较,世家子弟背后的家族,也会不遗余力的查个水落石出,最后对仇人展开无所不用其极的报复行动。

    因而在战斗中,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斩杀世家子弟。即便是一个不小心俘虏了,也得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再通知俘虏背后的家族拿钱赎人。

    可是战争的本质,就是交战双方的实力比拼,世家子弟不能杀,又要炫耀武功战绩,那就只能找寒门子弟的晦气了。

    刑不上大夫的规则在民间销声匿迹是大势所趋,可是这样的潜规则在军队中,却得到了不遗余力的传承和发扬光大。

    对于军队统帅来说,牺牲了寒门子弟,最多就是叮嘱处理后事的人给只抚恤金。倘若牺牲的是世家子弟,那就得查清楚来龙去脉,给牺牲者背后的家族交代清楚。

    最关键的是还得要求统帅拿出具体的报复措施,即便是抓不住凶手,也要知道凶手是谁。世家会出动家族的力量进行报复。

    交战双方拼杀的主流,其实都是各自的寒门子弟。这就是世人常说的易子而食,也就是易寒门子弟而食。

    一场战役结束,没有赫赫之功的世家子弟依旧在,那些崭露头角的寒门子弟,领完赏赐之后,就该准备下一次死亡之旅了。

    正在这个时候,陈到的副将前来汇报说:“将军,士兵在打扫战场的时候,突然发生了爆炸,直接导致两名士兵受伤。”

    陈到怒道:“那还等什么,立即救治呀!”

    副将说道:“当时在附近的医护人员只有一个,按照军中惯例和级别优先原则,先抢救受伤的世家子弟才符合规矩。可是受伤的寒门子弟,恰好是那名医护人员的同宗兄弟。那名医护人员执意先抢救寒门子弟,其他人也无法反驳。”

    陈到叹道:“完了,等那名医护人员救完人,就把两人控制起来吧!你亲自去镇压场面,我陪城主先去看望受伤的世家子弟。希望那名世家子弟不要发生什么意外,否则就有大麻烦了。”

    然而陈到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名受伤的世家子弟由于抢救不及时,命根子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

    刘正一行人赶到的时候,那名叫做张涛的伤者一把抱住张昭,声泪俱下的哭诉说:“公子,你可得为我做主呀!他们欺负的不是我,而是挑衅张氏。”

    张昭没有说话,而是把处置的权限留给了陈到。

    陈到无奈,只得命人以军法将那名医护人员斩首。

    西江月无法理解,于是就问道:“城主,就算那名医护人员不愿意先抢救世家子弟,这也罪不至死呀,你的公平正义呢?”

    刘正叹道:“所有的公平与正义,都只存在于龙军的攻击范围之内。这支部队的打造,张氏出力最多。也就是说那名医护人员的吃穿用度都是张氏提供的。于情于理于法,都必须要优先抢救世家子弟。可他却无视张氏的善意,坐视张氏子弟失去了命根子。这简直就是一边吃饭,一边砸锅。医护人员若是不死,张氏的愤怒就没有办法得到安抚。一旦张氏撤资,不再供给物资,那就是因小失大。陈到用军法斩医护人员,谁都无话可说。一个寒门子弟,牺牲了也就牺牲了。”

    西江月问道:“城主,万一军中的寒门子弟群情激愤,又该怎么办呢?”

    刘正笑道:“寒门子弟少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大家都忙着上位,谁会在乎一个被军法斩杀的医护人员?只要拿到实惠,就算是被救的那个人,也会认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