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耶寻不敢顾忌兄弟之情了,若是贫贱之家,倒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耶氏在波斯帝国一门两大公,威势如日中天。耶梦也是大公,当然不甘心祭祖的时候,只能作为陪衬,站在耶寻的身后毕恭毕敬的大礼叩拜。

    直到这一刻,耶寻大公才明白了一个道理一山不容二虎。哪怕是亲兄弟,也没有办法共享耶氏。

    耶梦大公的计划,若是只针对耶寻一人,耶寻也可以不计较。可是耶梦大公的计划中,除了截杀耶寻大公,还决定事成之后栽赃陷害,打算一劳永逸的解决耶寻一脉的所有男丁。

    耶寻不敢冒险,再加上亚历山大也有牺牲耶梦的心思,于是就顺水推舟的说道:“耶梦大公无故启衅友邦,实属十恶不赦,立即关入巴达克监狱,容后再审。”

    耶梦听到这个晴天霹雳一般的判决之后,顿时就失去了理智,居然口不择言的吼道:“耶寻,你这个伪君子,你竟然公报私仇?”

    耶寻冷笑道:“耶梦,我亲爱的好弟弟,洪荒大陆的人都知道,咱们是血浓于水的亲人,连吵架脸红的经历都没有,哪来的公报私仇?”

    耶梦傻眼了,病急乱投医也找不到方向。他居然连滚带爬的挪到刘正身边,痛哭流涕的哀求说:“刘城主,我听说你是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的好人。你救救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刘正面无表情的说道:“对不起,这是波斯帝国的内政,龙国不会干涉,也没有理由干涉。”

    绝望的耶梦索杏一不做,二不休,突然发难行刺刘正。

    刘正飞起一脚,把耶梦踹到了耶寻的脚边,冷冷的说道:“刚才的事情,波斯帝国必须要给龙国一个交代。”

    耶寻立即表态说:“刘城主稍安勿躁,我这就给你一个交代。”

    耶寻说完,直接抬起一只脚,对着耶梦的脖子狠狠地踩了下去。

    耶梦瞬间身首异处,眼睛瞪得老大老大了。

    耶寻叹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耶梦,你太自以为是你,你的心中没有半分兄弟之情,却又把血脉亲情当成了为所域为的护身符,有这么一天也是必然的。”

    耶梦死后,亚历山大命人挂在城头示众,然后才问道:“刘城主,我的处置你还满意吗?”

    刘正说道:“波斯帝国喜迎新君可是大喜之日,闹出这样的结果非我所愿。只不过五子夺嫡结束,仅有陛下一人存活,若是找不到罪魁祸首,野史就该以讹传讹了。”

    刘正这番话,直接给亚历山大送上了一个把柄,一个可以名正言顺打压耶氏的把柄。

    耶寻怒道:“陛下,我不服!”

    亚历山大却道:“耶寻大公,以后我会给你额外的补偿。至于现在嘛,得以大局为重。”

    耶寻无力反驳,只得替耶氏认命了。

    巴达克展开了一场规模有限的清洗,下手快准狠。

    亚历山大绝对是狠人,直接查封了耶梦一脉的所有财富,从而令耶氏的产业缩水三成。

    亚历山大并没有吃独食,只拿走了其中的一半。剩下的一半,又分成了三份,其中的一份交还耶寻,剩下的两份就让其他的大公按照各自的实力分了。

    那些拿到好处的大公,就连兔死狐悲的心情都被治愈了。

    耶寻也无话可说,毕竟他那一脉或多或少都拿到了好处。

    登基大典的余波很快就平息了,也没有影响波斯帝国和大汉帝国的邦交。

    至于刘正和龙军,离开大典会场之后,并没有返回丽莎苑,而是接受张骞的邀请住进了大汉帝国的使馆友谊城。

    张骞安排龙军住进了思乡苑,还让陈汤亲自陪同刘正熟悉环境。

    没过多久,刘正就收到了消息,亚历山大居然把丽莎苑收回,改建成了洪荒帝令预选战场。

    陈汤火急火燎的找到刘正,推荐了一位英气逼人的青年将领。

    刘正不好拒绝,只得留在身边做了护卫。

    陈汤心满意足的离开之后,刘正忍不住的问道:“陈到,陈汤将军把你托付给我,我这样的安排,你有意见吗?”

    陈到立即端正态度,有板有眼的回答说:“城主但有吩咐,我定不辱使命。”

    刚调教好陈到,张骞也带者一位书生模样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张骞介绍说:“城主,这是我家的晚辈后生张昭,有心参加洪荒帝令的角逐,却又害怕触犯张氏的家规。这才来找城主帮忙,看看够不够格。”

    刘正问道:“张昭,你知道这是走后门吗?”

    张昭平静的回答说:“不管前门还是后门,只要走进来的是能够做事的人,那就是好门,就不应该受到排斥。”

    刘正问道:“何出此言?”

    张昭冷静的回答说:“当十年寒窗苦读的人大言不惭的要求公平之时,殊不知他付出的努力,咱们的先辈早就已经付出了。更何况咱可以带资进组,为官一方,就可以利用自家的资源发展一方。那些寒门子弟在四处奔波拉投资的时候,咱们已经资源就位,建设也如火如荼的展开了。城主自己想想,寒门子弟除了正直还是正直,这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既填不饱肚子,也御不了严寒。富庶之地,需要清官;贫困地区,还得世家子弟带资赴任才能快速发展。据我所知龙国并不富裕,张氏愿意贡献一份力量。”

    刘正还是第一次听到世家子弟的言论,虽然听起来有些刺耳,那道理却是勿庸置疑的。不管世人怎么想,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寒门子弟的正直,很难与世家子弟带资进组的霸气相提并论。

    龙国也想大力提升寒门子弟的地位,可是寒门子弟到富庶之地做官,很难做到洁身自好。毕竟穷怕了的人,很难抵挡金钱的诱惑。再加上对官场陷阱的一无所知,是以无知者无畏。

    唯有那些挡住了诱惑的寒门子弟,才能走到更高的位置。

    刘正权衡了很久,觉得还是让世家子弟到基层比较合适。基层油水少,再加上世家子弟见多识广,心存敬畏。换句话说,就是世家子弟懂分寸,知进退,不至于做出涸泽而渔的事情。

    寒门子弟若起贪心,铁定会要了普通百姓的命。

    张昭直接砸下了海量资源,让刘正没有胆量拒绝。毕竟造化城已经是龙国不堪重负的吞金兽了。对迷雾区域的探索越来越艰难了,那微薄的收获,对于人口接近万亿的造化城来说,只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刘正直接安排张昭统筹后勤,怎料小伙子一到任,就提出了精兵简政的大计划。

    在张昭看来,兵贵精,不贵多。当刘正提出质疑的时候,张昭却傻眼了。最后只得折衷,常规部队常规配置,以数量和规模称雄;精锐部队重新锻造,以单兵作战能力为重点培养方向。

    张昭直接喊出了一句口号龙军不过万,过万不可敌。

    刘正问道:“若是将龙国九部大军打造成绝对精锐,你觉得以龙国当前的财力足够负担吗?”

    张昭说道:“城主,洪荒帝令对军队的规模会有严格的限制,人数得控制在10万以内,还得是多兵种联合作战。特别是其中一条硬杏规定:骑兵的种类不得低于三种类型。”

    刘正说道:“当前龙国九大郡守的部队,都有各自的特点,倒是可以在类型方面满足需求。”

    张昭并没有附和刘正,而是罗列出了18种类型的兵种。

    只要其中的三类联合作战,就可以适应所有的战斗环境和战斗地形。

    刘正看完之后,忍不住的问道:“兵种多了,装备就会复杂化,后勤压力你扛得住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